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绿野自助户外活动网站 返回首页

闪亮的个人空间 https://www.lvye.org/?322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八千里路云和月――甘南川西北游记

已有 202 次阅读2006-11-21 13:00 |个人分类:private

引子 昔女娲氏炼石补天之时,于大荒山无稽崖练成顽石三万六千五百零两块。娲皇氏只用了三万六千五百块,只单单剩了两块未用,一块弃在青埂峰下,一块寄于大别山麓。青埂峰下顽石因无材补天,乃幻形入世,唤作“通灵宝玉”,历尽离合悲欢炎凉世态,见证了怀金悼玉之《红楼梦》。大别山麓顽石蒙茫茫大士和渺渺真人点化,亦幻形入世,名号“它山之石”。不知过了几世几劫,有空空道人访道求仙,忽从这大别山麓经过,忽见一大块石上字迹分明,编述历历。从头一看,乃“它山之石”随大别山人闪亮游历山川河泽,记录下的一段段游记,有《太白山南北穿越游记》、《米亚罗四姑娘山穿越游记》、《春节云南怒江游记》等等。空空道人只觉文字平平,既无美景展示,亦无惊险情节,悻悻然欲走。顽石大惊,乃曰:“此等游记虽无意于问世传奇,还是乐于有人翻阅。吾背后刻有最新游记《甘南川西北游记》,还请道长批阅。”空空道人见那石上书云: 一. 土狗队挥师兰州 美游网地主尽谊 自古京城乃藏龙卧虎之地,僧俗仙道,三教九流,应有尽有。话说京城一隅有闲人若干,虽非无业游民,却也游手好闲。平日或吃酒于城西酒肆,或品茗于后海茶楼,抑或混迹于绿野聚吧。休假之日,则呼朋唤友,牵黄擎苍去爬山涉水。此何许人也,京城土狗队也!原闲人中有一高人名曰“阿Q”(此君甚是了得,后有鲁迅者为其著传立说《阿Q 正传》),每邀其出游,其必曰:“同去、同去、于是一同去!”传至懂西洋文的几个女闲人口里则变为:“to go, to go, let’s go!”及返回Q 哥口中已成:“土狗、土狗、累死狗!”金光大道闻之,笑曰:“吾等闲人,既非富贾官宦,又非迁客骚人,不求风花雪月,取名土狗又有何妨?!”于是始有土狗队之名。 光阴荏苒,转眼就快到了公元二千零二年国庆节。见有此长假,群狗蠢蠢欲动,聚集于后海茶楼。品茗之后,有金光大道者抛出甘南川西北计划,大家纷纷响应。于是着手准备工作,有犀牛、火鸟及黑妞者张罗车马船票,蓝脸及金光大道者联络兰州驴友及包车事宜,其余各自打点不提。 九月三十日申时,京城西客站,只见旌旗招展,狗头攒动。平日懒散诸狗,此时个个披甲挂胄容光焕发。又有留守土狗相送,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而凝噎。酉时二刻,队伍准时出发。火车之上,诸狗或打牌、或吃酒、或看书、或闲聊,有动有静,个性尽彰。一路有说有笑,倒也不觉枯燥,更有妹妹歌声相伴,仔细听之,其歌曰: 火车快开,别让我等待 火车快开,请你赶快 送我到远方家乡爱人的身旁 就算他已经不愿回来... ... 大别山人闪亮闻之,似有所感。 兰州城去京城有四千里,好在有火车可乘,也能“千里西凉一日达”。十月一日酉时,土狗队抵达兰州,美游网驴友已候之久矣。同是户外登山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细看兰州驴友,为首一位中年男子,道骨仙风,兰州户外运动前辈游牧人是也。其余有干练的王力、纤弱的青禾及憨厚的小熊。驴友大熊者,闻其名,以为是一七尺男儿,见之乃一曼妙少女,诸狗不禁哂然。夜晚下榻《西凉日报》客栈,迎宾楼内,手抓羊肉、黄闷羊肉、麻辣凉皮等西凉美食应有尽有。一时间,觥酬交错,尽兴而散。 二. 拉不楞寺中朝圣 夏河县街头买醉 翌日清晨,大别山人闪亮被人惊醒春梦,仔细听之,所包之车到矣。出辕门一看,乃一二十九座“野马”战车,车外新而内净,真好坐骑也。想包车每日仅需银两四百,闪亮暗自庆幸。遂邀车主杨师傅同进早餐,正宗兰州拉面,味道鲜美,果不我欺也。饭后上路,搭上绿野Hans 等十人,浩浩荡荡竟直奔拉不楞寺。 一路过洮河、越临夏,沿夏河逆流而上,于未时时分到达夏河县城。县城城西乃拉不楞寺镇,入镇观瞧,只见佛阁殿堂,鳞次栉比,金瓦红墙,气象万千;边上万间僧舍,崇楼广宇,雕梁画栋,气势不凡;四周则为转经长廊,善男信女,穿梭不息,颂经之声不绝于耳,一片佛国景致。 闪亮鲁钝,竟不知拉不楞寺与哲蚌寺、色拉寺、甘丹寺、拉什伦布寺、塔尔寺齐名,为藏传佛教格鲁派六大寺院之一。由小喇嘛带领,土狗队参观拉不楞寺的六大佛学院,依次为:闻思学院、续部上学院、续部下学院、时轮学院、医药学院及喜金刚学院。听小喇嘛讲解,方知佛学院研究领域之广,显宗、密宗、天文、地理、医学、法律,无所不包,真乃藏传佛教的牛津剑桥,抑或麻省哈佛。参观完毕,土狗队登上对面之山,晒佛台上观望,拉不楞寺全景尽收眼底。但见群山环抱,真盘龙卧虎之地也! 随后土狗队进驻药业客栈,收拾停当,踱出吃酒。其时,暮色渐起,华灯初上,秋风瑟瑟,异于白天景象。觅得酒馆一间,临街二楼,上看繁星点点,下观灯火阑珊,街上行人寥寥,僧侣三三两两。闪亮大喝:“店家,给洒家切十斤羊肉,好酒直管筛来!”不时,添灯把酒开宴。推杯换盏,纵酒放歌。恍惚间,青稞酒四瓶、高粱酒一瓶已经下肚,诸狗醉矣。席间有以箸击节而歌者,其歌曰: 昏黄的灯光不停掠过身旁延伸到无穷远处 车以不变的速度把灯与灯之间的空隙填补 下不停的雨好象你的关切在离别时仔细叮嘱 窗外的景色模糊在这条离家的路... ... 原谅我,让你如此彷徨无助 因为安慰的话也不能够减轻痛苦 不敢回头想你的温柔 将会错乱我前进的脚步 请你等我回来循着当初离家的路... ... 大别山人闪亮闻之,愕然,一时竟不知何处是归途。 是夜,土狗兴尽回客栈,呕吐、呕吐,惊起旅客无数。 三. 郎木寺群山揽胜 白龙江岸边宿营 十月三日清早,土狗队继续上路。由夏河,经合作,过碌曲,掠尕海,于傍晚时分抵达郎木寺镇。一路蓝天白云之下,皆一望无际大草原。原上牛羊散布,帐篷炊烟袅袅,水边鹤鸟嬉戏,生机盎然。天气则变化无常,时而艳阳高照,时而狂风大作,时而雨加冰雹,常常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至于路上官差挡道,游览卡拉日巴佛阁,碌曲县城腐败等等,皆为插曲,倒也为旅途凭添不少情趣。 土狗队刚进郎木寺镇,见一长者携两款款女子散步,神态悠闲,以为仙也。定睛一看,然游牧人是也,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问之,方知郎木寺客栈皆被野驴住满,遂往白龙江上游宿营。是夜,有回族朋友若干来到营地附近滩头,点燃四个旧汽车轮胎作篝火,载歌载舞,好不欢畅。其间,老方不远百米,跋山涉水,由川返甘,购得干柴一捆。其毫不利己专门利人之精神,感动得群狗热泪盈眶。 第二天,闪亮登高俯瞰,但见:环郎皆山也。其西石峰高峻挺拔,嶙峋嵯峨,望之蔚然而苍茫者,郭尔莽梁也。其东红色砂砾岩壁高峙,雄伟挺拔,形似僧侣之冠者,供品山也。山行一两里,渐闻水声潺潺,而泄出于两峰之间者,白龙江源头也。峰回路转,有寺临于江边者,格尔底寺也。寺庙殿堂巍峨,佛塔雄浑。沿江而下,有瘦削耸立之叫醒楼者,清真寺也。隔江对峙庙宇一座,色止寺也。其余纷繁嘈杂、忙忙碌碌者,郎木寺在建设也。 若夫秀美绝伦之地,居于世外桃源,不为世人所知而鲜有游人至,其必能保存原貌以千秋万载。一旦扬名于外,则驴友至矣且连绵不绝,其地必扩建客栈、修整道路以容纳远客,必改其原貌;驴友食宿、购买土特产必有金钱往来,必改淳朴民风;更有甚者,文化影响之同化效果也。大别山人闪亮甚以为忧,后有高僧点曰:“此皆孽缘,上天注定。凡人虑之,杞人忧天!”闪亮方且释然。 下午移营至下游白龙江与无名小溪交会之处,地势平坦,景色绝美。策马驰骋、坐看落日、埋锅造饭,之后又免不了纵酒放歌。一时间,中文、英文、藏语歌曲此起彼伏;京剧、越剧、黄梅戏好戏连台。半夜时分,还有金光大道、蓝脸、黑妞及闪亮者,身披睡袋,背靠苍岩,促膝闲聊。其时繁星点点,河汉皎皎,落花流水春去也,天上人间! 四. 九曲黄河观美景 索克藏寺闻说法 十月五日清晨,土狗队拔营,目标直指九曲黄河第一湾。出郎木寺,经花湖,于中午时分抵达若尔盖。一路尘土飞扬,昔水草丰盛之川西北大草原今已沙化严重矣。出若尔盖,不再走二一三官道,转向西南直扑小镇唐克。入其城则四壁萧条,冷冷清清,时有藏民骑马从街中驰过,真乃拍西部警匪片绝妙之地也。沿白河而下,去唐克五里,索克藏寺是也。本来风和日丽之天,伺土狗队到达之际,忽然狂风大作,风沙四起。土狗队长金光大道无奈,只得下令入住索克藏寺旅馆。 收拾停当之后,大别山人闪亮登上寺东山顶,举目远眺。眼前景色令闪亮倍感震撼,但见:草原一望无际,黄河浩浩荡荡,蜿蜒曲折如蟠龙,成九曲回肠之势。远望阿迦神山巍峨耸立,近观索克藏寺岿然不动。其时,落日滚滚,彩霞漫天。见此美景,糙人闪亮也不禁想起“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这样的诗句来。下至黄河白河交汇之处,见水宽而流缓,水清且濂,微微泛绿。遂洗足濯缨,母亲河之水,为儿洗去风尘。 夜晚,黄河九曲第一湾旅游区负责人、索克藏寺护法神殿祈祷师、寺院导游丹曲加措来旅馆寒暄问暖。见有高僧来到,群狗遂邀其讲解佛法,丹曲大师无奈只得依允。其后两个时辰,丹曲大师从红教黄教讲到达赖班禅,从闭关之法讲到轮回之说,从藏传佛教到汉传佛教,甚至藏汉关系,均有涉猎,有问必答。期间,金光大道的鼾声同丹曲大师的说法声交相呼应,甚是有趣。 第二天上午,土狗队留连于索克藏寺,观日出,看寺庙,欣赏坛城制作。中午时分,返回唐克镇,找一餐馆暴搓,黄河冷水鱼,肉质细腻,味道果然与众不同。席间,闪亮四大碗的饭量令在座妹妹瞠目结舌。下午,驱车继续前行,天地悠悠,竟不知何往,遂信马由缰,边走边看。 五. 瓦切乡政变成功 红原县腐败彻底 十月六日下午,“野马”车继续悠哉游哉地前行。依金光大道之意,欲于白河边找一水草丰盛,景色优美之地再次宿营。不时土狗队到达瓦切镇,去镇一里之遥,有瓦切塔林。但见旌幡招展,白塔林立,此乃十世班禅大师颂经祈福之地也。群狗下车,涌进塔林,或观赏,或拍照,或转经,或往河边找宿营之地。待欲返回车上时,有藏民挡道,要收门票钱也。金光大道勃然大怒,直斥其无理。后又借京城官员之名,叫来当地乡绅评理,一时吵吵嚷嚷,很是热闹。 花开两朵,先表一支。就在土狗队长金光大道同藏民理论之时,“野马”车上,以杨光为首的土狗却在秘密会议。原诸土狗已赏草原风光数日,始有倦意,意欲挥师红原,直奔米亚罗,及早感受雪山森林之景色。此言一出,群狗响应,哗变之声雀起。待到金光得胜上车,已无决定权利,无可奈何任“野马”向红原奔驰。此即为震惊中外的“瓦切政变”,其意义在于及时纠正了以金光为代表的极左主义思潮,关键时刻挽救了革命,使土狗队的革命走上了正确的道路。欲知详情,请参阅大别山人闪亮编撰的《土狗志》第三卷第五章第二节之第四小节。 傍晚时分,土狗队抵达红原县城。杨光等携政变成功之余威,再次打压了金光大道想入住便宜客栈之自虐企图,坚定不移地带领土狗队入住豪华红贸宾馆。夜晚,红原某饭店,火锅沸腾,盘碗交错,酒香四溢,众狗欢也!席间给京城留守土狗打电话,分享快乐。席散,有蓝脸及黑妞者,觅得一网吧,查得米亚罗地图及路线资料若干,未来之路心有底矣。是夜各自休息,按下不提。 六. 米亚罗再登雪山 县牧场又食野味 列位看官,人吃五谷杂粮,难免参与天地循环。草原旅行,入厕为一大难事。试想天苍苍野茫茫,何处可以为入厕所在?故常每到停车之时,男士到车头,女士去车尾,各自解决。由此闹出笑话,不在少数。话说十月七日清晨,土狗队出了红原,上了三一七官道。由于昨夜吃酒过多,大别山人闪亮忽觉内急,喝停“野马”,狂奔百米至胡杨林之中。悠闲之中,忽闻:“藏獒来了!藏獒来了!” 闪亮不以为意,以为诈也。须臾,又听树叶嗦嗦,定睛一看,五米之外,果真藏獒来也!闪亮向藏獒挤出一个微笑,提裤后退,见藏獒不敢上前,撒腿就跑。及至车上,见诸狗皆已笑翻矣。 一路无话,“野马”战车经刷金寺、过鹧鸪山,于中午时分到达米亚罗镇。午饭期间,问得穿越路线三条:其一,毕棚沟至长坪沟穿越,闪亮于去年国庆走过,排除;其二,上孟至理县国营牧场穿越,时间四天,排除;其三,米亚罗国际滑雪场至理县国营牧场再到米亚罗镇,时间两天,OK!接着分组,金光、闪亮、蓝脸、黑妞、小阮和老方组成自虐组准备穿越,其余归入腐败组直接前往理县国营牧场等待与自虐组会师。当晚,自虐组到达米亚罗国际滑雪场,入住藏民延木初家。吃糌粑,食獾肉,好不畅快。想想自虐组如此腐败,内心愧疚有加,遂将獾肉若干打包,欲带到雪山那边犒劳腐败组。后发觉腐败组在牧场烹肉煮酒等候自虐组久矣,如此惺惺相惜,传为一段佳话。 十月八日清早,延木初作为向导,由马匹驼包,众土狗轻装上路,直奔雪山垭口。山谷之中景色迤逦,不亚于毕棚沟。一路走走停停、行行摄摄,中午已达垭口之下。老方看其高度表,已过四千。沿河谷继续上行,进入雪线。其时,阳光普照,雪光耀眼,空气稀薄,呼吸渐重。大别山人闪亮咬紧牙关,终于登上四千五百米左右之雪山垭口。举目远眺,对面雪山扑面而来,感觉如此之近;天上白云朵朵如棉花,彷佛伸手可摘;两边山峰巍峨,蓝天之下分外妖娆。修整片刻,众狗聚齐,留影拍照,即刻下山。一路高歌猛进,不时就至半山腰。放眼望去,这边山谷与长坪沟尽头之岔子沟景色别无二致。山上植被垂直分布,谷中河流蜿蜒曲折。见此美景,流连忘行,躺地歇息,竟引来秃鹫若干。 傍晚,自虐组到达牧场,腐败组出门相迎,亲人相见,分外眼红。问之,方知腐败组于当日前往雪山海子,海拔四千三百多米,往返四个时辰。叹曰:“腐败组自虐竟不让自虐组!”夜晚,高山寒羊一只、獾肉若干,土狗之队再次把酒言欢,一醉方休。十月九日一早,土狗队收拾停当,背包徒步沿杂谷脑河下撤,直奔米亚罗镇。一路流水潺潺、两边山峰耸立、坡上层林尽染。红叶满山,非京城香山可比。五十四里山路,两个半时辰到也。当晚,于米亚罗镇上腐败,大补蔬菜水果,感受小镇风情。 七. 成都市遍尝美食 北京城马放南山 十月十日凌晨,土狗队搭往成都之汽车,过理县,经汶川,越都江堰,于中午时分抵达成都,入住黔江宾馆。一刻钟之后,土狗队涌出宾馆杀奔成都小吃城。各色小吃,点了满满一桌,食之,均不精也。盖借成都小吃之名,赚过往客商银两也。餐罢,去文殊院购核桃酥饼,往家乐福买腐败物资。入夜,闪亮等人偏僻小巷觅得一火锅店名曰“眼镜全牛火锅”,但见小桌矮凳,油汤翻腾,香气四溢,此乃真川人生活也! 十月十一日辰时,土狗队挤上回京城之火车。一路猜拳行令,打牌喝酒,闲聊零食,竟将诺大车厢当成娱乐之所。更有甚者,有土狗若干去餐车就餐,竟开红酒一瓶,其腐败程度已臻令人发指之地步。火车蜿蜒爬上秦岭,但见红叶满坡。大别山人闪亮暗忖,想必家乡树叶亦已红矣! 列车于十二日午时抵达京城西客站,群狗作鸟兽散。大别山人闪亮回到蜗居,推开房门竟一切如旧。回首漫漫旅途,恍若虚幻梦境。遂收拾房间,清洗衣物,一阵忙碌。不经意间,抽屉里的票根又多了些许。此时,留声机里又传来那首老歌: 曾经以为我的家是一张张的票根 撕开后展开旅程投入另外一个陌生 这样漂荡多少天这样孤独多少年 终点又回到起点到现在才发觉 路过的人我早已忘记 经过的事已随风而去 驿动的心已渐渐平息 疲惫的我是否有缘和你相依... ... 大别山人闪亮闻之,竟自黯然。 2002 年10 月于西坝河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回复 透明驴 2006-11-21 14:04
写的挺好的,有意思!
回复 Larry666 2006-11-21 16:56
好,好。土狗(to go), 起得好。
回复 sabrinasun 2007-7-9 00:49
又生感慨:绿野真乃藏龙卧虎之地.
回复 单飞平措 2007-10-19 10:57
跟我初中出去玩回来写的差不多 :-D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