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野自助户外活动网站

查看: 570|回复: 11

中国的群氓现象----转载,自老特的个人空间

[复制链接]

26

主题

603

帖子

1055

积分

绿野投名状,终生免死牌。

Rank: 6Rank: 6

积分
1055
QQ
发表于 2014-5-15 11:25: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分享到:
在我们对西方世界了解得太多时,却对自身了解得实在太少,乃至于一切的憧憬与蓝图都是建立在一个不能融合的土地上。
首先我来讲个故事,这是发生在几年前的“安利退货门事件”,故事发生在中国经济最活跃的城市--上海:
自九十年代后期,随着跨国企业进入中国,西方世界与中国才在基本的生活层面真正开始相互接触。在跨国企业大批量迁往中国的过程中,一家名叫“安利(Amway)”的美国保健品跨国公司,也希望在这片它并不熟悉的土地上开展蓝图。
作为一家排名世界500强、并且是前三十名的国际知名企业,安利公司直销制度体系显得非常独特,并且被世界首富比尔盖茨另眼相看,形容为“最无懈可击的激励制度”、被哈佛MBA和中国人大MBA列为教材案例,这家公司自然是实力雄厚,对中国市场充满了期待。
然而,正是这家巨型企业,在中国最繁荣的城市上海,领略到的是东方人的不可思议之处:
刚进入中国的安利,一切制度是以它在欧美的设计为标准。按美国安利规定,产品实行“无因全款退货”:不管任何原因,如果顾客在使用后感到不满意,哪怕一瓶沐浴露用得一滴不剩,只要瓶还在,就可以到安利退得全款--注意哦,是退全款!这项制度在美国施行了很久,一直是安利公司的信誉和品牌象征,退货率微乎其微 (估计那"微"也是在美国的中国人),安利的产品是优质的。然而在中国,精明的国人很快以“特色”的方式震撼了美国人:很多中国人回家把刚买的安利洗碗液、洗衣液倒出一半,留用,然后再用半空的瓶子、甚至全空的瓶子去要求全额退款。在上海,刚刚开业不久的安利公司,每天清早门口排起了退款的长长队伍,络绎不绝,人潮涌动,一时间,令安利的美国人大吃一惊。
美国人怎么也搞不明白:作为拥有半个世纪经营经验、一整套完整制度体系的安利企业帝国,他们“全额退款制度”在西方实行一直良好,为何到了中国,竟然遭遇如此数量巨大的退货?真的是产品质量不好吗,以致于引起成百上千的中国老百姓要求退货?
但由于承诺在先,安利还是顶着每天的巨大亏损,忠实履行了退货承诺。然而,令人更加惊异的现象发生了:一方面是产品销售量剧增,大大超乎公司的预期;可另一方面,拿着空瓶子前来退货的顾客也越来越多,最后竟然达到每天退款高达100万元,还得倒贴30万元产品--终于让美国安利吃不消了!从这之后,安利公司迅速对中国的制度进行修改:产品用完一半,只能退款一半;全部用完,则不予退款!自此,安利(中国)改变了其公司制度,转变了原先安利(美国)的营销模式,开始逐步领悟“中国特色”。
傻乎乎的美国人被精明的中国老百姓耍懵了,上海市民们在这场“退货风波”中或许暗自冷笑,为自己得到的小便宜而沾沾自喜。很多美国人至今也搞不明白:为什么他们被哈佛大学引以为豪的最先进的制度体系、被誉为“完美无懈可击的一整套激励制度”,在中国这片神奇的土壤上,竟遭遇滑铁卢般的惨败?
中国人,真是太奇怪了,这完全是一个不遵守游戏规则的世界。
在已故的美国作家阿伦特、法国社会心理学家勒庞的笔下,现实社会中有一群这样的人:群氓。他们并没有犯什么伤天害理的罪行,为的只是图自己的小便宜、或是盲目从众,而最终的结果却是导致了整个社会群体的混乱、更大的丑恶,对整个社会造成极大的损害(信用损害、道德损害、物质损害--如果我们倒退回30年前,是不是能找到似曾相识的情景?),而真正的罪魁祸首却无法从他们当中找到,因为他们每个人并不是大奸大恶。阿伦特因此也称之为“平庸的邪恶”。
事实上,这种“平庸的邪恶”现象普遍发生在我们中国民众身上,大大小小的事件,层出不穷,就在你我周围,也就是你我每个人心照不宣的小伎俩。尤其,发生在中国最发达的城市、最具有现代公民素质的城市--上海,这样一件当年轰动的“退货门事件”,无疑是给国人自己打了一记重重响亮的耳光!
透过这个经济层面的现象,我们发现的是一个令人尴尬的中国现象:即使是西方最优的制度和文化(被哈佛与世界首富认可),到了中国,就陷入泥潭,不仅不能有效实行,反而被国人给“特色化”、同化了。
记不太清楚是谁(可能是新加坡总理李光耀),曾经说过一段话,大概意思是:任何制度的设计、哪怕是世界顶尖学府和精英设置的体系,都经不起中国人的糟蹋,因为中国人是最精于钻空子的,无孔不入,即使是堪称完美的制度也仍然防不胜防,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用专制手段。
这段话大概是这个意思,一直在我脑海中印象深刻。当然,这样的话会令今天我们所有有良知、有现代公民素质的中国人感到愤怒,会刺激我们大多数网上的愤怒青年们。我们的社会在发展,我们已经是全球不可忽视的力量,能够左右世界经济格局,我们应该有条件拥有最完善的制度、应该达到美国那样的社会憧憬。怎么可以说,我们没有资格具备现代公民的素质呢?
然而事实或许恰恰正是这样:我们确实仍然是一群群氓!并且,这种群氓心理在中国社会的各个角落,无孔不在。
我有几位大学同学,在政府部门的县、镇一级做公务员,多年的好友,只要有时间,平常电话、网络常常联系,都能与他们交流一些东西。有一位同学就说,现在基层的问题多如牛毛,事情不大,却整天像苍蝇一样嗡嗡地难以处置,上也不得,下也不得,上不敢得罪,下也不敢得罪,而当地老百姓的一些作为更让他哭笑不得,理想被现实的无奈取代。
他说的有一个事件很值得让我深思:一个外地货车,运的是某种食用油(大概是吧,我是听说的),行至到该乡村的崎岖道路时,因为路面不平,翻了车,货袋破了,黄油流了出来。司机急的是团团转,不知如何是好,这时,该地的村民们出现了,一个、两个、三个、四个…… 越来越多,司机心想:这下有救了,有人帮忙来了!谁知这些村民们个个拿着袋子,并不是来救援,竟然是冲上前装油,一袋、两袋……装得满满,喜滋滋地拎回家去!司机惊得目瞪口呆,却又无可奈何,拦不住,而村民们更加有恃无恐,甚至去扯那些本没有破的货运袋子,把完好的口袋全撕破了,汩汩的油流出来,不长时间,一整车的货就分到了这些村民手中,他们一个个喜形于色,仿佛白白捡了天大的便宜,却把那司机气煞得是怒火朝天,却无计可施。
货运车不是一辆,后面跟着来的司机们全都怒了,联合起来找当地政府,要求赔偿,惩罚那些“刁民”。政府倒是挺重视,派人前来处理,可村民们不答应,死活不肯把黄油还给司机,双方发生冲突,有人员损伤。闹到后来,村民们不肯善罢甘休,大骂政府是吃里扒外的东西,向着外地人,要求政府必须对村民们赔偿精神、损伤。于是乎,这件令人无奈而两边不是人的事件,最终还是让当地政府做出让步,对两方都进行安慰,自己掏腰包补偿双方,才得以消停。
该同学是当事人之一。他在大学时,也曾是愤世嫉俗的青年,侃侃而谈天下大事,动辄自言“以后我要是当政了就如何如何”之类话语,如今在基层干了两年,当年的意气风发早已不见,有的只是无奈的苦笑,说:罢了罢了,在中国,就是这样……想必再多过几年,这样的事再见得更多,也就心态麻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它风雨欲来,我已岿然不动了。
农民们辛苦,但并不一定善良;农民们不容易,但他们同样愚昧无知。对于当代的知识分子来说,我们似乎天然地把农民这个群体当作值得同情的对象,但我们恰恰没能够真正深入他们的生活,了解到他们思维的本质。这些“群氓”们在自己田间地头、自己狭小地盘上,同样为了争夺利益而相互内斗:为占小便宜而损人利己的群体思维模式、农村里为争灌水溉田而相互拆台、为争山林而两村人大打出手、为了点蝇头小利不惜偷盗电线放火烧山、还有最为频繁的地方利益两伙村民相互间、动辄就是扛锄头群殴不怕事小、或是张家长、李家短然后恩怨相互往死里整……总之,鲁迅的一句话: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中国地域差距之大,现象可谓千差万别。上海的市民们疯狂退货的举动、与田村老农们疯狂抢货的举动,在我看来,却并无二致,恰恰是映照了我们这个时代--或者说是千百年来一直未变的国人群体心理。我的眼前浮现出的是这样的群氓--无论是在高楼大厦的繁华城市、还是在穷乡僻壤的山间田边,他们都为着自己心里的小算盘、小利益做精确的打算,想着的是那点便宜,如何才能最快、最有效地到达自己手里?
说到这里,我又想起一个中国特色的现象:领取退休金。
中国老一代人们的退休,通常是从自己单位、机关里领取退休金,而由于老人们的行动不便,这种按时领取退休金的行为通常由子女们代领。而在中国,许多老人去世之后,子女们不主动通知原单位、并且继续以老人的名义领取养老金的现象普遍存在,有新闻报道曾有老人去世十年后,其子女依旧在以老人的名义去领养老金。事实上,这种“群体贪小便宜”的现象在中国早已是公开的秘密,全国大大小小成百上千城市、乡镇,不知有多少老人的子女们在钻这样漏洞。乃至于传出某市镇的单位,大呼退休金不够发,不得已要求退休老人必须拿当天报纸亲自拍照片,证实本人还活着,才能领取养老金--当然,这引起老人们的子女群体的抗议,认为是对人格的歧视。而在领取退休金的背后,却通常是人们潜意识里的心态:反正是国家的钱,既然没阻止我领,也没发现,我为什么不领?我这不算贪污犯罪吧?
中国有成千上万个城市、乡镇和单位机关,这种公然在老人死后、继续以老人名义领取退休金的中国特色方式,数目之多,倘若真的一五一十严查起来,恐怕严重得惊人。这其中,数量上占多数是平头百姓的退休职工,他们的子女为贪图老人的几百元退休金,年年月月如此,尽管他们个体认为区区几百元并不算违法,但这种“群体犯罪”的可怖性恰恰展现了中国人内心的劣根。这让我想起了八十多年前的鲁迅所写的《再论雷峰塔的倒掉》一文,一个有着千百年历史背景、西湖十景之一的文物建筑--雷峰塔,因为老百姓们传说此塔的砖块搬回家可以“辟邪”,于是纷纷偷挖雷峰塔的砖头,你一块,我一块,纷纷搬回家,按人民群众的说法是:我就搬一块砖头,不算犯法啊。于是,最终,雷峰塔在这样“集体无意识犯罪”的行为下,轰然倒塌,尸骨无存!
这种思维的普遍性,深入每个人的内心,不论是高高在上的官员,还是普通的平头百姓,只要任何人得到了钻空子的机会,就会不择手段地去捞取最大利益,并且,他们并不认为这是可耻,而是心安理得地接受这一切、身体力行地去为之去“争取”。
现实社会中的许多现象,给予我们一个巨大的问号:难道制度真正能够解决所有问题吗?对于精明算计的国人来说,恐怕任何完美的制度都依然能被钻漏洞,所有的体制都约束不了国人。
当这个时代的人们在高呼“完善体制”时,我恰恰认为,制度是不能解决一切问题的,其实质的问题首先在于“人”。同样是乘坐公交车,在美国为了鼓励人们出门坐公交,规定凡乘坐四十五次以上(无人监督),就可申请领取一定的奖金,美国人都很遵守这条规则,而不少中国人却借此虚报次数,以获取奖金;在澳洲,有一条规定“不得擅自从国外寄食品、或不知名中草药物进入澳洲,否则将严厉查处,如果难以查到国外的寄件人,就会对该国国内的收件人进行罚款”,澳洲人从未想过这条规则有何漏洞,而有中国人却为了整别人,竟故意寄违禁品去澳洲,利用该规则,以使收件人受到惩罚。
同样的制度,同样的环境里,美国、澳洲可以遵守,而国人却绞尽脑汁地寻找漏洞。对此,我们该做如何解释呢?
鲁迅笔下,雷峰塔的轰然倒塌,归功于每个“百姓”的功劳,每个人贪一点小便宜,抱一块砖回家,造就了一个悲剧。而如果全民参与这种“群体犯罪”的话,恐怕倒掉的就不只是一座雷峰塔那么简单。
如果说那些借老人名义领取退休金的子女们,贪的只是一点点小钱。那么在曾经《南方周末》所报道的一则“重庆市民假结婚骗取房子”的新闻中,我们看到的是平民百姓们更加触目惊心的“群氓”行为:
重庆市的一个小镇--人和镇,竟然在2005年创造了世界上最不可思议的离婚记录。这个人口仅有2万人的小镇,短短一年时间里竟有1795对夫妇离婚,然后是假结婚、假再婚、复婚。这种滑稽的群体表演,原因在于重庆市的一份征地补偿办法规定:一、一对夫妻只能分一套房,但离了婚单独立户,就可以各分一套房,并以优惠的价格购买;二、配偶为城镇户口且无住房,可以申请多分配一间屋,从一室一厅变为一室两厅。
如此优惠、良好的保障制度,在中国这片神奇的土壤上,再一次遭遇类似“安利退货”般的嘲弄,这再一次让我质疑:究竟是制度本身的问题,还是这个社会群体出了问题?
据《南方周末》报道,该镇的老百姓无论年龄大小,纷纷踊跃加入离婚队伍。“村里老太爷老太婆都来离婚了”,“七八十岁走不动路,儿孙扶着来的、背着来的都有,一大家人,有说有笑地排队”。面对如此离婚热潮,高新区管委会副主任徐南雄很无奈地说:“55号令规定离婚分户可分房,新婚姻法又简化了离婚程序,我们没有理由去阻止离婚。”
而对于大多数村民们来说,离婚只是第一步,接下来是更加复杂的任务:再婚。于是人们又一次行动起来,最关键的是找人。村民们发动一切亲朋好友,在政策划定的“老重庆9区12县城镇户口”范围内寻找结婚对象。村民们甚至开始“悬赏”,赏价从最初的六七千元一路飙升到上万,重赏之下“丈夫”和“妻子”源源不断涌来。
这样的事例我不想再说了,在我们这片特色的土地上,一切皆有可能。没有办不到,只有想不到,国人对于体制、环境的超强适应能力,还有极具特色的现实想象能力,真是令人惊叹叫绝而又不可思议。
历朝历代,百姓们通常会大骂贪官、大骂权力垄断者,因为那些人往往有比我们更顺捷的渠道,去获取本不应得的利益。我们常常说:官是黑的、丑恶的,而民都是无辜的、善良的--其实这是自欺欺人的说辞。在“安利退货”、“农民抢黄油”、“退休老人子女冒领退休金”这些发生在平民百姓身上的事情中,我没有发现“人民”的任何善良之处,恰恰相反,我发现的是:普通百姓只要一旦获得了某种权力(哪怕是临时的),有机会更改游戏规则时,他们表现出来的群体犯罪行为、集体窃取,与那些贪官、腐化分子的作为没有两样,甚至表现得更明目张胆,更加令人可怖,因为--每个人都堂而皇之地认为自己无错。民与官,不过是同属一个共同的群体罢了。而这个群体,就是我等诸位国人。
当阿伦特在用其笔调描述“群氓”的现象时,她是否知道,这个词语真正、彻底地适用于我们这个国度。
个体的行为,孤立来看,并不足以产生多么严重的影响,而一旦这个群体的每一个人都如此的话,将会汇聚成为一股洪流,产生极大危害。对于国人来说,不可能有真正的公平公正。倘若有一天,我们真能施行一个公平公正的体制、或是自上而下的进行全面改造,那么我相信,这一切终究被国人的小便宜、小利益、小团体心理所取代,渐渐演化的仍然是颇具中国特色的你我之间的算计、抢夺,乃至亘古不变的“窝里斗”、“相互拆台”。
在今天国人的思维里,1966-1976这段延续十年的历史事件一直是国家与民族丑陋的伤疤(文化大革命)。作为每一个平头百姓的个体,都有理由对这段历史充满了义愤填膺般的愤恨。几乎所有的人民都将其归罪于国家的领袖,认为这完全是个人集权下的恶果--这种说法尤其盛行于今天40-60岁这一代人当中,他们今天成为了社会的主导群体,自然有了对过往历史的评价权。
然而事实恰恰不是这样。如果不是国人群体本身就拥有惊人的破坏力,如果不是因为人们相互之间本就有猜忌、嫉妒、互整的传统心理,如果不是我们这个民族千百年来积累下来的群体犯罪思维,我很难相信,仅仅凭借某个人的号召,就能掀起如此大的一股浪潮?国人的“选择性失明”的劣根性再一次暴露无遗:恰恰是40-60岁这一年龄阶段的人们,在当年那场延续十年的事件当中,正值他们青春岁月的愤怒青年时代--正是他们,主演了这场悲剧,他们举一反三地发挥自己的破坏力和想象力,将整个民族的劣根性进行了一次经典的登场演出。
回想当年,这些20多岁的年轻人,与今天许许多多的网上的愤怒青年一样,高呼“革命”、“革新”、“造反有理”,对现行制度的一切充满了愤恨和挑衅,他们目中无人、见人就咬。这个群体对上级、长辈的反叛,演化成从“文斗”的大字报、“破四旧”,发展到“武斗”的打砸抢、抄家,红卫兵秉持着“激进的就是正义” 的狂热信仰,对国家机关、政府体系进行破坏性的冲击,尤其在对待那些当年打江山的老革命、老同志时,这些年轻人把他们内心的狠毒表现得淋漓尽致:肆意踢打、辱骂,剃成癞痢头以示人格侮辱,戴高帽、挂贴牌进行游街,私闯民宅抄家,肆意没收他人财产……这无异于一场大规模群体犯罪,而犯罪的人们竟然将此称作 “正义”。发展到后来,就是砸教堂、捣庙宇、挖坟墓、焚烧文化典籍、毁坏文物古迹,以后的受害者逐步涉及到工商业者、上层民主人士、名作家、名演员、中学教师--而在这其中,红卫兵们的内部又演化出不同的势力代表,“造反派”、“极左派”、“保守派”,他们相互间争权夺利,大打出手,俨然是整个社会以“正义红旗”的名义,变成了黑社会式的江湖世界。
中国式的“群氓”们无比狂热,群体犯罪的丑恶心理下,是比“安利退货”、“搬倒雷峰塔”严重数千倍的社会损伤。
我们需要真正反思的,是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领袖的三言两语,就能轻而易举地调动起整个群体的狂热?--这根源恰恰不在某个人的威信力量,而在于这个群体本身就拥有着恐怖的群体犯罪心态。这是一场规模浩大的“中国群氓们”的历史性演出。而作为民族的最高领袖者,无疑是洞悉了民族心理的这种丑恶心态的。只不过,领袖负责打开了这个潘多拉魔盒后,魔盒里的所有卑劣人格、心态都一涌而出,就再也控制不住,延续达十年之久。
与其说是领袖引导了民众的行为,倒不如说,这是民众们集体无意识的利用领袖的言辞、来达到人民内心深处隐藏的目的。当年的红卫兵、红小兵们肆意抄家、打人、凌辱他人的人格时,往往借助的是领袖的语录,一句“毛主席教导我们”就足以掩盖他们自身的邪恶。我的外公、爷爷当年都曾被游街示众,而将他们打倒、羞辱的那些红卫兵们,恰恰是当年那些他们用尽心血培养的青年干部。与今天的社会现状类似,在那个年代的这群年轻人心里,对老一辈人充满了不信任,在这些青年眼里,那些老顽固思想落后、早已被糖衣炮弹的“资产阶级”、“里通外国”所腐化,他们正是“祸国殃民”、“残害群众” 的罪魁祸首--怎么办?红卫兵们,兄弟姐妹们,都响应起来吧,“革命无罪,造反有理”--革那些老顽固的命、打烂他们的旧世界、抄他们的家、把他们游街示众、让他们受尽折磨!--这,就是“群氓”们心底最真实的本质,群体犯罪的最经典的一次上演。
人们常说,有什么样的领袖,就有什么样的国民。我看来恰恰相反,应该是有什么样的国民群体,才会产生什么样的领袖。领袖不过是看透了民众们的内心世界,洞悉了他们的所思、所想,于是,领袖们的轻轻撩拨,就足以把这个群体引导到一个狂热的状态。与之类似,德国的纳粹思潮、日本的军国主义,都无疑彰显了这样一个事实:领袖可以更换,但群体思潮依然狂热,人民的群体思维代代相传。
红卫兵的主体正是当年20岁左右的年轻学生,正是这群愤青而无知的学生,在今天已成为 40-60岁的社会中坚力量。随着改革开放、经济的发展,这个年龄段的人们自然而然拥有了经济上、社会舆论的话语权,这伙当年“群体犯罪”的人们,没有丝毫的忏悔与反省,今天依旧用谎言自欺欺人,把历史的罪责推到某个个人的身上,却把自己打扮成无辜受害的模样--这个群体的犯罪心理,与那“安利退货”、 “农民抢黄油”、“搬垮雷峰塔的百姓们”一样,竟然表现得心安理得、理所应当!他们并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反而认为自己的行为是大众中的一员:既然大众都这么干了,我一个人又需要承担什么过错呢?
中国有句名言:法不责众。这正是我们这个民族的最大丑陋之处。一个人犯错,遭到千夫所指、过街喊打;而一群人犯罪,则是理所应当,集体无意识地掩饰。
这是整个民族的悲哀。
尽管今天的中国已经改革开放了30年,社会硬件方面的发达已经登峰造极。但我依然看到,上海的市民、田间的农夫乃至网络上无处不在的愤怒青年,他们的心态与30年前红卫兵没有丝毫差别。
而倘若我们将目光再回望千百年的历史长河,遥伸至历朝历代,会看到在各个时代里,这样相同本质的“群氓”是何其多也:仇视一切外来事物而又愚昧无知的义和团、刚刚进城就立刻腐败堕落的太平天国式农民、刚刚占领北京城就贪图享乐迅速灭亡的李自成农民军、把明末抗清将领袁崇焕碎尸万段、分尸吃肉的北京城百姓……
来自旧版论坛的签名思想,享受。悟:超尘脱世!
行动,磨炼。看:人在旅途!

229

主题

3305

帖子

3329

积分

绿野新人,渴望上路。

Rank: 1

积分
3329
发表于 2014-5-15 14:06:07 | 显示全部楼层

哦,作者不小心暴露出自己的红三代身份。确实是站在高处往下看

毛泽东把文革看成自己一生干了两件大事之一,不知道本文作者怎么看?文革这个话题太敏感、太政治,还是聊聊体育吧。下面的文字转自网上。
=============================================

原文地址:中国人拒绝再当“奥运傻瓜”作者:王思想
中国人拒绝再当“奥运傻瓜”
http://cn.on.cc/cn/bkn/cnt/commentary/20140512/bkncn-20140512000316546-0512_05411_001.html  

中国人对待奥运会的态度,清楚地证明了互联网让中国人的思想有了多么巨大的进步。

当年,中国获得2008年奥运会承办权时,无数人欢呼,并且有学生敲着脸盆声称“中国赢了”。用纳税人的钱举办一个运动会,就要欢呼,就是“赢了”?这是一群什么人呀?我当时感到深深的悲哀。
当2008年北京奥运会真正举办的时候,部分民粹分子叫嚷说“中国终于圆了百年梦想”。当时我就写文章问;中国人的百年梦想不是宪政,却是一个蹦蹦跳跳的运动会?这难道不是对中国人的侮辱吗?

可喜的是,2008年的时候,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从愚昧中醒来。许多人问:为什么要供养一批专业运动员与其他国家的业余运动员去竞争金牌?这样的金牌是光荣还是耻辱?为什么要把北京奥运会办成历史上最奢华的一次?纳税人允许这么糟蹋钱了吗?张艺谋那奢华的开幕式也遭受了公众的严厉批判。北京奥运会开幕式成了中国知识分子彻底唾弃张艺谋的契机。

尽管到现在,权力集团依然拒绝公布北京奥运会花了多少钱、亏损多少钱,但百姓的觉醒已经是清楚无误了。

奥运会(及其衍生物残奥会、亚运会、青运会等)已经被越来越多的国家抛弃。2014年,越南宣布弃办2019年亚运会,理由是“缺钱”、国内不支持。很让中国人羡慕。

但迅即传来消息,5月8日,南京市委书记表示南京愿意接手。消息一出,微博上面一片斥责声。南京市连夜辟谣:市委书记说的是南京“有能力”举办亚运会,并不是真的要申请举办。辟谣还特地引用国家体育总局肖天副局长的话说,亚奥理事会并未向中国提出需要,希望大家不要误读。

此辟谣显然是在说谎。我们来看南京要举办亚运会一事的出处:5月8日,青奥会倒计时100天发布会上,南京青奥组委执行主席、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说,“南京是有条件办的,既然能够办青奥会,就能够办亚运会,如果需要的话,我们是愿意承担亚运会的。”很显然,杨卫泽传递的是两个信息:有能力举办,愿意举办。
来自旧版论坛的签名独行特立,不群不党,榨尽人生的“使用价值”

188

主题

1167

帖子

1191

积分

绿野投名状,终生免死牌。

Rank: 6Rank: 6

积分
1191
发表于 2014-5-15 17:01:44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支持办运动会这事我理解官员,但不理解老百姓

办运动会意味着大兴土木,上下其手的机会多多。即使不贪,也可以借以镀金,以便更上一层楼。


至于那些支持运动会的平民,不过是不可理喻的群氓:自己的钱被掏了=,还替别人高兴。
来自旧版论坛的签名很多人都已离开,只是恩怨仍在。

188

主题

1167

帖子

1191

积分

绿野投名状,终生免死牌。

Rank: 6Rank: 6

积分
1191
发表于 2014-5-15 18:14:43 | 显示全部楼层

安利的软文?

作为一家排名世界500强、并且是前三十名的国际知名企业,安利公司直销制度体系显得非常独特,并且被世界首富比尔盖茨另眼相看,形容为“最无懈可击的激励制度”



找到了财富 500 强,里面没有安利:
http://www.fortunechina.com/fortune500/c/2013-07/08/2013G500.htm
最末一位理光集团的年营业额是 231.752 亿美元,然后再搜索:“安利 销售额 世界”,得到答案:“全球最大的直销企业安利日前公布2013年全球销售额为118亿美元”,不到理光的一半。



来自旧版论坛的签名很多人都已离开,只是恩怨仍在。

23

主题

292

帖子

292

积分

绿野的革命者,中间的地带。

Rank: 3Rank: 3

积分
292
QQ
发表于 2014-5-15 21:58:36 | 显示全部楼层

米歇尔在北大演讲的时候,习彭好像不在国内。

《华尔街日报》23日报道,美国第一夫人米歇尔在中国的演讲中称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和获取信息的自由都是普世权利,是世上每个人与生俱来的权利,当国家所有公民的声音和观点都能被听到时,这个国家会变得更强大、繁荣。——

188

主题

1167

帖子

1191

积分

绿野投名状,终生免死牌。

Rank: 6Rank: 6

积分
1191
发表于 2014-5-16 08:46:4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件事不能说明上海人不守规则

按美国安利规定,产品实行“无因全款退货”:不管任何原因,如果顾客在使用后感到不满意,哪怕一瓶沐浴露用得一滴不剩,只要瓶还在,就可以到安利退得全款--注意哦,是退全款!

上海人的所作所为并未违反上述规定。至于在美国极少出现“无因全款退货”多半可以归结为经济原因。以美国的生产力水平而言,退货的时间成本远远大于退货收益。

大家可以看看这个:
11月25日,当华盛顿的一家沃尔玛超市于早上五点开业数秒钟后,顾客们为抢购打折的32部笔记本电脑出现争斗场面。
http://news.sina.com.cn/w/p/2005-12-03/00078473747.shtml

来自旧版论坛的签名很多人都已离开,只是恩怨仍在。

89

主题

1598

帖子

1705

积分

绿野投名状,终生免死牌。

Rank: 6Rank: 6

积分
1705
QQ
发表于 2014-5-16 09:45:52 | 显示全部楼层

赞一个

经济学中,合同条款的制定都是基于人的最低道德标准,而不是先假定双方都是高度自觉的人。
来自旧版论坛的签名别担心,没什么大不了的;-)

188

主题

1968

帖子

2717

积分

绿野投名状,终生免死牌。

Rank: 6Rank: 6

积分
2717
QQ
发表于 2014-5-16 09:48:24 | 显示全部楼层

微博有相关介绍-:北大清华讲座-北京

http://weibo.com/bjzuoxi?topnav=1&wvr=5&topsug=1

路过参加的人可以喊我喝茶喝粥(当年农园八宝粥5毛一碗~ho~~)
当年崽PKU听粱文道在讲演,要得签名就写在绿野十年纪念手册~~~

229

主题

3305

帖子

3329

积分

绿野新人,渴望上路。

Rank: 1

积分
3329
发表于 2014-5-16 10:08:55 | 显示全部楼层

你应当理解,只是,

只是,你可能更愿意用混沌理论或分形几何描述,但迄今你还没完成数学化,有待未来。呵呵!

老百姓对涉及自身利益的事情不能作出符合“经济人”的判断,主要是了解的信息太少。

你一定同意这种观点:判断的正确性,与作出如此判断所根据的信息完整度正相关。你了解的越多,作出的判断越正确。
(所谓“正确”,是指他人再次作这件事情时,重复性最高的那种取向。此例中,也就是他人获得相同判断的次数最多的那种判断)

中国文化最核心的内容是“治道”,特别是牧民方法,提倡“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孔子),也就是说,统治老百姓最好的办法,就是垄断“真理权”,不让老百姓知道真相。不知道真相,不了解事实,就不能作出正确判断。于是,即使你把他们盘剥到只剩一件衬衣,他们也会心甘情愿地奉献这最后一件衬衣给你。

另外一个因素,就是我们文化中提倡“模糊意境”(似乎可以用模糊数学描述?),这在绘画等方面别出一格,有一定价值,但如果判断所据的信息是模糊的、意会的,那作出的判断一定很糟。中国从古以来就有不少不识字的人看不起知识分子,认为他们是无用之人(确实,他们不如皂隶们直截),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不知道这些人整天都在忙些啥,但从自己已有知识出发,模糊意会到他们种不出粮食、只会浪费粮食,是一群无用的人。这种判断一直延续到今天。那些从来没有去过欧洲、美国、日本的人,却相信某些别有用心的人说这些国家老百姓如何如何受苦,相信自己有义务“解放世界上三分之二的受苦受难人民”,乃至于愿意饿着肚子“支援世界革命”几千亿。而确实有干了一辈子革命的老干部退休后,到美国看儿子而了解了一些美国社会的真实情况,说:“这不就是我们革命一辈子想要建成的共产主义社会吗?!”唉!这些老干部是怎么搞的?革命了一辈子居然还会说实话,白活了!

有统计表明,中国人平均读书数量是世界上最少的国家之一,是美国人的三分之一,不到欧洲人的五分之一、日本人的十分之一。这似乎与一个有悠久文化历史的文明古国不相称,但仔细看看周围,觉得这应当是事实。但这个统计数字并没有告诉我们:我们所能读到的书里面,有多少是“教义”,有多少是真相。或许,扣除那些“教义”之后,我们每年平均读书的数字,连一本都不到。

这种情况下,你能指望老百姓了解多少真相、从而能作出多么正确的判断?
洗洗睡吧!
来自旧版论坛的签名独行特立,不群不党,榨尽人生的“使用价值”

229

主题

3305

帖子

3329

积分

绿野新人,渴望上路。

Rank: 1

积分
3329
发表于 2014-5-16 10:26:38 | 显示全部楼层

是统计

“以美国的生产力水平而言,退货的时间成本远远大于退货收益。”

其实商家有具体的统计数字,一如保险公司对风险有精确+准确的统计数字,绝不会冒险搞赔本买卖。

美国人特别注重统计,大大小小的决策都依据统计数字,学统计学的大有用武之地,所以许多中国学数学的学生,到美国后都改行搞统计分析了。

但相对而言,一个“计划经济”的国家,应当更重视统计,因为国民经济是由政府决策,而不是由那些大大小小的公司老板决策的。但实际上完全不是这样。

为什么是这样?这或许是“所有制悖论”的体现。如果这些经济机器属于你个人,你为了获利必须为经济行为作出正确和准确的决策,必须为风险承担责任。正确的决策来自完整的信息,因此你必须花钱“买信息”,尤其是统计信息。但现在,所谓“计划经济国家”实际上把经济机器的所有权分割,“仆人们”只想攫取利益,却不想为它负责。这样,决策是否正确就变得不很重要了,统计局边缘化、花瓶化,“只挤奶不喂牛”,国民经济终于在1976年跌入“破产的边缘”(1977年华国锋语)。

伟大领袖毛泽东当年作出大跃进的决策,你认为他依据了那些统计数字?是钱学森院士的“光合作用可以增加10倍以上”的“统计”数字吗?
来自旧版论坛的签名独行特立,不群不党,榨尽人生的“使用价值”
中国的群氓现象----转载,自老特的个人空间 仕太嘞 2014-05-15
哦,作者不小心暴露出自己的红三代身份。确实是站在高处往下看 林泉散人 2014-05-15
其实支持办运动会这事我理解官员,但不理解老百姓 正宗赝品 2014-05-15
你应当理解,只是, 林泉散人 2014-05-16
安利的软文? 正宗赝品 2014-05-15
米歇尔在北大演讲的时候,习彭好像不在国内。 鑫小雨 2014-05-15
这件事不能说明上海人不守规则 正宗赝品 2014-05-16
赞一个 空灵 2014-05-16
是统计 林泉散人 2014-05-16
微博有相关介绍-:北大清华讲座-北京 judyss 2014-05-16
一个从事过安利传销的愤青的作品。 夜横琴 2014-05-16
我们有2个最好的解释:1,法不责众;2,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落花萧然 2014-07-0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