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绿野自助户外活动网站 返回首页

思龙的个人空间 https://www.lvye.org/?314021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2014西行记: ⑶ 从郭亮到南坪

已有 167 次阅读2017-7-5 15:46 |个人分类:独自旅行



新乡到辉县六点首班,辉县再转车才到郭亮。我在汽车站里转悠,遇到一位同去郭亮的大叔。大叔来自东北,见我背着大包,上来搭讪:“姑娘去郭亮啊?”他有个同伴,问清我的去向后,向他使个眼色:有伴儿了嘿。


车上,东北大叔告诉我,他打算游完河南去平遥,再去看壶口瀑布,再去爬华山。车子路过一片山麓,大叔掀起窗帘入神地看,边看边说“我在家也经常跟朋友去爬野山,走一天。哎,你看这景色,多好。”


我建议他既然到了山西,可以去大同看看云冈石窟。他略显迟疑:“啊,石窟啊。我看过龙门石窟,没啥兴趣,这些都大同小异吧。”听说大叔去过少林寺,我问怎么样,被告知:“没啥意思,没啥意思,千万别去……”


我们说到郭亮的门票,大叔建议我在网上预订,顺便帮他订一张,说是便宜。我实在懒得费这劲。车上当地人多,大叔又说起河南是人口大省,人的素质普遍不高…… 我仿佛已能感受到周围的目光,真替他捏把汗。


这一路聊得,终于到了景区门口。我跳下车直奔售票处,趁着大叔研究地图的当儿,赶紧掏钱取票排队上小巴。郭亮的景区巴士需要刷门票卡,每人只能乘坐三次,两天行程得计算好。


真是冤家路窄,我在红石桥又碰见了大叔和他的同伴。下了景区巴士,我在路边等人接,大叔极力怂恿我跟他们住一起:“我找那个是新开业的,干净,标间特大,还便宜……”我谢过大叔盛情,看到桥对面开过一辆车,赶紧钻了上去。后来在万仙山,我又遇到大叔一次,许是前两次我实在矜持,大叔没说什么,只打了个招呼,让我帮他拍张照片,就此别过。


万仙山离郭亮村不远,枯水季,景色一般。我权当溜腿,慢慢走,来到个山坳面前,看到一块牌子,上书两个大字“喊泉”。据说是山崖上的泉水会随着人们的喊声时大时小,其实只是种特殊的地质现象,与声音无关。


我沿着山坳内侧走,看到看山人拿手机放歌跟着唱,半圆形的山崖形成良好的拢音效果,那歌声格外明显,落在阴郁的山坳里,更有倔强孤寂的味道。百米之外,大路上艳阳高照,这里却气温骤降,有未化的残冰。


离开喊泉,我一步一流连。余下没有什么动心之处了,老潭颜色尚可,再往前走,愈发无趣。我遇到一队写生的学生,说说笑笑,边走边聊。我跟在他们后面,慢慢踱着,不一会儿便越了过去。整个下午都在翻山越岭,没有其他游客,一个人倒也安静。


回到红石桥已是傍晚,我琢磨着去看看天梯,回来正好能赶上夕阳。郭亮“天梯”是一条百丈悬崖上仅可容一人通过的绝壁小路,由于郭亮村位于郭亮崖之上,早在“挂壁公路”郭亮洞打通之前,这几乎是郭亮村民通往山下沙窑乡的唯一道路。


现在,天梯起点已被人立了牌子,禁止通行。我在崖边坐了半晌,喝水,看山,漫无目的地发呆。还有三公里路回去,我有些累了。


终究没有看到日落,尽管我住在最好的观景位置。次日也没有日出,枉我起了那么早。


补觉到七点,吃过早饭在路边等车,我踏上了去往南坪的小巴。许是云台山太惊艳,总觉得郭亮景区很一般。但南太行真美,我想着下次要跟山友们一起来,背大包走非景区扎营,一定很惬意。


南坪够小,住宿条件也一般,我看了几家民宿,都只有床位。既来之则安之,我转来转去,选了一家有院子的。


安顿下来,打量四周,虽说同处郭亮景区,南坪明显接地气得多。如果不是路边还有几个指路牌,这显然只是个依山傍水的山中小村。


丹分沟也比万仙山有趣得多。一路走过去,深潭绝壁、未化的冰挂、铁索桥…… 虽然没有云台山的几条沟好看,但贵在原生态,除了几条护栏和栈道,峡谷里流水潺潺,连个鬼影也没有。这地方太静,又太阴郁,比喊泉山坳还要诡异。我独自摸索,左转右转,狭长的山谷看不到尽头。


丹分是个山中小村,背倚青山,地势较高,是天然的观景台。丹分沟正处其脚下,因此得名。春天,漫山遍野的桃花、杏花怒放,风一过,花瓣洋洋洒洒,若是春日,在自家门前沏一盏茶,窝在和煦春光里看落花,岂不醉人。


小村落通向外界只有三条路,哪一条都要绕很远。懒得走了,我找到辆电瓶车,又找来司机,等了二十分钟没人再来,专车下山去也。


水泥路,景致倒也很好。盘山路各种拐,我边跟司机唠嗑边吹风,二十分钟到山下,免了十五块车票钱,答应刷一次门票卡。


这季节的南坪,不冷不热,抓绒刚好。由下车点溜达回民宿,院子外有个凉棚,我打了热水,坐棚下休息。一波波当地游客下山来了,说说笑笑,嘻嘻闹闹,一阵喧嚣过去,四周又安静下来。留在南坪的人很少,我几乎是唯一的外地游客。



是夜,小村落方显出原本的宁静与孤独。我让女主人烧了份野蘑菇炒肉,配米饭,吃得有滋有味。院子里有人在烧烤,一阵阵香味飘过来,就差流口水了。


山地太广,夜太黑,几个人围着烤架,并不显得热闹,倒十分孤单。那香味也像丢了魂,肆意飘散,落在大山深处里,好似迷了路。


我靠在床上,用手机放歌听,《她来听我的演唱会》现场版,单曲循环。音量极小,好在四周是安静的,静得使人压抑。


说来这是首老歌了,我却在不久前才第一次听到。那也是某个夜晚,回家路上,1039交通台已播到《有我陪着你》,话题是“老情歌”。当主持人放出这首歌,前奏结束,张学友的声音出现,汽车发动机的轰鸣声忽然没有了,转向灯的“滴答”声也没有了,我静静听着,整个世界都落在这首歌中。


音乐结束,我后悔没有记住名字。大路说,你不知道这首歌么?《她来听我的演唱会》。


夜已深,烧烤的香味都已散去。手机仍在单曲循环,我躺在床上却睁着眼。出来五天了,第一次感到孤单。


忘了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好在手机还充着电。第一次睁眼天还未亮,我悄声起床,下楼洗漱,穿戴完毕后,听到第一声鸡鸣。阴天,还是没有日出。


整个院子只有我起了床,幸好头一晚已付了房费。我背着大包轻轻出门,来到大路上,轻松许多。清晨真好,一切都是新的。


日月星停车场已聚集了几个人,都是出山的。南坪的车只到辉县,车程一小时,还有足够的时间做打算。我在辉县搭上一辆去新乡的班车,走到一半又忽然想转道洛阳。售票员看看表说,去洛阳的车已经发了,你在前边儿下车等吧。


河南到处都在施工,无论从哪到哪,一路望过去,不是工地就是牵引车。我下车的地方尤其夸张,就像刚刮过沙尘暴,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土味儿。几个年轻女孩用手捂住口鼻,我很煞风景,跳下车卸了包一扔,一屁股坐在尘土飞扬的马路边。


在去往洛阳的路上,我接到一个本市电话,Y打来的。通话时间十几分钟,先聊工作,后唠家常。Y忽然提到一个人,本还眉飞色舞的我顿时语塞。我强装淡定继续说话,心却像被电击了一下,幸好是在电话里,没有人看到我手足无措的样子。


Y是我青梅竹马的发小儿,可能是这世界上唯一真正懂得我的卑微,却又能让我不设防的人。或许因为成长经历类似,至少在某些事情上,我对他有绝对的信任。我不知Y为何会突然提起,可真的,十几年了,我始终在逃避。未来会怎样,真的不知道。我不想选择,只有被现实推着一步步向前,而前方,汹涌莫测。



2014年4月于北京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