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绿野自助户外活动网站 返回首页

思龙的个人空间 https://www.lvye.org/?314021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2014西行记:⑸ 独上华山

已有 85 次阅读2017-7-5 16:12 |个人分类:独自旅行



洛阳最后一晚,我窝在书吧里,继续翻北岛的散文。阅读间歇,我在朋友圈发照片,说累了。Teddy赶紧回:“这种日子对我来说就是逍遥,看来你的确不适合了。赶紧回家写游记吧!”我立马来了精神:“不回,不写!>_<”


事不宜迟,次日一早,我冲到火车站买了张到西安的票。哼哼,激将法,难道我看不出来嘛!


出来时没翻黄历,眼看着到清明了,我在火车上才想起住宿的问题。打了几个电话,都爆满,最后找到一家万里路的青年旅舍,南门附近。


下了火车,按照电话里的指示搭上公交车,半晌到了书院。办理入住,瞟一眼墙上的宣传画,我了个去,都是英文的,看来这是家以老外为主要房客的青旅。


安顿下来,一时没事,我四处转悠。楼道里贴了许多招贴画,我逐一看过去,各种night。lady’s night在周四,明天。继续晃,发现书院的建筑结构挺有特点。这是个仿古的大院,共三进,前两进楼高两层,第三进有个露台。第三进的正(北)房是咖啡馆,第二进有楼梯通地下室,是个酒吧。


我住的房间在露台上,出门便是鸟语花香。巡视完地形,我拿了本书,坐在小院子里读。傍晚,同屋的男生们回来了,看到房门开着很惊奇。我在另一侧喊:“嘿,门是我开的!”


六人间,除我之外一个湖南妹子、一个广东仔;剩下三个是茶几、H、水淼,都是大男孩。湖南妹子和广东仔行踪不定,我和男孩们成了朋友,晚上在房间里聊熟后,约着一起去喝一杯。


先到咖啡馆小坐。茶几要了红茶,剩下三人一人一瓶青岛啤酒。喝完不过瘾,转战酒吧。H点了小吃,我和水淼两瓶粉象,茶几喝的什么想不起来了,左右也是比利时啤酒。书院的酒吧装修极有特点,各种混搭,将军俑和飞镖靶子遥相对望。


说起来,三个男孩都比我小,在房间里聊天时还问我有没有学生证。忘了是水淼还是茶几,见我第一面时竟喊我妹子,后解释说,我看起来就像个刚毕业的。那声“妹子”差点给我喊懵了,我暗自思忖,我长得有那么年轻?


酒吧里时间过得快,天南海北神聊,一瓶酒转眼下肚。我决定第二天去爬华山,男生们互相逗趣:“去不去?”“你去不去?”次日六点,我准时起床,男孩们还在熟睡。那也许是年龄差别最明显的时刻。其实谁都一样,看上去年轻的人,也总会被一些事情出卖了年龄。


忘了是什么时候回房间的,只记得我已走不太稳。那感觉刚刚好,算不上醉,但足以让我尽情尽兴。


睡前,我发出最后一条信息:晚安,西安。


 

十一


早晨六点,天刚蒙蒙亮,窗外已有鸟鸣。我起身洗漱,头还有些晕,略略没醒酒的感觉。


搭车来到火车站,听说这有华山旅游公交专线。我转了半天没找到在哪,正发愁中,一位大叔上前搭讪:“姑娘去哪儿啊?”我问他,是否知道游1路在哪坐。大叔眼珠一转:“去华山的吧?你走一天还是两天啊?”我反应过来,这是碰上拉客的了。可姑娘我好歹也出来这么多回了,能让你忽悠了?“您甭管我几天,您告诉我游1路在哪坐就行。”大叔显然没想到我会如此回答,半张着嘴瞪着我,半天从牙缝里挤出一句:“什么?”我继续:“您知不知道游1路在哪坐啊?不知道算了。”


我挥挥手,转身过马路,留大叔在原地大眼瞪小眼。


怪就怪小学语文没学好,所有人都告诉我游1在“火车站东广场”,我非到火车站对面去找,可不是找不到?


华山又称西岳,为我国著名的五岳之一,以险著称。华山主峰有东南西北中五座,南峰最高,东峰是最佳的观日出点。古时候“自古华山一条路”,胆子小的和没体力的,还真别惦记。现在方便多了,修了西峰和北峰索道,使华山一日游成为可能。


我是一定要住一晚的,否则180的门票太亏。那么如何安排行程呢?无论怎么走,北峰都是必经之处。过了金锁关就要选择了,想看日落去西峰,想看日出去东峰,如果去了西峰看日落再赶到东峰,怕已经没地方住了;如果夜宿西峰,那么第二天就要起很早,再去东峰,太赶;如果先到东峰安顿下来,再折返西峰等日落,还得再回来,太特么累……我左右纠结,选择障碍彻底爆发,差点把几个峰念成绕口令。


大地在脚下缓缓静止,窗外的风景停止流动,玉泉院已近在眼前。我在山门处捏了张照片,记录时间,而后整整行囊,穿过道院,开始爬山。


说来,我自返京后,膝盖就废了,华山之行应是做了不少贡献。但若让我再选一次,我依然会来,依然会独自背着大包走这一遭。本质上,我惧怕太理智的人。我喜欢丰盛而浓烈的活,即使是幻觉。


华山下了小雨,淅淅沥沥的。我独自前行,雨声、脚步声,自己的心跳声。没有光线,拍不出像样的照片。但正因在雨中,小路隐秘清幽,万物浓了颜色,远山险峻朦胧。


一路上都有小摊贩立着“最后一处补给点”的牌子。我在上升之前的休憩点停下,补充热量和水分。不停有人走过去,又回头看我。我早已习惯这般目光,却偶尔也会想,一个冲锋衣裤登山鞋、背着60L大包独行华山的女孩,会给他们留下什么印象呢?


从这里,就正式上山了。山路陡峭,路旁有扶栏,扶栏上挂着各种锁。我有点心动,想再爬高点,买把同心锁。可越往上,锁越多,卖锁的也多;到了金锁关,锁匠简直比游客还要多。到处都有人挂着一大串推销,价格也从5元、10元,到25元不等。我被拦住数次,小贩太热情,就差问候八辈祖宗了。我逮个空当,落荒而逃。


过了毛女洞,我遇见一个男孩。我们速度相当,但都比大部分人要快。后面的路,或者我超他,或者他超我;从九天玄女宫、北峰、千尺幢,再到苍龙岭,谁也没有甩掉对方,谁也没能跑太远。


快到金锁关,两个人终于同时累了。“歇会儿吧?”“嗯。貌似快到了。”“是快到了。”


第一次对话竟像久别重逢。我真喜欢那感觉,不问身份,不问过往;只此一刻,相扶相伴。


我们说到今晚的住处,L说东峰好,但也想看日落。后来我在四峰岔口静观天象,觉得落日无望,直奔东峰投宿去也。L和我一个房间,安顿下来贼心不死,决定独自到西峰走一趟。我才不跟他去受罪,回房间掏出背上来的康师傅,要了点热水,热乎乎吃面。一小时后L回来了,累P饿惨没日落。我打着饱嗝想到一句话:不作死就不会死。哈哈哈哈。


东峰脚下有两条路,一条是修好的石头台阶,一条是自古留下的崖壁绝路。我跟着L,跃跃欲试地想要尝试下后者。


云梯前聚集了一大帮人。这是开凿在石壁上的、一条十余米的绝路,两侧有铁链,中间一段是负角度。L像个猴子般,三两步窜上去了;我背着大包上了几米,到负角度攀登的地方傻眼了,臂力不行。而且下雨,为了保护我心爱的鸟衣不被蹭脏,再难也要下撤!


好不容易从旁边绕上来,L乐呵呵靠栏杆上问我:“我给你看包,你再爬一次啊?”这个,真的不用了。我默默向前,刚到观日台,又下撤一次。L早到东峰饭店歇脚去了,我边绕远儿边咬后槽牙:奶奶的,还是台阶儿适合我!


抵东峰,雨停了,L正在长椅上晒太阳。我们入住十人间,除了我俩,还有一个广西男、一个上海男、一个带着儿子的郑州妈妈,和其他四位房客。L不愧为纯正京片子,广西男沉默寡言,郑州妈妈直爽幽默,上海男操着上海普通话各种讲道理。我脑海中浮现出四种血型小人儿同处一室的画面。


晚上,六个人聊成一团,笑成一团,天南海北,插科打诨,各种欢乐各种闹。现在想来,我真是怀念那样的夜晚。虽然很冷,虽然各种不方便,但快乐是真实的、没有杂质的,肆无忌惮的。


2014年4月于北京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