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绿野自助户外活动网站 返回首页

老辣的个人空间 https://www.lvye.org/?156032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艰辛朝台路

已有 125 次阅读2008-1-1 11:31 |个人分类:private

我们是在11月初的样子商讨元旦假期去五台山的计划,正好此时绿野的小隐发出了“2008元旦,五台山北-中-西,供养三宝”的计划贴(详贴见http://www.lvye.org/modules/lvyebb/vi ... =longterm_freetime&view=1)。于是我们决定跟小隐队走。从十一月到十二月我们都在为这次活动准备装备:打劫帽,风镜,帽子,防风手套,羽绒手套,袜子,排汗内衣,羽绒服…… 对五台山的了解大部分是从耳朵和丁剑那边得到的信息:气温零下30度左右,还有七八级大风,风大的时候人只能在地上爬,但是如果不刮风走起来会很舒服。这就是我对冬季五台山的所有认知。 24号北京站买好我耳朵和丁剑29号晚上8点半的票,28号我跟耳朵买好带上山的蔬菜,2007年的最后一个周六晚上6点,我背着去五台山的所有装备从公司出发前往北京站与耳朵丁剑汇合,并在候车室寻找其他小隐队成员。令我惊喜的是妞知道我们从北京站出发还跑到候车室送我们。真是个可爱的女孩! 8点,小隐队成员还没到齐,我们三个先上车了。月明和小小他们在14车厢,他们不远万里来到我们的5车厢过来唠嗑。可怜的月明不小心把手机掉进某节车厢的厕所里了。虽然大伙对他的遭遇深表同情,但还是忍不住地笑出来并对他手机此时的遭遇作了N种设想…… 凌晨两点被闹钟吵醒。极不情愿起床收拾东西。然后吃了根能量棒,这根能量棒支撑了我近十个小时。三点火车到达五台山站,我们三人和小隐队十六人一同上了量中巴直达鸿门岩,这一路上睡得半死。 到鸿门岩开我们先下车等大部队一同上山。冷,除了冷没有别的感觉了,手和脚瞬间失去知觉。不行,必须走起来,否则肯定要冻伤。我等不及所有人跟耳朵先走了。让我奇怪的是耳朵今天的速度慢得有点离谱,一问才知道他的风镜结了冰什么都看不见,于是便牵着他走。风逐渐大了起来,只听见耳边呼呼的狂响。有时候风速突然加大,只好停下来用登山杖支撑一下身体。风越来越大,经常把我们吹得东倒西歪。不知什么时候天亮了,火红的朝霞把东边的山映衬得美轮美奂,只可惜我没有勇气摘下手套拿相机,在这里不可以有一寸皮肤裸露在外面!我把厚手套摘下来调整一下打劫帽,此时戴在里面的手套毛线手套根本就是摆设,风吹透毛线手套,顿时能感觉手上的血管马上就要凝固,我用麻木的手整理好我的包和帽子,一不小心那只厚手套被吹到路旁,我踉跄着去追,一阵狂风吹来,我眼睁睁的看着那只可爱的粉色的手套在空中飞舞着瞬间没影儿了……好在耳朵带了两幅手套,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山杖也被吹跑一根,连棍子也能吹跑,这风真可恶! 远远的看到一座牌楼,那就是传说中的华北屋脊了。我就在抬头看那座牌楼张什么样的功夫突然被一阵风掀倒在地,刚要爬起来又被一阵风按在路边的沙石里,只好趴在地上任凭风沙吹打,直到感觉风速稍小才赶紧爬起来用上吃奶的劲儿拼了命的走。好容易过了华北屋脊,北台在望,真是高兴呀!没想到我高兴的太早了,从华北屋脊到北台那段路风大的让人胆寒。我跟耳朵相互搀扶艰难的挪着步子,已经记不清自己被吹倒多少次了,好多次我们被迫跪在地上低着头使自己不被风吹走。不知走了多长时间,感觉有些体力不支,肚子也开始唱歌了。突然一阵暴风把我跟耳朵吹倒的瞬间,我的右脚给我发出一个信号:痛!我的右踝关节受伤了。 稍作休息,感觉还能走,于是继续前进。吹倒,爬起,又被吹倒,然后又爬起。手指尖开始麻木,我必须快点到达北台处理我受伤的脚和失去知觉的手指。到达北台的最后一千米,风终于小了,但是海拔三千高度让我的速度快不起来,每走不到一百米就要停下来喘一下气。到达龙王庙的时候我以为这一切都结束了,我跟耳朵高兴的朝院子走去没想到刚下龙王庙的台阶我就被风掀在地上还滚出好几米,这里的风比任何时候都大,我的脸就贴在地上,头根本抬不起来。我看见耳朵就在不远处,他也跪在地上,龙王庙的台阶上,队友们惊恐的看着我们在风里挣扎。从台阶到院子的铁门只有十几米,平常不到一分钟就能走完的路,我感觉用了一个世纪。 这就是大自然的敬畏之处,人是渺小的。忽然想起07年的那几次山难事件中,有多起都是因为藐视大自然而得到的后果,包括“夏子事件”。想要走更远的路,我们需要对大自然和自己有更深的认知。 近了院门,有人在向我们招手,朝那人的方向走去进了屋子。发现丁剑,月明和小小已经到了,丁剑和小小帮我把手套脱下来给我搓手直到我的指尖恢复知觉。然后把鞋袜脱了处理我的伤脚,脚踝已经肿了,喷了些云南白药,希望能快些好起来。 师父们把我们送来的蔬菜都供上了,然后让我们一人烧了柱香。原本我有好多愿望要跟佛祖讲的,可现在我已经无所求了,和一个人一起健康的活着就是最大的幸福!师父们做好了斋饭,我吃了满满一大碗,让很多男生都觉着汗颜,真的是饿了,呵呵 吃过饭,一位从青岛开车来的居士说可以把我们当中受伤的人带到台怀镇或者石家庄。他们劝我跟居士下山先回北京。我收拾好行李出门。天!这风根本没有办法走啊,正要往回走,丁剑过来搀着我送我出了大风口,出门的时候我没戴打劫帽,就这一小段时间,我的耳朵轻度冻伤。告别丁剑上车,发现月明也在车上,原来他鼻子冻伤了。另外还有一位叫judyss的姐姐也崴脚了,于是我们三个和两位生病的师父一同搭居士的车去台怀镇。12点40到达台怀已经赶不上五台山回京的火车了,居士说把我们送到石家庄。一路上居士和judyss月明都在讨论禅的思想和智慧,我在半睡半醒之间听着。下午四点多的时候来到一座城市,路边的标志牌已经出现石家庄的字样,于是我们决定下车,告别时才发现居士以前并没有来过石家庄,是为了送我们才绕走省道,因为他看到我们在这么恶劣的天气为师父们送菜很感动,所以一定要送我们。此时我们也很感动,对于居士我们不过是一群陌生人,他竟然愿意为我们这些陌生人花时间精力和油钱把我们送到石家庄!在习惯于现实社会游戏规则的我们看到居士的义举让我们感动了许久。 下车后,judyss决定明天回京,她一人找宾馆去了。我和月明在这座城市行走了一下发现这里并不是石家庄而是正定。市中心有一座九层古塔非常漂亮,于是我们决定去看看。花了五块钱买了门票爬上古塔,发现这座城市古迹非常多,我们看到的古塔就有五六座,还有古城门。我决定哪天组织大家来这里休闲游,一定不错! 看完古塔坐上去石家庄的车,一个小时后到达石家庄火车站,然后买票,上火车,晚上11点平安到家。 不知道在山上的队友状况如何,给耳朵和丁剑打电话,关机。于是发短信,如果他们到台怀应该能收到我发的信息。今天下午五点零三分收到耳朵的短信:已经到台怀了。他们现在已经安全了,2007年的户外活动圆满完成! 感谢小隐组织了这次意义非凡的活动;感谢丁剑搀扶我走过那段让人胆寒的风口;感谢小小在北台给我的温暖;感谢大和尚把我们带到正定却不收分文;感谢月明在回京路上的照顾;感谢耳朵一直在我身边支撑着我,没有你我根本没有信心走到北台,谢谢你 再过两个小时就是2008年了,祝福我所有的朋友在新的一年里健康平安!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发表评论 评论 (7 个评论)

回复 whitecamel 2008-1-1 12:57
"想要走更远的路,我们需要对大自然和自己有更深的认知."对这句话有了更深刻的认识,我已经对自己的无知和鲁莽付出了相当的代价。。。 也要感谢好多人,借laura的宝地,一并谢过,首先是小隐领队,虽然这次活动后我不得不换张脸皮,但我觉得这样的活动真得让我的心灵再次得到净化; 二谢月明,上北台的路上,一路照顾我,我曾担心你因为等我而失温,一再撵你,但是你就是不走,搀扶我渡过大风的垭口,我还一路因为倔强,几度拒绝你的帮助,真是自不量力,还要谢谢你的打劫帽,羽绒手套和围脖,让我在装备损失惨重的情况下,安然返回; 三谢陈一001,在未到达华北屋脊时,给了我有力的一拉,使我免于被那阵大风掀倒; 四谢丁剑,在北台顶上,正应付不来那剧烈的大风而像僵尸一样定格在大风中时,是你从温暖的禅房中走出来,把我带到安全的屋中,当时真地感到是见到亲人了; 五谢可里,在北台顶上,被大风按在不记得是那面墙上的时候,你返回来,把我拉到禅房中; 六谢8848mi,在下山的途中,一路搀扶,让我安然渡过暴露在大风中的北中山脊,经历了这一日一夜,我好像都要习惯别人的帮助了,可这一直是我所排斥的,我以前的信念一直是:在别人的帮助下完成的登山,是不成功的,甚至是不屑的。。。可是。。。不只是对是错,是好是坏。 七谢可爱的同行者,箐鸿飞飞,辛儿,阿一GAO,大家挤围在一起,真得很暖河; 八谢judyss,不辞辛苦,为我们订票。。。 最后,都谢了吧,有大家同行,辛苦的路程也不再辛苦。。。
回复 贺兰苗 2008-1-1 22:27
呵呵,的确艰苦,不过我们都升级啦。
回复 Larry6633 2008-1-2 08:26
新年好!
回复 透明驴 2008-1-2 11:33
新年好! 独立、合作、互助! 我看到一群非常有个性的人!
回复 一直走, 2008-1-2 16:45
艰苦卓绝。
回复 受伤小蛇 2008-1-2 20:49
慰问
回复 judyss 2008-1-3 11:31
haha 以后机会多多啊 你话太少一开始还把你当成了小小 把你当成了GF 所以可以理解哈 算了下我那天吃了一巧克力一果酥中午半碗面坚持到晚上感觉不累可是也呼呼睡去 第2天还在石家庄逛了会所以脚好的利索而快了 :-D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