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绿野自助户外活动网站 返回首页

思龙的个人空间 https://www.lvye.org/?314021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2014西行记:⑼ 独步张掖

已有 262 次阅读2017-7-5 16:26 |个人分类:独自旅行


十八


火车是早上九点多的,难得不用起早。我花了一小时起床收拾,溜达到对面去吃早饭,在街上踱一会儿,然后晃晃悠悠地来到火车站。


没买到坐票,我想着到车厢连接处找块地方,挨俩小时。站在车门底下傻眼了,这阵仗,能上去就不错了…… 


跋山涉水来到车厢内,行李架全部两层,连座椅靠背上都竖着编织袋。座位上、通道内,连人带货满满当当,我背着大包站在其中,无辜得像只骆驼。


列车员见了,对我说:“你找个人帮你腾腾位置,把包放上去嘛。这么多帅哥,都愿意帮美女的啊。”周围一阵笑,我有些不好意思,左顾右盼,终于在行李架上找到个缝,好心人帮我把包塞了上去。


这趟车发自兰州,终点奎宁。车上80%是西北男人,基本都是到终点的。


我找到个位置站好,尽量不乱动,准备挨过两小时的拥挤、嘈杂、叫卖的小推车、汗味、方便面味,还有西北男人好奇而友好的目光。


淳朴腼腆的西北男人,似乎对我这个背着大包的“异域姑娘”十分好奇。自我上车,就有人不停在打量;外向一点的会直接问:“姑娘上学尼吧?”大部分人则一边看着我,一边笑,一边谈论着。他们的话我大都听不懂,只记得有两个人隐约在谈论我的包。一个说,这包好,后面肯定是铁架子。另一个说,这么大个包,这小姑娘,有劲呢。


大约是我尽量让自己礼貌和客气,身旁坐着的两个新疆男人谈论到:“这姑娘和我们这边的不一样呢。”“嗯,不一样。”他们边说边看我,我一笑。没想到其中一个站起身来,对我说:“我去走走,你坐。”


我有点意外。他见我没反应过来,一边往外挤着,一边重复:“你坐。”我道谢坐下,疲累的腰和腿舒服了些。40分钟后人回来了,我起身让座,另一个又要走;一样的坚持和腼腆,我有点感动,真是可爱的人。


漫长的旅行,因为陌生人的好心而变得温暖。两个半小时后,我请人拿包,第一个让座的男人问我:“要走了?”我点点头,嗯,要走了。


出车站,换公交、长途车,辗转来到张掖与临泽的交界。这里距张掖市区40公里,荒山大漠,仅有的公路像根筷子一样孤独。


我在半路下车,到路对面去投宿。张掖的树绿了,桃花也在盛开,两侧耕地有人在犁田。我看见一只喜鹊,张着翅膀滑翔,翘着尾巴,落到对面的屋顶上。春天了,即便是荒山大漠,也阻挡不了生命的力量。


这里因为偏远,没有商业化的住宿点;民宿主人神出鬼没,拿了房钱就难以再见。我独自在房间里看书,午后的日光落在白床单上,屋内影影绰绰,外面过车的声音格外明显。


晚上,找主人弄了一碟菜、一碗饭,独自吃完回房。


夜里气温骤降。我穿了两层衣服,盖了两床被子,还是在天快亮的时候被冻醒了。看手机,五点整,随手发了条朋友圈,收获N个赞。我来了精神,在微信上与朋友们贫了起来。那时我还不知道,临泽已开始停电。


 

十九


回笼觉一直睡到八点,我起床洗漱,出门觅食。民宿主人又像幽灵一样消失了,整个院子里一个鬼影也没有。我左右踅摸,想喝点热水,好不容易找到个电壶,插上电没反应。


厨房也锁着门,早饭无望了。我回房翻包,半天只找出一个橙子来,总比没有强。


从住的地方往西溜达两公里,就是丹霞景区。我琢磨着路上总能有地儿吃饭,事实证明,我想多了。一路过去,除了一个卖杂货的“丹霞商行”、几个关着门的民宿外,公路两侧空空如也,只有同样饿肚子的流浪狗盯着我看。


张掖国家丹霞地质公园,是国内唯一的丹霞地貌与彩色丘陵景观复合区。景区很大,需要乘坐巴士,我买了票匆匆上车,发现只有四个游客。除我之外,还有一个大叔、两个兰州女学生。


观景台只有四处,那些被人们凭空想象出来的景观都不值得一看。倒是彩色丘陵前所未见,我拿着相机左右取景,可惜阴天,实在拍不出丹霞的美。


两个兰州女学生不停说笑,互相摆姿势拍照;大叔独自拿着相机走走停停。我站在栈道上,不远处的丘陵层理交错,赤、橙、黄、绿、青、白、灰,彩虹一般,真是美极了。


加上司机讲解,偌大的景区只有六个人。返程路过《三枪拍案惊奇》里的道具场景“麻子面馆”,一座仿古二层小楼,孤零零地立在荒漠里。“以前有个游客说,它看上去像是孙悟空大闹天宫后变出来的那个庙。”讲解说。


我在游客中心买了几包馍片,想让店家给打点热水,店家不同意。“今天临泽停电,烧不了水啦!”我心里一惊,原来早晨的电壶不是坏了,是真没电。早上一直在刷朋友圈,手机电量也所剩无几。今天是要坐夜班火车去敦煌的,一切都未知,充不上电可不是件好事……


我给大路发了最后一条短信,关机。回去的路上,景区外有民宿开门了,好不容易做了碗臊子面,我狼吞虎咽下去,终于活了过来。事实证明这是明智之举,回到住的地方后,我依然没有见到老板。


下午,依旧在房间里看书。我闷头几乎翻完了《午夜之城》的第二遍,醒来,已快到傍晚了。


打包,出门。来时听人说,回张掖的车五点半路过。我卸了包坐在路边,直等到六点半,车也没来。气温开始下降。我披上冲锋衣,换下墨镜,有当地人问我去哪,听到我说张掖后,又看看远方。按理说,车早该来了。


“如果等不到车,只好再住一晚。只是没电,喝不到热水,吃饭也麻烦……”我正盘算着,忽然听到喇叭声,车来了。


前一日,出租车上,我曾在张掖市区见到一条仿古的街道,看路牌,仿佛叫“明清街”。火车是夜里的,时间充足得很。我请司机送我过去,一个人慢慢逛,也很惬意。


明清街,看起来有点像北京的琉璃厂。只不过后者源起清代,店家不是文房四宝,便是古董字画;而这里一看便知是近几年人工建造的结果,两侧也只是些小饭馆和服装店。


我买了杯奶茶,背着大包,慢慢踱着。走到街的尽头,看到两扇朱漆大门。是庙么?门口虚掩着,没有售票处。我起了小小的促狭,走过去,才发现是个公园。


园子里安静怡然,有花有水,有明月,与园外俨然两个世界。这园子说小不小,走一圈半小时还是有的;说大也不大,抬头望得到对面高楼上的霓虹灯。月光皎洁,落在园内万物上,平添了一层朦胧。


我沿着湖边慢慢走。没有灯,有时看不清脚下,踉踉跄跄,像醉了一样。这园子亭台楼阁,月色下,可不是醉人?


其实若在白天,这园子未必漂亮。只不过月色沉静下,一切都像披了一层薄纱。由此想到,眼睛是会骗人的,只是我甘愿被骗。


我对司机师傅说,我喜欢张掖。师傅有点吃惊,从北京来的女娃娃,会喜欢这西北小城?我暗自笑笑,不再说话,夜色中的张掖在视线里转瞬而逝。


出了市区,两侧道路愈发荒凉。火车站在五公里外,二十分钟后,我从后备箱里拎出我的包,检票进站。离发车还有三小时,左右无事,我翻出《午夜之门》,一边发呆,一边读完了最后几篇文。车站广播响起来:“旅客们请注意,由兰州开往敦煌的K9667次列车,现已晚点20分钟,给您带来不便,我代表铁路部门向您深深表示歉意……”



2014年4月于北京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