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绿野自助户外活动网站 返回首页

悠远天地间 http://www.lvye.org/?62932 [收藏] [复制] [RSS] 闲窗听雨摊诗卷,独树看云上啸台

日志

2018-04-11

热度 1已有 161 次阅读2018-4-11 07:59

看到一篇微信公众号,里面关于北京一座寺庙的描述,引我想到了很多。 

今年还曾经从这座庙前面经过,现在看外表已经是安静了下来,没有昔日的熙熙攘攘了。我对这片老胡同并不熟悉,熟悉的是当今从烟袋斜街到郭沫若故居的一片区域。因为曾经有很长的时间,总是那片区域走亲访友,所以虽然从小没有生长在胡同里,却对胡同也很熟悉。 

小时候的北京,后海幽深小胡同的非正规四合院内只住着两到三户人家,前院有大片空地足以盖几个平房。回想下既然不是南北方向的正规院落,说明也是原来大四合院分割出来的小院落。要走到这里,要么从烟袋斜街进来,过银锭桥,要么从郭沫若故居旁边已经拓宽的大胡同进来,这是最近的两个通往大街的入口。 

后面多少年后再去,看到院落大门口外,狭小的地方都是被乱搭乱建上了,心痛,再也不想去了。不过既然现在有整治,倒是想再回去看看了。当年第一次看到后海变成酒吧街的喧哗模样,也是很长时间才能心理适应。 其实北京是真正按照长远的城市规划打造的国都,有着鲜明个性的城市,只是被现代人毁了。 

在那附近还有一座院落,真正的正规四合院,姥爷五十年代来北京,若干匹布换的。那些年当中,他们子女多工作结婚离开,小儿子也到了农村广阔的天地,老人两位被去了老家,姥爷在那里去世。这个房子全部变成大杂院,在80年代还是90年代初呢,低价卖出,那时只能卖给房管所。我听说原来是还有月亮门的几进院落,一直很好奇什么样子,后面陪子女中最年长的姨回去看了看,发现一进院门就是被搭建的只余下一条连自行车过去都困难的小道了,所有的原来的房子全部被搭建的小房子遮挡得严严实实,密不透风,唯一能看到的是堂屋,因为屋脊比一般的房子高大得多,所以还能看到顶部,让姨怀旧之感多少得以安慰吧。我知道别想看看什么月亮门了,下决心再也不去了。 

现在如果在那里依然保有这样一套四合院的话,会价值几何呢?幸好,我父母一辈人对这些看得很淡。本来在进京前,姥姥姥爷在当地也有一套自己的院子,离开时托付给一位好友照顾房子出租,但是到北京后一直没有收到相应的租金。晚年交待后事时,姥爷曾对姥姥提到了这件事,并说可能是那边把钱截留了。七八十年代,具体时间不太清楚,一位长辈代表我姥姥过去找到那家朋友,那个人一见面就连说对不起,说这些年他们一家的生活全依靠这个。后面这事就不了了之了。直到2012年,那里的城市也在改造,给房子补偿是按房产证,上面是姥姥的名字,这样由当地找到北京,听说老人已经去世,又找到了子女们,给了这笔款项。虽然没有多少钱,却也是一个让人暖心的结尾吧。 

我从小是住楼房,但是却长期五口人住一间12平米的小屋,外加一个2平米没有窗户的储物间。当时是三家人共住一个单元。但其实那楼并不是真正正规的住家,倒是德国人设计的呢,本来是作为实验室建的,所以三层高的房子,相当于现在五层楼的高度。在听说798的建筑如何如何后,我第一次怀着强烈的好奇跑过去看,却没有想到其实就我家住房的风格,当然那房子没有798有的房子那样夸张。前些年拆掉了,当父母告诉我消息时我立刻拿相机过去想给自己留个纪念,但是已经晚了一步。

 当时12平米的生活,并没有夺走我童年的快乐,即使有一段时间,家里有亲戚带小孩过来,我和小姐姐两人共睡在一张单人床底下的地板上,也依然是快乐的。现在所谓蜗居,我父母就是那样的环境中把我们养大的,而且是带着老人。当然,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说起来当时大多数人是差不多的情况。发生变化,印象中是胡时间,给知识分子改善居住条件,这样有了第一次搬家。一般在这样的事业单位,遇到职称和房子,很是热闹的,里面会有很多故事。父亲当年是有条件分一套独立的单元房的,但是当时院里想留一位打算移民到海外的华侨,把原本分我们家的房子给了他们家。我父亲按现在的说法,是情商不够的人,当年不少叔叔们是想办法离开院里,到其它单位,待遇立刻能提高很多,很快就能在房子上解决。而他却坚持留在科研第一线,有提拔升职的机会也拒绝,有可以调到三里河某处的机会也拒绝。当然在生活条件上受影响。现在成年了,明白了世事,尊重他的选择,因为这些很尊敬父亲,虽然我与他在很多地方有分歧。 

历史上财来财去,如潮水来潮水去一样。很多事情,说是为儿孙,儿孙自有儿孙福与祸,后世的事情谁能料?再说,人活一世,生不带来,死不带走,赤条条来去无牵挂,古人看得明白。


路过

鸡蛋
1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