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绿野自助户外活动网站 返回首页

Twinhan的个人空间 https://www.lvye.org/?157810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你知道为什么没人替你说话?

已有 333 次阅读2014-1-5 00:49 |个人分类:private

转自网络: 作为一个在北京生长36年的老北京人,突然想说几句: 从来对开车和汽车没有兴趣,因为开车实在是个很累司机的活儿。直到结婚后,因老婆怀孕以后,加上看着父母渐渐老去,每次去医院看病都要挤公交车的辛苦。为了让自己的家人能稍有更加舒适的感觉,才决定买车,这时,买车已经实行摇号了,摇了挺长时间也没摇中,迫不得已,才买了辆车,上了天津牌子。其他关于天津牌子以及所有外地牌子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不表。 我也曾经抱怨,为什么自己在北京从小长大,无论爷爷奶奶还是爸爸妈妈,包括我自己,为了北京市都交过那么多税,却连买个车出行都那么困难。 我也曾埋怨,就是因为那么多外地人涌进北京,占用北京的资源,所以我们才活的越来越紧张和不幸福。 昨天我也在问自己,外地人也是为了自己的家人能过的幸福,朝更好的方向在努力,没偷没抢。我们有什么权利去指责他们?难道一个人如果从小在山沟里长大,就活该一辈子生活在山沟里吗?那我们如果移民到美国、加拿大、澳洲,是不是也希望获得同样的待遇和眼光呢? 真的,如果谁为了自己的家人能幸福,无论去哪,无论去争什么,都是无可厚非的,甚至我觉得是伟大的。古代人讲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人家做的是齐家的事情,本身就已经很了不起,比那些浑噩度日,浪费生命的人强太多了。 昨天我在问自己,假如之前自己真的摇号中签到北京车牌,你还会关心那些没有中签的朋友的立场吗? 实话说,可能真的不会的。你们不妨也问问自己。 这个社会,因为很多事,不是这件就是那件,因为你有了,所以你就不去关心别人,甚至奚落别人。而不去为公平和平等说话,所以才有了特权和欺压,你不去说话,因为你还没有切身感受。 但是我可以假设吗? 假设第一步:限购——这种不平等的政策,按时间段区分了先后,无论你是北京的,还是不是北京的,没有买车的都感觉受到了歧视。但是那些有车的不会去为你说话,因为他们在享受,和他们无关。 假设第二步:进京证——同样,因为有些人是既得利益者,所以他们也不会去为那些深受其苦的朋友说话。而你,从实质上,没有犯任何错。而他们,不愿意替你说话。 假设第三步:拥堵费——我们又能剥离出一批。有钱的不在乎,没钱的叫苦连天。但放心,有钱的不在乎,他们巴不得这样,即使你们有车的工薪阶层也没犯任何错。他们不会替你说话。 假设第四步:非北京户口的汽车委以重税。那些有车的、有钱的北京户口的更高兴了,因为他们同样不在乎,即使那些非北京户口的不过是想谋个生计。但他们不会替你说话。 假设第五步:开车出门的都委以重税和更重的罚单。还是有的阶层不怕,有钱的也不怕,他们不会替你说话…… 假设第六步:………………………… 其实这说明了一个道理:有钱有权才能生活的有尊严。 其实这还说明了一个道理:有些时候,你不替别人说话,总有一天,也没人替你说话…… OVER~写完88了 纪念2013年最后一天! 注:配一张图,大背景上还写着公平与公正,我觉得这是可笑的,因为这本身就是一个不公平公正的政策! 让我想起来了北京80年代买个彩电也同样要有指标,没有电视票,你是买不了的,呵呵~历史真搞笑~ PS:最后引用一段名言共勉 ---------------------------------------------------------------------------------- When the Nazis arrested the Communists, I said nothing; after all, I was not a Communist. When they locked up the Social Democrats, I said nothing; after all, I was not a Social Democrat. When they arrested the trade unionists, I said nothing; after all, I was not a trade unionist. When they arrested the Jews, I said nothing; after all, I was not a Jew. When they arrested me, there was no longer anyone who could protest. 译文: “他们先是来抓***,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 他们再来抓社会民主党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社会民主党人。 他们又来抓工会会员,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会员。 他们接着来抓犹太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最后他们奔我而来,这时已经没有人替我说话了。  —— 马丁·尼莫勒(Martin Niemoller)牧师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回复 花鼎 2014-1-5 13:22
好深刻,不知所措。
回复 林泉散人 2014-1-5 18:32
没人全心全意为他人利益代言,官们“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早就是个低级笑话了。官和民,无疑,属于两个不同的利益团体。 在一个健康、可持续发展的社会里,首先,每一个人都有权发出自己的声音。然后,他的声音应当让大家听到。最后,他的意见对或不对,应当由一个利益中性的机构裁决。 如果不让人发出自己的声音,然后竭力不让大家听到“不和谐的声音”,最后,这个意见的对或错是由一伙既得利益者团伙裁决,那么,这个社会不会健康、可持续发展。
回复 林泉散人 2014-1-5 18:57
马丁·尼莫勒牧师诗的刻碑,好像立在离《基督教科学箴言报》社址不远处,是波士顿一处不很显眼的观光纪念地,而波士顿有更为著名的“独立路”,沿路到处都是美国独立战争时代的遗物,吸引了更多的游客。 我认为,如果马丁·尼莫勒牧师知道中国人的故事,或许他的诗不会这样写。 我们中国人的故事要凄惨得多。 几乎随手可以捡起十几桩往事,但有一件也许让任何一个有人性的人忍不住眼泪的事情,是1958-1963五年大饥馑。这是世界历史上最严重一场饥荒,至少4000万人饿死,其中仅仅1959-62三年的不完整统计,就饿死了3756万人。 最悲惨的,是这么多人活活饿死,却没有人发出一点点声音,全都是静悄悄地饿死。倒不是这些饿死的人都没有文化,无法表达自己的意见。如果你读过《夹边沟纪事》,就能看到,即使是那些被打成“右派”的知识分子们,也都是静悄悄地饿死的。 活活饿死! 您挨过饿吗?你挨过3天的饿吗?挨过一个月的饿吗?挨过一年或更长时间呢? 如果不知道挨饿的滋味,就不可能理解一个活人被生生饿死的痛苦。 但更残酷的,是被活活饿死却不容许发出一点点声音!我不知道当时那些人是怎么忍受的。但这种忍受肯定超过我们饱食终日者可以忍受的限度。 没有一点点声音! 乃至于,仅仅过去40年,今天居然有许多人不承认有饿死人的事情发生! 幸亏还有如散人这样曾经挨饿、目击这段历史的人还活着,可以告诉世人:这件事是真实发生过的! 但我不知道100年后、1000年后的人们,会这么说这段历史。
回复 久点 2014-1-5 23:54
有车牌不仅仅是不替没车牌的着想,而是巴不得限制得越严越好,有车牌的就希望道路通畅,本身就是无车牌的利益对立方,怎么会去为自己的对立房着想?这个思路真够迂腐和虚伪的
回复 mafs 2014-1-6 11:26
有些事不从自己 的角度考虑,就很好理解了。 :-D
回复 拉杆箱 2014-1-7 23:19
本想说无能为力,突然想到,是可以做些事情的,而且很简单。就是,站出来说话,有一个人听见,就是成功了。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