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绿野自助户外活动网站 返回首页

思龙的个人空间 https://www.lvye.org/?314021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随笔雅拉㈢:【雅拉雍措旁的夜色】

已有 396 次阅读2017-7-5 16:33 |个人分类:绿野生涯


【雅拉雍措旁的夜色】


第三天,我们离开“大本营”,继续北上。顺着沟走,没有多远就可以看到对岸红峡谷和滑坡的碎石,那是男生们前一天走过的地方。四周没有人烟的痕迹,巨大的裂隙和滑坡静静存在,一种莫名的震撼感。


花脸和吴风谈论着前一天的路,答案则跑前跑后忙着拍照片,前两天都没拍过瘾,今天时间充裕,可得抓住机会。我们遇到了一队四川本地的山友,大家聊的投机,便在山腰上合影。过了垭口便是姊妹湖,我不紧不慢地走,竟也是前队的队员了。


一起到达姊妹湖的还有老茶根儿和琉璃,三个人卸了包,坐在石头上休息。成都山友比我们早到,在我们一旁说笑玩耍,拍各种“大尺度”照片,我和琉璃默默感叹“真是重口味”。


答案和大路到了,随后而来的是花脸。KK和蒋同学走了另一条路到湖边,大家看见,嚷嚷着要一起过去玩。我往下走了两步,发现离湖越近,湿地越多,以此类推,湖边定满是泥泞。休息得久了,身体也发凉,索性回到正路上,继续向前。


米粒一直在走,没有休息,也没有下到湖边。当我启程走了一会儿,已经能看见她蓝色的冲锋衣,晃晃悠悠,不紧不慢。我跟着她的身影,后来的路上,几乎没有再停留。


姊妹湖一起休息的伙伴们始终不慌不忙,遇到好的景色会停下来玩够了再走。我只觉得好冷,风也硬,只有不停地走,才不会太难受。


翻过第二个垭口,隐约能看见雅拉雍措,安静地躺在雅拉神山下。向导早已在去往营地的分岔口等,天气愈发阴沉,我按照向导的指示从一侧小路上了山,不多久到一片空地,再向左拐,便是今天的营地。依然是整体倾斜的地面,晚上又要“爬坡”了。


营地下了雨,十分湿冷;雨中搭帐篷,很是销魂。向导们在自己的大帐前生了篝火,女生们纷纷钻进大帐烤火,和向导们攀谈起来。聊到尽兴,妮子们要求向导唱首歌,向导们不好意思了,互相推着,妮子们又起哄加玩笑,气氛一时十分热烈。


男生们也凑过来了,和女生一起聊着闹着。向导们把我们没吃完的土豆和囊都扔到炭里去烤,沾一点他们自己磨的辣椒,这个香啊,都不够分的。


雨越下越大,听说无语、Kaboman和王二去转湖了,我们猜想他们仨得淋成什么样。果然,三人回来的时候全身湿透,都很狼狈。王二进帐去休息了,无语和Kaboman过来烤火,一番插科打诨后,衣服烤干,到饭点儿了。


一下午的时间,我们把向导聊成了“自己人”,小勇不但主动奉献出一块腊肉,还答应亲自掌勺,那手艺,真不是盖的,答案边吃边不停感叹:“太好吃了!!!”


不知何时,月已如钩。晚上气温骤降,我把所有衣服都穿在身上,还是冷。借着篝火和月色,有人唱起《外面的世界》,“在很久很久以前,你拥有我,我拥有你;在很久很久以前,你离开我,去远方流浪……”歌声落在山谷里,夜色苍茫。


无语喝醉了,坐在向导帐里不停嚷着“喝酒”;篝火越烧越旺,不时发出噼啪的响声,火光晕红了姑娘们的脸。大家慢慢聊着天,男生们吼了一曲《康定情歌》,老茶根儿又轻轻哼起《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月色迷离,只剩下浪漫。


夜里下了雪,染白了草地和群山。清早出帐,凛冽的空气肆虐而来,我们以最快的速度拔营装包,前来换班的向导和马匹早已等候在空地上。


米粒租了一匹马,骑着和马队一起下山。过了河,又走在山腰上,经过一段碎石路,景色渐渐好起来。


答案走在队伍的最后,端着相机始终不肯走快。经过一夜雨雪,天空放晴,雅拉已露出大半真容,配上蓝天白云,当真是美不胜收。整个队伍都在边走边拍,KK和老茶根儿索性停下来等,如果运气好,山顶的云彻底散掉,就能看见日照金山。


后队陆续下山,周围站满了等着观景的人。不少时间过去了,雅拉就是躲在云层里不肯露面,倒是北侧的无名雪山“日照金山”了一把。那场景也真美,足以让刚刚从风雪里走出来的人感到幸福和陶醉。


KK发现两座雪山中间有条沟,景色没的说,看样子也是能走的。“明年再来一趟,走这条沟,再去看看垭拉错!”一语成谶,回北京后,KK左右研究地图,发现当时登上的并不是真正的垭拉措,而是它下面的另一个小湖。真正的垭拉措要再翻一段乱石坡才能见到,从卫星云图上看,湖水碧蓝,比那个湖大得多,应该也美得多。这下真的要再去一趟了,即便只为了一个念想。不过,这便是后话了。


山腰的尽头是一块草地,景色宜人,答案再次组织大家合影。几个人站成一排,身体呈45度角面向右前方,头略抬,右手掌心朝上伸向太阳,关键是眼神,要虔诚……艾玛,这画面感,太强了。


再往下走,出山口越来越近。我们在最后一块小林子里休息,大路碰到两个昆明老乡,聊了一阵。若不是因为离现代文明太近,我真的还蛮喜欢这个地方。不大不小的空地,有稀疏的绿树,有溪流,抬头就是近在咫尺的雪山。如果能每天都看到这一切,那该有多幸福。


雅拉与现代文明的连接点,是一块叫做“山脚营地”的地方。若是自驾来,到了这地方要下车,停车自然是要钱的。若是走过来,免不了也要交点进山费,才能不被找麻烦。占山为王的是一些当地小混混,俗称“扛把子”;此行的最后一天正是因为到了他们的地盘,必须租用他们的马匹,之前的三个向导才不得不卸掉我们的包,原路返回。


就要结束了,究竟还是有一点不舍。我们坐在草地上,看看来时的路,竟有种恍如隔世的错觉。KK搭了一辆便车,去有信号的地方找人来接应;老茶根儿和答案在和“扛把子”商量用面包车把大包送到接应点的价钱;剩下的人大多拍照玩耍,而此时的雅拉,也终于露出了绝美的一面——日照金山。


辛苦的四天旅行,就是为了看这一眼么?这让我想起了那句著名的问答:“为什么要登山?”“因为山在那里。”乔治当时一定是被记者问烦了,随口一答。而我们为什么要远行?恐怕,没有过类似经历的人,同样不会懂。为了美景、为了放松、为了锻炼、为了新鲜空气……所有的理由都似乎差了点什么。可也许,没有表达出来的部分,才恰恰是我们选择户外的真正原因。


我很幸运,能够在这个团队里,有美景、有篝火,有每个人的陪伴。我很幸运,能够见证这四天来所发生的一切,和你们一起经历,一起坚持,一起欢笑。我会一直记得我们的旅行,以梦为马,无论什么时候,都是诗酒趁年华!


2014年10月于北京

(未完待续)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