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野自助户外活动网站

查看: 491|回复: 9

上海业余登山队员在西藏攀登高峰时遇难(转贴)

[复制链接]

3

主题

69

帖子

69

积分

注册绿野,不忘初心。

Rank: 2

积分
69
发表于 2005-5-6 23:40: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分享到:
5月4日,一支业余登山队在攀登西藏海拔6206米的启孜峰过程中,来自上海的队员庄东辰起床后自感身体不适,带队教练将他放入随队携带的高压氧舱。庄东辰一度反应良好,随后由两名工作人员护送下山。在下撤到海拔4900米高度时,庄东辰突然倒地,不省人事,虽经抢救、增氧,但未能奏效,不幸身亡。
来自旧版论坛的签名佛不在庙里,佛在路上……

旧版论坛导入

旧版论坛导入

31

主题

203

帖子

203

积分

绿野的革命者,中间的地带。

Rank: 3Rank: 3

积分
203
发表于 2005-5-8 14:42:22 | 显示全部楼层

唉~~~~~

(ZT)

 庄东辰简历:中国证券咨询业的开拓者之一。1955年生于江苏镇江,统计学博士。曾任万国证券公司研究发展中心主任、申银万国证券研发中心总经理、证券研究所所长、证券研究所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国证券业协会副会长。1999年成功预测了网络板块的“519行情”。2000年以后,其领导的研究所在熊市中也实现了不菲盈利。
  
  生前患有心脏病登山下撤途中猝死

  仅仅在3个月前,曾得过癌症的他还以攀登非洲乞力马扎罗峰的独特方式,庆祝了自己的50岁生日,并表示“是登山使我恢复了健康,重新树立起生活的信心”。

  而4天前的5月4日,在西藏启孜峰海拔5200米的前进营地,庄东辰起床后自感身体不适,带队教练将他放入随队携带的高压氧舱。经过一段时间吸氧后庄东辰一度反应良好,随后由两名工作人员护送下山。在下撤到海拔4900米高度时,庄东辰突然倒地,不省人事。虽经工作人员抢救、增氧,但未能奏效,庄东辰不幸身亡。

来自旧版论坛的签名~~~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

3

主题

59

帖子

59

积分

注册绿野,不忘初心。

Rank: 2

积分
59
发表于 2005-5-8 16:43:38 | 显示全部楼层

歪诗悼山友庄东辰先生。

歪诗悼山友庄东辰先生

生命诚可贵,
股市价更高。
若为登山故,
二者皆可抛。
来自旧版论坛的签名--------------------------
first come, first served.
捷足先登

111

主题

2761

帖子

2761

积分

绿野飞人,随传随到。

Rank: 8Rank: 8

积分
2761
发表于 2005-5-9 17:45:46 | 显示全部楼层

哀悼!!!!!

[sign][purple]★●★●★●★
我想学摄影[/purple][/sign]

0

主题

1

帖子

0

积分

绿野新人,渴望上路。

Rank: 1

积分
0
发表于 2005-5-10 13:32:28 | 显示全部楼层

可惜

319

主题

2475

帖子

2523

积分

绿野投名状,终生免死牌。

Rank: 6Rank: 6

积分
2523
QQ
发表于 2005-5-10 14:30:23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庄遇难启孜峰,中国商业化登山起步艰难

纸媒转载需经作者本人同意,网络媒体转载务必写明作者“方泉”及出处“和讯博客”,否则作者保留相应法律权利。

特约作者方泉发自拉萨


5月4日下午2点10分左右,队长孙斌冲对讲机大叫:“快做人工呼吸,快做人工呼吸”!这是海拔5400米的前进营地,第一组冲顶队员影影绰绰地出现在山上,我们二组队员正在帐篷里休息。爬山帐篷时,已不见孙斌和另外两名高山协作的身影。见另一队员SKY,他说老庄下撤到海拔4950米时晕倒了。

这次启孜峰登山活动是由中国登山协会主办,国家登山队和西藏登山学校以及北京极度体验俱乐部承办的。队员4月29日到达拉萨时便交付费金,并与西藏圣山探险公司签定协议书,后来才知道该公司属西藏登山学校,应该说这是国内为数不多的一次商业性登山,所谓商业性登山,合同双方是平等的交易关系,是有明确的责任与义务的。

整个活动的安排都很有节奏,每上升一定程度的海拔都有两天的适应、休整。5月3日上午从海拔4800米的大本营出发,即遭大雪,西藏登山学校教练仁次平措,这位1988即登顶珠峰的老登山家带队,国家登山队的小伙子孙斌教练断后,庄东辰是队员中唯一年过50岁的,但他爬过几座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经验老道、体能不弱。但这次他一直走在队尾。同样爬过几座雪峰的王克明讲,这正是人家老庄老道,老道的人知道均匀分配体能,留出相对充沛的体能最后冲顶。到海拔5100米左右时老庄将背包交给了别人。下午5点,走在最后的老庄挪到海拔5400米的前进营地时立即钻进帐篷,倒头喘气。方泉和王克明被分配与老庄同帐。孙斌过来特意说:“老庄体力有总是你们俩照顾好他,你们第二组,明天晚上冲顶。”

老庄很快合衣睡熟,几次拉他起来吃晚饭,他都纹丝不动,七点钟我们去吃晚钣。席间孙斌还说他很担心老庄和另一年龄偏大的队员肇广才是否还有能力登顶。

九点钟我们强拉老庄起来吃饭,他居然咬着牙吃了两碗面。10点钟,老庄回帐,方泉在左,王克明在右,让老庄躺在相对保暖的中间。就这一左一右竟成某种暗示:一天后老庄已魂归雪山,方泉和王克明整理行囊准备下撤时发现了一付老庄遗留下的手套,方泉和王克明分拿一左一右,约定老庄周年时带上两支手套,送上启孜峰峰顶。

方泉几乎整夜未眠,翻身、坐起、小解,克明沉沉僵卧,问他话他答,说明他也未眠,而老庄睡得很死,“倒气”式地打呼噜,却纹丝不动。

午夜3点第一组冲顶队员出发了,体力不强的老肇由于6日要赶回北京也挣扎着起来坚持第一组冲顶,让心有侥幸替换进第一组的方泉愿望落空。

5月4日上午10点,孙斌叫起老庄吃早饭,老庄正常地穿衣、穿须用力很大的雪靴。老庄喝了一大碗稀饭,大家唏落老庄岁数不饶人,他还反过来讽刺方泉是否急着下山找小尼姑换项珠去?前天晚上方泉与王巍、牟正蓬、肇广才几位贯于在单位指手划脚“头头”,想尽一切手段养尊处优,联系到尼姑庵的客房,住瓦房,方泉拿一百元来尼姑从怀里掏出的项珠,并与另一小尼姑约定,登顶回来时会拿MP3换项珠。但老庄青紫的嘴唇和不住地喘气还是让大家不放心,队友张颖拿出一盒速效救心丸让老庄吃,老庄说没吃过这东西,不知管不管用,那就吃几粒试试。方泉递给老庄,他吃了一半,又放在口袋里一半,之后方泉和张颖出帐。孙斌进来,找老庄聊天。孙斌讲大约10点20分左右,老庄又坐着打瞌睡,孙斌问:“营地多高”?老庄答:“5800米(事料上是5400米)”,孙斌问:“昨天几点出发的”,老庄答:“9点(事实上5点)”,孙斌让老庄独自走回帐蓬,老庄孤型挪步,不辨方向。孙斌判断老庄得了脑水肿,必须马上处理。便将老庄扶进高山协作位的大帐,立即找来帮手,打开高压增氧仓,让老庄平躺进去,用20分钟把气压下降1400米,再用20分钟把气压回升1400米,其间不断地与仓内老庄对话,对海拔表。40分钟后老庄出来,能够敏捷地穿鞋。孙斌让两个西藏登山学校二年级的高山协作护送老庄下撤,从王克明拍下的照片看,老庄下撤的背影没被人搀扶。

这是大概中午11点半,接下来两个小时,据孙斌转述两位高山协作的话,老庄在两位高山协作的搀扶下边走边聊,还问人家住哪里,有机会去上海一定去找他玩,其间老庄解了一次大便,但直起身子不久便呕吐不止,老庄双手持雪杖,两边人搀扶,下撤到大约海拔4970米处时突然失手摔倒。这是2点10分左右,高山协作用对讲机呼叫孙斌,说老庄已经没了脉博,没了呼吸,孙斌冲对讲机大呼:“快做人工呼吸,心脏按摩”,同时叫上另两个高山协作飞奔下来,大约2点半,孙斌3人跑到老庄躺倒处,老庄一眼睁一眼闭,但瞳孔已经放大,摸不到脉博,孙斌又与高山协作轮留为老庄做人工呼吸,嘴对嘴地吸痰,但持续到3点钟,老庄还是没有醒来……等孙斌率18名由尼姑和高山协作组成的队伍抬老庄到4800米的大本营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半了,老庄留给人间的最后一句话是呕吐后边走说:“继续走,继续走”,他没有走出他挚爱的雪山,他是走进天堂了吗?

直到下午5点多钟,第一组队员登顶下撤回来时,山上的队员才从仁钦平措教练的口中得知老庄的不幸,显然孙斌很快即把老庄去逝信息通过对讲机报告给了仁钦平措,而仁钦老先生格外细心地渐次传递消息,稳定山上队员的情绪,sky做为孙斌的特邀队员也协助仁钦担负组织工作,特别细心照顾冲顶回来上气不接下气的美女牟正蓬和孟广平,成都来的两名队员本来就无所谓登不登顶,他俩已随孙斌下山了;老庄不在了,第二组登顶队员只剩下方泉,王克明、张颖,他们当然不可能登顶了。没了老庄的帐子显得特别空荡,方泉和王克明一夜无语,方泉反复听MP3里腾格尔的歌《成吉思汗》:“你的故事被酒和奶茶酿成了歌,每一座账房的梦里都有你打马走过……”

5月5日阴天,启孜峰隐没在乌云里,不断有绿豆粒大小的雪粒或急或缓地扑打下来,风也时紧时急。大家10点钟开始下撤,几无交谈,没有登顶的喜悦,没有未登顶的遗憾,只有和这天气一样的阴郁。走到大约海拔4970米老庄遇难处,吴志军提议大家面朝启孜峰围站哀悼老庄。

方泉临时想出三句话带领大家高喊:“老庄与雪山同在!老庄与山友同在!老庄与雪山和山友的互敬互爱同在!!!”,然后二鞠躬,待二鞠躬礼毕,远天放晴,启孜峰竟露出了雄奇的身影,天若有情,就让老庄在天堂里安息吧。

等到手机有了信号,方泉通知他和老庄共同的上海朋友周志钢立即去老庄家参与善后工作,不久周志钢回电话说上海体育局的人已经在上午通知了老庄的家人。老庄的哥哥将赶最快的班机来拉萨,并且会带着律师,他们的第一个要求是先将老庄的遗体运回上海。

当晚在西藏登山学校的会议室里,从北京赶来的中国登校长尼到次仁召集所有参与启孜峰登山活动的人员开会,在听取孙斌对老庄遇难过程的叙述后,队员们对孙斌率领协作人员以百分之百的努力救助老庄过程充分肯定,但毕竟救助收到的是交果是零。所以大家对救助过程中的一些细节也提出疑问。王巍是许多队员共同的朋友,三分之二队员是他邀请来的,他又是老资格的经济专家,他讲道,不管怎么说老庄已经不在了,这是家属、队友,组织者三方都感到痛惜的,而老庄的夙愿是推动中国商业登山活动的发展,在努力做好老庄善后工作的同时,推动建立中国商业登山活动的规则、管理体系、救助机制、保险安排。王勇峰最后表示:尽管此次登山活动之前也进行了自认为充分的准备,比如高压增氧包一般在海拔7000米以上才本配备,但结果意想不到,说明准备的还不够充分,大家提出的任何问题都值得反思,我们将尽最大的努力做好善后工作。

5月6日凌晨

23

主题

401

帖子

419

积分

绿野的革命者,中间的地带。

Rank: 3Rank: 3

积分
419
发表于 2005-5-10 19:15:49 | 显示全部楼层

哀悼。。。。。

不知说什么。。。。。。。
一起爬过山的庄老师,
这张相片是去年在山上的,
只能祝他一路走好。。。
来自旧版论坛的签名七匹狼酷,七匹狼狂,故七匹狼在! :-x  :-P  :-x

旧版论坛导入

旧版论坛导入
发表于 2005-5-11 09:53:22 | 显示全部楼层

哀悼。


顺便质疑“老庄遇难启孜峰,中国商业化登山起步艰难”??老庄遇难与中国商业化登山起步艰难有什么必然联系?



来自旧版论坛的签名………一个人在途中………

1

主题

5

帖子

5

积分

绿野新人,渴望上路。

Rank: 1

积分
5
发表于 2005-5-11 14:27:40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庄之道,源远流长----- 送庄东辰博士西行


2005年5月4日下午,山友庄东辰博士身体不适而返回大本营的途中,海拔4900米左右,一头倒地而仙逝。前一日,我在向一位新的山友介绍庄博士时,还打趣地称,此兄只能称博士,不能称老庄,否则会误以为是大师转世了。庄博士立即故做深沉状,颌首一笑,自道正是山人也。此情此状历历在目,而庄山人却皈依道门了。从拉萨回京的途上,终于看到了各路传媒纷纷报道老庄登峰遇难的消息。正如中国的特色,尽管大家都打着“经多方求证”的幌子,内容却显然出于一家。不外乎三点:其一,老庄是带病登山,力竭而亡;其二,此人为证券奇才,不免天妒;其三,登山风险极大,好自为之。于是乎,各家摆出一副慈悲姿态,规劝诸位山友慎言审行,重新检验奋斗目标。我等十数山友,曾在庄博士遇难处泪别启孜峰,发愿“老庄与雪山同在,老庄与山友同在”(方泉拟词)。然回京三日,在众口一词的传媒渲染下,共同经历生离死别的山友们也不免狐疑起老庄登山的人生价值了。这就是现代商业传媒的力量,只有新闻的煽情,没有人努力发掘事实,更少有人关注老庄的内心体验。逝者如斯,生者如尔,宁不怆然乎?

我与老庄相识多年,特别是有了多次一起登山的体验。就在这次登山前,他约我一同到可可西里盘桓两周,但我有商务在身而却步。旋即他又与新疆的一个登山俱乐部联系,准备在7月份约集6个队员一起去慕士塔格峰看看,甚至他还不时地觊觎着珠穆朗玛的山顶。这样年轻的心灵,这样饱满的激情,何以简单的以长期抱病就轻轻带过?他曾攀登过多座雪山,也经历过多次疾病的威胁,何尝不是高度关心自己的身心状态,同时也常常叮咛山友自我约束。远比老庄身体状态更差的人都可以登上珠峰,何以经验丰富的老庄竟然倒在如此初级的训练活动中?难道不应反思我们长期忽略的登山救援系统的缺失与落后么?当然,这是制度因素,也是经济发展过程中的问题。但老庄的去世应当成为检点体制的起点,而不是老生常谈地归咎于街谈巷议般的描述。

商业登山不同于业余登山,服务条件与安全保障是必要的前提。我们习惯于陶醉在为国争光的奋斗精神和革命加拼命的登顶目标,领导关怀和社会救援成为温暖但空洞的保障。老庄与我等山友之所以加入国家级商业登山团队,正是寄托于可能更好的生命保障体系和更为科学的市场运做机制,这当然不是个人逞能式的英雄主义情结。问题是,我们所依赖的科学登山体系是否值得信任。近年来一系列的山难事件都在顽强地子规啼血般地拷问这个掌握在权威手中的答案,而广大的山友始终没有话语权。在传统的体制下,成者归功于英雄,败者归咎于弱势已经成为规则。对于普通山友而言,“明知不怨东风,奈不怨东风却怨谁”?

在市场机制中,权利与责任是同样重要的契约要素。双方都清楚地理解,要获得登顶的喜悦和利益,就要承担不凡的风险和代价。我相信,老庄有灵在上,他不会因此而否定即将形成的中国登山运动的大潮(如同日本和韩国经济高速发展时期一样),不会同意传媒关于他带病登山的偏见,而是高度关注正在形成的商业登山体制与传统的业余登山运动的更替,以自己的牺牲来启发一个新的时代。正如山友王克明所说,老庄应当是中国的马洛斯(英国登山家马洛斯是第一个登上世界最高峰的人,当有人问他为什么登山时,他说:“因为山在那里。”)。另一个山友王育琨则更景仰地称老庄有更高的境界,因为老庄曾在遇难前讨论中国登山救援体制落后的话题时,认真地将其比作中国初级的资本市场,指出:“只有一批人牺牲掉了,人们才可能认识到差距,才可能产生新的体制”。现在,老庄意外地完成了他的预期,我们的责任呢?

老庄是一个低调行事的学者,不是什么证券奇才。兢兢业业的研究,尽心尽力的工作,成为老庄十几年来伴随中国资本市场发展而不变的生活方式。他从来不是什么大款,也没有成为被传媒追捧的企业家明星。登山是个人爱好,是天地宽广的人生选择,也是精神自由的象征。他从恬静的学院到喧嚣的市场,从安逸的国有证券公司到艰难起步的民间投资银行,从颇负盛名的业界权威到初出茅庐的登山驴友,从充满爱怜的慈父到特立独行的游子,每一种身份,每一种环境,老庄都是认真却随缘,激情复镇静,永远有朋友相随,永远有魅力挥洒。虽则文声静气,才华内敛,却见古道热肠,豪情横溢。

世人痛惜老庄去得早矣,万事蹉跎,尚待来日。然老庄却是求仁得仁,未必自憾。人生使命多出,自由为先。脱去证券奇才的外衣,斩去劳动模范的尘缘,老庄实在是普通人一个。他做得了大学问,引领了咨询业界马首,白发创业,驼身登顶,实伟业哉!老庄热爱西藏文化,他长眠于斯;老庄热爱登山,他长眠于斯;老庄热爱朋友,有各方朋友云集在他身边,怀念他祝福他西行平安,夫复何求?夫复何求!

信笔至此,刚传来山友牟正篷小姐的一首词,《一丛花令,送老庄》。甚好,笔录在此:“启孜春尽日犹寒,飞雪舞经幡。螺声骤起色拉寺,送老庄,兔守鹰盘。山友戚戚,阿尼默默,法号撼阴山。半生风雨不等闲,来去亦悠然。佛光藏域魂飞处,问生死,何处阳关?圣地路远,继续走吧(老庄遗言),回眸已晴天。”

噫吁唏,老庄之道,风骨依然,源远流长,令人心驰神往。



王巍 2005-5-8

1

主题

5

帖子

5

积分

绿野新人,渴望上路。

Rank: 1

积分
5
发表于 2005-5-11 17:35:33 | 显示全部楼层

你有没有看文章内容啊?

上海业余登山队员在西藏攀登高峰时遇难(转贴) 大佛 2005-05-06
唉~~~~~ 白日放哥 2005-05-08
歪诗悼山友庄东辰先生。 frankjag 2005-05-08
哀悼!!!!! 爱玛 2005-05-09
可惜 望南天 2005-05-10
老庄遇难启孜峰,中国商业化登山起步艰难 damon 2005-05-10
哀悼。 绘尘珏氘 2005-05-11
你有没有看文章内容啊? 七条半 2005-05-11
老庄之道,源远流长----- 送庄东辰博士西行 七条半 2005-05-11
哀悼。。。。。 七匹狼 2005-05-10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