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绿野自助户外活动网站 返回首页

simple的个人空间 https://www.lvye.org/?31177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无以复加---2004-10-06 草垫营地―上依吉乡-山体滑坡-老乡家,小雨

已有 253 次阅读2004-12-27 13:15 |个人分类:

其实,跟着马帮在一起,无论你怎么有自己的意愿,也无论这个意愿多么强烈,最终的结果只能有一 个,那就是,绝对的服从马帮的节奏。 清晨,依然在沥沥的下着小雨,清冷的。在同样清冷的溪水,洗漱。马帮的师傅做了香喷喷的早饭,饭毕,拔营,出发,那个时候,是9:45分。 接下来基本就是下坡了,风衣、跃马、喵喵和我基本走在前队。我和风衣在奋力走着,希望能及早和昨天已抵达上依吉乡的李边儿和张维会合,他们俩已经在乡里找了5匹马,希望能够实施昨天未能完成的分队计划。(现在事后想,感觉很徒劳很好笑) 其实,在路上我和风衣就已经对分队有些动摇了,思前想后,在这么一个如此陌生的地方,我们仅仅是游客,即便换了这个马帮这个向导,我们依然会面临另外一对马帮的问题,而在此地,我们只能顺从马帮的意愿。打一个极不恰当的比喻,就是不想明知之后会是狼窝,却好要毅然决然地离开这个已经熟悉了的虎穴。赌气,并非我们所望。 在赔偿了第二个马帮50元误工费的情况下,我们五个人终于离开了那个磨几了很久上依吉乡,继续前行。 今天我走的挺带劲的,一个词概括:虎虎生风,嘻嘻。 本以为,今天会顺利得完成计划,没成想,上帝制造了一个又一个的障碍,就如同给西游的队伍设下的一道又一道的磨难。 翻过了一道又一道山,又趟过一条又一条河,我们终于到了。。。。。。没路啦!碰到了最正宗如假包换的山体滑坡,前方路断,怎么办哪!不知到其他人是不是有自己的打算,反正我想,如果要原路返回,我就再回到泸沽湖,沐浴我那日思夜想无限希望浸淫其中的阳光。。。。。。打道回府吧,我已然在想,回去也是不错的选择阿! 老杨向导、跃马同志亲自走了一趟塌方,考察后,得出结论,人通过没有问题,但是马帮却只能翻过几座山头绕道而行。而跃马同志主动请缨跟随马帮(其实老马是为了督促马帮,尽量弥补我们一拖再拖的计划,老马辛苦了)。既然如此,心动不如行动了!先是一块一块的松动的石头滑坡,小心的,每一脚都踏稳了,手脚并用是正常的。其实一路上我一直在想,人类进化到直立行走,直到现在的文明社会,可是,一旦面对着大自然,面对着那份原始,我们却是那么的无助和无力。就如同现在,不得不放弃直立行走,可真正要四肢着地回复原始,却那么的笨拙和不得力。扯远了,接着说滑坡,走过那一段大块碎石的坡体,接着就是一段小的碎石子和粉尘混合体的滑坡,看似好惊险阿,好像一不小心,就会chuliu到谷底,然后就要爬一步滑三步,再也上不来了。其实,这也就是大家的臆想,真正通过那段还是挺easy的。估计整个滑坡走了半个小时,大家一行11人+老杨向导也就全部顺利通过了。 之后的路程基本是沿着山腰缓慢下坡行走,走啊走啊走,当看到几栋孤零零的房子的时候,就快到了,那就是我们今晚的落脚栖身之地。这家是老杨的一个朋友,他们的村落都在山上,这么几栋房子是他们种地劳作时中午的家。到家后,看到了主人以及他的三个孩子,两个大美女一个大帅哥。如若形容一个人,只能笨拙词穷的用帅、酷、漂亮等字眼来形容,那么承载这些词的载体就真的是太出众了,我等凡夫俗子,看到天颜后无以起色心,大脑空白,一切光怪陆离精灵古怪的词汇都消失了,留下的只能简单称呼他们为帅哥和美女。他们是蒙古族的后裔,山上的整个村子的老乡都是蒙古族的后代,想必这个村子的历史¥*―%¥……―#*―……¥。这里除了一间有着一个大灶台的房间可以容人类(我们)栖息之外,其他几间早成为猪、鸡、驴、羊等朋友们的起居室+卧室。 大家身上的衣服,脚底的鞋子,都已经湿漉了。点起灶台的炉火,围坐。他们灶台正方形,约有1米高,中央点篝火,四周用砖砌了围着。这里的风俗灶台供奉了神(不知到是不是灶王爷),一切污秽之物,包括最大的污秽-人类的躯体,都不能位于逾越围着篝火的四方,亦不能挂在篝火四方之上。所以如果你打算把自己挂在房梁之上以烘烤身上的湿衣,那是对神大大的不敬,即不可行也不能行!嗬,玩笑。 因为晚上没有什么食物,所以老杨同志问我们是吃猪还是羊还是鸡,为了经济也为了方便,我们点了2只鸡(两只鸡--两只鸡),做鸡汤之用。先捉鸡,后杀鸡。这个过程相当漫长,此处略去421字。当然,我们围坐的时候,也烤玉米来着,好像不怎么好吃,不讲也罢。 正炖着鸡汤,忽闻一阵喧嚣混合着骡马声以及老杨同志兴奋得声音,原来我们的马帮到拉!老马给向导和我们带来了大大的惊喜。一切源于老马和各位马夫以及各位骡马的共同努力,党和人民感谢你们了! 全国人民齐欢庆! 说实话,鸡汤不好喝,腥。 其实前面忘记描述一下这房子的基本情况了,首先是暗,暗有两个原因,一是光线暗,更重要的原因是,房子经年熏烤,通体黑色和油腻。我们栖身的灶台上,更不容细看。当时颇不得已,现在不容回首。这房子大概有10平米,要睡我们10人+1向导+3马夫,我们的另外2人(李边和张维睡在门外房檐下,难为他们了,那么冷)。可想而知我们是怎么睡的也可想而知身体都是怎么一个造型。扭曲的无以复加。跃马和喵喵可能整宿都没有睡着,因为他们靠着柱子坐着,慢慢长夜,也不知道是怎么度过的。 这一夜,我们大家都邂逅了跳蚤(想必是他们,或是其亲友),我知道的几个女生腰上都有10个左右的大扁平疙瘩。估计跳蚤在今后几天也陪伴了我们,直到他们的栖息环境-我们的身体,不再满足他们的需要才离开了我们。(那是在北京么?我不知道,赫赫)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