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绿野自助户外活动网站 返回首页

思龙的个人空间 https://www.lvye.org/?314021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随笔雅拉㈣:【处女地】

已有 284 次阅读2017-7-5 16:36 |个人分类:绿野生涯


【处女地】


“大家看呐!这,就是雅拉神山,四川八大神山之一。我们就在神山的脚下。看,看这一片湖水,这叫……垭拉湖。纯净的粉蓝色。看,看那上面的山峰,多么原始的风貌,全是乱石。据说这个地方,近二十年没有人涉足了。但我们的向导说,他只……听说过他的父辈,来过这里打猎。太棒了,太棒了;原始的风貌,原始的风貌。来,注意看呐,雅拉神山。这就是雅拉神山,我们就在神山的脚下。感谢……神山和圣湖的眷顾,让我们得以一睹芳容。谢谢,扎西德勒。”


这段话来自蒋同学,在第二天傍晚。视频里,蒋同学的声音并不连贯,除了这段动情的自白外,还有凛冽的风,和粗重的喘气声。这里已是海拔4410米。在这之前,男生们经历了原始森林、数个碎石滑坡、随时可能踩空的乱石岗;一路开路,体力和精神都已几乎到了极限。最终到达垭拉湖的,只有KK、蒋同学、Kaboman三人。“如果不是经历了那么艰苦的跋涉,也许就不会有那么动情的解说。”KK说。


“看到那一切后,我真的觉得太震撼了。就直接跪在湖前,拜了下去。”篝火旁,蒋同学做了一个双手合十的动作。他在垭拉湖畔拍摄的视频被我们不停传看,直到现在,那些句子依然在我脑海里回荡。“太棒了,太棒了。原始的风貌。”“感谢神山和圣湖的眷顾……扎西德勒。”


……


照片没有打动我,视频却让我深深动容。在后来的路上,我几次想起这段话,每一次,都会鼻子发酸。我想象自己登了上去,跪在圣湖面前,可能真的会泣不成声。那是一种很难用语言表达的情感,是都市人难以理解的纯净、虔诚、对自然的敬畏,和信仰。


KK看上去累坏了,回到营地,只吃了少量的流食,便一直坐在帐篷里,直到晚上点起篝火,才出来和大家分享白天的经历。“当时整个队伍都准备下撤了,太艰难了,根本没有路。蒋同学想等等向导一起走,谁知向导对我们喊,还有十分钟就上去了!”KK回忆,“那时候大部队已经走远了,我们也没有力气再喊。我想来都来了,那么辛苦地走到这里,既然向导说还有十分钟,那就上吧。”


“最后的乱石岗太危险了,根本没有人走过,每一脚踩下去,都不知道石头是否会松动。一旦踩空就完了。但是当时的想法,就是拼了。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必须要上去。”说这些话时,KK站在篝火旁,火光跳跃着,映在他的脸上。周围沉默了一阵,KK显得很轻松,但了解他的人会知道,这话是认真的。和蒋同学不同,KK没有那么文艺,却是个至情至性的人。


我沉浸在这样的气氛中,虽然没有亲眼所见,KK和蒋同学的分享也足以让我感动。我说了很多遍:“那视频真的让我动容。”KK说,如果你上去,你会更加动容。“我上不去啊。”我笑。“我是觉得,能够在这个团队里,能够见证这一切的发生,已经很美妙了。”


说这话时,我是真的那样想。我相信KK的话,如果我上去,可能会是一种无比美好的情感迸发。但事实是,我很可能上不去。我不认为这是遗憾,许多事情冥冥中自有定数,对于所经历的一切,唯有感谢和感念。


蒋同学在一旁开玩笑:“你好伟大哦。”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夸奖”吓了一跳,气氛一时轻松起来。天色晚了,不少人回帐睡觉,篝火旁只剩下我、大路、KK、蒋同学。没有多久,我和大路也回去休息,剩下KK和蒋同学还在烤火。并非不累,只是在回味。白天所经历的一切艰难和辛苦都在此时酝酿,脑海里已充满了甘甜的回忆,要睡,怎么舍得。


数日后,人们已陆续抵京。KK才发现,那天他们三人上到的,并不是垭拉错。那只是垭拉错下面的一个小湖;真正的垭拉错,还要再翻过乱石坡,走到尽头才能看到。消息在微信群里引起一番波澜,没上去的同学为自己还有机会而激动。而我只觉得,如果再有一次,如果还能在那个队伍里、还能见证那一切的发生,依然已是十分美妙。


蒋同学说:“事实证明不是垭拉错,那我当时的情绪就有些过了。”嘿,怎么会呢。垭拉错是不是真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情感的真实。我是万万没有想到,会对一个视频如此动容的。那些发自内心的感叹与讲解,在这个时代,弥足珍贵。


2014年10月于北京

(未完待续)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