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绿野自助户外活动网站 返回首页

流云的个人空间 https://www.lvye.org/?17760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两个疗效显著的癌症疗法

已有 397 次阅读2014-1-22 09:03 |个人分类:private

两个疗效显著的癌症疗法: 1. 每星期注射1次微量的GcMAF(一种巨噬细胞活化因子), 2. 服用DCA(二氯乙酸盐)+2-DG(2-去氧葡萄糖) 专门有个一网站是使用DCA的患者们交流的地方,WWW。THEDCASITE。COM,希望这个网址不要被屏蔽,里面有论文和患者的跟踪。的确,dca是有副作用,从报道来看,按 病人的体重来计算,每天每公斤体重服用25mg dca 是相对安全的,按照50KG体重的人来计算,每天最多能服用1250mg,如果副作用表现明显,则暂停服用DCA,之后副作用 会消失;而2-dg则没有副作用的报道。 —————————————————————————————————————————————————————— 美国科学家网友檀诺先生介绍两个疗效显著的癌症疗法 GcMAF(一种巨噬细胞活化因子)是又一个难以推广的疗法吗? 作者: 檀诺 檀诺说明:半年来,费城的苏格拉底免疫疗法研究所的几篇论文本身很让人瞩目,却不受主流的青睐。这些论文说,用微量注射一种巨噬细胞活化因子,可以治疗 癌症,而且已经做出人体实验,跟踪长达7年没有复发。我也是相当犹豫是否写帖子介绍。一个DCA(二氯乙酸盐治疗癌症)就够难了。路透社的健康专题记者David Douglas ,辛辛纳提的科学家Bill Sardi, Timothy Hubbell等人撰文介绍,几个网站如Waccobb.net, LowRockwell.com, Thedcasite.com都开始转载。我想应该介绍一下,但我没 有做过这个研究,读者可以继续跟踪发展。 在即将出版的7月号《Cancer Immunology Immunotherapy》(癌免疫学免疫疗法杂志)上,费城的Socrates Institute for Therapeutic Immunology(苏格拉底免疫 疗法研究所)的山本主任(N. Yamamoto)等人有一篇论文,是继续2008年1月份在《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ancer》(国际癌症杂志)上的论文的。两篇论文报道了该 研究小组多年进行的一种免疫疗法的结果。 惊人结果 这个疗法是每星期注射1次微量的GcMAF(一种巨噬细胞活化因子),剂量只有100毫微克(10的9次方分之一克)。例如对16名乳腺癌患者,大概在16-22周就开始见 到明显的效果。他们身体反映癌负荷的指标Nagalase(alpha-N-乙酰乳糖胺酶)下降到正常水平,已经观察4年,CT扫描也没有发现癌症复发。对8名手术后结肠癌病人(血 清中仍然有很多癌细胞)进行这个疗法,32-50周下来,有同样的效果,观察了7年。而且,几乎没有什么副作用。 什么道理? 人体的免疫系统本来非常强大。在血清中有一种糖蛋白,叫做Gc蛋白,是巨噬细胞活化因子(MAF)的前体,在免疫细胞B和T的协助下转化为这个巨噬细胞活化因 子。但是,在很多癌症病人身上,癌细胞分泌出一种alpha-N-乙酰乳糖胺酶,把这个转化阻断了,巨噬细胞就不能杀死癌细胞了。 所以要从癌症病人体外注入所缺少的GcMAF。这个药物的生存半期为6天,所以每周注射一次就够了。 山本主任说,这大概是迄今所发现的最为强效的巨噬细胞活化因子。 不能垄断 就象DCA 一样,这个疗法也无法获得专利垄断。我看到山本登记了应用专利,跟米歇拉基斯登记DCA专利一样,事实上很难垄断。但是,目前没有商品化产品。有 人以为可以吃维生素D3,根据是Gc蛋白又叫做“维生素D结合蛋白”。其实,癌症病人缺少的是转变为GcMAF巨噬细胞活化因子的能力(因为癌细胞分泌了 alpha-N-乙酰乳糖 胺酶来捣乱)。不是维生素D3可以解决的。这个商品化和民间自疗,也跟DCA一样,恐怕路漫漫。 不妨一试 不论如何,这是一个新路子。直到现在,主流学界和媒体都对此沉默。但是还没见有头脸的人站出来说这是伪科学之类。希望有人能够迅速重复他们的实验。国内 也在做免疫疗法,不妨试一试这个方法。如果没有副作用,推行起来就会比美国容易。 附言:假如注射微量的GcMAF可以强化巨噬细胞的免疫能力的话,癌症病人常见的致死并发症,也可以得到救治了,因为大量的癌症病人是发炎(例如肺炎)致死 。如是,则这个方法的价值将超过癌症治疗,可以治疗很多疾病。 ----------------------------------------------------------------------- DCA(二氯乙酸盐)治癌的主要机制 作者: 檀诺 檀诺说明:阿伯塔大学实验用二氯乙酸钠治癌主要的机制,是激活线粒体,使其功能“正常化”,于是它启动癌细胞凋亡程序,使癌细胞纷纷凋亡。 DCA诱发癌细胞凋亡和DCA的量效疑问 细胞有两种基本的死亡方式:坏死和凋亡。因为细胞在不断地新陈代谢,需要有处置死亡的机制。凋亡就是由基因主导的自我消灭方式,又叫做程序性死亡。其过 程很 “干净”,经过细胞收缩、变形、分解为小体,被巨噬细胞等“吃掉”,干净利落,不留残渣。凋亡的数量可能很大。例如我们擅长的离体心脏缺血在灌注动物实验,因 为短时间的缺血和缺氧,心脏细胞凋亡数量200多万个,可以用实验方法计数知道. 治疗癌症的一个重要方法,就是设法启动凋亡程序,让癌细胞凋亡。细胞的线粒体就是这样的主管单元。它的大量工作,是制造细胞乃至整个身体所需要的能量物 质,叫做三磷酸腺苷。所以它的别名,是生命的“能量工厂”。这在高中课本里面都有。当DCA通过若干中间机制,激活线粒体时,健康的细胞能量代谢改善,但没有缘由启 动凋亡程序。所以DCA没有损坏正常的细胞。而癌症细胞不然。1930年发表的瓦伯格效应(Warburg Effect)就认为癌症是线粒体出了毛病。Warburg这个人很天才,他对 于光合作用的机制也有一个精彩的“猜想”。 原来,线粒体出了毛病,癌细胞被迫采用糖酵解而不是糖氧化的方式,制造生存所需要的能量物质三磷酸腺苷。这种非常规的方式的效率当然很低,但是可以独立 自主,你奈何它不得。2002年普拉斯和汤姆森(Plas and Thompson)就指出,癌细胞的这种生存方式使得它具有抵抗凋亡的能力。说到这里,你也许也会想到,那要是断 了癌细胞的糖酵解,恢复它的糖氧化呢?不过米歇拉基斯比比人先一步,想到有什么办法来验证这个可能性。他选择DCA。 这大概跟阿伯塔大学热衷研究DCA有点关系。他们还有一组人马一直在研究DCA对于细胞的作用。我们也一直关注他们的进展。不过我们略先一步,过了动物实验阶 段,过去几年我们都自己吞服含有DCA的配方,来检验自己的理论。这有点迂傻,是不是?米歇拉基斯比则用动物试验服DCA水。言归正传,米先生用实验证明,一旦线粒 体被激活,正常的糖氧化磷酸化过程很容易改变了癌细胞主要依靠的糖酵解的方式,就促进了癌细胞的凋亡。当然,这中间还有复杂的内容,我们限于篇幅就简化了。 实际上我关心的是DCA该怎么服用。有的人主张剂量先小后大(摸着石头过河);有的人主张先大后小(消灭立足未稳,势力尚小的敌人)。我认为米歇拉基斯没 有注意到剂量与药效有这个矛盾现象。他在论文中认为在细胞水平,DCA多,则凋亡多。但是在宏观上,他没有设计好给药的定时定量细节,任凭老鼠决定,所以没有关于 量效的准确答案。我虽然有自己的分析和看法,但不算数。大家留意这个问题,如果自己服用有关药物,应该关注怎样服用好。 DCA 象很多药物一样,有一个安全窗口 ,在窗口之外量大了会引发副作用(比如超过25毫克/公斤);量小了,正作用又怕不足。这个安全窗口不够宽。所以,我们要配合其他药物和手段. 檀诺说明:我的结论是,单纯服用二氯乙酸钠是不够的。至少需要搭配(1)强抗氧化剂和其他补充剂,(2)能引发癌细胞凋亡的其他药物,(3)改善身体免疫 系统增强自身体力精力的药物,(4)癌症饮食, (5)全程跟踪检查。我们先从容易的饮食说起。癌症病人的饮食该如何安排? 癌症病人是怎么去世的?第一,恐惧和压抑造成骨髓制造的各种免疫细胞尽是劣质品,他们根本担当不起战胜癌细胞的大任。你以为害怕和郁闷只是心理,没有生 理的坏作用?大错。说癌症病人一半是吓死的,指的就是免疫系统溃不成军的结果。这里我们不细说。第二,凡是癌症病人,尤其经过各种放疗化疗药疗的,都发生身体 虚弱,食欲不振,体重锐减,甚至卧床不起,越卧床越衰弱,进入恶性循环,每况愈下,发生“恶病萎靡”就快了。说他们被逐渐饿死也不为过。其实很多慢性病都有同样 的问题,尤其是糖尿病。 我认为,对于癌症晚期病人,饮食的作用是关乎生命的,重要性大大上升。我看最要紧的是不能先饿死正常细胞,病人要先保持足够的体力和精力。只要兼顾蛋白 质,脂肪,碳水化合物,蔬菜,水果五大类。 另外,癌症病人饮食可以与药效结合考虑,把一些具有药性的食物,认真列入食谱,免得吃那么多药。例如,不服用吲哚3甲醇,多吃花椰菜,甘蓝,萝卜;不服 用香菇多糖,多吃香菇;不服用白藜芦醇,多吃葡萄(皮);不服用EGCG(没食子儿茶素没食子酸酯),多喝绿茶。是借食物摄入点抗癌药物,不是全依靠它治病。 不论怎么说,病人一旦开始衰弱乏力,消瘦减重,进入我曾经讲过的“恶病萎靡”状态,那是危险的信号。JOY的父亲不就是吗?你读读那篇帖子。现在他父亲跟他 到佛罗里达去玩去了,你信不信?癌症饮食疗法不是侃大山,全在你当真不当真去做。读到此,你如果还是觉得饮食不重要,我可就无话可说了,“恶病萎靡”,还不怕吗 ? (已翻译成中文) 案例1 提供者名字:JOY 2007-4-8 2:27am 我父亲名叫特瑞,今年62岁。2006年9月诊断出膀胱癌中罕见的腺癌(adenocarcinoma),这种癌在膀胱癌只有1-2%。此病恶化很快,通常从发现到死亡只有6-12个 月。在诊断后他做了两次手术。第一次是切除肿瘤,第二次是摘除膀胱。可是因为肿瘤生长过度。医生没有能够成功摘除膀胱。原因是这个肿瘤长在膀胱上却已经连到腹 膜。医生说病理检验证实癌症是弥散型,已经到处都是了。 更为严重的是,我父亲在2002年做了心脏移植手术,必须服用抗排斥反应的药物,压制免疫系统,使它的功能接近零,以防对心脏发生排斥反应。因此,他不能接 受任何形式的癌症治疗。医生说已经别无办法了。这等于送他回家等死。 从他被诊断出癌症那天起,我就在寻找副作用最小的医疗方法。他每天必须服25粒药,实在太多了。我用电子邮件跟一位网上的医生联系,告诉他我父亲的饮食情 况。他的体重已经从158磅降低到133磅,而且经常恶心,呕吐,晕眩。医生说这是“恶病萎靡”(cachexia),是晚期癌症病人常见的现象,实际上是病人身体里面在自己 吃自己。他说我应该购买一种产品叫做Haelan951。后来我找到了这个产品,但是太贵了,我买不起。我就根据它的成分表从维生素商家购买了它的成分,同时购买了二氯 乙酸钠,开始给我父亲治疗。今天已经是治疗的第四周。 他每天早上服用1/4茶匙的二氯乙酸盐,用8盎司的水混合送下。还要服用辅酶Q10,大豆(粉),左旋谷氨酸,欧米加3-6-9,“Pro-Biotoc Acidophilus",诺尼( 果汁),维生素B-1,还有锌。结果两周内他的食欲显著变化,呕吐减少。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呕吐,恶心,晕眩了。体重现在是144磅,在两周内就增加了11磅。而且胃口 大增。在服用这些药物前,他已经不能走路,现在已能走,还能做运动。真是令人感到惊讶。他的皮肤颜色也好转了,手臂肌肉恢复。原先因为肿瘤引起的肌肉痉挛现象 (spams)也消失了。 我和我的家人都丝毫不怀疑二氯乙酸盐是唯一的直接原因。理由是他没有接受任何其他的治疗。另外,他没有任何副作用。我母亲说他昨天3个半小时没有服止疼 片也没有抱怨。 可惜的是,我们还没有做CT扫描,也没有医生全程监护,因为他们也没有得到资助。总之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他的好转。如果各位有什么问题,请提出,我将尽力 协助。上帝保佑大家。 案例2: 檀诺说明:今天再介绍第二个案例。后续跟帖情况将陆续报道。读者应自己分析判断。我们只是为大家了解世界及本主题的最新动态服务。你也可以提问,我们翻 译后送到美国网站上。 发帖者:Iwiillwin 2007-4-11 04:08am 我在25个月前做了前列腺切除手术(Gleason 7级切缘)。再过去14个月中,我的PSA(前列腺特殊抗原)指标一直在猛增,从11个月前的0.02上升到1个月前的0.19 。从切缘比较大来看,这应该是前列腺床的肿瘤残余所引起的,不是转移。按说前列腺切除手术后PSA指标应该是零或接近零。我的PSA上升后,医生说等到至少2.0(这是 个门槛,在生化意义上,超过它就说明原来的治疗失败),再放射治疗。按我的情况,放疗治愈的机会只有30% . 我不打算听任癌细胞自由生长。6个月前我开始采取营 养补充疗法,包括采用Avemar(小麦胚胎提取物)方法,加上静脉注射维生素C。我的医生是与美国替代医学学院ACAM协作的。 静脉注射维生素C降低了PSA指标的上升速度,但是并没有把它稳定住。在过去14个月中间我做了7次PSA检验,发现它一直在上升。所以我决定放弃放射治疗(再说 还可能发生二级癌症)。我决定试一试二氯乙酸盐。我的医生同意全程监察我的肝功能和其他指标。我自备了二氯乙酸盐,开始服用0.5g,一天两次,相当于15mg/kg。我 还服用150mg的苯磷硫胺,一天两次。维生素B-100,一天两次。这样进行了三周。 我原本希望看到的是PSA指标小幅度下降。但在进行到第三周,检查结果令我的医生和我都大吃一惊。我的PSA降低到0.8。我在开始二氯乙酸盐治疗前,为了减少 干扰,把静脉注射V-C给停掉了。因为我的剂量相对较低,带来的副作用可以忍受,就是偶尔手指头会发颤。我要继续两周的二氯乙酸盐治疗,再进行一次 PSA检验。希望 它继续下降..... 我知道我的条件允许我用较低的DCA剂量和搭配的疗法,因为我还远不到癌症晚期的程度。我不太相信需要大剂量DCA,在这个剂量下可能身体需要足够时间来消灭 癌细胞。我的剂量是15mg/kg/day,看来对我合适。 案例3 檀诺说明:在美国网站上有一位中国同胞发了一个帖子,介绍他父亲患肺癌,用二氯乙酸盐治疗的情况。现在译出,供大家了解。我用电子信件跟他联系,希望就 近帮助他,但是很遗憾他没有回答。 发帖者:Rainbow Gao 我父亲在2007年1月23日诊断出肺癌。幸运的是,我们发现在1月19日一家英国网站上有一篇DCA的消息。我们于是寻找这个药。又是运气,我们在一家中国工厂找 到了。从1月底我父亲开始服用,他拒绝了其它的治疗。现在,他的状况良好,体重没变,吃得多,不再咳嗽。经过两个月,他做了一次CT扫描,结果肿瘤维持原来的大小 ,但形状有变化。在这两个月中,他发过一次高烧,是在服药的第四天。后来有过几次低烧,发了又退。此外他不觉得有什么不好。 我为什么在你们网站上发这个帖子呢?因为我们得不到任何专业的协助,我们试过,没有得到医生的任何建议。我们想跟其他服用二氯乙酸盐的人交流经验。。。 。。。 檀诺注:我今天曾经读到他的另一篇帖子。他回答美国的跟帖,说他父亲得的是非小细胞肺癌。服的药是保肝的。看来有可能他说的药是二氯乙酸二异丙胺。因为 他提到保肝。 我已经找到同胞Rainbow Gao在美国网上发表的回答帖子。他给他父亲服用的就是二氯乙酸二异丙胺. 可以说,这是用二氯乙酸二异丙胺产生效果的第一个重要报 告。原因是,他的父亲没有服用其他药物,也没有用化疗和放射疗。维生素只在第一个月服过,后来停掉了。关于服用中药部分,没有说明。大家请关注这个案例的进展 。 补充剂 檀诺说明:本篇短讯是回答,在服用二氯乙酸钠,甚至有人在服用其它二氯乙酸盐的时候,需要什么补充剂与DCA配合?因为把二氯乙酸钠与一些补充剂配合使用 ,正好是我们多年前的研究结果而且已经付诸实践,在北京我们的小范围内一直在用,这次发现美国网上讨论这个题目,印证了我们的做法,觉得可以直接说明:不要光 服用DCA,必须加补充剂,否则效果要大大打折扣。 服用二氯乙酸盐,要加什么补充剂? 首先,你要知道加拿大阿伯塔大学的实验,行话叫做老鼠模型,不是人体实验。过去在老鼠模型中有效的药物,很多到了人体就不灵光。原因是两者有一些差别, 正好起了作用。这次DCA实验,两者哪些差别值得注意? 第一,人是很少数几种动物之一,其体内自己不能制造很重要的抗坏血酸盐(ascorbate),简单说就是缺维生素C,自己不能及时补充,只有靠饮食摄取。而老鼠 可以不断自己制造它。V-C是重要的抗氧化剂。患癌症的病人体内有很多自由基,这些活跃的带电荷的毒素,不断攻击正常细胞,夺取他们的电子,造成细胞损坏。一个细 胞一天可能经受一万次攻击,所以体内有抗氧化剂组合,联手对抗它们,就看谁的实力大了。一个合理的推论是,当老鼠摄取DCA后,线粒体启动凋亡程序,需要大量抗氧 化剂助战。老鼠制造V-C,第一是量大,第二是及时供应。这是它的反应机制。人就不同,首先一般人都处在V-C相对短缺的状态,因为人体没有任何警报系统来提醒缺乏 V-C。癌症患者就更不用提了,可以断言他们每天都缺V-C,光靠饮食,根本不够与癌症战斗,已经先输了。其次,在 DCA起作用的时间内,人体的外来V-C是个定数,不会 随需要而变化,该到位的时候,也许正好短缺,要等下一顿饮食。有人服用二氯乙酸盐,不及时加服V- C,如同拿破仑滑铁卢,援军不来,如何是好? 第二,阿伯塔大学实验,用的都是年轻老鼠。我们的癌症病人多数过了身强力壮的年龄,而且被疾病折磨得缺乏战斗力。这个区别不受研究者注意,是鼠模型的结 论应用不到人的一个因素。既然要想用老鼠模型来研究人,就应当尽量让老鼠模型接近人,而不是让人去就和老鼠模型,对不对?现在补救的办法,就是让病人尽量强壮 。怎么办?补充营养!!!! 首先是补充V-C。别小看这个维生素。我写了一本小书,专门有一节讲这个营养素的各个方面,有机会在网上发表给大家看看,就明白它多么重要。这里简单说, 补充的办法由两个。一个是口服。一个是静脉注射。美国人服用DCA的案例二中,是静脉注射。他们认为这样可以让 V-C在体内停留时间长一些。我看分几次口服也许更实 际。按照主流意见,每天不要超过500毫克吧。最好一天分几次。 补充剂2 檀诺说明:上篇介绍美国他们试验用DCA治疗癌症,要加服大剂量的维生素C,没有写完,现在续写。 还要加服什么? 美国网上的发言人多数是业余,很多人不知道,加州大学的老科学家帕克教授的实验室,早就把抗氧化剂研究得相当清楚。虽然科学不断进步,但帕克教授教我们 的知识,不仅不过时,正是大显身手的时候。简言之,他认为,维生素C,维生素E,辅酶Q10,谷胱甘肽,硫辛酸五员大将,构成一个抗氧化剂网络。他们互相补充,轮番 上阵,跟自由基战斗,保护细胞。在用DCA治疗癌症中,光靠维生素C,当然不够。因为它出战自由基,是要把电子拿出来中和自由基,等于自己丧失电子,先就变成了弱 自由基,退出下一轮战斗。这时,别的抗氧化剂就伸出援手,捐献电子给它,让它归队再战。V-C是水溶性,到处游走,本是冲锋部队,能够不断更新再投入战斗,全靠其 他战友。如此,当然要补充其他的抗氧化剂了。 主要的是硫辛酸Alpha Lipoic Acid,辅酶Q10两位。可惜硫辛酸在市场上购买不易。说实话,我一直奇怪,咱们国家那么多的大药厂,怎么就不知道美国的帕克理 论?美国连沃尔马都卖硫辛酸呀。它还是治糖尿病的好药。至于辅酶Q10,这里是作为心脏病的非处方药在卖。就是贵。现在国际市场价钱大跌,可咱们不接这个轨。这个 辅酶是美国科学家发现的,但是老板因为它是天然存在物,不能登记专利,就不肯下钱,还把技术卖给日本。日本发明了生产工艺,今天成了世界上第一大生产国。日本 人连牙膏里都加上辅酶Q10,来防治牙龈病。 多说两句辅酶Q10。美国早就有研究,证明辅酶Q10可以治疗乳腺癌。这东西癌症病人一定严重短缺,尤其是年纪大的。年轻的动物,包括阿伯塔大学的老鼠,身体 里面的辅酶Q10充足,而癌症病人呢?年老体弱,体内辅酶Q10下降的利害。现在一般认为每天应补充50毫克到100毫克,更不用说癌症病人了。 这样,加服维生素C,硫辛酸,辅酶Q10,来组成配合二氯乙酸钠的战斗队,跟癌症大战一场,怎么样?现在有些号称治癌配方药(你到肿瘤医院旁边看看,有的卖 到1万5千元),你就可以省了。我们的武器库里面,还有不少呢,大家要有信心,随着条件成熟,我们一定会取得胜利。 关于体质的酸碱度 檀诺说明:楚先生问碱性体质如何。我介绍一个化学家的主张,是跟咱们的主题相关的。这位化学家认为,在采用二氯乙酸盐治疗癌症的尝试中,重要的是控制体 质的酸碱度. 一位名字叫做约翰的化学家发表帖子,他的意见是,用二氯乙酸盐和抗氧化剂两者,还不够。他认为,在细胞的pH应该从酸性向碱性转化。一个是DCA对乳酸起作 用,减少乳酸,就降低了细胞的酸性。但是力度不够。也许老鼠容易做到,但是人体缺少再加大力度的能力。他建议减少饮食中会增加细胞酸性的东西,不喝酒。 怎样测量细胞酸碱度呢?他说可监控服药后的体液(body fluid)的pH。主要是保证抗氧化剂确实在遏制癌细胞的生长。测量的对象是唾液和尿液。用精确的pH计 ,精度要达到0.02度。这是用pH试纸做不到的。他期望很小的变化,例如升高0.1度就说明抗癌在进展中. 检验唾液和尿液的酸碱度,指标朝碱性变就代表DCA有效。但是 要用很精确的检验计。有个德国公司马上说他们有这个检验计,大概80美元一个。以上是一点信息,大家看看有没有用。 —————————————————————————————————— 因此受益者务必前来感谢,否则效果难以持久。 因此受害者务必前来说明,否则真相难以澄清。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流云 2014-7-17 19:04
保泉 二氯乙酸盐指的其实就是二氯乙酸和各种碱性物质反应后生成的含二氯乙酸根的一类化合物,比如:二氯乙酸钠、二氯乙酸钾、二氯乙酸二异丙胺等,二氯乙酸盐目前在国内主要是作为化工原料使用,不是药品,目前国内含二氯乙酸盐的药品主要是用于保肝的二氯乙酸二异丙胺这个药,目前,二氯乙酸二异丙胺片(保泉)由南昌宏益生产,由四川合升创展医药有限责任公司全国代理,他们的电话是028-87076759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