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绿野自助户外活动网站 返回首页

阿森的个人空间 https://www.lvye.org/?438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我的第一次小五台

已有 47 次阅读2006-6-7 09:46 |个人分类:private

主题:小五台山是会死人的,死的千万别是我 发布人:路客 发布时间: 2002/05/08 10:25 跟贴 这次五一穿越小五台山本来不打算写游记的,结果阿森在绿野风版先将我一军,就以阿森的这句话作为题目写篇简单的东西。 节前发贴子只打算邀请3至5名山友穿越四台或五台,不想报名的人数达到10余人,且有一半是MM,考虑到小五台山的强度、危险度和五一期间的天气情况,最后与阿森、双枪两队合并,行前确定为10名队员:野骆驼、眼镜腿儿、双枪、阿森、MC、LC、JC、WW、Lawyer和我,只有双枪是女性。我虽然4次登小五台山,但赤崖堡――北台还差100多米高差的路线没走通,所以这次借来GPS,以防迷路,同时还想全程开机,为以后山友留下详细的waypoint。考虑到五一山上还有积雪,要求大家带上冰镐或雪杖。 原定5月1日出发,天气预报1、2日和5、6日有雨,所以队伍推迟到2日出发。13:26,乘坐4447次列车从北京南站出发,同行的还有羚羊的2人休闲队、国升的2人队和另外3名山友,共计17人,其中羚羊多次穿越小五台山,国升走过赤崖堡――北台――东台路线。16:09到达下花园站,包车到赤崖堡村,借宿农家。在村里小卖部遇上从山上下来的三夫队,他们1日进山,登北台后当晚下雪,浓雾弥漫,丢弃了一个背包和睡袋等物,羚羊答应给他们取下来。 3日晨6:30,除3名山友登东台和羚羊晚些动身外,其他13人出发进山先去登北台,刚出村就被消息灵通的管理处工作人员拦住收取进山费。沿河沟走一会儿就遇到了冰河,从左岸切到右岸,又从右岸切到左岸,再向上走了一段准备第三次过冰河时,羚羊从后面赶上叫住我们,说第二次过河后就该走山坡上升了,我认出海拔1540米的那里就是1999年春节我和笨笨、温上山的路线,但GPS数据显示那里离行前从网上找到的晨峰记录的取水上山的waypoint还有1.73公里,误差如此之大,难道前面还有路?上坡后就是高差700米的上升路线,队伍越拉越长,10点整我上到海拔2250米的山脊,11:40最后一名队员才上来,还有两名队员体力不支,中途下撤。根据大家的体力情况,与羚羊商量后,决定今天登上北台后,下到北台脚下2000年五一我与鳗鱼扎营的地方。12:20,11人沿山脊上升,中途遇到一男一女两名山友,他们1日进山,登北台后原路返回,告诉我们北台下面积雪很厚。羚羊找到了三夫队丢弃的背包、睡袋等物,还发现他们扔了一地垃圾,拍照下山准备回头贴到网上。继续上升,到达1999年春节我遇阻后撤的角峰后下到右边的山坡上横切,经过两处冰雪坡,我用背包带做了保护。经过几处角峰大石后,队伍翻过山脊在左边的山坡上上升,16点整,我登上北台,GPS显示海拔2826米。从北台顶向下看,有一支7、8人的队伍正从草坡上切上来,一问是山水行的队伍。17点多,我们11人向山谷下撤,坡度在45度以上,到处是断崖。18:30,我在海拔2480米一块大石后找到有坡度的可扎一顶帐篷的营地,再往下走了100米,发现一棵树周围可扎三顶帐篷。返回2480米时,我感到非常疲惫,与野骆驼宿在原地,其他9人在下面的营地宿营。 4日晨,从营地旁边的石缝里接了6升水,7:10,撤营横切,到达能看到下面营地的一小块平台上等下面的队员上来,但等了半个小时感到很冷,我和野骆驼只好继续横切。一路都是在45度的草坡上横切,双脚极其受罪。下面的队员只上来4个人,等到Lawyer赶上来,才知道他和阿森、双枪、眼镜腿儿四人继续走北台――东台路线,国升和他的朋友因为腿抽筋和睡袋滚落山坡,与LC、JC、WW下撤到谷底从西金河口路线出山了。继续在海拔2600米的高度横切,竭力寻找晨峰游记中提到的那棵松树,临近东台时,我和Lawyer从几块大石翻上去后发现一棵小松树,但继续沿山脊向上走连续碰到角峰断崖,只好不停地上上下下,损失了100米的高度,走了半个小时的冤枉路,越过一大片碎石后,才在12:22登上东台顶,GPS显示海拔2880米。经过一上午的横切,右脚掌很疼,脱下袜子一看,幸好没有磨起水泡,晾干脚,换了两双袜子,下到东台北边的鞍部向东看,V形山谷海拔2400米处的营地没有一顶帐篷。13点,阿森和野骆驼上来,阿森决定坚持走完五台,Lawyer和野骆驼决定等到双枪和眼镜腿儿上来后从东河沟出山。补充了水和食品后,13:55,我和阿森沿东台西南山脊向三岔口出发。没有大部队的拖累,沿着一尺宽的刃脊行走挺快,17:40,到达连接东台、中台、西台的三岔口,GPS显示海拔2734米,这里是山脊上一块平地,可扎三、四顶帐篷。我看到中台就在南边不远的山脊上,明显的小路比较平缓,和阿森商量决定抓紧时间赶到中台扎营。与北台――东台的横切路线比起来,三岔口――中台的路非常好走,阿森称之为“高速路”。太阳还没落山,18:22,我们登上中台,GPS显示海拔2797米。中台顶比较开阔,石头堆成的小庙遗址还有1.5米高的墙,中间一间的空地开口向南,可扎两顶帐篷。我和阿森都背了帐篷上来,只扎了阿森的MOUNTAIN EQUIPMENT SNOW FIELD帐篷。由于我俩只带上来3升水,所以晚饭后化雪烧水只到22点。刚睡下就刮起南风,帐篷被刮得哗啦哗啦直响,阿森不放心,钻出帐篷将营绳再次用石头加固,进帐篷后说外帐搭得有些偏,担心了一夜。 5日晨,6级风刮了一夜,早上依然没有停止的迹象。原计划今天上午轻装登南台,中午返回中台,下午登西台出山,考虑到中台――南台路线遥远,大风中在山脊上行走非常危险,决定放弃穿越五台的计划,改为穿越四台。大风中撤营,双手几乎冻僵。6:55,匆忙下撤,经过三岔口,沿山腰横切,走的虽然是“高速路”,但在迎风坡上,6、7级风经常使我们压镐停步,保持平衡。天开始下起雪粒,大风横吹,雪粒从山谷沿山坡向上飞,打在脸上生疼,小路上一会儿就盖了一层薄雪。大约9点,在西台下海拔大约2500多米处看到几顶帐篷,是北京焦化厂的队伍登完西台后遭到大风,只好就地扎营,三顶普通帐篷,居然没被大风吹翻。他们想继续登中台,我们说按现在的天气情况最好马上下撤,否则就要困在山里了。离开他们的营地,就是两个大风口,风力加大到9级,我俩被吹翻在地,我爬在小路上,用滑坠保护的姿势把冰镐压在身下,背朝来风,感到由背包传过来的强大风压,背包外的垃圾袋被吹破一个口子,一个空GAS罐从耳边嗖的一声远远飞走。就这样在狂风中坚持了十分钟,风力丝毫不减,我虽然在下中台路上在GORE-TEX手套里戴了抓绒手套,但仍感觉几根手指有些麻木,而且在狂风中多暴露一分钟,就多一分被吹下山的危险。我不敢起身,匍匐移动,随时准备制动,慢慢爬离大风口,才敢直起身体,趁着风力减弱的间歇,快速前进几步。狂风卷起浮雪,大团雪雾横扫山峦,山谷对面的山脊只能依稀辨认,四周白茫茫一片,我几乎以为自己置身于雪山之中。这时我俩只想快快离开这要命的风口,那里还敢想去登西台。阿森回头想问问位置,我朝他大喊快走,快离开这里。直到几十米外一块没有风的路边,我随手把冰镐插进路边松土,刚掏出GPS,还没来得及看,突然一阵风袭来,我只看到阿森身体向前一扑,接着眼前一花,双手抓在小路边沿,身体已挂在山坡上,惊出了一身冷汗。浮雪掩盖小路,等我们到达西台西侧鞍部时,风力渐小,虽然通过GPS知道西金河口村的方向和水平距离,但怎样走就不知道了。在鞍部向背风坡看,都是树林,下不去,努力回想看过的游记和山友的介绍,似乎应该先向西南方走,可是西南方的山谷是通往张家窑,而不是西金河口。刚才狂风中不上西台是正确的,但影响了对下山路线的判断,是上是下,我俩犹豫了半天,决定上到山脊看个清楚再说,上了几十米后发现有条横切向西南方的小路,沿小路不断前进,路边出现人为痕迹。天渐渐放晴,风势渐停,山谷里出现村庄、道路。10:40,到达海拔2200多米一个山口,西北方豁然开朗,若干村子和干涸河道向远方延伸,回头再看山中,东台、中台、南台一字排开,山腰以上白雪皑皑,阿森连连后悔没带相机。山口下方是条碎石路,高差直下1000米,开始我以为是西金河口出山的路,等到12:55我下到山口村子一问才知道下错了山谷,这里是白石口村,离西金河口村直线距离还有近5公里。联系从东台下撤的4名山友,他们正在桃花等车。找车到西金河口村,居然要价50元,我俩一听扭头就走。走到西金河口村,正好遇到西台下宿营的焦化厂7名山友下山,于是一同坐车到常宁乡高速路边,乘蔚县到张家口的车到下花园,没赶上18:17的火车,只好坐22:04的火车,凌晨1点回到北京。 总结: 1、我对用两天时间穿越五台的山友十分佩服,这次在山中与队员讨论,有人说他们负重只有15公斤,不知是真是假。这次我全程负重在21公斤左右,其他队员负重最多是25公斤,最少也有17、18公斤,以下是根据这次我的体力做的时间安排: 赤崖堡村――北台:6.5小时; 北台――东台(山腰横切路线):5小时; 东台――中台:4.5小时; 中台――西台:约3小时; 西台――西金河口村:约3.5小时; 中台――南台(轻装往返):约6小时。 若能与我体力相仿的山友组织一支精干的小队穿越五台,第一天登北台,宿东台,第二天登中台、南台,宿三岔口或西台下,第三天上午从西金河口出山。 2、这次开始是想组织3、5人的小队,有事大家商量,没想要作领队,结果进山时成了一支10余人的队伍,自己冲在最前面找路,没有根据体力情况安排队伍顺序。行前找到的对讲机使用充电电池,没有带上,队伍前后无法联络,行进速度缺乏控制。望队员们海涵。 3、还没有听说北京山友在小五台山死亡的,但年年有受伤的事故发生,这座山绝对是一座不能轻视的山,5日上午西台附近的狂风,身历其中的焦化厂队、阿森和我的感受是恐怖和人类在大自然面前的渺小。一次登山活动的成功,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4、原想第五次进小五台山就可以完成穿越五台,同时记录全程waypoint,从此心中不再挂念,可惜不能功德圆满,以后找机会走完南台和西台吧。 GPS数据和路线文字描述整理完后再贴。 跟贴: 下撤途中,国升两次滑坠,好险!] <0> 游客 2002/05/08 10:44 咱们队别在周四聚会了,人太多! <0> 游客 2002/05/08 10:47 where&when? <0> 游客 2002/05/08 10:57 周三或周五? <0> 游客 2002/05/08 11:13 那你周四再来吧,想见面聊聊 <29> 雨霏 2002/05/08 11:22 对于你,我真的很庆幸 <178> 雨霏 2002/05/08 11:17 找个时间聚聚吧!应该还有进山的费用没有交。我们在下山时也有些意外,Lawyer的脚崴了, <0> 游客 2002/05/08 11:48 补充。 <756> 双枪老太婆 2002/05/08 12:13 崇拜 <16> weisar 2002/05/09 10:33 能平安回来就好:) <650> 天涯 2002/05/08 12:21 backpacker@21cn.com,3ku <0> 游客 2002/05/09 11:48 标题不对。 <556> 阿森 2002/05/08 12:27 我们2号凌晨在东台也遇到了同样的情况 只好被迫下撤 残念。。。 <63> 游客 2002/05/08 13:06 我的情况早就贴出来了,沉底了,再贴一遍 <745> 游客 2002/05/08 16:13 我发现我总是比较走运,早一天晚一天都要受苦 <0> 游客 2002/05/08 16:37 下撤时,突然大雪纷飞,狂风怒吼,我们不禁为啊森和路客担心! <91> 特种兵 2002/05/08 18:44 嘿嘿,象我现在这个样子可以去吗? <49> 小猪猪 2002/05/09 00:18 说不清楚 <95> 阿森 2002/05/09 09:34 你想的主要是youli <0> 游客 2002/05/12 22:45 一个时间上的问题 <131> lawyer 2002/05/09 12:57 有时间走一把吧 <264> 阿森 2002/05/09 18:46 哈哈 <65> 小虾 2002/05/10 21:17 谦虚一点小家伙,路客是去过博格达的人。 <30> Kristian 2002/05/11 00:10 不好了,我被你们攻击耶!没风度! <0> 小虾 2002/05/14 20:56 告诉你,路客这次至少走了三个台!和他比:你才是“好苯”。 <0> 双枪老太婆 2002/05/11 10:16 邀请你去海陀,时间下周周末 <74> 阿森 2002/05/11 18:50 好呀!只要你敢哦!就不知道带我去,是你受虐还是我受虐哦? <0> 小虾 2002/05/14 13:24 有一种情况下他不敢带你去:你让他抱着你上下山。 <89> 双枪老太婆 2002/05/15 12:12 这就是新手和老家伙的区别 <56> 木柴 2002/05/12 09:43 不要自作多情,别以为大家乐意给你说什么。 <212> 野骆驼 2002/05/12 11:17 哎~ 何必去和这些小孩儿们争,咱都50的人了。呵呵呵 <14> 雨林 2002/05/14 16:37 呵呵 <241> 野骆驼 2002/05/12 11:26 错、 <44> 小虾 2002/05/14 13:19 果然近视! <38> 野骆驼 2002/05/14 13:47 把聚会的时间定一下吧。 <0> 游客 2002/05/14 09:32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