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绿野自助户外活动网站 返回首页

豌豆的个人空间 http://www.lvye.org/?31870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登山家是怎样炼成的

热度 2已有 49 次阅读2018-7-9 17:35 |个人分类:文字创作| 翻译, 垂直快感

(我翻译的第二本登山故事集,米克.福勒的《垂直快感》很快就要出版了。我又来做广告了。)

英国登山家米克.福勒是中国的攀登者最为熟悉的外国登山家。尤其是在《如履薄冰》一书中,刻画了这位伟大登山家一系列的经典攀登。很多人读过那些故事之后,常常会感到好奇,像他这样一位英国税务官员究竟是如何成长为世界一流的阿式攀登高手的。这些问题,可以通过米克.福勒早年出版的《垂直快感》一书中寻找到详细的答案。而今天,这本书终于有了中文版。


米克.福勒出生于一个普通的英国家庭,父亲乔治参加过二战,其间在印度亲见过珠峰,从此埋下了爱山的种子。战后乔治回国成家,可惜幸福美满的家庭生活没有持续很久,米克的妈妈在他三岁时即病故,虽然有祖母的帮助,他和父亲的生活也过得颇为拮据辛苦。乔治唯一的爱好是到山间徒步和攀登,为了同时照顾儿子,他在米克七八岁的时候就带着他一起出行。当初并不心甘情愿参加的户外活动,最终却成了米克.福勒一生的挚爱。


《垂直快感》共有十二章,前面的七章,讲述的都是米克早年在英国和欧洲阿尔卑斯地区经典路线上的攀登经历。从八岁到青春期之前,米克的攀登都是跟随父亲一起,从英国的山间到阿尔卑斯山脉,他们甚至还登顶过四千多米的山峰。后来,渐渐长大的米克跟同年龄的年轻人一样叛逆,总想逃离父亲的掌控,不喜欢学校。神奇的是,年轻的福勒十分自律,虽然每个周六白天上学或打工,晚上到迪斯科舞厅喝酒跳舞,但是周日一早,一定会五点起床,赶六点的火车,十点准时到达伦敦东南六十多公里肯特郡的砾岩岩区,加入一群狂热的攀岩爱好者,爬遍了那一带的每一条线路。渐渐地,福勒和小伙伴们,进一步扩大攀登区域,又横扫了北威尔士兰贝里斯附近的砂岩路线。


为了扩展攀登区域,米克和同伴们弄到了一辆二手小面包车——车子让他们长了腿,从伦敦到英国西南部的海边峭壁再到北威尔士以及湖区,他们在德文郡、肯特郡、奥克尼郡开辟了一条条新的海边悬崖路线。出于对技术攀岩的疯狂热爱,20岁的福勒搬到了临近峰区的谢菲尔德——英国攀岩运动的中心。在峰区国家公园的页岩、砂岩岩壁上不间断地爬了一年多之后,一成不变的景色和严格的竞争气氛令米克厌倦,他又回到了伦敦、父亲的身边。


年轻的米克无所事事意志低沉,最终在父亲的要求下,拿着中学毕业的成绩单到税务局面试并得到了这份工作。其中的幸运之处,不止在于为米克解决了生计问题,也让秩序回到了他的生活之中。很快,平日工作、周末攀登形成了规律,让米克找到了一种工作和爱好之间的平衡。同时,伦敦比在设菲尔德更容易找到合意的攀登伙伴,大家有同样的热心去尝试各种挑战,同样渴望周末到英国更偏远的地方开拓新路线。这时的米克,如鱼得水,攀登水平稳步提高,眼界也越来越宽阔。米克和朋友们灵活处理在攀登中遇见的各种状况,比如在多佛(Dover)的白垩悬崖,岩壁软得要用冰镐和冰爪,而在位于德文郡和康沃尔的大型页岩石壁上,就用角铁做保护点。在各种非常规和严酷环境中积累的经验,后来很好地应用到了米克在大型山脉登山的实践中。


攀岩之外,米克在冰壁上花的功夫更让人惊叹。每个周五晚上,他和同伴一起,从伦敦驾车花上十个小时到达苏格兰北部,在英国最受欢迎的冬攀地的冰壁上挥舞冰镐,周一早上再准时回到办公桌前开始工作。这样一次旅行,往返足足要开上2000公里。米克的最高纪录时连续十一周用这样的方式在苏格兰冰壁上度过周末。寒冷刺骨的苏格兰冬日,狂风怒号,如《权力的游戏》中绝境长城之外一般冰雪覆盖的凄厉冷酷之地,却成了米克和伙伴们的攀冰乐园。


从米克早年攀登的字里行间,,已经能够看出他的行事风格。他的攀登天赋不是最好的,但内心充满了不可遏抑的攀登热情。在他的攀登伙伴里,有的人只是急冲冲地要爬,根本不在乎爬的地点,如果停止不动或者需要等待,就会失去耐心蒙生退意。还有的人比较放松,乐意享受攀登的过程,如果没机会登顶或者完成路线也不在乎。而福勒的性格正介于这两者之间,不那么猴急,总是精心筹划好目标再去爬,如果未完成攀登,也不会若无其事,下周一定要再回去重新爬。正是这样伸张有度的方式,再加上自律与用脑去思考选择攀登目标,米克登山之路的进步从未停止,一直走向了技术攀登的最高水平。


攀登技术日臻成熟的米克.福勒,开始向着欧洲之外的大型山脉出发。书中第八章之后记录的三次登山,在几十年后的今日看来,仍属于阿式攀登中的典范。先是1982年,26岁的米克和克瑞斯.沃茨(Chris Watts)搭档,完成了秘鲁安第斯山脉的陶利拉吉(Taulliraju)南侧扶壁的首攀。1984年,他又和几个小伙伴全心投入于巴基斯坦喀喇昆仑地区的巴加哈古尔峰(Bojohagur Duanasir)的尝试,由于不愿意使用固定路绳,加上高山反应的折磨,铩羽而归。但在1987年,米克和维克多.桑德斯搭档,在斯潘蒂克金色柱路线(Golden Pillar of Spantik,7027米)上获得成功。这个无法复制的高难度攀登,令米克的热情再度高涨起来。他梦寐以求的就是这样的攀登:小队伍,纯粹,新路线,使用类似在苏格兰高地上的混合攀登技术。德文郡式的页岩柱攀登和北德文郡的冰攀经验都得到了施展的机会。


1991年,米克结婚生子,幸福的家庭生活没有阻挡他的攀登道路。在1993年,女生出生一年之后,他和史蒂夫.索斯泰德搭档,利用年假的时间完成了塞若.基什瓦山(Cerro Kishtwar)西北壁的首登。一位成熟的登山家在这本书在最后一个章节写下了一个完美的句号。


这本《垂直快感》,可以说是国内绝无仅有的系统介绍一位登山家完整成长历程的图书。仔细研读这本书,不仅能够了解米克.福勒的攀登成长历程,更可以给国内许多有志于投身攀登的年轻攀登者以启迪,从米克的成长过程里,照见自己的影子,思考自己的攀登未来。


路过

鸡蛋
2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藏书章 2018-7-13 11:59
期待出版!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