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绿野自助户外活动网站 返回首页

思龙的个人空间 https://www.lvye.org/?314021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随笔雅拉㈡:【探寻垭拉措】

已有 626 次阅读2017-7-5 16:32 |个人分类:绿野生涯


【探寻垭拉措】


一个月前,我和答案、琉璃、朵朵,在老掌沟自驾寻欢。第二天拔营时,大家谈论起各自十一的计划。在那之前,我曾偶然得知KK想要去徒步穿越雅拉神山,眼看强度海拔都合适,景色又好,还是熟人带队,心里不禁痒了一把。


答案原是要走洛克线的,听我说起KK的活动,一番权衡后,决定改线。彼时的我还在犹豫,大路是不去的,我要独自去走么?


那天正是9月7日,按KK的计划,该出27日到成都的票。答案和琉璃怂恿我先出票,就算不去还可以退。我拜托大路操作,几分钟后,大路扬扬手机:“两张软卧。”


我一下兴奋起来,高兴得直跺脚,惹得答案和琉璃在旁边笑。纠结了一星期的事情就这样尘埃落定,后来想想,那无疑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时间快进到9月30日。早晨,人们起床洗漱,各自收拾。向导牵着马来了,我们在龚家客栈前合影,把大包装进编织袋,留给向导们上马。老龚找了三辆小面送我们进山,徒步就此开始。


中谷村海拔3000,这一天要上升800米,走17公里。山路上,绿树成荫,流水潺潺。蒋同学拿着相机跑前跑后,不时感叹一下景色有多好。高反使得我走两步就憋闷异常,不得不常常停下来大口喘气,抬起头,云层时而遮过太阳,天忽亮忽暗。


过了新甸子,马帮追了上来。我和大路、老茶根儿、米粒、花脸一起走,遇到答案,又遇到KK。据说离营地不远了,大家也累了,索性停下来休息。我们一字排开坐在高山草甸上,慢慢地说话,看远山。那场景似曾相识,一些轻微的眩晕感,一个恍惚,仿佛回到那一年的东猴顶。


再启程,碰到折返营地的前队回来接应。一起走,出了林子,一大片草甸出现在眼前。向导们早已把马卸了包,人们三三两两地铺地席、搭帐篷;天色不早了,一缕夕阳落在贡嘎雪山上,云层散开,美极了。


向导小勇帮忙点了火,公共物资都在编织袋里,老茶根儿掌勺,用番茄、牦牛肉、洋葱、萝卜和土豆做了热汤面,每次煮好没几分钟,锅就空了。我又累又冷,吃不下太多东西,大路每次盛些热的,先给我吃一点,再自己吃。


晚上点了篝火,漆黑的山谷顿时有了些暖意。所有人围坐一圈,烤火,说话,享受一天中最惬意的时刻。偶尔几分钟沉默,火光跳跃着,寂静的山谷里,只剩下干柴燃烧的噼啪声。


夜里下了雨,我穿着抓绒,缩在1500的睡袋里,还是冷。高反使我的肠胃十分难受,睡不着,只好闭着眼睛挨时间;半梦半醒间,似乎听见马在营地溜达,花脸一直在咳嗽,KK和蒋同学在说话。又过了一些时候,困意重了些,我渐渐睡去,再睁眼,已是次日早晨6点了。


出发前,KK曾在谷歌地图上看到一个湖,计划之外的湖。从地图上看,那湖叫垭拉措,比姐妹海大得多,海拔高得多,湖水碧蓝。查阅资料,貌似没有国人去过的记录。KK很兴奋,和大家商议过后,把三天的路程改为四天,第二天营地不动。他想专门留一天时间,去探寻垭拉措。


清晨,人们吃过早饭,陆续出发了。垭拉措所在的山梁被我们称为“神山”,隔着一条河,在营地对面。水不深,也并不急,但刺骨冰凉。向导小勇和我们一起去寻湖,两次把女生们一个个背到对岸。他力气似乎大得很,男生们都走得气喘吁吁的路,他一双军胶平趟。


过了河就上山,很长一段时间里,在密集的林子里钻来钻去。海拔加上开路,女生们渐渐吃力起来。眼看着越来越慢,前方还有更危险的碎石滑坡,KK决定让女生们先下撤。


回营地还得过河,小勇不在,为了不让鞋袜湿掉,女生们只好光脚拎鞋趟过去。那水真凉啊,踩进去的一瞬间,全身就失掉了一半知觉。待踉跄到对岸,两只脚已麻透了。


高原天气阴晴不定,营地时而日晒,时而冰雹。女生们把防潮垫拉出帐篷,谈天、开火,睡觉,享受难得的慵懒时光。休息了一天,我似乎没有那么难受了。琉璃提议当天的晚饭由女生来做,让男生们下山就有热的吃,女生们欣然同意。


很快,几个人分了工。琉璃、米粒切菜,草草生火,我掌勺。男生们陆续下来了,除艳阳外,其他人看上去都很疲惫。女生们先做了三锅醋溜白菜,得到一致好评;又用剩下的蔬菜、牛肉煮成三锅热汤面,看到男生们吃得香,也就很欣慰了。


晚上依然用做饭剩下的柴生篝火,人们围成一圈,烤火,说话。忘了是谁,提一袋花生米,每个人抓一把,慢慢地剥着。花脸和蒋同学带了黄酒和梅子酒,几个人分着喝,用白天探湖的经历下酒,比花生米更加意味深长。


很快的,夜就深了。人们三三两两回帐,渐渐只剩下KK、蒋同学、大路和我。KK和蒋同学还沉浸在白天的跋涉中,言语中透着一点惊喜、一点自豪,更多是震撼和感动。而我,听他们描述后面的路,很清楚以自己的实力很难走下来。没关系,总要留一点遗憾。对我来说,能够在这个团队里,能够亲眼见证这一切,已经是很美妙了。


待我回到帐篷,外面只剩下KK和蒋同学两人。已经很晚了,两个人都不说话,火光一闪一闪,映着他们的脸。



2014年10月于北京

(未完待续)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