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野自助户外活动网站

查看: 1014|回复: 0

游走太行之一日倒马关-灵丘-紫荆关往返

[复制链接]

3

主题

47

帖子

627

积分

绿野高级黑

Rank: 4

积分
627
QQ
发表于 2021-3-15 18:00: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分享到:
此文写于2020-05-17


先记录一下时间:  6点从家里开车出发,7点半到G5满城服务区吃早饭,8点满城出口出,10点倒马关11点离开,11点半进入山西界登记,短暂去了上河沿下河沿与车河,12点半到觉山寺,13点半离开,14点到灵丘县城,15点离开,16点涞源县,17点紫荆关,游览20分钟,一小时后到十八渡附近北京市界,遇阻返回G95高速,检查站耗时一个半小时,22点到家。


  疫情期间在家不出门,学习了一些历史和地理知识,发觉虽然一直生活在太行山区域,但对太行山的了解并不多。太行山两侧的山西河北先秦时期就是我国先民的生存地,流传下来许多古道,以及古道上发生的历史故事。山中道路日渐完善,很多都是沿着古道而修建,利用周末时间驾车走走完全可以。

  早晨6点从家里出发,五环京良路上G4转G5,7点半到满城服务区,这是一个五星级服务区,我之前路过经常会停下来休息一下,遇饭点会在餐厅吃个自助餐,味道不错的。并没有早晨来过,这次早饭只有炒饼炒面提供,与疫情期间顾客稀少有关。一份炒饼15元吃饱后上路,8点在满城出口下高速。

  沿S332西行(搜狗地图标G336),这里已是山区河谷(界河),只是河谷很宽,村镇密集,并不算很整洁,华北地区常见的景象。过了神北村,进入唐河谷地,道路变窄,道路质量不佳,过了两个没有灯的隧道,一片漆黑很吓人,打开车灯效果也不好。经过一个深山里很大的镇子----川里镇,能看出经济在迅速发展,导致脏乱差。过川里镇不久,就到了今天第一个目的地,倒马关。

  倒马关村标记不显眼我都开过去了,又折返回来。村里不长的一条街,一股水引进来,路两边的居民用这水洗衣服,喝水肯定不用它。停车在村西口,与登记防疫的妇女聊了聊,据她讲,她小时候城门边还有较连续的墙体,那是80年代,墙外面的石砖以及墙体内的土陆续被村民拿去盖房了,现在只剩东西两个城门、几段残存墙体以及基座。说到这里,她也很惋惜地说,当时没有保护的意识,要不这个村子会是附近最富裕的村儿,确实,居庸关现在每天多少游客啊,居庸关是90年代新修的,不过有关单位已经来测量过了,说是马上要重修倒马关。我绕着村子走了一圈,村子并不大,位于唐河河谷中,两山之间目测也就二百多米宽,只是唐河看着很窄,历史上肯定比较宽。在村西头遇到干活的老人,说本来城关是完整的,60年代修公路把城破开了,原来的公路从村中过,后来改为从村外过,之后陆陆续续墙体逐渐拆光。西头的城门还在公路对面,我跑去看了看,城门还是完整的,从门洞里看,并没有整修过的痕迹,应该是原貌。两边上下各有两个凹槽,是放置门轴的,中间横着两个凹槽,是放置门栓的,现在只剩六个凹槽。




























  离开倒马关继续西行,一会儿进入山西界,非本地车辆登记信息,路面倒是质量比河北这边好,路边的红石塄、上河沿、下河沿村子很干净整洁,如果离大城市近些,会吸引很多游客来的。走着走着,两边的山高大起来,垂直且随着河道弯曲,《国家地理》称之为“曲峡”,这边应该更干旱些,植被较稀疏,一会儿就到了觉山寺。寥寥几个游人,进得寺来,眼前一亮,建筑古朴而不残旧,不似常见的重新修建的寺庙那样富丽堂皇,旁边一座辽代实心塔挂了很多铃铛,正好起风了,几十个铃铛随风而响齐声大作,这意境,立刻让我想到了胡金铨的电影《空山灵雨》和《山中传奇》。觉山寺以“山塔井三绝”闻名,正坐落于唐河一个大拐弯处,近山顶处一个天然山洞中也有佛像,用了10分钟登上去,往下俯视,寺院与唐河峡谷融为一体。












  再往前行,眼见得要离开唐河峡谷了,这里应该是很多文章里提到的“隘门”,公路对面的山壁上修建了仿古栈道。从这里一直到我下高速的地方,古代叫做“灵丘道”,拓跋氏鲜卑的北魏开辟,有的路段要在崖壁上开凿栈道,是一条重要的军事和商业交通要道,也有人认为这条路就是“蒲阴陉”。

  车到灵丘县城,灵丘是太行山腹地的一块小盆地,四周都是高山,交通位置很重要。匆忙选了一家叫“根权面皮店”吃了两碗面皮,本来还疑惑问老板这面皮能吃饱吗,老板一笑说,不够就吃两碗。其实吃完两碗已经很饱了,味道还挺好,5元钱一碗,面皮也是面粉做的,很实在。饭后匆忙去参访赵武灵王墓,不料大门紧闭,只能从门缝里看看了。赵武灵王是战国时期令人敬佩的一位君主,灵丘县城的名字即由此而来。





  匆忙离开灵丘,该往回走了,向东走县道,翻越两个垭口,进入涞源县,涞源同样是个山中盆地,这时候已经是走在拒马河河谷中了,比唐河河谷要宽不少,耕地也就更多,拒马河下游也比唐河宽很多。这条河谷一般被认为是蒲阴陉(紫荆关后世易水河河谷),同样是一条从先秦时期就有的重要通道,而紫荆关就位于这条通道上。古代草原上的游牧民族很容易可以攻占蔚州,顺飞狐道到涞源后,沿拒马河峡谷、易水河河谷就可以进入华北平原,而紫荆关就扼守在拒马河旁。现在的拒马河比古时候水量小多了,所以看起来紫荆关两边很宽阔,而紫荆关在明代修建得很复杂。紫荆关的关城与倒马关一样,也是修公路的时候被破开了,然后逐渐消失。比之倒马关,目前紫荆关已经部分修复,不过看上去效果不佳,在一旁的紫荆关大桥高大身躯的映衬下,关城一点也不雄伟,很是可惜。修建了跨河大桥,方便了交通,紫荆关的身姿也就无法再现了。











  从北京张坊镇的一渡算来,紫荆关是拒马河的六十六渡,刚来过来的路上有没有六十七渡之类的石碑我没有注意,沿着拒马河一路向下就能到张坊镇。走了一段108国道,然后向南拐向百里峡,这里的拒马河显示出旖旎的一面,河面平缓而宽阔,两边山石壁立,形势在这样的道路上心情非常之好。从百里峡到野三坡,曲折前行的河谷已经是繁荣得令人吃惊的休闲度假区,一路不断的建筑,都是宾馆饭店,道路质量也是一级。正***驾驶到北京市界,突然遇到涞水警察设卡拦路,说前方北京市封路过不去,只能回头走G95高速,这真是令人不快,你十渡可以不营业,没必要把路封了,没有办法也只能返回走高速,幸好高速入口不远。此时天色暗下来,本来的计划就是傍晚在夕阳下游走十渡,时间卡得非常准确而完美,没完成最后一个句点,还好百里峡野三坡与十渡一样的感觉,也就不感觉缺失了。高速上过检查站花了一个半小时,到家正好10点,出来了16个小时,行程640公里。

游走太行之一日倒马关-灵丘-紫荆关往返 jolt2000 2021-03-15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