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绿野自助户外活动网站 返回首页

柔软的核桃仁的个人空间 https://www.lvye.org/?42634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吴哥乡村挣扎记

已有 263 次阅读2016-2-1 15:50 |个人分类:旅行

吴哥窟128公里越野赛可以赚3个utmb积分,虽然路线漫长,但路线平坦没有海拔。小青介绍说因为当地炎热,最棒的旅行方式是清晨4点起床看看日出逛逛庙;中午太晒回来吃饭睡睡觉,下午3点出门看夕阳拍拍照,晚上酒吧街逛吃逛吃...赚3分,把吴哥窟这种人生必去景点扫了,还兼顾了家属的摄影爱好,一举三得啊。回家一商量,当即就定了参加。 与20号深夜到暹粒,21号起床先去领了号码布。22号晚上和燕燕,唐朝小错,自然等四个在知行合一报名的跑友汇合,交流了下比赛计划。我们几个都信心满满,都觉得完赛问题不大。席间说起炎热,自然说他带的藿香正气胶囊送给同屋的鬼子了。当下所有人都叫唤,要他要回来分给我们,可转眼就忘了此事。 考虑到天气炎热,放弃了常穿的压缩长裤,短袖短裤压缩腿套上场。其他该有必备装备就不说了,特别的也就是备了只当地的驱蚊药, 128公里的赛程是一个8字型的路线,起点,换装点,终点都在8字中间那一点,因为全程平路,我预估自己9-10小时能跑完半程,24-26小时跑完全程;给燕燕盘算的是11小时完赛(她跑64公里)。 赛前照例没睡好(一直如此)。3点宇宙无敌好老公起来去酒店领早餐,我赖床到3点半才起,4点出发去起点。到达时天色黝黑,一轮金色的满月挂在树梢。大吴哥的斗象台边上,现场只有一盏照明灯打在背景布上,搭配着叮叮当当的本地音乐,略显寂廖。赛事大约只有1-200个选手参赛,黑影潼潼的晃动着。燕燕开玩笑的问“灯光呢?摄想飞机呢?拉伸操呢?在哪里?”要说赛前的热闹劲儿,比崇礼越野都差远了。比赛没有装备检查,没有计时芯片,选手登记是纯人工。没有领导讲话,没有嘉宾暖场,黑暗中有人在人群中拿麦说了几条注意事项,比如每个补给站点每人每次只能一瓶水,只能喝,不许用水冲头等等。而后大家就排在起点,数“3,2,1,跑!”,比赛就开始了。 从中秋sty完赛后,我就约等于没有锻炼过,昨晚又没睡好,一开始就有跑不动的感觉。不就就落在后面,连燕燕都超过了我,小错和自然早早在前面没影了。不过过了不久,我就又遇上了燕燕,她在5公里处摔了,膝盖磨破了好大一块,速度慢了下来。那时候太阳刚刚从地平线上升起,薄薄的晨雾飘荡在收割完毕的稻田,我们互相拍照,一起跑了一段。我感觉状态很酥服。头20公里,我们只花了2小时。按这个速度,完赛牌似乎垂手可得啦。 慢慢的,阳光渐渐直白起来。田间沙地路一踩满鞋沙,别说跑,走着都十分心烦。大家都改在稻田里行走。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和燕燕分散了。我们跑过一些村庄,街边的小孩十分热情,排队在路边跟我击掌,还有几个小女孩摘了野花送给我。 大约从10点起,我遇到的所有的人都处于徒步状态,一个跑步前进的人都没有。然而徒步也是有速度区别的。燕燕事后说“远远的看见你的绿袜子,就是追不上”。好几次我也被同行一段的选手慢慢拉下,也是这种感受。明明不远也不快,但就是距离越来越远,直到看不见。不过这种徒步状态,聊天正合适。遇到最多的是法国人,相伴行走最长时间的是个荷兰人。所有的外国人都猜我来自日本,聊天必备的内容是抱怨天气太热。有位法国大爷我们一起走了快1个小时,他始终以预报跑的前倾姿势快走,稳定而匀速,最终拉开了和我的距离,消失在视野之外。 大约25公里的时候,一个微胖的马来西亚女孩拦住我,哇啦哇啦跟我说英语。见我听不太明白,她就对跟上来的荷兰人说。荷兰人点点头,掏出一版药片给她。突然我就明白了,“salt?”我问,她点点头,我拿了1粒盐丸,2颗乳酸丸给她,她应该是腿抽筋了。她跑64公里。我们聊了几句,告别她继续前行。 第3个补给点在山脚下。喝完水就开始爬路线中海拔最高的一段,但也就是200多米高而已。沿着台阶爬上去,绕过山顶上的废墟庙,沿土路下山,再次回到补给点。上山台阶略累,下山路还算平缓,我一溜烟的跑下去,让后面两个洋妞很羡慕。经过荷兰人的时候我还啦啦啦唱着歌,他看着笑了。我很想说:“hi,我知道你们荷兰没山哈哈哈”。可惜好景不长,下山路一会就跑完了。 补给点有几个鬼子选手看起来很疲倦,我上山他歇着,跑完下来他还歇着。喝水的时候,他脱下鞋子,从里头倒出的沙子足有2两。我继续行走,荷兰人追上来告诉我说,刚才那几个人退赛了。我们继续在枯燥,单调,无遮挡的公路上,在暴晒中行走。 大约10点多11点的样子,荷兰人让我看他的手--微微有些肿,弯曲活动略显僵硬。我的手也一样。天气很热,路线很枯燥。他遇到水龙头都去冲头,我觉得自己还好。这段路程合适跑步前进,但跑起来真的很难。一辆装满退赛选手的面包车经过我们,司机停下来问荷兰人要不要上去。荷兰人摇摇头。我目送车辆远去,默默的想:“姐是来完赛的,不是来退赛的。我走的慢,但我一定能走完。退赛的童鞋们,咱们不是船上的人,拜拜了您嘞!” 11点多了,我决定补充点食物。拿出能量饼干吃了2口,感觉甜腻难耐,包起来放了回去。此后的时间里,也一直如此。想起了还真是明治能量胶最好吃(之前在稻田里吃了一个),以后还是要屯多点。自从吃不下东西,越走越有艰难的感觉。在40公里前后,小错和一个法国阿姨追了上来。对,他们是跑着追上我们的。这时候还能跑的人,说明实力很强啊,怎么落在我后面了呢?小错说,他跑错路了。。。在32公里和64,128路线的分岔口,他跟着32的队伍跑出去10公里才觉悟路跑错了!小错给我介绍了一起的法国阿姨,说阿姨老公,女儿等全家都参加了这个比赛。好棒的家庭! 小错告诉我,燕燕和自然已经退赛了。 11:54,我给家属发了短信,告诉他我才走了37公里。没可能9-10个小时完成64公里了。还剩下27公里,按每小时走5公里算,也得5个半小时才到起点了,哪时候64公里的关门时间已过了。但128是28小时完赛的,前面耗去13小时,后面还有15小时,只要走,应该还能赶上贴线完赛。 我们四人走路组接着枯燥的走啊走,我越走越慢,特别渴望休息。慢慢的,我离她们三个越来越远,独自落在后面。我一路给自己加油打气,一遍一遍的对自己说:“自己报的比赛,含泪也要走完。。自己报的比赛,跪着也要爬完。。自己报的比赛,爬着也要爬完。。” 在一棵大樹後面方便的時候,向後一望,當時就震驚了!25公里處腿抽筋的姑娘就在後面不遠的地方--我居然已經被一個已瘸的姑娘追上了!這次她攔住一輛裝滿退賽人員的拖拉機,向車上的人在說什麼,估計還是要鹽丸吧。 我得快點了,趕緊站起身來,當下感覺後背兩臂一陣陣針扎的刺痛。翻過左邊手臂一看,一排血珠正在沁出。再翻右臂,也是一排血珠。。。我這是蹲在一棵荊棘樹前了啊!欲哭無淚啊,抓緊把兩臂上的刺一一剔出,期間眼睜睜的看著這個瘸腿姑娘超我而去。。。 挑完一身的刺,我向前追瘸姑娘,很快就反超了她。然而好景不長,我越來越多的渴望休息,盼望有一處靠近路邊的吊床。果然有所思就有所得,顧不得卸包我就躺了下去,再跟農民比劃說,我借您這歇一會!村民遠遠的點點頭,示意可以。我只歇一會兒,我想著,躺著。躺著。躺著。就是不想起來。而後,哪瘸腿姑娘再次出現在視野,越來越近,而後,經過了我,走遠了。 躺在农民家吊床上歇息,脖套就是掉在这里了。我出门必须丢东西,从来没有例外过。 被一个“瘸腿”姑娘超过,這叫人情何以堪!從吊床上爬起來,我沒有感覺任何好轉,依然疲倦。但是也得繼續走。這時,一隊騎自行車的女孩兒們嘻嘻哈哈的經過我身邊,我忍不住直接的就跳坐到了其中一個的後座上。這個行為讓所有女孩都尖叫起來,她們咯咯咯的笑著,調笑被攔下的女孩。那女孩害羞的笑著,賣力的蹬著車,問我要去哪?我直指前面,叫她繼續騎就好。不到1分鐘,我就超過了瘸腿姑娘,眼看遠遠就是補給站了。我跳下車,向小姑娘們道謝,向補給站走去。 荷蘭人也呆在補給站休息。我們打了招呼,問現在里程多少?回答47公里。現在14:45,還有17公里。也就是我走了近3個小時,才走了10公里。按這個速度,再走5小時才能到64公里處。也就是約15小時才完成前64公里。只剩下13小時給余下的64。。。而這樣的速度,不可能在28小時內完賽了! 不能完賽了,心氣煙飛灰滅。這時,一輛裝滿志愿者的卡车停在休息站,我二话不说就往上爬。志愿者拉着我,荷兰人也一个劲跟我比划,我估摸意思是,“别退赛,咱们一起继续走吧!”我犹豫了,又跳下车,想想坚持也不能完赛,还是决定退赛。于是再次爬上了车。见我上车,补给站坐着的其他几个人也动摇了,哗啦啦上来好几个,其中还有个黑人兄弟。几个退赛的家伙坐在卡车后面,竟然十分开心,嘻嘻哈哈的举着自拍杆各种自拍。我说黑大哥,你们家哪比这里还热吧,你们又天生能跑,为啥也退赛?退赛了你还这么嗨~ 志愿者不知和司机说了什么,车并没有马上开走,而是停在补给站等待。这时候啊这时候,瘸腿姑娘一步一挪进了补给站啊。坐在退赛卡车上,我想叫她跟她说,别走了,你不可能完赛了,走到也是被关门。但根本开不了口。最后我把药盒拿出来,把整盒的盐丸和乳酸丸都扔给了她。但她太疲倦了,看样子似乎连动一下都没力气,只是招呼志愿者帮忙递过来。 卡车开到下一个补给点的时候,我看到了阿甘和几个国内小伙伴,他们也看到了我。“你退了?”“是啊,你看下时间,跑下去也不能完赛了啊”。几个中国队友开始挣扎,没用多久,也爬上车来。这下,卡车上满满当当全是人了。 但是有2个上海队穿玫红衣服的大哥和美女,他们很顽强。我们各种怂恿也没改变他们坚持下去的决心。估计他们看我们,就跟我之前看收容车上的人一样吧,想的是:绝不退赛!咱们不是一路人!再见了您嘞! 在卡车上,阿甘见我脸色不好,帮找了个水箱让我坐着。我抓住车框,抵挡眩晕和胸腔里一阵阵的恶心。没有心情看风景,在回起点的路上,都是难受的半寐状态。 卡车沿着赛道返程,在路边,我看到了上午同行的法国大爷!他依旧是“预备起跑”的姿态快走着。看着他的身影,内心只有钦佩。越野赛是一个可以跑到老的运动,我希望我也可以一直跑到老去。 大吴哥这片没有手机信号,家属没收到我的退赛短信。他在炎炎烈日下像猴子一样蹲守在岩石上等我到来。直到天色渐暗,觉得太不对劲,才爬到高处,找到信号点查看短信。 他在蹲守的时候,拍到了一些牛逼哄哄的选手。他们都是这个比赛的前几名选手。家属说他们看起来筋疲力尽,只是看到镜头,才提起精神作出跑步的样子。 同去的北京女孩陈成,她取得了女子第三的好成绩。男女混合排名第15,还是很nb的。 虽然退赛,我还是获得了一枚奖牌。在等家属到终点汇合的时候,我按大家的指点去跟组委会说:我是128选手,但决定不跑了(好像我是跑回64一样哈哈哈),组委会爽快的收回条形码,给了我一块64公里的奖牌。 大约5点过一些,我离开终点去寻找家属。看到了法国大爷正向终点走来。他要么刚贴线完赛,要么刚过关门点。可不管如何,他完成了这段赛程。敬佩,只有这两个字能表达我的心情。 我没找到家属,又回到终点,切换各种位置找信号给家属打电话。熬到6-7点钟,电话突然响起,我和家属终于联系上了。我们终于汇合了,两个累坏了的人坐突突车回家,在路上看到了那个早就走劈了的马来姑娘!她走的很慢,微微拖着一条腿。 是的,已经过了关门时间。但是她完成了自己的64公里。 在我看来报名,是一个承诺:“我会完成它”。没有伤病,就应该努力去完成。不管有没有奖牌,不管是不是已过关门时间,承诺的,就坚持到底。我是这么要求自己的,但并没有做的。看到她,羞愧之心油然而起。 不过从身体状况来说,我退赛也是对的。坐车3点多到终点,休息到晚上8点,依然处于晕晕乎乎控制不好平衡的状态。事后,有人说是中暑的状态。那样的状态走下去是有风险的。 退赛的教训告诉我,超马不练光凭毅力是可笑的,尤其是选择强度更高的赛事时。 吴哥挫去了我今年挑战168的心思。今年还是踏踏实实对应100公里,明年在谋求168磨练吧。 前路漫漫,加油!不必君。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回复 小半 2016-2-1 16:20
难忘的一次体验啊!
回复 柔软的核桃仁 2016-2-1 16:23
第一次退赛啊,挫折感还是很深的
回复 花鼎 2016-2-1 17:54
:-D 我争取陪你一起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