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绿野自助户外活动网站 返回首页

思龙的个人空间 https://www.lvye.org/?314021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夜,后河忆

已有 143 次阅读2017-7-5 14:36 |个人分类:绿野生涯

献给透明驴、旅人、T老师、mef、勾儿,谢谢你们的陪伴,有缘再同行。
------------------------------------------------------------
夜,后河忆

出发的那个傍晚,晚霞出奇的美,洒在宁静且空旷的高速上,为出行平添了几分悠然。时间还早,我们把车子停在路边,在恬静中看远处夕阳画满山岗,CD里的老唱片慢慢转着,车子驶过的声音由远及近,又由近至远。心里很静。一些莫名的感动,我很久没有过心里如此安静的时候了。

mef的车来了,我们跟在后面,蓦然间又置身于蜿蜒的山间。天已大暗,两辆车孤单地跑着,偶尔错车,短暂刺眼的光亮后,一切都归于寂静。黑暗中,发动机的声音有规律地响着,盘山路上没有灯,我借着稀薄的月光望着窗外,脑海里闪过很多次以往夜袭的画面。那时的人,那时的路,那些干净执著的日子,那些浓烈纯简,恬淡而美好的心情,久违了。

自驾的终点是一处院落,人们下车收拾,上包,上路。前半程山路很缓,却崎岖不平。人们指着坑洼的地方猜测是夏天的雨水冲坏了好路,到了冬天,水退了,只剩下一道道沟壑,依稀仿佛诉说着当年。时间的痕迹总在不经意间展现,走了不远,又看见残破的城垣。是没有月亮么?抑或月光太淡,万物都好像披了一层莎似的薄雾,而我走在其中,早已不想自己身在何方。或者,我已经醉了。那微醺的感觉,像小酌后的欢畅,世间种种,由它去吧。

那晚,我始终不愿抬起头看看夜空,怕就这样醒了,丢了那份久违的心情。于是,也不问终点和路线,只跟在后面慢慢走着,听伙伴们有一搭无一搭的讲话,夹杂着杖尖碰石头的的声音,细碎,却绵长。上山路并不难走,前面的人一会儿就到了垭口,停在那里用头灯照回去示意。没多久,后面的人也到了,前面的便又跑下山去,好像在玩一场儿时的游戏,后面的不许动,先下去的才算胜利。

垭口处,已经看得见库尾的冰,洁白圆润的一块嵌在山谷里,并不十分明显,却也添了几分神秘。下山路依然慢慢地走,没带筷子的同学考量着每一根柴火的切面直径与平均密度,在一路的研究和取舍中糊里糊涂的降到了谷底,先到的人已经在冰面上扎寨安营了。

冰面上扎营,想来已不是第一次,时隔两年,珍珠湖的记忆在脑海里依然那样清晰。只是青山常在,人却老矣;当年同走的伙伴们,你们还记得彩虹桥下的每一张笑脸么?

……

罢了,喝酒,吃肉!五斤上好鲜嫩的羊排切成大块在沸水里滚上六分钟,再温上几壶绍兴的陈年花雕酒,七个人挤进一间帐篷,以天为盖,冰面为席,于天地间推杯换盏,把酒言欢,且歌且吟,不醉不归!酣畅中,想起两年前那个单纯执着的自己,孑然一人,忘乎所以;想起那时也常和朋友们背着大包默默穿行于山间,在后河雪地中涮肉喝酒,于懒泉明月下凭诗品茶,寄情山水,不问世事,自在逍遥。俱往矣。那些热烈浪漫的日子啊。

徜徉的思绪总在举杯共饮时被打断,伙伴们的义气豪情真丝毫不减当年。今夜,在这清冷安静的冰河之上,就让我们再一次忘却身份与过往,无论日后还能否再像从前,只要今朝有酒,且让我醉在这青山秀水之间罢!别无他求。

就这样喝着笑着,待到肴核既尽,已不知为时几许。夜里,冰层断裂的巨大声响不断在耳边响起,落在寂静空旷的山谷里,愈发空洞,沉闷。伙伴们大都睡熟了,连续不断的寒冷使得我辗转反复,不知何时帐外又起了大风,半醒中感觉有一根地丁被掀起,不管它,继续安心地辗转反复。

第二天醒来,据说已是早上九点。风停了,有稀薄的阳光,落在对面山崖上,晕成一团淡黄。山谷里很静。人们睡眼惺忪地起床,各自钻出帐篷,在冰面上溜达,玩耍,享受狂欢后的片刻宁静与温馨。节日过后的早晨,总是有种压力解脱的快乐。

男生们边收拾边调侃夜里的呼噜是谁打的。

透明驴:“T老师,昨天是你如雷的鼾声伴我进入了梦乡。”

T老师:“是啊?昨天也不知道谁的呼噜,把我都吵醒了。”

yulong:“你自己呗。”

旅人:“哈哈哈哈,自己把自己吵醒了。”

mef:“…… …… ……”

这个,他还没有起床。 

更杯洗盏,埋锅造饭。除了昨晚的羊肉块和羊肉片,还有各种白萝卜、胡萝卜、青萝卜,香菇、平菇、猴头菇;勾儿的腰果、柚子、圣女果;透明驴的花生、醉鱼、酱牛(驴?)肉;T老师的红糖面包;旅人的咖啡和茶;再就着头天晚上没吃完的鸭肠鸭脖子,2012年的第一顿户外早饭,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不知何时,帐外又起了大风。T老师拴在旅人帐篷上的外帐被连底掀起,mef的地席早已不知去向何方。尽管外面压缩袋、防雨罩乱飞,人们依然淡定地涮着羊肉,啃着鸭脖子,抿着咖啡和热茶。此情此景,我捧着热气腾腾的普洱,唯有感叹:人生啊,真是美好啊。

拔营已是正午,风停了,冰面上晃着淡淡的暖阳。mef追他的地席去了,其他人也各自收帐装包,T老师收得快,装完包没事做,在一旁自顾自地溜起冰来,自己溜不过瘾,又拉着透明驴比谁滑得更远,原地滑比不出来,又加上了50米助跑冲刺,果然多滑出一小段。T老师很得意,我在旁边看着,只觉得有这些伙伴在身边,是多么温暖的事情。

返程,头顶上方始终伴着暖阳,晃着我的眼睛,走着走着,很多事情就淡了。伙伴们在垭口后的小空地等我们,几个人坐在大石头上,吃桔子,晒太阳。我也分得了一份,兴高采烈的往嘴里放,塞满后卯足了劲满嘴一嚼,要了命了。我咋就不想想这桔子是在冰面上过的夜呢。先吃的人心领神会地笑了。看来是都有过这么一出儿啊,这帮坏人。

我们在垭口前面合影,伴着宁静的山谷和微微泛黄的阳光,七个人留下了2012年最初的模样。

启程,继续慢慢地走,可余下的路终究是很短了。渐渐的,过了路边的大坑,过了稍陡的地方,过了好似天生桥似的山洞,在以为一切都已没有悬念的时候,却发现去路和来时并不太一样。走着走着,怎么发现脚下是两处坡度很大的断墙啊,来时好像没爬过这玩意。不管了,下吧。几个人一边念叨着“这谁带的路啊”,一边下得不亦乐乎,颇有童心未泯之相。我偷偷地想,哎,这抱怨,真言不由衷。

继续走,慢慢认出眼前的景象,原来这断墙便是昨晚我看到的城垣,只是那时天黑,月光也淡,恍惚之中竟以为是一排古城墙。再往前走,认出了山脚下的空场,还有进山前曾穿越的小巷。暗自莞尔,兜兜转转,在山上走了一遭,在冰河上睡了一觉,做了场隐居桃源的大梦,梦醒了,山上的一切渐行渐远,我们也该回家了。

可是,我还记得那些难忘的瞬间,记得前一晚的沉醉,冰面上的酣畅,拔营时的默契,下山路上的暖阳。亲爱的伙伴们,我会记住2012年第一次扎营,谢谢你们的陪伴,让我们有缘再同行。

车子又绕行山间,回家的路依然那么长。午后斜阳透过车窗照进来,晃着我的眼睛,看着看着,一切都淡了。

关于后河的故事,就这么讲完了。

2012/02于北京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