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绿野自助户外活动网站 返回首页

思龙的个人空间 https://www.lvye.org/?314021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2014西行记:⑹ 云游、会老友

已有 172 次阅读2017-7-5 16:14 |个人分类:独自旅行


十二


天未亮,陆续有人偷摸起床,蹑手蹑脚披大衣、拿相机,贼一样溜出房间。女孩们发愁何处洗漱,郑州妈妈有句话深得我心:山上讲究啥,洗啥漱啊,一切从简!


迷迷糊糊来到观日台,已经有人在守望了。我找了个人少稍偏的地方,往大石头上一靠,开始漫漫观日路。


观日台上真冷,气温低不说,小风嗖嗖的。在寒风中站了近一个小时才等到日出,不少人面色发青、抖似筛糠,拿着单反都不知道怎么按了。相比之下,我虽是LX5,但身为羽绒服党,必须不厚道地笑一笑。


这次日出真美。最初只是云层下一个淡粉色的小点,随着上升,渐渐通透,转为橘红;几分钟后爬出云层,水沁的样子,清澈的亮橘红;触到天际时,四周已大亮,蓝天,白云,远山,金灿灿的太阳……我想我是醉了。这酒精含量,比真实的酒高百倍。


我没有拍很多,我始终记得一句话:有多少人只是拿着相机狂拍,而不是让那如豆的红日温润双眼进而抵达内心呢?


回房,吃些东西,我和L、带儿子的郑州妈妈相约上路了。先到南峰,走长空栈道,他们走,我负责看包。长空栈道位于南峰悬崖上,人们在保护点交钱、上好保护后,需要往下攀一段绝壁,才到栈道起点。整条栈道仅一脚宽,约百余米,深不见谷底。最吓人的是,栈道需要往返,人多就要不停错车,而悬崖一侧没有任何扶手!


我打定主意溜边儿等着。郑州妈妈带儿子到了保护点,看清楚栈道的样子后,放弃并先行下山。L胆大心细,决定尝试一下。


我在另一侧看包,隐约看到他的身影。老人家显然忘记有人在等了,在下边儿越玩儿越high。我站累了去附近转一圈,回来后等他上来,人竟然对我说:“我刚才看不见你了,还以为你掉下去了!”


循着东-南-西的顺序,我和L边走边玩。我们聊星座、北京、旅行,在每个峰上,我请他帮我留影。那像极了云游的日子,没有终点,没有起点;无处可去,无处不可去。悲喜不再重要,岁月不再重要。在远山与白云之间,只有悠然怡然的自己。


大约是早上糖分补充不够,过百尺峡时,我头晕了。百尺峡和千尺幢一样,是徒步华山必经之险关。L想停下来让我歇歇,我说,算了吧,这地方站都不好站,先下到平地吧。


L递给我一根肠,又在补给点买了番茄和麻花,一阵吃喝后,我缓了过来。L说,你就是缺糖了。我们在山腰上喝水休息,不知怎的聊起爱情,我给他讲我和大路的相遇,从初识到相恋的八天,讲完,心里像过了场电影。


我们在北峰买水喝,L怕我再缺糖,可乐大半瓶都给了我。从北峰缆车处可以清楚看到“智取华山”的下山路,全是台阶,一点缓冲没有。对一个经常爬山的人来讲,这场景真是恐怖。


我们不断回忆上山时的样子,在哪里做了什么,又是在哪些地方频频相遇。默契与缘分同样神奇,因为L,我的华山之行多了许多色彩,多了许多难忘。


下降完毕,走沟出山。在前一天休息的地方休息,L和老板娘攀谈起来。我抬头望远山,天已晴,再不是进山时朦胧的样子了。


山门处遇到几个外国人,我风尘仆仆背着大包的样子,显然引起了他们的注意。我在几个人的目光里走出山门,和L聊起前一日彼此进山的时间。这才发现,其实我俩都在进山时见过那对郑州母子。缘,妙不可言。


玉泉院看上去,比前一日亲切许多。道观前的广场也变漂亮了。我有种云游归来的感觉,只想站在天地间大声地喊。两日华山带给我太多,已非“难忘”二字可以形容。而L同学,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们后会有期!


 

十三


回家路上,我接到剑仙电话,约晚上一起吃饭。几年未见,剑仙瘦了,黑了些,戴一副黑框眼镜,唇边略略有些胡须。这不再是当年那个,在地平线BBS傻傻当版主的小男孩了,他长大了,变得沉稳,帅气,是个男人了。是啊,我也不再是那个众人口中的“思龙小朋友”,那些在坛子上书生意气、仗剑天涯的日子,一去不复返。


他乡遇故知,真是极大的欢喜。我们在鼓楼相见,剑仙带我去吃小吃。人多,有时不得不各自穿行,我总回头看一眼,剑仙跟着,心里便踏实许多。


前两天看过一篇评论,说摩羯女的一切日常,就是介于“千万别让人发现我是个男人”和“老子就是个男人怎么着”之间;她们通常很爷们儿,即使看起来文静淑女,也是在“男扮女装”。


星座是笑谈。谁都有内心柔软的一面,只是我不愿常常显露。我不爱说话,有时是不想;有时是放松、不介意对方看到自己的柔软。面对剑仙时,我是后者。


米家泡馍在一条小巷里,七拐八拐才找到。剑仙带着我,各自要一碗泡馍,坐定,边聊边吃。我们谈到工作和感情,后者剑仙没有说很多。我听他讲着在油田的故事,工作的现状,忽然意识到,真的已经过去了好久。剑仙说得很平静,我没有多问。有些事儿是不能刨根问底的。何况,那也是我无法触及的世界。


见老友本是件欢喜的事,不知为何,我有些伤感。饭后,我们沿西大街拐到南大街,话题也从工作转为爱好和娱乐。我们路过鼓楼和钟楼,夜色下的西安真美。我忽然轻松起来,无论世事如何,我们都在各自努力着,而生活总有其美好的一面。所幸我们都年轻。不是么?


回到南门,已接近九点,剑仙还要一小时才能到家。我们在旅舍门口告别,我嘱咐他,来北京一定要找我。大学时代的友谊已所剩无几,能联系到的朋友不多。剑仙,各自珍重。



2014年4月于北京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