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绿野自助户外活动网站 返回首页

阿森的个人空间 https://www.lvye.org/?438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羚羊的七日七夜小五台

已有 104 次阅读2006-6-7 10:00 |个人分类:private

新春小五台历险记(羚羊版)初一 美好的开端   早晨9:30分在健翔桥东北角,假行僧找的金杯12座面包车准时到达。上车后,走高速路,过官厅水库大坝,经矾山县到岔道收费站后向南。司机技术不错,在平坦的公路上,没有其他车辆,时速曾达到150公里,在常宁路口,拐上土路,半小时后到西金河口林场,共4小时,办好进山手续15元/人。15:00找来一辆三蹦子,司机是元旦送海光他们那位。一路上开得飞快,人在上面颠来倒去,向山上望去,云雾缭绕,一派雪山景色。16:00到达平路尽头,山坡路上雪多,司机怕出事,没开上去,车费80元。大家下车后,背好行囊,沿左边的小路上山,1小时以后在一块较平坦的山路上扎营,支好帐篷,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我、老李、假行僧住一顶帐篷,晨峰、小老鼠、青青三人一顶。帐篷里头放两个背包,老李和我在右侧,假行僧在左侧,中间铺上挡风板,放炉具做饭。另一背包放在门洞里。吃完饭将保温瓶全部灌满,假行僧、老李、我依次睡下。起床时,我、老李、假行僧,一人收拾好,另一人再收拾,吃饭,按原位坐好,以后的几天里按这个步骤,非常节省时间。   初二 平静的一天   早晨6:00起床,由于气罐没焐,火苗不冲,化雪又没用引子,一锅水烧了40多分钟,这时气温是零下15℃。8:00收拾完毕,准时出发,沿山路上升,45分钟后到达梁上。比从隧道口到这儿省时。向前200多米是个垭口,右侧是条下山的大路,左侧山腰有一条弯弯曲曲的羊肠小道,直通对面山头。后面更高的山峰上隐约可见一座庙,大概是南台顶峰。一路上比较平坦,积雪不厚,心里直纳闷,海光他们趟雪的地方在哪儿?难道我这次走不成?唉!真遗憾。偶尔遇到膝盖深的积雪,想多走几趟。13点多钟,到达一处垭口,风速有6、7级,对面南台顶清晰可见,山脊的左侧是一片树林,积雪很厚,从右侧走10多分钟后向上,去走山脊。14点半,在两块大石堆处有理想营地,前面可能还有,为了保险,扎下营地,吃点东西后,16:00我、假行僧、晨峰、小老鼠决定轻装上南台。估计大约1个半小时到顶,回来时,天肯定黑了,路是3/4的圆弧型缓坡,比较好认,带手电、头灯上去没问题,我拿出红色的信号灯给老李,在天黑以后放在营地。沿着山坡慢慢上升,50多分钟后到达南台顶峰,海拔2750米,这里有一座石头砌成的房子有4、5平米,高约2.5米,没有窗户,积雪充满整个屋子,在门前胡乱照几张像以后,顺原路下山,走一半多路后,营地上闪烁的信号灯指明确切位置,19点钟回到营地,吃完晚饭,烧些开水,装满保温瓶,这次先用一些热水作引子,不断地加雪进去,5分钟就能烧开一锅,今夜风平浪静。   初三 在大雾中穿行   早晨8:30分出发,沿山坡上到山脊后,顺山的右侧上升,路上遇到一处破旧的石屋地基,没人上去看,继续前进到达上次他们认为的南台时,天气突变,下起了大雪,能见度不足百米,老李提议下撤(意见正确,未被采纳)如果下撤的话,太……,先走走看,再回去也来得及,于是沿右侧有些山石的山脊走下去,雪渐渐深了,一脚下去没膝深,感觉真好,心里美滋滋的,一会儿左侧,一会儿右侧,大风一阵比一阵急,天空中的雪花也赶来凑热闹,不争气的鼻涕也不由自主地流下来,山势虽然看不见,可是有假行僧、老李带路不会错的。11点钟左右来到一个大鞍部,远远望去两条车辙印似的沟非常清晰,到了下面回头一望,晨峰和小老鼠还在山脊上蠕动,看来这种环境下老鼠的体力有些问题,我们决定先上去,假行僧再下来接他们。这段上升尽是一些低矮、带刺的灌木,大风又加了把劲,停顿时不超过15秒,艰难的上升如太白铁甲树的上升坡度,好在高度不长不足二百米,上去后稍微休息一会儿,接着前进,我们在山脊上左拐右挪,遇到背风的地方小憩2分钟,吃饭、喝水的功夫一点都没有,以后的几天里中午饭全省了。12点半,风吹得脸生疼,戴上老李送给我的打劫帽,防止脸被吹伤。山脊的路也作难,让我们时上时下,时左时右,我和假行僧轮流趟路,晨峰和小老鼠在后。下午14:30分走到一处较平坦的地方,左侧是路右侧有些背风偶尔也刮来阵风,此地距中台约2个多小时的路程,队尾距此还有半小时,大雾依然笼罩在天空中,能见度不见好转,决定就地扎营,假行僧回去接晨峰,防止迷路。16:00在阵风中支好帐篷,用雪将帐篷周围埋好后,钻进帐篷再也不出来了,气温零下20℃,除非出来方便,速度极快,半分钟以内,夜里风依旧在刮,我们丝毫不担心会被吹下山坡,明天如果天气恶劣,就回撤。   初四 最艰苦的一天   照例6点钟醒来,伸腿一踹,咦,不对,再向上踢一样,雪把帐门完全封住了,左右摸摸,还好,没有将整个帐篷埋住。这回可好,烧水时,把帐门拉开一些取雪很方便,在帐内做好一切事情,破雪出来一看,天放晴了,向北望去,中台、西台、东台、北台都站在山脊的最高处,大致方向不会错了,给营地照张像后,收营,内外帐上附满了冰霜,稍微抖一抖,塞进了背包,怕冻伤脚穿了三双袜子,没想到反而将脚冻伤了。8:30分队伍像往常一样顺序出发,这里到中台的山势平坦一些,上完一个百米的陡坡后,风力渐渐增大,在接近中台时,走几分钟就得用登山杖拄在草坪上喘几口气,假行僧在前,老李紧跟在我后面,一步一步地登上中台。庙宇的废墟在寒风中欢迎我们的到来,在避风处放下背包,打劫帽已经变成了冰壳面罩,挡风效果更佳,展开绿野旗帜照了几张合影。“瞧,老筋的防潮垫还在那儿压着,我去捡回来。”顺着假行僧手指的方向望去,它在招手说:“我在这里等你们快一个月了,带我回去。”11:30分开始下山,山腰上那条弯曲盘旋的小道在白雪的覆盖下像一条又细又长的白龙或隐或现地缠绕在山脊边。刚下去50多米,狂风大作,吹得睁不开眼睛,走起路来摇摇晃晃,唿地一下,有件黑乎乎的东西从眼前掠过,越过山脊飘然而去,紧接着又一件防潮垫从脚前滚过,眼睁睁地看它翻山下去,力不从心无法救它了。一阵狂风吹起,我顺势倒下,对跟在边上的小老鼠大喊“趴下”她真听话,一下子就砸在我身上,一点儿友情都不顾,咦,飞毯,向下一望,晨峰正无可奈何地目送着它,赶紧各自扎紧外挂带,不让它们受大风的诱惑,去拥抱自然,你和山坡成90度直角也不会倒,大风扶着你走,和狂风搏斗近2小时后,拐向去东台的山脊。夏天一条通向东台的小路被雪藏起来,不见踪迹,只好走一、二米宽的山脊,缓缓下降,15:00有一块可扎两顶帐篷的营地,又避风,再向前看看,恐怕好营地不会有了,明天差不多到沟底,就在这儿扎营。连接帐杆的皮筋没有了伸缩性,只好割开再一截一截接上,支好帐篷,晨峰用高压锅煮了一锅香喷喷的莲子、葡萄、花生、杏仁、核桃、糯米粥,记忆中最美味的粥。夜晚,我被一阵大风惊醒,帐篷有些晃动,不会被吹下山脊吧,迷迷糊糊不安地度过一夜。   初五 走进绝谷   今天又是晴天能见度很好,大家的心情非常轻松,有说有笑地,认为今天可以结束小五台穿越,没想到令人恐怖的事情刚刚开始。8:30出发,两百多米长的山脊路让我们吃尽苦头,左边是一片片的小断崖,右边看起来是可以走的雪坡,我试着探了一下,噗,一下子掉进一人深的雪里,手忙脚乱地爬上来,再也不敢向下走了。有的地方只能骑着石头蹭过去,比司马台的单边墙还窄,遇到松动的石头慢慢挪过去,好不容易通过这段石脊后,又一难题摆在面前,下山脊的路被雪封住,和右侧一样不知深浅,左边西金河那条大沟近在咫尺,先下坡再说。小心翼翼地选择一条沟下去,假行僧在前,我断后,顺着50多度的山坡,坐在雪上,不费力地向下滑,百米长的大坡,小S型滑下,真爽,突然前面停住了,怎么回事,假行僧抱着一棵树,神色不对地喘着气,原来他差点滑下十多米的断崖,真玄,背包甩到下面去了,大家赶紧分散找路。左右都不行,30米的绳子在假行僧的包里扔到了下面,怎么办,我拿出两根一米长的绳结,打开接上,右侧下降一些,拴在树上,另一头系上两根雪杖,这里向下看是一个70度   二米岩石坡,无积雪,我顺着绳子下降,雪杖接头以下,不敢相信,找一处站实地方再向下一看,还有8米左右,太高,万一平衡掌握不好,有摔伤的危险,晨峰在上面看着不高,不断催促我“跳吧,跳吧”“别说了,让我自己想办法,越催心会越急,先把冰镐顺下来”拿着冰镐半转身下蹲,向下刨落脚点,一点一点下降3米,没地方刨了,还有5米左右,没辙了,将冰镐向下一扔,顺着山坡蹬两步以后,一纵身跌倒在1米多深的雪地里,成功了,晨峰再顺短绳下降一些,我从下面将长绳扔给他,在树上系好,我上来教他们单绳自我保护简易下降,还是不行,为安全起见,绳子一头打一绳套斜挎在下降者身上,在树上绕一圈,我在上方保护他们下降,背包从断崖上滚下来,这时已经12点多,最后小老鼠下降时,我的腿脚有些哆嗦,没敢告诉她,最后我用双绳下降,到了下面,除晨峰外其余先下去了,掉在雪地里的雪杖一个都没带,收拾好以后,向前追赶,断崖一个接一个,非常熟练地下降很快,山谷越来越窄,第五个断崖后有一块较平坦的地方可扎两顶帐篷,这时已经16点,海拔2170米。下面隐约还是大断崖,北处背风,干树枝多,是块理想营地,支好帐篷,把树枝架在气炉上点起篝火,清点一下下降的损失,水壶丢失2个,高压锅摔坏,背包损坏1个,4人裤子划出长口子,登山杖一根弯曲,绳子外皮磨破,手套两双。吃点东西以后,晨峰、小老鼠先去睡觉,我们边烤边聊,23:00我去晨峰的帐篷,费力地拉好帐门(手电留给老李他们)钻进烤干的睡袋,真舒服,夜深了,迷迷糊糊听到小老鼠在和晨峰换1500克睡袋,难道生病了?   初六 绝处逢生   早晨被小老鼠叫醒,“瞧你干的好事,这宿冻死我了”怎么回事?起来一看,噢,原来昨晚费半天劲只把纱窗门拉上,难怪她冷,唉,老鼠,真对不起,9点钟拔营下山,横切,下降都是没膝盖的雪,下降40多米后,又是断崖,这回可坏了20多米高,没有栓绳的地方,再去左边的山坡试一试,还是行不通,这里下不去了,没办法,先回营地,上山真难,夏天如果到这条沟,可就不是5个断崖。连拉带拽,12:30分到营地,大家经过讨论,决定,我和晨峰探路,其余的就地扎营,做好住3、4天的准备,食品、气罐、火柴,易耗物品统一管理,我俩带睡袋两个,外帐,地席各一张,压缩饼干2块,干果,巧克力若干,小锅一个,炉具一套,背包一个,手机,GPS各一部,冰镐,登山杖各一根,冰抓一副,绳子,肩带,上升器,小锁等物品,留守人员服从假行僧指挥,根据地势判断,2天之内必有消息带回营地,如需救援:1.联系当地,2.跟北京的向山、海光联络。这时,大家的情绪稳定,不慌张,各种情况基本都料到,我感觉晚上找到下沟路的可能性很大,明天就可以回营地,心情非常轻松。13:15分我们出发了,我拿登山杖背着绳子在前面晨峰背包在后,向上攀升到下降的最后一个断崖后,向左上一个十米高70多度的陡坡,中途有两棵小树起的作用不小,雪到了大腿根,上到山坡后,一边上升,一边向右横切,走到有阳光的地方,山坡越来越宽阔,能看到左侧的大沟右上方的山脊隐约可见,天气暖洋洋的,照的极舒服。趟着1米深的雪,身后留下一条深深的雪沟,心情格外舒畅,如果有相机就太好了。要是没有任务在身,我俩真想在这里多呆一会儿。15:20向右阳坡到了尽头,阳坡是一片密林,高度2315米,可以下山了,沿着阴阳处下山15分钟后,突然发现巨大的雪窝,不像是人踩出来的,量一下步幅,我一步也跟不上,是大型动物?向四周望一望,没有动静,小心翼翼地沿着它的脚印下山,一会儿又有山鸡、狍子、野兔等动物的脚印,一路跟踪下去,又过了一把滑雪瘾,到了沟底,一看表16:40,高度1750米,这条沟快走2个小时差不多,喝口泉水,急忙赶路,走到一半时,左脚脚趾一凉,可能有问题,还能走,出去再说。18:40到达西金河口村,在林场边,葛武家的小卖部里喝小米粥,吃桃酥,喝酒,吃泡菜,豆腐条真香。休息一会儿,脱鞋一看,大脚趾全白了,肿了起来,挤破的口子在流脓雪,看来明天我无法回去接他们,只能晨峰一个人回去,商量完后两天的计划,美美地睡一觉。   初七 焦急的等待   早晨7:30晨峰带着二锅头,桃酥豆等食品出发了,我个各家打电话报平安,晚两天回去,认为没有问题,没给绿野发消息,让大家为我们担心,真抱歉,谢谢大家的关心,一天只吃了一顿饭,算计着晨峰的路线,下午16:00应该回营地了。   初八 顺利出山   中午喝些粥以后,一边写游记一边计算他们回来用时。13:00老筋从老李家得知电话,来电询问了有关情况后,在网上发出消息,15:00晨峰带他们回来了,没想到这么快,大概归心似箭,谁都不耽误时间。老王,后窗,海光等人先后打来慰问电话,大家聚在一起从16:00一直吃到22:00,讲述七天五台穿越的感受,趣闻。   初七晨峰回到营地是下午16:00,假行僧见他一人回来忙问“羚羊呢?”晨峰一句话不说,先要水喝,假行僧心里有些犯嘀咕,不会有事吧,晨峰将火上煮了1个半小时的米粥当成水喝光,因为米只有半两,这可是4个人的晚餐,青青想喝,被假行僧制止,勒令只有到17:00才能喝,照这样安排食物,十天都没问题,白天,将帐篷全部打上地钉,劈柴、潮湿的东西全部烤干,假行僧这么大的饭量,食物平均分配,他心里认为不合理,这么快就找到出路,于是将晨峰带来的酒、食品,剩余的肠,燕麦粥等食物一顿猛撮,这样还剩余许多食品。初八9点出发,上升仅用一个半小时,横切2小时,下降1小时,走沟   2个半小时,比我预计提前2小时。 初九 安全回京 7:30西金河口----四合营   班车5元/人,一天一趟,四合营----西直门卧铺40元/人,其它车辆也比较多,16:00到西直门。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0919草帽 2006-6-7 13:31
西金河谷往上冲沟多多,我们04年9月也是在这一带遇到断崖,随即向右上升约200米,2个小时后找到正路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