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绿野自助户外活动网站 返回首页

jolt2000的个人空间 http://www.lvye.org/?405892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2017春韶山、韭菜岭、桂林、三清山、合肥之流水账

热度 1已有 138 次阅读2017-7-11 14:37

          此次出行的起因是看到有人约伴清明节湖南道县的韭菜岭活动,想到4月初正是南方春暖花开且蛇虫还不活跃的好时候,于是请了四天假,凑了一周加上前后周末的时间,选定了几个地方,有了这次出行。
        出发前已订好3.31北京-长沙的Z53和4.2长沙-道县的T289,计划4.1下午及4.2上午在韶山,其余车票未订。

3.31,晚上乘坐Z53硬卧,宿火车上。

4.1,Z53本应该是中午到长沙,不想在离长沙仅20公里的地方停下了,说是前方有故障,列车长也不知道具体情况。后来才得知铁路电网故障正在抢修,最后火车延误了整4个小时,京广线大批列车都受到影响。大家都很无奈,但也没有办法,只见乘客纷纷打电话和用12306app更改行程,我先后订了到韶山的长途车和高铁也都退了。期间与同车厢一个在中宣部工作的人聊了聊国内舆论的问题,他告诉我可以在长沙火车站边上的长株潭汽车站坐车先到湘潭再从湘潭到韶山,湘潭到韶山的长途车很多,而长沙到韶山的高铁晚一点就不发车了。
         延误4个小时后出长沙站,在旁边的长株潭汽车站购到去湘潭的长途车(没有直接到韶山的车),到湘潭后发现要去韶山必须去另一个车站,遂乘一个摩的赶去,不想最后一班到韶山的车已经走了。走出车站大厅正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摩的司机过来说还有另一个地方可以乘车去韶山,立刻乘摩的赶去,果然那个地方还有中巴去(到现在我也不知道那是个什么车站)。坐一个挺破旧的中巴到韶山市天色已黑,韶山市居然取缔了出租车,于是又乘一黑车赶去韶山冲。到了韶山冲我订的家庭旅店,谁知店主人以为我不来了已经把房间让别人住了,还好她带我去邻居家,装修更新一些,条件不错,80的住宿费,赶紧吃了晚饭,点了毛氏红烧肉,饭费比房费贵。

4.2,一早起来我就奔毛主席故居,路上吃了米粉当早餐,有圆的有扁的,我吃了圆的,吃完后老家湘潭的同学短信告诉我要吃扁米粉,是当地特色,圆的是常德的。时间较早故居排队的人不多,很快参观了故居和南岸私塾,信步走到毛泽东广场,看到不停有人在献花篮,此时已经9点,天气居然有点热了,又进广场旁边的纪念馆,每隔15分钟有人讲解。听完后感觉也就这样了,滴水洞太远来不及去,走回客栈,路上车来车往人多了起来,路两旁一派春光明媚,天气也很好。回到客栈也就10点多,跟店主人聊了会儿,发觉去韶山高铁站不太容易,有公交车但要倒车且时间不确定,黑车不爱去,最后是主人的侄儿媳妇用摩托带我去的高铁站,收费30。沿途看到周边建设得已经非常完备,正是想象中社会主义新农村应该有的样子,当然这一切离不开一个人。侄儿媳妇从河南嫁到韶山冲,言谈中对毛爷爷充满了感激,她说韶山冲一年四季都有人来,包括大年初一,韶山冲的乡亲都从事旅游接待,日子过得红火,她家的家庭旅馆想要扩建上面都不批,整个村子的建筑格局现在不让动。

        从韶山乘高铁到长沙,再由地铁去长沙火车站,发现T289晚点一个多小时,想来与昨天的电网故障有关。去不远处的火宫殿某分店尝尝长沙小吃,臭豆腐最有名但不对我口味,糖油粑粑还不错。上火车后发现买硬座是个错误,本以为只有几个小时坐一会儿就可以了,没想到这趟车卖了大量站票,过道都站满了人,且越来越多,感觉回到了20年前的春运。到后来很多人都受不了了,喘不过气来,这种火车一节车厢只有三个窗户可以打开但已被锁死,车厢内氧气严重不足,眼看有人要晕倒,列车员不见踪影。我喊了几声,过会儿列车员出现,用特有工具打开了窗户才能呼吸,我对此列车员怒目而视,狠狠斥责了他,太不负责任了。
        火车到达道县仍旧是晚点了一个小时,出站口与三个同伴汇合,找到订好的面包车,还去附近的药店买了瓶酒精做燃料,直奔大江源村。这边就落后多了,道路状况差,路灯都没亮几盏,司机说在修路,过段时间就好了。到大江源村入住邓姐家,邓姐炒了几个菜给我们当晚饭,已经快半夜了,大家兴致不减,还品尝了当地的茶叶。邓姐是瑶族人,自己炒的茶,我感觉茶叶是不错的,似乎炒制方法还有改进余地,第一泡有点苦,第二泡味道就好了,喝的是老茶,新茶要半个月后才能做好,准备到时候买点尝尝。

4.3,还没醒就听到人声嘈杂,原来是广东中山的一个队伍到了,十几个人。相继吃了邓姐做的早饭--面条,我去村里的便利店看看补充点物资,我问,有没有农夫山泉,回答,我们村的泉水比农夫山泉好喝。确实村头的河水看着非常干净,清澈到底,当天到了山上我灌了一瓶河水,果然甘甜无比,比农夫山泉要甜。

        8点多一点出发,一路伴着河水前进,若离若弃,过了几次河,一直在爬升,道路很清晰,没有轨迹也不会迷路,一直在林子里穿行,但路很宽,脚下的泥土有弹性,走起来很舒服,这是当地人千百年来踩出来的路,现在他们还上山采茶。一路的水美极了,如同缎子一般流淌,完全透明。到了一个垭口向右,爬升变小,沿着河滩上行,而河水更美,呈淡淡的绿色。下午2点的时候走进一个草甸子,这里是千家峒的中侗,在一个废弃的房子旁扎好帐篷,不远处就是流淌的河水,扎营的绝好地方。

        带上水,轻装去登顶韭菜岭,登顶的路第二天大部分也要走,下山点就在离山顶下不远处。其实所谓的山顶没有什么看头,不去也罢,只有一个铁皮牌子注明是韭菜岭,牌子随意扔在地上,看着很寒酸。返回营地,天色还早,中山的驴友也上来了,我们四人开始吃饭,吃得还不错,油盐都带了,起风了,带塔帐是个正确选择。吃完饭开始煮茶喝,有水源就是好,还是如此优质的水源,喝到再也喝不下睡觉,开始担心冷还穿了棉衣睡,一会儿感觉人脱了棉衣,还是有些热,半夜帐内温度10°,比夏天海坨还要高一些。

4.4,起雾了,空气潮湿,还好没下雨。拔营下撤,先沿着昨天走过的路爬升了一段,就连续下降了,下降的高度大,坡度陡,且经常是潮湿的石头,不摔几次几乎是不可能的,大部分路段在林子里无风景可看,到了后来才离河水进了,这边的河水呈淡蓝色。总的来说,这段路程可看性不高,有一定危险,下雨的天气绝不能走。

        四人到山下搭小面回到道县县城,他们三人晚上的火车返京,我要继续去桂林,于是订了个房间,他们三人简单洗了澡,之后在傍边的饭店F·B,湘菜的香辣味配上漓泉啤酒是人间美味。送走了他们三人我独自回宾馆,已经在饭前订好了明天去桂林的汽车票和住宿,洗澡洗衣服,不表。

4.5,一早起来吃早饭,宾馆前台推荐周敦颐广场拐角处的一家说人多好吃,信步走过去,果然吃客众多,但我发现煮面的人同时负责收钱,点完钱直接抓面下锅,看得我不舒服当即离去。转到旁边一家店,没啥客人,我看到有两个店员感觉放心,交了钱,却发现收钱的人同样用手抓面,我当即指出这样不卫生,店员辩解说不是同一只手,睁眼说瞎话,但已来不及,面上来,吃了两口感觉恶心,弃之而去。失望之余,买了几个香蕉和苹果回去吃。
        退房出发,用滴滴叫车去长途车站,却发现这里的车很差劲,接单倒是很迅速,却打电话要求加钱,几辆车都是如此,都被我不客气拒绝了。无奈走到路边拦车,等了很长时间拦到一小哥的出租,与别人拼的车,说本地出租车都拼车也不打表,但收费很便宜。赶到道县北站时间正好是出发时间,我迅速取了票一路小跑进站,却发现车根本还没到。车站建得很现代化,管理还跟不上,包里的酒精没有被查出来。
        晚了二十分钟车才来,开车后也磨磨蹭蹭,我明白之后的行程又要推迟了,还好订了两趟桂林到兴坪镇的动车,间隔两小时,车到桂林市,又堵了会儿车,进桂林长途站的时间,也正是订的第一趟火车出发的时间,当然路上已经退了票,20元的火车票损失不大。还有两个小时,正好去吃点东西,搜到附近的一家米粉店,走过去,叫了三两的经典款米粉,吃完发觉价钱才4.5元,感觉一顿饭才吃4.5有点过意不去,正好早晨没怎么吃,又点了另一款二两的米粉,但这两款桂林米粉与我在北京吃过的桂林米粉差别很大,不知道哪个更正宗些。已经是中午感觉很热,脱了外衣只穿短袖仍旧热,但气愤地发现,店里的其他人却还穿着棉衣。
        这里是在桂林北站附近,已经退了的第一趟火车是北站出发的(长途车站也在附近),第二趟火车是西站出发的,这时候才发现西站很远,居然是在桂林的某个县里,路上拦了几个出租车都不肯去,后来遇到一个出租车没问我目的地,我上车后一说去西站他同样是抱怨不断,说西站那里他回来拉不到活,当地都是黑车,这我不管,时间快到了,我不能冒险,不去不行。最后他是让他老婆替班去的西站,原来西站是东西向线路的本来就不路过桂林市区,但偏偏又设一个站,与北站一样都到阳朔站,外来者哪里搞得清楚,桂林真是个脑残设计的城市。而且阳朔站并不在阳朔县城,是在兴坪镇,还好这一点我已事先弄清楚。
        订的是兴坪镇的黄布人家客栈,老板不错,虽然不在店里,但发短信详细告诉我该怎么到店里。我是在阳朔站下车,5元钱有中巴到兴坪镇,但客栈并不在兴坪镇,而是在3.5公里外的杨家村,于是在兴坪镇租自行车骑到客栈,路上路过了贰拾圆人民币图案的景观,搞笑的是有两个地点,还好都免费。兴坪镇就在漓江边,自行车沿着漓江就到了客栈,一路就是漓江景色,但其实千篇一律,很快就审美疲劳了。到店后入住,发现只有我一个客人,怪不得老板去广州了,是客栈的房东接待,原来这个客栈老板是阳朔人,在杨家村租的房子建客栈,这家客栈名气倒是很大,确实不错,值得推荐。

        入住后我骑车出去兜了一圈,还好人不多,游人多了这里就没有味道了,天黑回店后房东给做了晚饭,叫了两瓶漓泉啤酒,同样是饭费贵过房费。晚上来了一男三女,正好凑足一个筏子,明早漂流。这里的筏子漂流已被一家公司垄断,价格比较贵,所以村民趁早晨接个私活带客人走一趟,但也到不了杨堤,说是有摄像头看到要重罚,且如果从杨堤徒步回来,前两个渡口收费太贵,所以只带我们到万家洲村。

4.6,约好的6点出发,6点天还黑呢,还好筏子走了一会儿就渐渐亮了,只是阴天拍照效果不好。景色也没什么惊艳,都差不多。筏子上行一个小时后上岸,我继续往上游走,先是路过万家洲村,然后可以走到浪口村的对岸,这两个村子都可以渡河,河对岸有路,然而村民渡人过河是要被罚的,有也是偷偷渡。在万家洲村遇到一个老太太非要找人渡我,我想想算了,跑掉了,一直走到浪口村对岸的沙洲,浪口村的人看到我也不理我,显然公司的管理很严格,我也就无奈往回返了。路过万家洲村,寻思找点早饭吃,看到一个半老老头正在做早饭,就闯进去询问,这是渔民老杨,老杨说没问题,他正在炖鱼吃,再加几条鱼就是了,我问要多少钱,老杨说给20吧,我就坐下了等吃饭。一聊天才知道,锅里的鱼是老杨早晨现从漓江捞的,新鲜得很,也不放姜,却没有腥味,老杨把大部分鱼给我吃了,以至于米饭我都吃不下了。老杨甚是健谈,聊了一个多小时,还拿出自己酿的葡萄酒和米酒让我喝,米酒我尝了喝不惯,葡萄酒好喝,喝了不少。吃完饭老杨带我去他家,原来这里只是他的厨房,老杨家是三层半的楼房,只有他与老伴住,一儿一女都在桂林,老伴去桂林了,他一人住。从房间的陈设看,老杨生活得很富足,当然整个万家洲的民居看来都不错。老杨去过的地方不少,听说我从北京来,给我看他女儿陪他们在北京游玩的照片,女儿很漂亮,可惜已经结婚了。我走的时候,老杨拿出粽子橙子桔子给我,弄得我很不好意思,最后给了老杨30元钱。老杨这里也住过不少客人,如果要多住几天的话,老杨这里是个不错的选择,汽车可以直接通到万家洲。

        离开万家洲往下游徒步,石板路很清晰,路过“桂林山水甲天下”的石碑,这里角度不错,适合拍照。过了一个渡口花了10元,到九马画山,试着爬了一下,似乎不能到顶,天气闷热也就算了。回到客栈,吃了老杨给的粽子,洗了个澡,电扇吹了一天,终于吹干了几件衣服。退了房间,与客栈房东道别,骑车到兴坪镇汽车站,再中巴到阳朔高铁站,乘18:22的D2974到桂林北站,出站后吃了碗米粉,进站乘19:39的T26去上饶,目的三清山,时间衔接得很紧密,手机12306太方便。
        这次买的软卧,车厢里有金华还是义乌的两口子带一个孩子,奇怪的是,他们三人在吃方便面,搞不懂这种消费逻辑。小女孩似乎有多动症,一直在笑闹,晚上10点多了我又一次被小女孩的笑声吵醒,厉声呵斥道”安静点“,立刻整个世界安静了。后来有点小后悔,毕竟是小孩子,这么凶不太好。她父母放任孩子吵闹也让我有些小不满。

4.7,早8点多一点到达上饶站,出站发现上饶的火车站高铁站长途汽车站是建在一起的,这个很方便。赶去长途车站,发现到三清山的班车刚出发了一趟,下一趟要一个多小时后,于是从容吃了顿麦当劳,买了点当地特产,后来下了三清山才吃,味道竟然不错。长途车站候车厅没几个人,大厅很现代化,搞笑的是有一台安检机但没有安检员。
        乘中巴去三清山,下了高速三清山西出口,我惊奇地发现,三清山下沿路的农村建得美轮美奂,以前看杭州的农村房子普遍是4层楼5层楼,感觉很不错了,来到三清山一比较,才觉出杭州的民居显得杂乱,而这里的农村民居像是艺术品,大家闺秀对比土财主女儿的感觉。
        班车只到三清山南门,我事先查到的逃票路线在东门边,有私车带人到东门都要一百多元,最后一个卖雨衣的大姐(比我小)愿意60骑摩托带我去,路上她说那里很远60太亏了,我看看已经快中午了,干脆商量去她家吃顿午饭,她觉得不错,于是直奔她家。大姐家也是一座三层半的楼房,只有自己与儿子居住,丈夫在苏州打工。村子里有山泉水直接引入各家,长流不关,路边还有河水,环境太好了。大姐很热情,弄了4个菜,味道都相当不错,大姐说都是自己家种的,不施化肥不撒农药。吃完了我又带了些饭菜,在山上热热就可以吃了,共给了大姐120元。
        吃完稍事休息就出发了,山路稍陡摩托车不敢开快。大姐说她知道那个上山路,小时候走过,但现在山顶必经之地有个老头看守,过的人都要补票,我有些犹豫。
过了东门还继续往前开,我感觉不对了,一看地图已经过了我找的轨迹的上山点了,然而大姐说确实还没到,一核对发现她说的上山口在山的北边,确实太远,我决定让她返回,到了轨迹的入口,果然发现一条明显的路,而大姐对此路一无所知。我决定由此上山,大姐还有些不放心,我感觉安全。
        12:44,独自一人背包上山,开始一段在林子里穿行,有些闷热,但总伴着溪水,路上也有红布条,魔术头巾打湿后戴在头上,凉快许多。走到一个十字路口,看红布条是让往下走,坚定跟着红布条走,果然曲曲折折忽上忽下,不到一小时走到景区内的石板路上,放心了。但前方并不一路畅通,好几个地方路已断,应该是原先搭的木桥腐朽断了,只能从傍边的河里绕过去,然而河里石头很滑,需要很小心。甚至有一个两米多高的大岩石几乎直立拦在路上,石头下方是水,因昨天刚下过雨,水还比较深,岩石上有几个凿出来的坑可以踩踏,但如此陡的岩石,一脚踩不住就会落入水中,倒是不会有危险,鞋进水是必然的,背大包要上去是有些困难。还好几个断点一一克服,居然没湿鞋,不禁有些小得意。一路的水也很清澈,只是没有颜色,不如韭菜岭的水好看。从地图上看,这条石板路叫金女线。走了整3个小时,穿过一张被撕破的铁丝网,进入景区,位于"巨蟒出山"景点处。此时景区雾气弥漫,感谢老天一直没有下雨,否则真不好办,这一路走来始终没见到其他人,景区内游客也不多,我看了一下地图,知道三清宫有扎营地,就直奔而去。路过的景点大雾下很难看清,不过走在栈道上,雾气让仙境的感觉更强烈。一直走,感觉总也不到,几乎没有游客,三清山是我一个人的。
2个小时后,看到一片空地,我知道三清宫到了。

        空地上坐着一男一女,知道我要在此扎营后大喜,他俩是南昌大学的,准备到此扎营但没其他人有些害怕。他们已经够胆大了,买了个一百多的帐篷没打开过就来扎营了,搭不起来,我主动给予了帮助,其实就是最简单的十字交叉帐。营地大部分是硬路面,我带的塔帐,还好有块草坪,足够扎几顶帐篷了。过了一会儿又有三个人来扎营,上饶广丰的。这个营地就在三清宫边,有溪水,三清宫门外有自来水管,不远处还有个卫生间,一切都很完美。用酒精炉热了饭菜,太多吃不完,留一些当早饭。跟南昌小情侣聊过才知道,他们是从山北入口上山的,正遇到查票的,必须补票。我查了一下,果然很多攻略都说从山北可以逃票上山,带我的大姐说的也是这条路,攻略看来已经过时,景区早已补洞,还好大姐已经告诉我了。

4.8,一大早被鸟儿的大合唱唤醒,美妙动听,听此地的保洁说,叫的最好听的是画眉,路上见到好多画眉,不太怕人,胖嘟嘟的,颜色倒是不鲜艳,叫声动听。不怕人的还有同样胖嘟嘟的松鼠,但是保洁很讨厌松鼠,因为松鼠总是乱翻垃圾给他们增加工作量。
        早晨出了一会儿太阳,登到高处看了下日出,空气并不通透,远处有云海但太远,趁机晒了下帐篷睡袋,很快大雾来袭,收拾帐篷走人。雾气比昨天下午的还大,有些郁闷,还好到10点钟太阳出来雾气散去,各个景点露出阵容。但另一个郁闷的事情来了,已经是周六了,游人渐渐多了,到后来在窄处已经堵车,到了中午游人如织景区已不堪重负。三清山景区内也是处处陡峭的台阶,很消耗体力,差不多大部分地方都走了一遍了,于是从南门索道下山。

        景区生财有道,上索道前给每人拍了个照片,索道下山后照片已经打印出来,配上景区的彩页一起,要价20元,一般人都会买,扔了自己的照片总觉得不好。下山后是下午1点,到上饶的班车要一个小时后才有,天气已经很热,吃了带的点心,味道竟然不错。到上饶后,迅速订了到合肥的高铁票,半小时后就发车,晚上到达合肥。到了合肥终于下起雨来,感谢老天前几天一直不下雨,老天也憋坏了。与在合肥的同学共度晚餐,吃得不错。

4.9,雨中游了中国科技大学,了解了一些中科大的历史。下午高铁返京。


值得一提的是在湖南道县买的一瓶酒精,在韭菜岭用了点,之后经过道县长途车站,桂林、阳朔火车站高铁站,上饶火车站高铁站,合肥高铁站地铁站,北京地铁站,竟然安全到家,这不能用偶然来解释,看来以后可以直接带酒精了。



路过

鸡蛋
1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