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绿野自助户外活动网站 返回首页

阿森的个人空间 https://www.lvye.org/?438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晨峰的2005年元旦小五台山迷路事件的搜救报告

已有 85 次阅读2006-6-7 09:56 |个人分类:private

http://www.lvye.org/modules/lvyebb/viewtopic.php?view=1&post_id=1043367&mode=1 2005年元旦小五台山迷路事件的搜救报告(晨峰,BG1OLC) 作者 晨峰 时间 05-01-09 23:46:07 2005年元月,亲身经历了小五台山迷路事件的整个搜救过程。这里整理出来的搜救报告,主要是我个人参与的部分,希望和Damon队的登山报告,背包等提供的大本营情况一起,作为这个事件比较客观的一手资料供山友们参考。 一、背景:1月3日15:00时前的情况 2005年元旦的小五台山已经成为了全国各地山友的一个冬季登山训练场所。在传统东沟-东台路线,有上海队、宁波队、以及北京的多只队伍,人数至少有80人。传统西台-中台路线也有上海、北京的多路山友,人数估计在60人以上。北台-东台路线主要有北京的几路山友和一个郑州的商业队。南台方向的情况不是非常清楚,估计是因为交通问题,人相对比较少。 元旦期间,小五台山白天气温平均在零下15度左右,夜间为零下25度左右。今年小五台的雪很小,大约只有以往一半的存雪量。上北台的雪窝正常情况是积雪没顶,今年只到腰部;北东山脊的积雪往年基本没腰,今年只到膝盖。 1月3日是元旦假期的最后一天,各路山友都准备下山。我组织的北东中西四台穿越路线,由于部分队员的状态不好,完成北东山脊穿越后,从东台按照传统的东沟路线下撤。下山过程中陆续听到老K和卢三哥的噩耗,不必的情况不明,大家心情都非常不好。下午2点,全体队员撤回赤崖堡,大家都决定尽早赶回北京。 二、救援组织:1月3日24:00时前的情况 3日下午大约15:40,车子已快到逐鹿县城。背包接到老特的电话,说Damon队打电话向金河山庄的老乡求援,而且可能有人员受伤。由于这次冬季穿越的强度相当大,队伍已经是疲劳之师。和背包简单商量后,决定按照自愿的原则决定个人是否参与,再从中挑选5-6个队员返回西金河口。当时我的手机已经没电,对讲机的电池也基本用完,行进食品还有1天的量。车子靠边停车后,由背包组织,收集了3个手机,多个手台和备用电池,少量食品,不一定还提供了1200元现金。返回队员为背包、晨峰、豆苗、六只羊、你的样子。 在逐鹿县城包了辆面的返回西金河口,期间得到的消息非常混乱,包括重复通知消息的,朋友表示关怀的,还有INFO的某领队发短信说明已经通知老乡上山接人,希望我们安心回京等等。当时主要因为两个原因(1、老K的事情让我们不希望再出现任何闪失;2、面的确实跑不过我们大部队的车子),我们决定先赶到金河山庄摸清情况再说。一路上由背包负责发短信,联系山里队伍、联系城里比较熟悉的兄弟们作必要准备。 大约17:15到达金河山庄,和负责人老杨碰上头。由于当时从各路得到的信息非常混乱,而源头都是来自老杨和Damon队司机曹师傅。和他们确认了几条重要信息,其一是Damon队在1小时前打电话,希望老乡到中东山脊下降的鞍部接人,其报告自己的海拔为2250米,没有报告经纬度坐标,曹师傅后来又说对记忆中的海拔高度准确性也没把握。其二是老杨在2日曾派2个当地老乡上传统西台路线,碰到其它队伍,基本可以确认Damon队已经下三岔口往东台方向。其三老杨派2个老乡于2日晚到西沟1700处,也没有接到人。其四是,老杨派5个老乡,携斧头、锯子、一箱方便面于3日17:00从西沟进山,老杨下了死命令,找不到人不准出山。 由于Damon队至少有10名以上队员,至3日晚没有派任何一个小分队出来报信,我初步判断他们已经迷路;根据三岔口附近的地形,我初步判断Damon队为迷路并下错山脊西侧的深沟。三岔口西侧的深谷人迹罕至,西金河口村唯一的老猎户也只有在年轻的时候去过,深谷的冲沟到沟口处为连续的断崖,3年前的春节我就曾经在那儿被困过多日。 给背包和老杨画了一张山体示意图,同时根据我们5人实际的身体状况定制了救援计划: 1、 救援的过程为:搜索、定位、会合、下撤4个环节,其中我们主要负责搜索和定位。如果伤员不能行走,4日争取把所有未受伤人员接下山,伤员将在山上继续呆一夜,5日下山。 2、 晨峰、豆苗为第一搜索小队,4日早5:00点出发,小负重量上升到1700米后沿非传统路线横切上升,搜索目的地暂定至2250米。行进的时间截止为下午4:00,天黑前必须撤回1700米营地。 3、 六只羊、你的样子为第二小分队,大负重上升到1700米,建立一个稳固的营地,准备接应一队和山上的第一批下撤人员。 4、 背包留守西金河口,协调联系城里后续人员到来。 5、 后续人员建立第三小分队,从西沟1700米沿传统路线上升到东中山脊,往三岔口方向搜寻右侧可能的下山脚印。 随后,联系到Damon队一个中途下撤的队员,得知Damon队至少有3个手台,使用438.500M频点,还有3-4个0.5瓦对讲机,可能使用409.850M频点。据此,约定救援小分队之间使用438.500M作为通连频点,后续没有通讯装备的队伍最多上到西沟1700米,不准上山。我还有2个可以使用5号电池的FRS对讲机,留作1队和2队间的备份通讯手段。 晚上9:00,外面的温度又降到零下25度,5个老乡的家属都聚到老杨这儿,对自己的男人只有一件棉大衣就在沟里过夜表示担心。老杨也很为难,和我们商量是否改变计划,连夜携带帐篷进山,考虑到体能状况和自身安全,没有同意。 大约晚10:00,Damon的朋友打电话到金河山庄,很着急,希望我们代为报警,同时希望联系媒体引起关注。和他解释并表明了我们的处境: 1、 我们无法代为报警,因为Damon队在本日下午5点还往外打电话求援,但是没有任何报警的表示。 2、 报警的工作,只能由Damon队队员,或者亲属、同事、朋友来进行。即使我们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得到的事态情况也只是某种“猜测”,无法为信息的准确性负责。 3、 我们现在所作的一切,性质只是自带技术装备、自负安全责任、无偿的救援。 4、 对接触媒体持保留态度,因为现在救人是第一位的,无法评估媒体介入是件好事还是坏事。虽然事实上,我们根本无法、也没有能力阻止别人这么去做。 这时电话越来越多,把这些杂事全部推给背包,和豆苗抓紧时间睡觉。可怜的背包基本是一夜未眠,先按下不表。 三、联络、搜索、定位、会合、下撤:1月4日 4日早4:30,背包把我们揉醒,说是三夫的测慌议带第一批人已经到达。和他们简单介绍了情况和我的计划,手上没有纸图,看他们听的也有些茫然,但当时实在顾不上那么多,和豆苗喝了些热水,背上羽绒睡袋、羽绒服和返潮垫、带1天食品开始上路。 5点多山里还是一片黝黑,豆苗打着头灯,我们穿着冰爪在西金河谷中沿着冰河一路上升,四周一片死静,只有两人咔咔踩冰的脚步声。 早7:00到达河谷1500米左右,觉得血糖比较低,走得吃力,就停下来吃了些葡萄干。打开手台呼叫409.850M,438.500M,都没有回应。7:30左右,突然听到大本营背包的呼叫,估计用的是大功率车台,我能清楚抄收,但是他无法清楚抄收我的信号。背包重复呼叫,如果是山上队员请保持按键,是搜索小队请保持寂静;大约5分钟后他确认我的是干扰信号。 天已经亮了,继续前进并守听438.500M,频率上非常嘈杂,有进小五台问路的HAM,Damon的朋友也在用车台持续呼叫Damon,怕手台电量不够,把手台关了,只打开FRS对讲机。 早8:00左右,对着山谷里吼了几声,居然感觉听到一些回应的动静,问豆苗是否长时间单调行走造成幻听,豆苗也说不清楚。不过答案很快出现了,往前走了不到5分钟,看到了老杨村子的5个老乡。他们找了一个大岩石下的旧羊圈,烧了一堆火,一夜没睡抗过来了。老乡们虽然冷的够呛但没有受伤,说昨天晚上到了1700米附近,山上坡陡雪硬,穿棉鞋上不去。运气真不错,一进山就有收获,同时也彻底打消了让老乡上山找人的打算,和领头的老乡商量了一下,让他们马上到1700米,烧一堆火取暖,同时接应2队上山,还是由我和豆苗上去找人。 大约8:20到达1700米,老乡们手脚麻利的在一块空地上升起火,我和豆苗按照预定的路线横切上升。每隔一刻钟用手台呼叫Damon队,9:15左右,在1910米处突然在438.500上听到Damon队的回应。信号大约57,但是Damon显然有些过于激动,语速过快,对于最重要的地点、队员状况等信息没有平稳、耐心的重复以确保我正确抄收。这时听到大本营老赵的声音,信号57,大本营显然更着急,一直没有重复确认是否抄收我的信号。当时大本营的信号比较混乱,救援队长变成了王队长,感觉有6-7只队伍正在往上搜索。调整位置后,插空和Damon联络,基本了解了他们的队伍情况,但是Damon报的GPS坐标我一直记录不清楚(单位是××度××分×××秒还是××度××.×××秒)。 用备用的FRS对讲机和2队的六只羊清晰通连,这个频点非常安静。请六只羊帮忙抄收大本营重复播报的Damon队GPS坐标,然后告诉他,我们将按照原计划继续上升,搜索到2250米后下撤。大约20分钟后,六只羊将Damon的预定下撤坐标准确的传给我和豆苗。用豆苗的腕表式GPS进行简单估算,Damon的位置大约在我们东面1.2公里偏北500米左右。这时,大本营希望Damon原地守候,而Damon队显然对正确的下山路线也没有把握,同意在目视看到救援队伍后再沿正确路线下山。又默默上升了半个小时,豆苗停住脚步,说我们的方向越来越偏南面,东西向的移动量偏小。重新评估山脊的走向后,我确认Damon在东中山脊上,和我们在不同的山梁上。 当时的位置大约为2100米,但和大本营无法通连。和六只羊联络,信号59,告诉他我们准备马上下撤回1700米。下撤的路线非常陡峭,冲沟的坡度经常达到50-60度,好在树木很多,可以把长冰镐挂在树木根部作手点,我和豆苗都很习惯穿冰爪在雪岩地形的跳跃,以及倒着用前齿下攀。大约11:30撤回1700营地。 在1700米碰到蒙古大夫,咕咚咕咚喝了他的半罐果汁,感觉缓过劲来了。你的样子背着帐篷上来了,嗓子哑了,人看着非常疲倦。咨询3组是否按照传统路线摸上去了,老乡直摇头说还没有看到人呢,我当时心里那个着急,19:00点天就完全黑了。看这个架势今天只能撤到1700米。二话不说,当时抄起冰镐空身就开始往上走,内蒙大夫说他对这条路比较熟悉,在前面带路,豆苗歇了几分钟也跟上来了。这是一段艰苦的大上升,几年前我们经常走西沟的时候其实还没有明显的小路。好在是轻装,和蒙古大夫默默走着,大约13:30的时候,到达~2300米草甸的底部。 用手台呼叫Damon,得到清晰的回应,当时我们的直线距离大约1公里,仔细在山脊上目视寻找,很快看到岩石山脊上至少10多个花花绿绿冲锋衣的身影。Damon一直没法确定我和蒙古大夫的位置,脱下我的黄色冲锋衣在头上晃动,终于听到Damon确认我们位置的回应。这个位置可以清晰的和大本营通连,抄收大本营爱斯基摩人的信号59。 根据实际地形,指挥Damon队在树林中横切下降到我所在的草甸位置,最高兴的消息就是Damon队受伤的队员其实还有一定的行走能力。继续往上横切上升了100米,在上升期间我的Seimon卡式冰爪居然突然断裂,同时感到体力已经有些透支。再前进就进林子了,呆在原地,看着Damon队的队员一个接一个向我靠拢。大约半小时后,终于和Damon会合,同时看到他的队员们状态还不错,帮助Damon搜拢队伍,4-6人一个小队向1700营地撤退,蒙古大夫从林子里穿上去,把受伤的阿力接了下来,豆苗和我在最后压队,往1700营地撤退。 三夫的土匪带着绳结从1700营地上来,这个救援绳结非常实用,阿力在两人保护下慢慢往山下挪。用手台向大本营求援,希望能派个毛驴上山驮受伤队员下去,当地老乡说毛驴没法走冰河,只能用担架抬。1700营地开始制作担架,大约18:30,所有人撤回1700营地。 1700营地的篝火还没有灭,吃着老赵煮的热汤面,开始收拾装备下撤。5个老乡已经用桦木制作了一个简易担架,铺上返潮垫,由4个人抬着阿力下山。过冰河的时候,阿力还得下担架,由穿冰爪的同伴们抚着过河。19:00左右,用雪块扑灭篝火后,六只羊、老赵、豆苗和我在最后压队,全部人员下山。 没有月亮,天空就像块黑色的天鹅绒,镶嵌着微微发白的银河和一颗颗钻石般闪闪发亮的星星。山谷里没有一丝风,我们呼出的哈气在零下20度的空气中凝结成细细的冰晶,在头灯照射下闪着黄色的光晕。远远看去,同伴们的头灯就像山谷中的一串萤火虫,而寂静的黑暗就在我们身后徐徐闭幕。高处不甚寒,但我们都安全回来了。 四、图上作业: 1、Damon队的行程(图件上北下南) 2、救援1队的搜救路线(红线)和Damon队行程(图件上北下南) 3、三岔口附近的三维网格 4、路线三维示意图(图件视角从西往东俯视) 5、路线三维示意图(图件视角从南往北俯视)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sabrinasun 2006-6-7 11:15
重温.不胜感激.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