绿野自助户外活动网站

查看: 161|回复: 0

<原创>红汽球

[复制链接]

44

主题

194

帖子

217

积分

绿野新人,渴望上路。

Rank: 1

积分
217
发表于 2008-5-13 18:01: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分享到:
                                                                             红汽球

“红的多土啊,真没品味”, 在花房跟拍婚车装饰的滕三天被打伴入时的伴娘噎得够呛。

“就要粉气球,每个后视镜上都绑俩。听我的。”欢宁找来的伴娘岁数不大,霸气十足。不过,看在老滕是义务帮忙的份儿上,还是主动缓合了一下气氛,

“大叔,现在结婚没有用红气球的了,粉的显档次”

老滕本来想解释红色的气球拍出来的画面会更绚丽一些,忍了忍把到嗓子眼儿的话又憋了回去,毕竟这婚礼和自己也没多大关系,只是临时帮忙而已。于是点了点头什么也没说。

“来,你也沾点儿喜气,算俺送的”,合不拢嘴的老板娘把已经打足气的红气球拴在了老滕的摄像机上。算是安慰一下在这个喜庆的早晨唯一显得不开心的人。

老滕苦涩地一笑,收起了机器,从后面爬进了自己的切诺基里。


******

以前天亮的时候,顺子早就回到自己租的破窝棚里补觉去了。

“可是现在不成,因为马上要开奥运会了,咱不得把家扫的干干净净地迎客呀?”

这话是环卫队队长老孙开会的时候给他们说的。

于是,顺子他们每天要比以前多扫一次街,即使是白天车水马龙的时候也得出来。穿着鲜艳的亮黄色马甲,背着白铁皮的簸萁, 在自己负责的路段把缺德司机扔在路上的饮料瓶、碎纸片捡拾起来。

本来顺子挺开心的,白天加一次班,队里给加10块钱,总比在家蒙头大睡要强。而且,新发的黄马甲,也让儿子着实兴奋了一把。穿着它得意洋洋地在小伙伴中间装交通警察,踢球的时候也穿出去显摆。

不过,儿子很快对黄马甲失去了兴趣,昨天回来缠着要爸爸给买长江七号。

都是电影给闹的,还不如不看。

一个星期前不知从哪儿跑来一帮人,扯上一块儿白布放起了电影,说是关爱农民工。关爱农民工子女。放的也是和农民工有关的《长江七号》。

那晚上倒真是挺开心的。顺子把儿子顶在头顶,挤在建筑工、装修工、环卫工们的中间,三年来又一次看到了电影。

“我们虽然穷,但是我们不打架,我们不说谎……”回家的路上,顺子一遍一遍地跟儿子学电影里的台词,觉得电影说出了自己一直想跟儿子说的心里话。

儿子则兴奋地跑来跑去,‘七仔’,‘七仔’地叫个不停。

真服了现在的商人了,刚刚一个星期,憨态可鞠的七仔就出现在了小商品批发城里。于是顺子就被儿子缠着要七仔了。

顺子不忍心拂儿子的意,可是,又实在舍不得把钱给孩子花在玩具上,虽然儿子不像电影里一样上的贵族学校。但每个月也得一笔不少的花销。再加上他爷爷捎信儿来说今年喘得比往年都厉害,顺子正拚命攒钱想带老人家到县城医院正劲八百地看看。

儿子看到他为难,懂事地沉默了,也不再提要玩具了,可是顺子的心里越发的不好受了。他穿上黄马甲出门的时候儿子低着头写作业,连头也没抬。

顺子蹲在地上掏隔离带中的塑料袋时看到了对面过来的车队,也就是在那时,看见了从滕三天的切诺基里飞出来飘向他的红汽球。

******

十二年前,参加工作没多久的滕三天瞒着师父把台里的专业摄像机偷出来为自己心爱的女人拍片子时,欢宁并不知道, 世上最爱自己的是抗着摄像机面对她灿烂笑容的‘铁哥们儿’,而不是挽着她面对镜头堆出一脸假笑的帅书生。当然欢宁也无从知晓,透过镜头记录她拜天地的滕三天心里痛成了什么样儿。以致于婚后和大伙儿一起吃饭时还抱怨说他学艺不精,把自己的婚礼最重要的章节拍的发抖,一点儿没有专业的样子。

不久后滕三天就离开了电视台,台里的摄像师习惯了包括大腕儿们在内的所有人的尊重,谁也容不下“敢偷摄像机的孩子”。

十二年里,滕三天换了不下八份工作,还在地铁里卖过盗版光盘。最后,可能是命运女神实在看不过眼了,又怜惜他对摄影的执著,终于还是感动了一位野生动物摄影师,留他做了跟班。收入还说得过去,最重要的是,又能从事自己喜欢的事业了。

欢宁的婚姻持续了八年,用欢宁自己的话说,是被欺骗了八年。一个美丽的欢宁满足不了帅书生的胃口,从结婚那年起,帅书生的恋情换了一个又一个,从未中止过。直到有一天大意,让稀里糊涂的欢宁在忘了关闭的邮箱里发现了他所有的秘密……

朋友的好意,父母的规劝都没能挡住死了心的欢宁,她执意离了婚。那些天,滕三天的心情比欢宁的父母还要糟糕。看着欢宁郁郁寡欢,笨拙的自己又不知道如何去安慰,只能跟着心急。天天约欢宁到外面散步、吃饭,恨不得离婚的是自己,呵呵,想离怕咱都没那个资格。依然单身的老滕有些酸楚地想。

终于有一天,沉默太久的欢宁抱住老滕痛哭起来,稀里花啦地哭了个够。老滕又是紧张又是幸福,僵僵地站着任欢宁就那么声嘶力竭地哭着。等到欢宁哭到累得出不来声,老滕才涨红了脸讷讷地说:“欢宁,没关系,有我呢,我愿意娶你。”

欢宁扑哧一下笑了,接着很认真地看着老滕说,“三天,我知道你喜欢我,很早很早以前就知道,但是,我们是不可能的,因为……我不喜欢你。”

老滕的头垂到很低,像是犯了错误的孩子。没有人看得到,他的眼神黯淡了下去,像燃尽了的烛光……

欢宁开始大张旗鼓地找对象,在好多婚介所做了登记。甚至不断地催老滕给她介绍,中外人士都行。条件只有一个:有钱。老滕心里搞不清这是不是自己得不到欢宁喜欢的原因。

依旧美丽的欢宁并没有费多大周折就找到了现在的老公。是能源部的一个司长。虽然身为人民公仆,但知道底细的人都清楚他身价不菲。行事低调的他偶尔也会漏出一点儿马脚,把山西的煤老板们称为‘没见过钱的土包子’。

欢宁固执地要滕三天来给她的婚礼做第二次摄像。甚至在电话里对着老滕的犹豫撒起娇来,逼着老滕答应,在老滕照例嗫嗫嚅嚅的时候就直接挂了电话。老滕对着手机还在耳边的镜中的自己苦笑了一下。欢宁太了解自己了,知道他根本无力拒绝。可是,欢宁,你不知道那是怎样的一种折磨。老滕喃喃地说出了口。

一再努力把自己从回忆中拉回现实的滕三天振作精神,重把镜头对准了身后的豪华车队上。从车牌上粘着的‘永结同心’往上摇,到了车头装饰的大捧鲜花,敞篷车副座上打扮入时的伴娘,后座上富态威严,派头十足的新郎,还有身边着名贵婚纱的新娘,镜头里,欢宁体面地笑着,冲着街边起哄的小伙子们挥手示意,调皮地对着交警敬礼。三天的手又开始抖,他深吸了一口气,把镜头从新娘头上掠过,拍向后面一辆锃亮的奥迪。

奥迪车牌上的‘永结同心’被风吹起了一角,露出‘京A800…’的字样。老滕觉得有些不满意。慢慢上摇的镜头里又出来一根儿线,老滕顺手一扯,绑在摄像机上的红汽球就飘进了自己的镜头里。

******

顺子看见汽球,眼前一亮。本能地拿手中的笤帚向空中够去,一扑之下,汽球却像受惊的鸟,往远处一跳。顺子放下手中的笤帚,蹬在隔离带上的栏杆上伸手去抓红汽球。在被奥迪车撞出去之前,他突然看见自己奇怪地穿着一件陌生的黄马甲。接下来,眼前的世界都变成了红色,以致于他再分辩不清那只艳红的汽球飘到了哪里,他向空中徒劳地伸了伸手,想着那只汽球带回家的时候,应该会让失望的孩子眼前一亮……一阵困意袭来,顺子竟没有力气再想下去了。

车祸发生后,迎亲车队被迫停了下来,新郎也下了车,看了看躺在血泊中的顺子,摇摇头出了口长气,说了三个字:没素质。

老滕想冲上去抽他,看着敞篷车里已哭成泪人的欢宁,忍住没有动。

新郎拨了几个电话,接着张落婚礼的主事来通知大家,说一切都已经安排妥了,大家都走。婚宴那边还等着开席呢。

老滕坐在地上,抱起了顺子的头。主事儿的劝了几声见老滕眼皮儿都没抬,急扯扯地招呼其他车上了路,临走前还把肇事的司机叫过来,耳语几句,又拍了拍他的肩膀就急匆匆走了。

交警先到的现场,简单问了老滕几句,煞有介事地拿出数码相机拍了一番照。又拿粉笔在地上画了几个印。出事的奥迪车号牌早被司机又拿‘永结同心’粘了个结实。

救护车很快也到了。老滕帮着把顺子抬上担架送上车。自己收拾好了摄像的器材,打发走了司机,自己开着老切去了医院。

顺子是髋骨粉碎性骨折,整条腿撞成了碎碴碴,直接给截了肢。老滕给顺子打饭的时候听到大夫聊天说他的腿本来是能治的,要动四五次手术的话腿还能保住,不过看他是农民工,断定掏不出那么多的手术费,所以就帮他解决了后顾之忧。主刀大夫说的时候腔调里有一种替别人分忧解难的自豪感。

司长新郎花钱请了雇工看护顺子,赔了所有的医疗费,外加十万块钱补偿。条件是交警调查的时候要顺子说自己是自杀未遂。顺子想了两天后答应了,后来顺子告诉老滕,交警根本就没问,直接就让他在写好的笔录上按了手印。

顺子出院那天,老滕开车把他送回了住地。顺子的儿子变得非常乖,小心翼翼地问爸爸渴不渴,累不累。在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就默默地坐在桌前写作业。

走出顺子的窝棚,滕三天的手机响了,是欢宁来的短信。问顺子回家后怎么样? 不行的话再给他多一万块钱。

老滕想也没想就回复了四个字:

去你妈的!



<原创>红汽球 夜夜秋雨 2008-05-13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