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野自助户外活动网站

查看: 340|回复: 15

手术的故事

[复制链接]

18

主题

183

帖子

183

积分

注册绿野,不忘初心。

Rank: 2

积分
183
发表于 2010-4-5 08:21:12 | 显示全部楼层

美女到处都是,关键看有没有发现美女的眼睛和心情,呵呵!

18

主题

183

帖子

183

积分

注册绿野,不忘初心。

Rank: 2

积分
183
 楼主| 发表于 2010-4-4 21:39: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分享到:
滑雪结束了,转投自行车运动,为下一个雪季提前锻炼体能,没想到出师不利,刚刚开始五天,就在3月26日凌晨摔车,造成左踝骨折,打了石膏咬牙坚持了几天,以为只要心诚就可以轻松养好,不必再受这一刀皮肉之苦,没想到还是被推进了手术室。度过了痛苦的麻醉恢复期,在几针杜冷丁的帮助下熬过了两天的术后伤口疼痛期,送走了一批又一批公司、朋友、家人嘘寒问暖的探视,终于安静下来,整理了一天的思路,决定把这有生以来第一次接骨手术的复杂经历和心情写出来与大家分享。希望不会引起大家的不快,否则就飘过吧。

手术的故事

“29床!”护士小姐清脆的喊声打破了病房走廊的沉静。
“这儿,这儿呢!”我慌忙应道。
“有人来接你了!”
“好嘞!”
一天漫长的等待终于结束了,30日下午快五点了,我插进了最后一台手术。
一身儿浓绿色手术服的大姐推着一台同样铺满浓绿色床单和毛毯的手术运输车来到我的床前。
“脱光了,自己能爬上车么?”
“是连裤衩也脱了么?”我怯懦的问道
“当然了,手术室可是无菌的地方”
“哦,哦,好,好。。。”
三下五除二在众目睽睽之下褪去最后一块遮羞布,慌忙爬进绿色的床单钻进绿色的毛毯中,一辈子除了在澡堂子还真没在这么多人面前赤裸过,不免脸上有点儿发烧。
这位干瘦的大姐真有劲儿,推起我轻快地来到电梯前,以至于我老婆都要小跑着才能跟上她的步伐。
电梯门儿开了,我勉强抬起头一看,里面一辆运饭车占据了三分之二的空间,大姐跟里面运饭的人讨价还价一番还是让对方占了先。
“难道我的手术都没有一车饭重要么?算了这里不是咱的地盘儿别较这劲了。”虽然心里不免起急但终于还是没敢出声。等了些许,终于挤进电梯上到六层的手术区。
“病人家属到七楼等着!好了会叫你们!”老婆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挥挥手依依不舍地渐渐远去。
就剩下我一个人了,运输台在手术区的走廊中安静的滑行着,越发映衬着胶轮儿滚过地面时涩涩的声响。
躺在上面,满眼都是天花板向后缓缓滑过的景象,出于好奇侧脸看看左右,主任室、医生办公室、会议室、更衣间、器械室、消毒室。。。一切都是那么安静,砰砰的心跳仿佛都能听见。透过门缝偶尔看见几个“全副武装”的大夫护士也是默默的忙碌着,悄无声息,没人注意到你的到来你的存在,就像空气飘进飘出。这情境就像走进了科幻影片中外星球机器人研究中心。
手术室的走廊可真长,转来转去,仿佛怎么也走不完这一段简单的旅程。
1号手术室门口,车子终于停了下来,侧脸一看,并排还有一个人躺在旁边。露着比我白得多的脖颈、脸庞和臂膀,想必绿毯子里也是赤裸裸的,褪去了一切装饰,看不出是男是女,年岁倒是不小了。
“怎么到这儿还要排队?”我心里不免犯起了嘀咕。
本想张嘴跟旁边儿的“难兄难弟”也许是“难姐难妹”打个招呼解解闷儿,打发打发无聊的时光,缓解缓解紧张的空气,可惜对方惨白的脸和颤抖的双唇却转向了一边。
“哎,怕个撒子麽!”心中不免有些鄙夷。
没一小会儿车子又动了,运输台一侧吊水的支架被挂上了5号标牌,原来刚才这儿只是个中转站。
“李姐我来吧!”
这次换成了另一位裹满绿色的护士护送。她个头儿不高,虽然罩着臃肿的手术围裙却难掩身姿的卓越,双眼明亮有神活泼跳跃,使我相信宽大口罩的后面必是一张生动细腻可爱的脸,她饱含女性气息的柔美的嗓音,好好练练没准儿可以上邓丽君模仿秀呢,不免使人有点儿想入非非,最后这一段涩涩的路程反而变得颇为恬适和轻松。
经过4号手术室时看到明亮的无影灯下四五个大夫护士围坐在一起低头忙碌着,看不出什么东西被来回传递着,紧张的气氛又将我拉回到即将面对的现实。
终于被推进了5号手术室,这暂时为我准备的组装和修理车间。环顾四周,好大的一个房间,鳞次栉比矗立着西门子、飞利浦、日立的一台台巨大的机器立刻吸引了我,四处闪烁着金属的光泽,洋溢着科技魅力。立刻感觉自己就像一名正待修复和即将升级的机械战警,不由得一种勇气和豪迈油然而生,忽而又担心我这脆弱的身躯会不会瞬间就没这些巨大的机器撕扯得支离破碎,脑子里乱七八糟的胡思乱想着。
男男女女全副武装的医生护士门鱼贯而入,做着术前的各项准备工作。他们统一的浓绿色的手术服露出白皙的腿和臂,就像一个个绿色的外星精灵在我眼前飘来飘去。忙碌中还不失时机的开着各种玩笑,讲着晚上伙食的优劣,调侃着各自的奇闻趣事,仿佛这只是一次外星球轻松的茶话会,只有金属器械叮当的碰撞声稍显尖利刺耳,提醒着我将要发生的事。
一个护士绕到我的右侧,突然拿个巨大的夹子夹住我的右臂,不由得心头一紧,旋即又放松下来,哦,原来是测心电图。显示屏就在我的头顶上滴滴作响,锯齿状的心跳曲线一遍遍的重复跳跃着,高压130低压80心率62一切正常。原本以为自己会紧张的被别人耻笑,没想到生理指标显示我还算是足够的镇定,越发的自信了。
一位中年女性麻醉师在几个护士的簇拥下来到我的跟前,和蔼的打个招呼便开始了一长串验明正身似的提问回答。
“姓名?”
“XXX”
“术前24小时进食喝水了么?”
“没有”
“对什么药物过敏么?比如青霉素什么的?”
“没有”
“有心脏病么?”
“没有”
“有糖尿病么?”
“没有”
“有。。。。。。?”
该有的我都有,不该有的我都没有,快下手吧,我还等着早点儿回家呢。
一边问着,她一边将一些小圆片儿贴在我的胸前、肋侧、臂膀。
“怎么?不会是电击麻醉吧?那会是什么感觉呀?像电鱼似的?”“我记得老婆剖腹产的时候是腰麻呀?”“哦,应该是心电图监视传感器电极吧” 满脑子胡乱的猜测着。
“选择局部麻醉是么?”
“是的”
“好,先准备麻醉的姿势,不要紧张,把你的身体调整成左侧位躺下,背向我。”
“那不是压着我的伤脚了么?”
“没关系”
“好吧”
我费力的拧了拧身体。
“把双腿并拢抬向腹部,身体成弓形,就像虾米的姿势。”
“就是团成一团儿?”
“差不多”
我努力让自己的伤脚向上移动让双腿贴着腹部,要是站起来差不多就是低头哈腰的姿势。
“好,放松!”
哎,羞呀!紧绷绷的背部和白花花的屁屁在这位大姐面前一览无余,这怎么让我放松得了呀!
麻醉师有力的手指在我腰部脊椎上按来按去,寻找着合适下手的地方。
“别紧张啊,有点儿凉,给你消消毒。”
话音未落,背上一块硕大柔软的东西蘸着冰凉的液体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就像装修抹大白一样,在我背上腰上刷来刷去,激起了我一身的鸡皮疙瘩。
“别动啊,我先打第一针麻醉药,有点儿疼,有点儿肿胀的感觉,千万别躲!”
话音未落
“啊!嘶。。。!”
冰凉尖利的针头瞬间穿透了皮肉,那是一种从未感受过的灼热的辛辣的刺痛,身体不由得颤抖了一下。
“别动,千万别躲!”
针头又继续深入了一段,咬牙努力保持着她要求的姿势,片刻间感到一股液体被挤入肌体瞬间肿胀并向四周迅猛的扩展开来。
几秒钟的时间,一切恢复了平静,腰部真的麻木了,感觉不到疼痛,感觉不到肿胀,甚至感觉不到它的存在了。
微微的冷汗渗出额头,不知是刚才疼痛所至还是对未来未知迷茫的的恐惧所致。
“别紧张,不疼啊,咱们进行第二次麻醉。这次麻醉你的下肢。”
“哦,好”随口应着,谁知道呢,忐忑的等待着下一波的攻击。
“咚。。。咚。。。咚。。。”
什么坚硬的东西在敲击我腰部的脊椎,除了震动,确实感觉不到任何疼痛,只觉得这硬物不断地往里钻,又开始担心这东西会不会把我的脊柱敲碎钻透腹腔呀?不想了,任人宰割吧!
“看着挺壮实的,怎么这么浅呀?刚进去这么点儿,脑脊液就出来了?”麻醉师自言自语嘀咕着。
“我的妈呀,脑脊液?!”我心在颤抖。
“有什么不适感么?”
“没有”“
现在有什么疼痛感么?”
“没有”只是隐约感觉到有东西在我身体里不断的寻找着什么。。。。
“哎呦,我的腿!”我身体不由的抖了一下,憋不住嚎了一嗓子。
“什么感觉?”
“好像触电似的,麻死我了!”
“哪条腿?”
“左腿。”
“好的好的,放松。”麻醉大夫在我身后赶咐,继续操作着什么。
“哎呦,我的右腿!”身体再次跳动了一下。
“什么感觉?”
“右腿也触电了,难受呀!”
“好好,放松,我开始打药了。”看来她终于找到下手的地方了。
这才开始打药?从进手术室少说也过去半个小时了,真是折腾死我了。
“感觉怎么样?”
“左腿好像开始麻了。”
“赶快帮他翻身,一会儿麻了就动不了了!”麻醉大姐呼唤着。
几个大夫护士迅速聚拢过来帮忙,我自己也试图用力,可是没几秒钟的时间腿已经麻木得难以抬起难以移动,只好靠肩膀帮忙,咬牙蹭了半天终于重新平躺了下来,喘了几口粗气。
左腿和左臀已经麻木的几乎失去了知觉,无法动弹,像一坨烂肉摊在手术床上。偷偷用手掐了掐,仿佛在摸一块冰凉石膏的雕像。
右腿的麻木感也从臀部开始经大腿根部迅速向趾尖蔓延。
那种从正常知觉的状态逐渐到麻木的过程实在是令人终身难忘,就像千万只小虫争先恐后拼命地从上到下撕咬吞食着人的肌体,不一会儿整条腿就仿佛彻底消失了,骨肉全无。总是努力地试图去寻找它的存在,可是什么也找不到。脑海中隐约浮现出电影木乃伊中食人甲虫转瞬间将人啃噬的只剩骸骨的恐怖场景。
“还有感觉么?”
“没有了”
麻醉大夫走来走去不断变换着位置,不知在做些啥。
“这儿呢?”
“没有”
“这儿呢?”
“有,肩膀有感觉。”
“腿上还有什么特殊的感觉么?”
“嗯。。。好像脚趾头尖儿还能动,还有点儿麻。”
“别急,一会儿就彻底没知觉了。我刚才拿针扎你腿和脚不是没感觉么?这样吧,我再给你打点儿药”
话音刚落,忽的一下,后背就像被人泼了一盆冷水,清凉一片,忽忽悠悠的双眼就开始迷离了,天花板逐渐模糊了,眼皮不由自主的忽闪忽闪着,留下的缝隙越来越狭窄。
“好,可以开始了。”
迷迷糊糊的,眼前几个护士大夫一拥而上,抬起我的左腿架在一个倒V字型支架上摆好还捆了几道,我完全没有知觉,就好像他们是在摆弄别人的腿。
远处一位高大的大夫在几个女护士的簇拥下飘了过来,坐在我的左脚边。
我努力保持着清醒的头脑,恍惚间记起他应该就是术前一天来探视我的主刀教授。
“真的要开始了,您刀下留情呀!”心中砰砰的祈祷着。
两个硕大的无影灯在我眼前忽明忽暗的喷吐着金灿灿的光芒,护士将一块绿色的单子罩在我眼前的支架上,氧气面罩随意搭在下巴和鼻梁上似盖非盖,丝丝地吐着气,不一会儿我就舒舒服服的沉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从昏睡中艰难的张开双眼,耳边忽远忽近的传来“呲。。。”“呲。。。”断续的声响,是电钻!心脏又砰砰的敲打了起来,一定是上固定钢板呢。
“是钻钢板呢?还是钻骨头呢?”心里犯嘀咕,嘴却张不开。
眼前一个人影晃了晃,又是一股冷流钻进脊背,再次回到了先前空旷静止的世界。。。
“好了”有人推了推我。
“手术做完了,很好,放心吧!用了1个小时。”白皙魁梧的主刀教授简短浑厚的声音回荡在我耳畔。
“非--常--感--谢!谢--谢--您!”微弱颤抖的声音和勉强挤出的一丝笑容送他潇洒的远去。
眼前的绿单子和面罩被取走了,努力着微微抬起头试图看看自己的脚,却被两个大夫忙碌的背影挡住了视线。只见他们双臂上上下下仿佛在编织着什么。
忙啥呢?哦,一定是缝我那被成功对接的脚呢吧。。。
过了一会儿,在感觉中早已消失的左腿被解了绑,卸下倒V型台,重新铺回手术台上。
“来来来,几个人拽着单子,一起把他抬车上去!”
吆喝声刚过,男男女女七八个大夫护士围成一圈,看得出一个个憋足了一口气,“一。。。二。。。三!”我被重重的甩上了手术专用运输车。
死沉死沉这个词他们一定最有感触,每个人都长出了一口气,任务结束了,一切顺利,早点儿回家休息吧,祝他们好运!
晚上七点半左右,手术区的门打开了,老婆焦急的伸长着脖子探望着,悬在半空的手僵硬的挥动着,唏嘘着迎接我成功度过了人生又一次重大的考验!

89

主题

1220

帖子

1250

积分

绿野投名状,终生免死牌。

Rank: 6Rank: 6

积分
1250
发表于 2010-4-4 22:48:29 | 显示全部楼层

说得TTM吓人了......

0

主题

111

帖子

111

积分

注册绿野,不忘初心。

Rank: 2

积分
111
发表于 2010-4-4 23:56:16 | 显示全部楼层

祝早日康复!

274

主题

2004

帖子

2008

积分

绿野投名状,终生免死牌。

Rank: 6Rank: 6

积分
2008
发表于 2010-4-5 06:24:26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友,很久不见了。祝早日康复!

天暖和了,去小镇找你吃汆花鲢啊。

100

主题

497

帖子

512

积分

绿野高级黑

Rank: 4

积分
512
发表于 2010-4-5 07:09:22 | 显示全部楼层

手术前还对护士想入非非,真是英雄本色

现在在哪养伤呢?是在小镇上吗,回头老薛我们去看你。
来自旧版论坛的签名-----------------------------
最大的烦恼是没有烦恼,因为可以滑雪。
我翻译的视频:http://www.tudou.com/home/mgu64

18

主题

183

帖子

183

积分

注册绿野,不忘初心。

Rank: 2

积分
183
 楼主| 发表于 2010-4-5 08:03:43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呀,老李欢迎来小镇做客!

可惜,现在汆花鲢分量越来越轻肉质越来越差了。再开辟新战场!

18

主题

183

帖子

183

积分

注册绿野,不忘初心。

Rank: 2

积分
183
 楼主| 发表于 2010-4-5 08:12:53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久没见!

这一冬天,万龙也难得见你了。是不是全世界耍呢?总是跟不上你的步伐呀!小镇还冷,明天出院,六里桥住着呢孩子还得上幼儿园。欢迎来玩儿!我相信否极泰来。今年该有好事!

18

主题

183

帖子

183

积分

注册绿野,不忘初心。

Rank: 2

积分
183
 楼主| 发表于 2010-4-5 08:57:58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有些担心。

大夫说一般过一年还要回院再来一刀拆除钢板。这我倒不怕,可是带着钢板是不是会影响滑雪呀?原来的雪靴还能穿么,是不是扣不上而且磨伤口呀?不会滑着滑着钢板自己龇出来吧?有没有类似经验的兄弟给说说?刀口旁边的皮肉下面埋着一条1.5厘米宽10厘米左右长的钢板,很明显看都能看得出来。不行就让大夫新雪季开始前帮我拆了,不管啥事也不能影响滑雪呀!

100

主题

497

帖子

512

积分

绿野高级黑

Rank: 4

积分
512
发表于 2010-4-6 02:58:42 | 显示全部楼层

吉人自有天相

你肯定还能滑雪!
来自旧版论坛的签名-----------------------------
最大的烦恼是没有烦恼,因为可以滑雪。
我翻译的视频:http://www.tudou.com/home/mgu64
手术的故事 happymouse 2010-04-04
说得TTM吓人了...... PIXY 2010-04-04
祝早日康复! 屋仔村 2010-04-04
老友,很久不见了。祝早日康复! 司机老李 2010-04-05
好呀,老李欢迎来小镇做客! happymouse 2010-04-05
手术前还对护士想入非非,真是英雄本色 红花梁 2010-04-05
美女到处都是,关键看有没有发现美女的眼睛和心情,呵呵! happymouse 2010-04-05
好久没见! happymouse 2010-04-05
还有些担心。 happymouse 2010-04-05
吉人自有天相 红花梁 2010-04-06
老兄当年肋骨摔折动刀了没?还是保守治疗的? happymouse 2010-04-06
没有,肋骨自己复原的,右侧肩胛骨错位被我自己硬给揪出来复位的 红花梁 2010-04-07
呵呵,老兄够猛!颇有当年关公刮骨疗毒之遗风呀! happymouse 2010-04-07
慰问,钢板不会影响滑雪,跟你自己的骨骼一样,只是过安检比较麻烦。积极康复训练在雪季初商量提前取钢板。矿石涨价加快回收:) 老工人 2010-04-06
非常感谢! happymouse 2010-04-06
趣文 mh 2010-04-06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