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绿野自助户外活动网站 返回首页

板蓝根的个人空间 https://www.lvye.org/?22149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ZT 何意百炼钢,化为绕指柔!

已有 476 次阅读2009-3-4 19:25 |个人分类:其他

何意百炼钢,化为绕指柔!(编辑) 作者: 林刚 | 2008年02月04日 13:07 http://lingang.blshe.com/post/850/159804 绕指柔”是指一种非常柔软的剑,这个名字来源于西晋刘琨《重赠卢谌》的两句诗:“何意百炼钢,化为绕指柔?”意为没想到千锤百炼,却铸成柔软得可以在指间缠绕的剑。原诗抒发作者自己欲建功立业而难以成就的感慨,充满了英雄失意的悲凉。 不过在现代社会里,绕指柔也用来比喻一种至高的境界。坚强的未必是最好的,因时因势而变,充满韧性也许是最能适应这个社会的。 “行矣,勉之!”,建武元年(317年)三月,刘琨如是说。 长安沦陷,晋愍帝被俘,司马睿随即称晋王。温峤此行,就是奉刘琨之命,奉表赴建康向司马睿劝进。刘琨临行赠语有不同版本,以《资治通鉴》所载最为精炼传神:“晋祚虽衰,天命未改。吾当立功河朔,使卿延誉江南。行矣,勉之!”然而,两人辞别的地点,已不在并州,而在幽州。发出干云壮语的刘琨,已不再是手握重兵的晋室司空,而是寄人篱下、依附于幽州段匹?的末路英雄。 然而一年以前的这个时候,刘琨的实力正达到顶峰。鲜卑拓拔部内乱,群龙无首,长期与刘琨协同作战的拓拔部部将箕澹、卫雄等率三万余众归附刘琨。永嘉六年晋阳失守后,刘琨自守不暇,到此时,才有进取的实力。建兴四年秋,石勒围困刘琨部将韩据于乐平(太原东南二百余里),刘琨欲以新合之众之锐气,进击石勒。箕澹、卫雄等人则认为新得之众,久沦异域,未经锻炼,军心不齐。不如先安顿内部,一方面收拢鲜卑粮草,一方面骚扰石勒,抄掠牛羊。等生产恢复,军心可用的时候再行出击。然而刘琨执意不从,却孤注一掷,悉众而出。他命箕澹率步骑两万为前驱,自己出屯广牧(太原北,属晋之新兴郡(惠帝后称晋昌郡))。 建兴四年末(大致为十一月间),刘琨、石勒决战爆发。晋军来势汹汹,石勒军中震怖。石勒看出晋军“远来疲弊,号令不从”的弱点,拒绝了部下暂避锋芒的建议,采取以逸待劳的对策,设伏山中。以疑兵诱箕澹入伏,然后前后夹击,晋军大败。箕澹等北逃代郡,不久被杀。韩据弃城而去,不久,刘琨长史以并州降石勒。形势急转直下,刘琨进退失据,只得北投幽州鲜卑段部的段匹?。 刘琨将略非其所长,史有定论。他的贸然进击,对这次惨败,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推敲诸史料语气,字里行间暗含对他的指责。然而考虑到当时形势,刘琨的举动似有不得已的苦衷。建兴四年冬,长安围急,晋室覆亡在即。刘琨远在敌后,无法提师救援,他能够做得,无非围魏救赵。最直接的途径是进攻刘聪。然而石勒在旁牵制,此举并不可行。而刘聪政权当时倾力于攻取长安,无暇北顾,所以刘琨唯一可行的就是大举进攻石勒。韩据的被围,似乎只是契机而已。要不然,无法解释,解围区区一城,如何要倾全力,动用数万军队,而刘琨又为何要离开大本营阳曲,移镇广牧。 段匹?心戴晋室,然而他和他的部属总有他们自己的私心。刘琨以司空、都督并、幽、冀三州诸军事的上司身份寄人篱下,英雄末路,心情悒郁。“每见将佐,发言慷慨,悲其道穷,欲率部曲列于贼垒”。 这就是刘琨发出那句“行矣,勉之!”的背景。我读到这句话的时候,看到的是风潇潇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温峤从此隔绝江南,而刘琨的生命也终于要走到了尽头。我抄出辛弃疾的《贺新郎-别茂嘉十二弟》,以此作为刘、温绝别的背景音乐。 贺新郎--别茂嘉十二弟 辛弃疾 绿树听鹈鹕,更那堪、鹧鸪声住,杜鹃声切! 啼到春归无寻处,苦恨芳菲都歇。 算未抵、人间离别。 马上琵琶关塞黑,更长门、翠辇辞金阙。 看燕燕,送归妾。 将军百战声名裂。 向河梁、回头万里,故人长绝。 易水萧萧西风冷,满座衣冠似雪。 正壮士、悲歌未彻。 啼鸟还知如许恨,料不啼清泪长啼血。 谁共我,醉明月? 是啊,谁共我,醉明月?寄人篱下的日子里,也许只有卢谌可以作为知交。在《答卢谌诗序》中,他写到: 琨顿首:损书及诗。备辛酸之苦言,畅经通之远旨。执玩反复,不能释手。慨然以悲,欢然以喜。 昔在少壮,未尝检括。远慕老庄之齐物,近嘉阮生之放旷。怪厚薄何从而生,哀乐何由而至。自顷掴张,困于逆乱,国破家亡,亲友凋残。负杖行吟,则百忧具至;块然独坐,则哀愤两集。时复相与举觞对膝,破涕为笑。排终身之积惨,求数刻之暂欢。譬由疾?弥年,而欲一丸销之,其可得乎。夫才生于世,世实须才。和氏之璧,焉得独曜于郢握?夜光之珠,何得专玩于随掌?天下之宝,固当与天下共之。但分析之日,不能不怅恨尔。然后知聃周之为虚诞,嗣宗之为妄作也。昔(此阙一字)骥倚掴于吴坂,长鸣于良、乐;知与不知也;百里奚愚于虞而智于奏,遇与不遇也。今君遇之矣,勖之而已。不复属意于文,二十余年矣。久废则无次,想必欲其一反,故称指送一篇,适足以彰来诗之益美耳。 琨顿首顿首。 这是他对过去的系统反思。从青年的无行到中年的觉悟,从国士无双的自信到以身许国的抱负,都在这首小序中展露无遗。 太兴元年(318年)夏初,刘琨受儿子与段末?结盟事牵连,被段匹?囚禁,自知必死,而强寇肆虐,大仇未报,中心的愤郁化而为一首《重赠卢谌》: 握中有悬璧,本自荆山?。 惟彼太公望,昔是渭滨叟。 邓生何感激,千里来相求。 白登幸曲逆,鸿门赖留侯。 重耳凭五贤,小白相射钩。 能隆二伯主,安问党与仇! 中夜抚枕叹,想与数子游。 吾衰久矣夫,何其不梦周? 谁云圣达节,知命故无忧。 宣尼悲获麟,西狩泣孔丘。 功业未及建,夕阳忽西流。 时哉不我与,去乎如云浮。 朱实陨劲风,繁英落素秋。 狭路倾华盖,骇驷摧双掴。 何意百炼钢,化为绕指柔。 这是首惊世骇俗的诗。刘琨以周文、光武、汉高、桓、文等雄主自喻,以姜尚、邓禹、陈平、张良、五贤(狐堰等追随重耳流亡的大臣)、管仲等救时名臣勉励卢谌。《晋书》评论此诗“琨诗托意非常,摅畅幽愤,远想张陈,感鸿门、白登之事,用以激谌”。而卢谌的反应“帝王大志,非人臣所言矣”,当是时人的普遍反应。然而推敲此诗,刘琨用意并不在于自明汉高光武之志,而是激励卢谌做管仲张良,以救晋室。刘琨真正自喻得,是鲁哀公西狩获麟时,哀叹“吾道穷矣”的孔子。好一句“功业未及建,夕阳忽西流”!遥想 《思旧赋》里“日薄虞渊,寒冰凄然”,我感受到夏日里的英雄心中彻骨的寒冷。“时哉不我与,去乎如云浮”,纵是百炼精钢,又如之奈何? 胡风肆虐中,已无可奈何化为绕指之柔的英雄,终于陨落,年四十八岁。时太兴元年五月癸丑,即农历五月初八,公元318年六月二十二日。 若干年后,卢谌说道“吾身没之后,但称晋司空从事中郎尔”。 若干年后,陆游叹道“刘琨死后无奇士,独听荒鸡泪满衣”。 若干年后,元好问评道“可惜并州刘越石,不教横槊建安中”。 ……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丑女无盐 2009-3-5 00:05
谢谢楼主转贴,这帖子好看。 认真读罢两次,却想起苏大胡子来。我觉得刘琨的《重赠卢谌》和苏大胡子的《金山题像》一诗有异曲同工之妙:目若新生之犊,身如不系之舟,试问平生功业,黄州惠州詹州。 真正的士都是旷达雍容的,在国恨家仇面前,个人的进退成败已变得微不足道,胸中的荣辱得失已成为过眼云烟。。。。。。
回复 贺兰月明 2009-3-5 09:55
中原沦陷,腥膻遍地,有心匡正社稷,救民于水火,然时乖运蹙,回天无力。虽有百般不甘,终究也算是求仁得仁了。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