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绿野自助户外活动网站 返回首页

阿森的个人空间 https://www.lvye.org/?438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狼狈且万幸之行

已有 102 次阅读2006-6-7 09:53 |个人分类:private

狼狈且万幸之行――记阿森队6月21日小五台之行 作者菜鸟 时间2003-06-2423:06:43 狼狈且万幸之行――记阿森队6月21日小五台之行 一、引子 穿越活动的乐趣是什么?我以为,首先是感受自然的美,感受自然的雄伟,感受自然的秀丽,感受自然的绚烂。人不可能通过穿越去征服自然,但却可以通过穿越去感受心灵和自然的融合;其次是挑战自我,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能力极限,穿越,就是要感受自己身体到达极限后的快感;再有,就是能认识各种各样的朋友,没有利益的关系,大家纯是朋友,互助互爱,仿佛是一个家庭。 这次穿越活动带给我们的是什么呢? 二、准备工作 当上周二ggyy告诉我有一个小五台三台穿越的活动时,我毅然决然的参加了,五台连穿是我的梦想,我不知道我的体能是否能够完成,所以先参加个三台连穿试试,毕竟我可不想拖大家的后腿。 每次活动报名,如果是我报,ggyy是我的家属,可惜这次他先报名,我只好成为他的家属了,好像大家对我是ggyy2,还是ggyy家属,还是菜鸟搞不清楚,所以在这里澄清一下。 这是令我向往的活动,有挑战,应该达到绿野三级吧,开始是准备装备,首先是安全问题,我准备了一根15米的辅绳,两根1米的扁带,两个丝扣索,还有冰爪,虽说这些装备看上去似乎无用,而且实际上也没有用到,但菜鸟知道,户外活动一定存在着不可预知性,万一有人出现滑坠或者需要牵引,这些装备一定会发生作用的,扁带可以当安全带使用,丝扣索也可以权做8字环,就是辅绳差点,只能做保护,不能当主绳,不过谁让它重量轻呢,柏峪的板子崖用它做保护就可以了。不知是谁说的上周北台上还有雪,而且下雨天下降的路比较滑,因此带上冰爪也是值得的,毕竟安全第一嘛,而且有ggyy这个牛人,自然装备是由他来背负的喽。 其次是服装,无数贴反复强调会下雨,雨具的准备是必不可少的,当然还要靠虑万一淋湿了怎么办(万一最终成了百分之百),因此必须准备一套干的衣服,当时我的考虑是我这人不怕冷,因此穿速干衣裤,湿了就湿了,能速干最好,不行的话,反正一直在走,不会冷,只要上车的时候换上干的,一切就ok了,因此多带了一件外套,一件速干衣,当然还有coolmax的袜子和一双沙滩鞋,毕竟脚一定要保证是热的,现在想想,真奇怪当时我是怎么想的,既然已经想到浑身湿透,竟然没有考虑裤子!后来真是追悔莫及。嘻嘻,早知道有那么多mm衣服带得不够,我一定会让ggyy多带几套,讨好mm,这是他最乐意的,肯定胜于让他背负安全装备。嗨,后来我们多带的衣服都贡献出来了,真是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在食品方面,我们是按六顿准备的,最终结果是带得偏多了一点,好像每次我都眼大肚小,反正跟在牛人旁边,不太珍惜重量。至于水,2.5升冰体饮、3升冰酸梅精+盐、2.5升冰水,事后分析,有些失败,光考虑了天热爬山的情况,没有考虑天冷的情况,应该多带1-2升红糖姜汤,而且很搞笑的是我的水袋保温似乎过好了一点,走了一个多小时路,竟然喝不到一口水,而且到晚上扎营时,里面还很多冰没化,等到第二天来临的时候,已经是寒风凛冽,对冰水的需求为0,靠,气歪了我了!水的准备是足够的,在回到车上的时候,我还有0.5升的水供回去的路上喝,这是计划之内的。音箱本来是必带的,谁知道出发前装包时发现出了毛病,没声,很是气愤,只好再拆下了,这个教训以后可要记住,一定要提前一天测试自己的装备。 三、穿越 很感谢阿森的决定,我们是走京张高速而不是109国道,虽然会多化银子,但时间会省近2个小时,我认为是很值的。好像每次到小五台大家都不知道如何进村,上次参加三夫大海的东台活动时,就是找了半天赤崖堡,这次是找金河口,每次都是找来找去,不过还好了,fb的住进了招待所。 第二天早上大家按计划起床,然后去老乡家早餐,好象是约定俗成,大家不自觉地排成一排,站在田梗旁捧着粥碗,毕竟有个性的是ggyy,他一个人独自蹲在大家的侧面,仿佛是想当领队,这时不知是谁说了一句,ggyy,你怎么蹲在烟筒下面呢,这时ggyy才恍然大悟,我说怎么那么浓的烟味呢? 从金河口村到松枝口峪,路上的时间有两个小时,下车时已经是九点了。开始的时候,队伍的速度控制的很好,这是我第一次觉得不累,以前参加其他领队的活动,开始总有几头猛驴在前面暴走,把整队速度提得很高,弄得我脚腕巨酸痛,这次就不一样,大家前进的速度我感觉很适合我,累的时候也能够恰当的休息。不知不觉中,我已经走到了前队,连续的缓上升,每当我累了要休息的时候,总有人从后面超过去,于是就不敢休息太长的时间,继续往前,走着走着,就走到了队头,这时候的队伍已经拉得很长,领队叫前队停下来等待,我本已坐下来休息,可是看见有人还在往前走,这时候生怕自己落后,只好往前走,偶可不象ggyy,牛人就是牛人,总能够按自己的速度走,不快不慢,你快的时候倒不显,但当你累了,速度慢下来了,人家还按原来的速度前进,一下就超过你了。没办法,咱是菜鸟,只好先飞了,这个时候我已经走到了队伍的最前面,而且拉开第二人有近十分钟的距离,这里要自我批评一下,应该服从领队,领先这么多是错误的,集体行动,必须要跟在带队人的后面,不管自己能力怎样,所以就有了万幸之一,一条大路,没有岔道,所以没有走丢,当来到一个路口时,前面的大路被一堆树枝拦住了,很明显是人为的痕迹,左边是一条山沟,没有明显的路,因为是第一次走这条线,虽然gps显示方向正确,但也不敢贸然前行,枯坐等待10多分钟后,紫雨mm背着音箱上来了,不由得又想起了我的音箱,嗨,可惜啊可惜。 又过多时,小李上来,确认了前方的路线,同时要求大家必须等待大部队,没办法,在知道大家都在午餐的情况下,我们也只好午餐,其实当时也就11点多,午餐似乎早了点。 走在前队的人没有一个认识路,后来才知道这段路需要探路,当时没有明确谁负责探路,谁负责带队,所以紧接着走了没多远就出现了漫山都是上山的人,当然有些夸张,但仿佛路很多,都可以走,每个人根据自己的能力各走各的,好像是阿甘、ggyy、一个mm还有我分成两个可以互见的队伍在山上并行前进,在一个路口,我们犹豫不定,没有人知道该怎么走,一条是向前,一条是左后向上,对照gps显示后,我们选择了左后向上的路,这时我们走到了阿森的正上方约20米的地方,阿森及时的发现了问题,队伍不能这么走,队形太散,很容易走丢,因此要求我们下撤到他的位置,当时出现了分歧,我们觉得我们的路是对的,gps显示就是直向上的方向,于是就让阿甘向前继续探路,当时似乎距山顶只有50米的距离,其他人下撤到阿森处,阿森探路的结果是上去后距山顶还非常的远,看不到山顶,当时我们只好放弃向上攀升,原因有三:其一,五个台的gps点我是从网上下载,不敢确定真实性和准确性;其二,我们没有小五台的等高线地形图,万一我们上到山顶发现要过一个山谷才能到对面的南台,那就太惨了,当时我们距南台顶的距离不到2公里;其三,没有人走过这条直上的路,万一中间有很多荆棘或丛林或乱石,直上的难度就太大了。事后跟毒虫他们联系,其实他们就是直上的,上去就是南台顶,在这里对他们的勇气表示pf。 我们觉得沿着河谷找大路向上走,根据前面出现的情况,阿森明确由阿甘和地藏负责在前面探路,由我带队前行,由于路很多,根据老特提供的最后的水源在2200处,所以我们一直沿着水源方向向上走,实际上除了海拔的上升,我们离南台的距离并没有接近,到后来我们发现不得不越过山沟,继续攀升,说实话,这段路耗费了大量的体力,等我们冲出丛林来到草甸时,时间已经是下午五点一刻了。 周围是乱石和牛群,南台遥望而不可及,阿森决定向垭口方向上升,沿途的风景很美,远处山脊上耸立的怪石,满山遍野的野花,红的、黄的、紫的、白的,绚丽多姿,没走多远,就能碰到一群一群的牛,披着斑斓的外衣,我们评论着哪件外衣最漂亮,小牛倚在母牛旁,感受着亲情,偶尔还能碰到争风吃醋的牛在打斗,吓得我们赶紧躲开。 当时我们的海拔是2250多米,垭口的海拔是2700米,虽然这个高差不到香山,但我们也用了两个多小时,到达时是晚上7:50,天已经不是晴天,乌云飘了过来,山顶的风非常大,而且另一面似乎是悬崖,在山顶扎营非常危险,偶见原提出去南台鞍部,但现在时间已不允许,大家的体力都消耗很大,不得已,我们下撤50米找一相对平缓的草甸,这可是垂着距离50米啊。 风依然很大,搭帐篷化了不少的精力,这要是被风吹走了,真不知道能不能追上。天气变得很冷,菜鸟赖以自豪的冰体饮和冰酸梅精甚至冰水成了无用之物,还是ggyy聪明,竟想出用从家带的冰水和别人换打来的山泉水的主意,晚饭的梅菜扣肉非常满意,用油锅炒热了后格外香甜。经过一夜大风的测试,acme的三人铝杆帐巍然不动,很满意,就是棉睡袋似乎热了点,尽管我的比ggyy的薄了一倍,裸睡的时候依然很热,不知道ggyy是怎么抗过来的,不过外面确实很冷,出去呆上几分钟就有被冻毕的感觉。 第二天早上4:30,一阵牛嚎吵醒了我们,靠!一群牛离我们近在咫尺,没办法,ggyy自告奋勇,发扬大无畏精神,冲出去替大家哄牛,可惜效果慎微,在这里,需要表达一下对偶见mm的敬仰,一个人在帐外的大风中睡了一夜,pfpf。牛群离得太紧,这时候发现鲜艳的红色帐和黄色帐并不好使,阿森的帐篷好像还被牛亲了一下,不知是否属实。 天亮了,但是大雾,能见度只有10米,阿森找到我,希望用gps导航,当然没问题,经过昨天的判断,我觉得前人留下的五台gps点是准确的,在这种大雾天气下,根本无法依靠山势来判断路,在这里,有个问题请高手解答,如果没有gps,只有指南针,如果不知道自己确切位置,或着不知道南台或其他台位置,怎么找路?这条路线我没走过,所以我认为不能完全依靠gps,尽管gps能够给你指出正确的方向,但在山里你不可能走直线,最好有认路的人,阿森指定以前走过的swear和阿甘共同在前探路,走之前,我们对照gps研究了路线图,针对当前的情况,天气情况和人员身体情况,完成南中东的穿越已不可能,阿森及时调整了计划,放弃南台,改为直插中台,然后走西台回金河口村,经偶见和swear回忆路程和时间,大家一致意见,此方案可行,甚至可以说时间富裕。 7:38,大队人马准时出发,我们按照走夜路的方式,按一字长蛇,紧缩队形,前后队员必须保持在目光可见距离内,并在人员休整时报数确认人数。 Gps在大雾时候的作用还是很明显的,能见度只有10米左右,我们一边按照gps的指引,一边查着明显的路的痕迹,特别是登山鞋的痕迹,阿甘和swear一直兢兢业业,恪尽职守,这时候我感觉大家非常团结,队形保持的也很好,尽管谁也不知道如何到达南台鞍部的路线,但大家非常齐心,好的消息是根据gps显示我们离南台鞍部越来越近,坏的消息是距南台鞍部只有一公里多竟然还没有人回忆起我们现在的路是否正确,姑且相信gps吧,我这么安慰自己,当时我好害怕走着走着前面遇见断崖,两侧又绕不过去,那可就瞎菜了。 我们过了一个山顶,时间是九点十分,从出发到现在已经走了2.24公里,当时海拔是2717米,gps显示南台鞍部应该向右走,可当时大家的感觉是继续往前走。向右走,有一条明显的水道向下,坡度较陡,有30多度吧,这时候以前走过的人没有人能回忆起这条路,相信gps一次吧,我提议。经过讨论,由阿甘、swear和我先下去看看,这个下降可不短,有近100米吧,下到底下平台岔路口,gps显示距离南台鞍部又近了一些,但依然没有人回忆起来正确的路,上面通过对讲机询问情况,我们三个人商量了一下,觉得如果马上让大队人马下来有风险,万一错了,这个上升肯定要了不少人的命,所以决定阿甘留下,带一部对讲机,我和swear从岔路口往前走,我带一部对讲机,因为gps显示我们离南台鞍部只有几百米距离,而且是横切路,我们向前走一走,可以更加确定些。我们往前走了不到2分钟,swear突然兴奋的喊到,“就是这条路,没错,乱石岗,往前走就是南台鞍部,我走过的”那股兴奋劲,仿佛久别的孩子回到了父母的怀抱,我再次确认,“你肯定吗?”她说,绝对没错,这片乱石她记得很清楚,靠!那刚才的那个下降你怎么不记得呢?也许是上升下降太多了吧,谁记得清楚呢,阿甘赶紧呼叫楼上,让大家下来,如果以前是探路前行,现在有明确的路,还有gps导航,应该问题不大,当时是10点多,这个时候大家的心情好了许多,仿佛曙光就在前面。这时大家也开始注意起沿途开放的金莲花了,金黄色的美丽,虽然偶尔才能看见一朵,但每次看到,都给队伍带来一阵兴奋…… 横切并不舒服,重心必须向右靠,还没到南台鞍部,真是一波多折,天空下起了小雨,我们换上了防雨罩和雨衣,虽然明知今天要下雨,但当雨来的时候,大家似乎还是感到意外,雨忽大忽小,风一直没有停,这个时候出现了小小的问题,因为冷,大家都不自觉的加快了些脚步,万幸之二是没有人出现侧向滑坠,要知道左边可是45度以上的陡坡,滑下去可是要命的,大家互相提醒着小心,不记得是哪位gg还绘声绘色地讲解如果滑坠怎么处理,这个时候的体能出现了差异,体能好的走在了前队,前队和后队拉开了一定的距离,阿森及时地发现了问题,要求前队放慢速度,不要拉大距离,毕竟我们还没有到南台鞍部,没有到中台,这个时候停下来等待是不可能的,风雨交加,会冻毕的,只能放慢速度,由于我走的还是比较快,所以大家一致让swear走在前面,我们的速度控制的还算不错,我真奇怪,swear的体力明明比我好,有的时候我甚至跟不上她,为什么她的速度就合适?有两个gg超过了我们走在前头,其余的人被我们压住了速度。 终于到达了南台鞍部,时间是上午9:45。我们在一个背风的地方等待大部队,混身都湿了,等待的时候好冷,补充了点干粮。在人到齐后,经过短暂的休整,阿森决定依然由菜鸟和swear带队,这时候路线己非常清晰,雾己经淡了许多,雨好像也小了许多,除了寒冷的风外,似乎没有什么可以畏惧的了,经过2小时的横切和上升,12:10,我们到达了中台台顶,令我们意外的是,遇到了木易队,还有大名鼎鼎的高原风,这种天还五台连穿,而且高原风mm竟然穿着沙滩鞋,我对她的崇拜立刻如涛涛洪水,汹涌而出,不过老特留给我们的果冻也被她们亳不客气地消灭了。这时候大家都松了一口气,时间刚到中午,雾己经淡了,相逢的喜悦仿佛是红一方面军遇到了红四方面军。 在短暂的合影之后,我们按计划奔向西台,没有人想到危险,好心情甚至让我们忽略了寒冷,阿森指定让swear带队,剩下的路好象无数人走过,时间仿佛也比较充裕,所以完成任务似乎是轻而易举的事情,gps失去了价值,走过此路的人的经验更重要,大家乐观地往前赶着,菜鸟也轻松了,带队的压力好大,现在解放了,跟着走就是了。菜鸟走在前队,咬紧牙死跟着,真不知道大家说的p了是什么感觉,反正当我说p了的时候,好象没有一个人赞同,我当时觉得宁可躺在床上也不想走了,阿甘走在最前面,后面有ingrid、咴咴和拉肚子,ingrid的体力真好,噌蹭几步就超过了我,又噌蹭几步就把我远远的抛在了后面,好在我不停的呼叫阿甘,让他压住速度,我才得以喘息跟上,12:52到达三叉口,队伍己经拉得很长了,有的时候前不见人,后不见人,没有人觉得危险,反正是唯一的一条路,在三叉口竟然没有人走错路,真是万幸之三了。14:30,到达西台下,海拔是2530米,我迭择了登台,当时我敬仰高原风就在前方3O米的地方,我怎能放弃登台,和后队联系无果的情况下,感觉后队和我们的差距应该在一个半小时左右,阿甘说上下需一个多小时,尽管当时巳没有力量上升,但在咴咴mm的鼓励下,自己都不知道怎么上升的,中间哭喊了无数次p了,无奈咴咴mm坚毅的步伐就在前面,只好咬紧牙拚死紧跟了,谁让她始终代表了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代表了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代表了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呢?! 咴咴、我、Ingrid和拉肚子四个人组成了一队,因为我们是直上,没有走山脊,所以队伍散开了,我和咴咴在一起,相隔3米左右,ingrid和拉肚子在一起,我们两队之间距离较远,当我们登到半山平台时,雾再次变得浓了起来,西台顶都有点模糊了,ingrid和拉肚子失去了踪影,呼喊也没有回答,我和咴咴都有些紧张和犹豫,是继续上升还是等待,时间已经比较紧了,不能因为我们的登顶,让大家等我们,万幸之四是没过多久,雾就散开了,看见他们在不远的下方,终于放心了,下午三点,登顶,海拔是2669米,在西台顶,再次和木易队会合,第二次握手,合影留念后下撤。山顶的风景很美,突兀的怪石,若隐若现的山峰…… 下午3:45,下撤到西台岔路口,海拔是2390米,与阿甘再次会合,后队人马还没有过来,对讲机也联系不上,没有办法,只好等待。我们躲在山凹老乡搭的一个窝棚旁,在一小堆篝火旁烤着袜子和湿鞋,为了减负,我把我带的鸡腿和肉肠拿了出来,找了个树枝叉上,放在火上烤,阿甘他们的袜子放在鸡腿和肉肠的上面,当时真担心滴下水来,那怎么吃?也不知道最后是袜子有了鸡腿的香味,还是鸡腿有了袜子的香味,反正在烤得半热不热的时候,这两件东东已经被大家风卷残云了。 下午四点半的时候,后队人们终于到齐了,这中间还有几个人登西台,我不知道他们是否请示过阿森,万幸之五是他们同时到达,如果登顶人下来晚了,大队行动又得延迟。这期间我们问过当时在场的老乡,从这里下去需要多少时间,老乡说我们的速度应该两个小时没有问题。清点人数无误后,gps显示距金河口村直线距离4.5公里,我想就算我们走得再慢,三个小时应该也下去了,天还没黑,老乡说路很明显,记得谁还跟我说过骑马都能下去,心终于踏实了,确不知道危险已经临近。 这次我走在队伍偏后的位置,队伍的速度还是偏快,半个小时后,又形成了前队和后队,我在前队的队尾,我让前面一定要压住速度,不能再拉这么大距离了,同时请点了人数,不能行百里而败九十啊,在一个岔路口,大家停了下来,熟悉路的人说应该走向上的岔道,我们怕后队走错,就停下等待,用对讲机呼叫后队,没有回答,看来2.5瓦的对讲机在关键时候还是有问题。 由于前队人数较多,我们决定继续前行,偶见mm勇敢的承担起留下等待的重任,原因是她既有对讲机又认识路,这是我的错误,不应该让一个mm单独留下的,至少应该让一个gg陪伴的,万幸之六是一切都好,没有出事,菜鸟是不是过分小心了? 大家一路下撤,碎石路走得很不舒服,终于到了一个平台,时间是18:23,海拔是1765米,距离金河口村只有直线距离2.5公里,所有走过的人都认为从这里下去只要半个小时时间,而且路非常好走,大家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这期间我和偶见一直保持着联系,情况也非常好,后队距离我们并不远,到后来甚至能看见他们的身影,先到的人有些甚至开始埋锅造饭,没有人感觉到危险,也许就是因为太安全了。 我们决定先往下走了,当时已经看见偶见和阿森他们,距离我们不到200m,他们也看见我们了,我们申请先走,他们同意了,如果我们汇齐在走,也许就没有后面的错误,可惜没有如果,大家选择了一条盘旋下降的路,没有任何人有异意,好像目标就在前方,半个小时的路嘛,全是下降,很轻松的,阿甘、swear和ggyy走在前面,地藏和我收后,共16个人,下到一半的时候,地藏说这条路怎么有点陌生,但既然大家都已经下去了,就继续走吧,这中间和偶见联系上了,她说她们走另一条路下了一段,觉得不对,重新翻上去,并确认我们的路,要求我们一直走大路,这条路确实比较大,虽然有些陡,但毫无疑问是一条明显的路,不知不觉,我们走到谷底,问题出现了,大队人马等在那里,不知道怎么走,有两条岔道,一条在谷的左边,一条在谷的右边,打头的三个人把大队人马甩在了后面,还好,大家原地待命,没有盲目的选择,真是万幸之七。 和偶见联系,她们也在确定路线,阿甘也联系上了,他们选择沟左边的路,很不明显,正在往前探,我下到沟的右边,发现一条明显的大路,对照gps,发现村庄的方向是在沟的左边的方向,而且沟底有一座山挡着,不知道怎么绕过去,虽然可以肯定这条路能够出谷走到大路上,但肯定要绕远,关键是不知道要绕多远,这个时候地藏已经确认我们走错了路,正确的路不可能下到谷底的,因此必须返回,找正确的路,因为从平台下去只要半个小时时间,而且应该很多人走过,因此返回平台是最佳选择。联系阿甘,他们也发现不对,路很难走,决定回撤,谷底的海拔是1622米,平台的海拔是1765米,虽然只有100多米,可是在经过了两天的跋涉之后,在雨后的泥泞路上,100多米的上升有如登天,晚上7:30,经过艰难的攀升之后,到达平台,天还没有全黑,大家的心情还算不错,正确的路已经找到了,半个小时就能下去了,而且原来走在后队的孤独客据说已经到了村里。 天开始下起了小雨,没有人在意,大家都归心似箭,菜鸟依然收后,我记得当时我明确的问了一句还有多少时间能下去,不记得那位gg回答还有二十分钟,我知道这种回答很多是带有鼓励性质的,于是又跟了一句,确认吗?真的吗?回答是肯定的,当时我们已经从平台下了十多分钟了,没想到那句话真的是鼓励!雨没有一丝减小的意思,大家都行色匆匆,天渐渐的黑了,有人问要不要带头灯,得到的答复是不需要,大家都以为很快就能到,而且天下着雨,头灯都在包里面,包还罩着防雨罩,拿起来确实麻烦,而且好像没有一个人有停下来的意思,菜鸟走在最后,虽然不怵,但也不敢停下来拿,在没有星星的夜晚,我的前面是紫雨mm,他的白色背包罩成了我的指路明灯,我穷尽我所有的目光跟随着,跟随着,还是跟随着…… 雨一直在下,天已经完全黑了,菜鸟木木的走着,没有了看gps的欲望,反正走了好久好久,不知道过了多少个二十分钟,突然传来了孤独客的声音,他没有找到车,需要联系电话,我赶紧问阿森,他的手机已经不能使了,他让孤独客跟北京联系,找老赵、小赵的电话联系,这时阿甘的声音也出现在对讲机中,他在前队,好像快到了,菜鸟突然意识到好像队伍又分成了前后队,这可是夜晚行军的禁忌,晚间行军一定要紧缩队形,集体行动,但好像在山顶时大家都说这半小时的路非常好走,没有岔道。天已经全黑了,大家依然没有开头灯,好像我们这个队伍只有一到两个头灯是开着,没有人敢停下来,衣服完全湿透了,有些狼狈,菜鸟想,这点苦算什么,户外活动嘛,总得有点点睛之笔嘛,菜鸟磕磕绊绊地跟着,如果说开始还躲着水滩和牛粪,那么现在已经什么都不顾了,踩上什么是什么了,算他倒霉,现在只要保证不滑到就是万幸之八了,可惜这个万幸之八不算,因为后来菜鸟还是滑倒了。 天黑黑,衣服湿湿,菜鸟咬牙跟着,前面的队伍忽然慢了下来,好像有个侧面的斜坡,需要小心翼翼地一点点蹭过去,这中间只有一个手电在照明,菜鸟不敢落后,紧紧跟着前面的人,菜鸟很自豪,路那么滑,天那么黑,菜鸟还没有摔倒过,一个字,牛!在这么天黑路滑的情况下行军,万幸之八是没有人歪脚,没有人滑坠。 队伍停下来了,好像是找不到路了,靠,最让人担心的事情终于出现了,这个时候前队的阿甘好像换成了偶见,往前是一个非常明显的下降,全是泥,约30度,先下去的人说前面没有明显走过的痕迹,需要探路!不远处村庄的灯光依稀可见,雨水无情的落在我们的身上,虽然明知道肯定能回去,但这时的心里绝对谈不上快乐,应该是平静更多些吧,呼叫前队,请求派人返回接我们,回答是派了lgq,跟lgq联系,没有应答,再联系前队,才发现lgq根本就没带对讲机,这可真的不是万幸了,四五个对讲机,在需要的时候,都在什么地方啊? 没有办法,没有退路,继续向前,菜鸟义无反顾的下去了,自认为平衡能力极好的菜鸟才走了一步,就来了个鹞子翻身,夸岌一下,趴在了泥里,这就是为什么前面那个万分之八没有算,没关系,小case,跌跌撞撞的爬起来,再迈一步,夸岌,又趴在了泥里,靠,“灯光!灯光!”菜鸟大喊着,“给点亮!”,终于,通过了这个鬼门关,继续前行,终于碰到来接我们的myway,还有关爱我们的老乡,心中的希望大增,这个时候偶见的前队好像已经进村了,奇怪的是他们正在找招待所,好消息不断传来,孤独客已经找到了车,lgq的消息也有了,他也终于找到我们了,原来我们走的不是一条道。万幸之九是能够碰到,否则…… 近十点,全队返回招待所,没有人不狼狈,浑身是泥,但大家的心情都很高兴,毕竟是全队平安返回,凑个数,这算万幸之十吧。GPS和对讲机接受了考验,淋了一天的雨,功能正常,比较满意。菜鸟的干衣服、干袜子和沙滩鞋终于发挥了作用,唯一沮丧的是裤子全湿,遍布了泥巴,还好是双节裤,拉开拉链,至少让小腿干爽些,匆匆忙忙的更衣之后,竟然还有热粥和花卷的美味,可惜菜鸟这时候归心如箭,无心享受。 回来的路上,阿森一直在分析此行的成败,而唯一的插曲是高速进延庆的时候检查体温,嘻嘻,没有一个人合格,没办法,只好全体下车,在寒风中速冻降温,经过此番磨练,终于合格,全体队员于凌晨5点到达北京。没有人提fb的事情,这也许是个永远的梦了…… 四、问题及分析 本次活动阿森作为领队,尽心尽力,付出了极大的努力,很多关键时刻,能够及时控制局面,调整计划,确保了全队队员完成本次穿越,在此表示严重感谢,同时,作为活动的参与者,个人认为活动中还是有一些地方值得分析,故抛几块砖头,如果大家觉得不对,就拿斧子砍了吧。 1、探路问题。本次活动对探路的难度估计不足,原计划“8点离开水源,12:30到达南台……中间有一段路线去年曾经因为迷路没有走通,顾强度会比较大”,事实是下午5点左右才到达水源,探路不仅耗费了大量的时间,也耗费了大家大量的体力,所以我觉得活动中如果有探路行动的话,一定要事先做好充分的准备,明确探路人,了解地形(最好是等高线图),提前找走过的人了解路线,在村里找老乡问清楚路线。这样可以减少探路的盲目性。 2、困难估计问题。首先是探路困难估计不足;其次是对天气的影响估计不足,下雨肯定会影响行进速度,特别是下降的速度,大雾也影响行进的速度;再次是当到达中台后,因为情况变好,而忽视了队员的体能问题和迷路的问题,其实第二天早上出发的时候,很可能迷路,但大家小心翼翼,保持队形,反而没有出现问题,但当到中台后,大家都觉得安全了,很多人走过,结果最后关头不仅走错了路,需要折返,而且在夜路中前后队脱节,导致后队行进困难,也是因为普遍认为大路一条,很快就能走到而对夜路、雨路的难度估计不足,如果紧缩队形,如果在可能出现问题的地方前队明确通知后队,问题也许可以避免,这次活动没有发生如果,只有希望下次了。因此户外活动一切都不能大意,安全永远是第一位的,组织户外活动,一定要把困难想得多一些,不能放松。 3、第一天队伍散开问题。由于开始没有明确由谁带队(也许我没有听到),明确所有队员不得超过带队人的原则,在第一天中午左右出现了队形不整的现象,还好阿森及时的发现问题并纠正,所以,在活动开始时,领队应该明确谁来带队,队员必须跟在带队人的后面。 4、下撤扎营问题。第一天找的营地很被动,我想原因是因为前面对探路的难度估计不足,导致晚上7点多还在找营地,想想当时晚上8点在瑟瑟寒风的山顶没有着落就有些后怕,如果我们没有走出丛林怎么办?因此,在方案计划时,备用方案一定要考虑周全,我相信参加活动的人都很宽容,都能忍受,但谁不希望一切按计划执行呢? 5、登西台顶问题。菜鸟首先要自我批评,菜鸟自己就登顶西台,虽然满足了自我的欲望,但忽视了集体,户外活动,必须要以集体利益为重,要服从领队的安排。没有得到领队同意的情况下,擅自登顶,是错误的。万一影响了大部队的行进,问题就大了。 6、对讲机使用问题。虽然好像有五部对讲机,但有些关键需要对讲机的时候,确发现联系不上,比如从中台到西台之间,队伍拉得很长,前队和后队完全失去联系,还有在最后接我们的前队人员也没有带对讲机,想靠喊声和灯光彼此联系,是不太现实的,记得对讲机里偶见问我听见了吗,我问听见什么,她说,他们在喊菜鸟,当时我只有哭的份,当然没有听见!万一接我们的人迷路了怎么办?幸亏只有一条大道,如果有很多岔道怎么办? 7、领队要注意的问题,领队似乎应该走在队伍的中间位置,负责整体协调,组织10人以上的活动,应该设立带队人和收后人,带队人应该非常熟悉路线,控制队伍的整体速度,收后人的体力毫无疑问应该是巨好的,一句话,非牛人莫属,他应该及时发现队中体力有问题的人,决不能等人p了再帮人减负,而是尽早减负,一个人如果真的p了,至少是需要3个人的帮助。 8、头灯使用问题。大部队走夜路,只开一两个头灯,原因还是轻视,以为问题不大,当时我相信很多人不是不想使用头灯,而是不愿停下来,以为很快能走到,真的要到忍无可忍的时候才去使用头灯吗?所以当天快要黑的时候就应该让大家停下来,准备好头灯,哪怕只有十分钟的夜路。 五、总结 参加了绿野很多次的活动,喜欢上了走路,同时也希望组织者能考虑以下的建议: 1、穿越活动一定要明确区分探路活动和穿越活动,只要有没有人熟悉的路段的穿越都属于探路活动, 2、探路活动的人数应该控制在2-8人,决不能1人探路,也不应该带一大批人冒险,生命毕竟是宝贵的,既要对自己负责,也要对周围的人负责。 3、10人以上的穿越活动领队应该至少3人,一个领队,一个带头,一个收后。带头人必须熟悉穿越的路线。 4、穿越计划一定要制定备用计划,特别是2天的活动,特别是营地的选择。 5、穿越活动要充分考虑天气的影响,雨、雾、雪都会对穿越的计划产生影响,有些装备是必须的,不能完全依赖经验、运气和体能。雨天仅靠雨衣或冲风衣裤是不够的,就算你有狗太死又怎么样,你能保证全队所有人都有吗?大雾天气纯靠指南针和经验行吗?在雪天穿上冰爪够吗?碰上陡降怎么办? 6、穿越是一种享受,不是自虐,安全永远是第一位的,不仅仅是生命安全,谁又愿意骨断精折呢?因此作为领队,一定要考虑最坏情况,带好保护装备。 两天30公里的穿越,脚p了!两天一万字的作业,手p了! 主题更正错误 作者菜鸟 时间2003-06-2509:44:03 经ggyy提醒,更正几处错误: 1、是紫瞳mm,不是紫雨mm――反正都是plmm 2、是“阿甘探路的结果是上去后距山顶还非常的远”,不是“阿森探路的结果是上去后距山顶还非常的远”――手误 3、帐外睡了一夜的是swear不是偶见――不过两个都是我敬仰的mm 4、金河口应为西金河口――自从有了gps,我就分不清东西南北了 在此跪谢ggyy! 主题再次纠正,两天行程不是30公里,而是42公里 作者菜鸟 时间2003-06-2514:02:08 详情参加小五台南中东之技术参数 主题不精确! 作者金丝猴 时间2003-06-2613:57:16 其实算起来还是超过1%的:),但还是要坚持带备用衣服是必须的。 我活动时的服装示例(不一定科学,仅供示例参考) 春秋活动:一般行进时穿上心逸+抓绒衣+冲锋裤就够了,但肯定还得带上冲锋衣。备用衣服是豪门内衣一套、内裤一只、COOLMAX袜子两双,最多再加个抓绒裤就够了。不重,最多500G。晚上宿营时换掉湿透的内衣,以免着凉,也提高舒适性。 夏天活动:行性时T恤+两截裤。备用衣服是长袖的速干衣裤一套、内裤一只、TEVA鞋一双。T恤肯定会湿透,换衣用来防蚊虫和防寒,TEVA凉鞋用来放松脚掌,有点FB,为提高舒适性 冬天活动:行进时,抓绒衣+冲锋裤+豪门内衣,行进间歇或风大时穿上冲锋衣。到营地时套上羽绒服+抓绒裤。二日以上活动,会带上一双布鞋(FB)。如果内衣湿透,换成心逸,保持干燥。还有时走冰面,万一落水,必须有干衣服更换。 以上的各种情况,衣服使用率还是很高的。 使用率低的情况一般是一天的活动,主要起预备作用:一是防止落水,二是防止活动一天不能结束时,晚上气温较低,可起预寒作用。比如说一日探路活动。 户外活动的备用衣服有时跟药品一样。每次户外活动肯定要带一个医药盒,尽管使用率极低,可还得带,这与安全有关。 我所带的备用衣服主要是内衣,或速干衣裤,份重都很轻,还谈不上增加额外负重。最起码我还没有因为这些备用物品到达承载负荷的极限:)。 舒适性与安全性在特定环境下是相辅相成,也可相互转换的。 ----登高使人心旷,临流使人意远;读书于雨雪之夜,使人神清;舒啸于丘阜之巅,使人兴迈----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