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绿野自助户外活动网站 返回首页

透明驴的个人空间 https://www.lvye.org/?109527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放浪的人生

已有 52 次阅读2008-3-23 15:15 |个人分类:about outside sport

林语堂的人生论―― “人生是残酷的,一个有着热烈的、慷慨的、天性多情的人,也许容易受他的比较聪明的同伴之愚。 那些天性慷慨的人,常常因慷慨而错了主意,常常因对待仇敌过于宽大,或对于朋友过于信任,而走了失着...... 人生是严酷的,热烈的心性不足以应付环境,热情必须和智勇连结起来,方能避免内环境的摧残。” “人生真是一场梦,人类活像一个旅客,乘在船上,沿着永恒的时间之河驶去。 在某一地方上船,在另一个地方上岸,好让其他河边等候上船的旅客。 我们对于人生可以抱着比较轻快随便的态度,我们不是这个尘世的永久房客,而是过路的旅客。 一般人不能领略这个尘世生活的乐趣,那是因为他们不深爱人生,把生活弄的平凡、刻板、而无聊。 只有快乐的哲学,才是真正深湛的哲学,西方那些严肃的哲学理论,我想还不曾开始了解人生的真正意义。 在我看来,哲学的唯一效用是叫我们对人生抱一种比一般商人较轻松较快乐的态度。” 我喜欢林语堂,喜欢他的那种对待人生的随和而睿智的态度,还记得中学时读到的他一本集子的封面上穿着长袍抽着香烟,戴着眼镜的形象。 如今再读他的所有作品,转贴此文以资纪念我所热爱和向往的一种理想人生状态. 以放浪者为理想的人 林语堂 在我这个有着东方精神也有着西方精神的人看来,人类的尊严是由以下几个事实所造成;也就是人类和动物的区别。第一,他们对于追求智识,有着一种近乎戏弄的好奇心和天赋的才能;第二,他们有一种梦想和崇高的理想主义(常常是模糊的、混杂的,或自满的,但亦有价值);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他们能够利用幽默感去纠正他们的梦想,以一种比较健全的现实主义去抑制他们的理想主义;第四,他们不像动物般对于环境始终如一地机械地反应着,而是有决定自己反应的能力,和随意改变环境的自由。这一点就是说人类的性格生来是世界上最不容易服从机械律的;人类的心思永远是捉摸不定,无法测度,而常常想着,怎样去逃避那些发狂的心理学家和未有夫妇同居经验的经济学家所要强置在他身上的机械律,或是什么唯物辩证法。所以人类是一种好奇的、梦想的、幽默的、任性的动物。 总之,我对人类尊严的信仰,实是在于我相信人类是世上最伟大的放浪者。人类的尊严应和放浪者的理想发生联系,而绝对不应和一个服从纪律、受统驭的兵士的理想发生联系。这样讲起来,放浪者也许是人类中最显赫最伟大的典型,正如兵士也许是人类中最卑劣的典型一样。读者对于我以前的一部著作《吾国与吾民》(MyCountryandMyPeople)的一般印象是我好似在赞颂“老滑”。现在我希望读者对这一部著作的一般印象是:我正在竭力称颂放浪汉或是流浪汉,我希望在这一点上我能成功,因为世间的事物,有时看来不能像它们外表那么简单。在这个民主主义和个人自由受着威胁的今日,也许只有放浪者和放浪的精神会解放我们,使我们不至于都变成有纪律的、服从的、受统驭的、一式一样的大队中的一个标明号数的兵士,因而无声无臭地湮没。放浪者将成为独裁制度的最后的最厉害的敌人。他将成为人类尊严和个人自由的卫士,也将最后一个被征服者。现代一切文化都靠他去维持。 造物主也许会晓得当他在地球上创造人类时,他是创造了一个放浪者,虽是一个聪明的,然而总还是放浪者。人类放浪的质素,终究是他的最有希望的质素。这个已造成的放浪者,无疑地是聪慧的。但他仍是一个很难于约束,很难于处置的青年,他自己以为比事实上的他更伟大,更聪慧,依然喜欢胡闹,喜欢顽皮,喜欢一切自由。虽然如此,但亦有许多美点,所以造物主也许还愿意把他的希望寄托在他身上,正如一个父亲把他的希望寄托在一个聪慧而又有点顽皮的二十岁儿子的身上一般。我常想他可也有一天情愿退隐,而把这个宇宙交给他的儿子去管理吗?…… 以中国人的立场来说,我认为文化须先由巧辩矫饰进步到天真纯朴,有意识地进步到简朴的思想和生活里去,才可称为完全的文化;我以为人类必须从知识的智慧,进步到无智的智慧,须变成一个欢乐的哲学家;也必须先感到人生的悲哀,然后感到人生的快乐,这样才可以称为有智慧的人类。因为我们必须先有哭,才有欢笑,有悲哀而后有醒觉,有醒觉而后有哲学的欢笑,另外再加上和善与宽容。 我以为这个世界太严肃了,因为太严肃,所以必须有一种智慧和欢乐的哲学以为调剂。如果世间有东西可以用尼采所谓愉快哲学(GayScience)这个名称的话,那么中国人生活艺术的哲学确实可以称为名副其实了。只有快乐的哲学,才有真正深湛的哲学;西方那些严肃的哲学理论,我想还不曾开始了解人生的真意义哩。在我看来,哲学的惟一效用是叫我们对人生抱一种比一般商人的较轻松较快乐的态度。一个五十岁的商人,本来可以退隐,在我看来不是哲学家。这不是一个偶然发生的念头,而是我一个根深蒂固的观念。只有当人类渲染了这种轻快的精神时,世界才会变得更和平、更合理,而可以使人类居住生活。现代的人们对人生过于严肃以充满着烦扰和纠纷。我们应该费一些工夫,把那些态度,根本地研究一下,方能使人生有享受快乐的可能,并使人们的气质有变为比较合理、比较和平、比较不暴躁的可能。 我也许可以把这种哲学称为中国民族的哲学,而不把它叫做任何一个派别的哲学。这个哲学比孔子和老子的更伟大,因为它是超越这两个哲学家以及他的哲学的;它由这些思想的泉源里吸收资料,把它们融洽调和成一个整体;它从他们智慧的抽象轮廓,造出一种实际的生活艺术,使普通一般人都可看得见,触得到,并且能够了解。拿全部的中国文学和哲学观察一过后,我深深地觉得那种对人生能够尽量的享受,和聪慧的醒悟哲学,便是他们的共同福音和教训――就是中国民族思想上最恒久的,最具特性的,最永存的叠句唱词。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发表评论 评论 (8 个评论)

回复 nancy 2008-3-23 17:46
喜欢林语堂,但,必须看到,他那个年代的国情已和现在大大不同了。 窃以为,现在的国人不缺少放浪,缺少的是认真;不缺少“快乐”,缺少的是悲悯 比较同意下面这段: 我以为人类必须从知识的智慧,进步到无智的智慧,须变成一个欢乐的哲学家;也必须先感到人生的悲哀,然后感到人生的快乐,这样才可以称为有智慧的人类。因为我们必须先有哭,才有欢笑,有悲哀而后有醒觉,有醒觉而后有哲学的欢笑,另外再加上和善与宽容。 :-)
回复 透明驴 2008-3-23 18:02
读这样的文章的最大乐趣在于--可以在适度的YY中获得一种暂时的精神上的快乐! 这应该属于感性的阅读. 至于对文章的历史性和现实性的意义之类考虑也需要,适度就可以了,不然什么东西都要用手术刀解剖多没意思啊. 8-) 8-) 8-)
回复 流云 2008-3-23 22:01
据说,专制产生讽刺,民主产生幽默
回复 丑女无盐 2008-3-24 00:12
小时候喜欢过林语堂,喜欢他的生活方式;但是作为作家,我更喜欢鲁迅,尤其是没有经过英雄化和妖魔化的鲁迅.推荐小驴看<<人间鲁迅>>.
回复 透明驴 2008-3-24 09:38
谢谢! TO nancy:你是MM吧,你说的很好,我记住了。人很容易迷失在语言所构织的一种环境中。所以,在读多了东西之后我总是爬山,然后不着边际的和相干不相干的人没有主题的谈天说地。一般这样做了之后多半就会重回现实。很有效。坏笑! TO 流帅:我喜欢你的萨特故居这篇,同盐巴的比起来思维和逻辑性很强很清晰,不象盐巴同学的那么文艺。 TO 盐巴MM:你那小小的脑袋瓜瓜里怎么装了那么多的流动的意识和情绪呢。平时不会很黛玉MM吧。注意需要按方子抓药可以找我,我老家是中药材交易中心,回头我给你寄去,我可是要让快递公司对方付费呦! 8-) 8-) 8-)
回复 丑女无盐 2008-3-24 09:58
小驴底迪:咳咳,前天才有某位同学给我发私信,心里很婉转地提醒我近日风格大变,总是日常生活,不如以前文艺.并一再强调喜欢我狠文艺的样子.你说我该咋办捏? 其实我角得我的思维和逻辑都很清晰呀!你写林语堂,我提鲁迅,那是因为他们曾经因为生活方式和社会责任掐过好多架嘛!所以你看老林,也得看老鲁是不?异质整合能创造一个新世界! :-D 其实小时看红楼,最喜欢的人儿还是黛玉MM,她缺点是多,我还是爱她.但是我这么个老胖矮丑悍的半老娘们,总不能象黛玉MM一样掐着小手帕对花流泪对月伤情吧?莫办法,我纵有黛玉MM那颗千回百转的心啊,我这种身板只能饰演孙二娘 :-D 所以日常形象都是比较凶悍的. 说到我要的药方子,我只能周星星似的告诉你:上帝啊,赐我一个精壮的男人吧!阿里阿朵! 8-)
回复 流云 2008-3-24 13:18
男同学们,风紧,扯乎!
回复 透明驴 2008-3-24 13:25
流帅,不许这样不给盐巴同学留面子啊! 盐巴同学! 乖! 不哭! 赶明儿叔叔在ORG里留心留心,这里的精壮汉子可不少. 比如流帅就是一位啊! 8-) 8-) 8-)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