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绿野自助户外活动网站 返回首页

阿森的个人空间 https://www.lvye.org/?438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纪念一下庄东辰吧

已有 57 次阅读2005-5-7 14:51 |个人分类:private

sohu登了消息,随手翻了一下评论,发现全是不那么好听的话,基本上就是拿了股民的钱去爬山,活该之类的. 此人以前没有听说过,报道强调的也是他的董事长身份而不是山友身份.第一反映,应该是王石那个圈子里面的吧.又在网上搜了搜,找到个四姑娘游记.04年3月的.此人应该也算我辈中人了,可惜,才玩了一年多. 把网上的东西摘在这里,也算一个纪念. 本月4日,一支业余登山队在攀登西藏海拔6206米的启孜峰过程中,在海拔4900米高度时,上海队员庄东辰因高山反应严重,不幸遇难。今天早上,经记者多方求证,庄东辰系申银万国证券研究所有限公司原董事长,今年只有50岁。   高山反应导致遇难   据新华社报道,这支由12人组成的启孜峰登山队,是5月1日进驻4600米的登山大本营的。组织这次登山活动的极度体验探险公司和西藏圣山探险公司派遣了13名教练员和协作人员随队攀登。 5月4日,在海拔5400米的前进营地,队员庄东辰起床后自感身体不适,带队教练将他放入随队携带的高压氧舱。庄东辰一度反应良好,随后由两名工作人员护送下山。在下撤到海拔4900米高度时,庄东辰突然倒地,不省人事,虽经抢救、增氧,但未能奏效,不幸身亡。   今天上午,记者从西藏登山协会得知,昨天中国登山协会派出的工作人员已到达当地,具体负责此次事件的处理。截至发稿,中国登山协会值班人员向记者证实,目前协会正在召开紧急会议,工作重点放在如何处理好善后事宜上。   上午9:45,据当地工作人员透露,此次与庄东辰一起攀登启孜峰的其他业余登山队队员,目前已回到拉萨,相关善后事宜正在处理当中。   申银万国急派人赴藏   “我们是昨天得到这个消息的,当即就决定派人到西藏去了,预计今天下午抵达拉萨。另外,我们也去庄老师家里探望过了。”申银万国证券研究所副所长杨成长说。他同时透露,今年年初,由于一些个人原因,庄东辰离开了申银万国,现在不再担任该集团证券研究所有限公司的董事长。   “庄东辰身体不好,这在申银万国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情,正因为这个,他也特别注重锻炼身体。”一位和庄东辰相熟的同事说。   据他的这位同事介绍,每个双休日,只要天气允许,庄东辰基本上都会去佘山爬山,而坚持不懈的锻炼,也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了他的体质。不过据申银万国的值班人员介绍,庄东辰一直都患有心脏病,而稍有医学常识的人都知道,这对爬山来说是致命的大忌。   “虽然庄东辰已经离开了申银万国,但听到他遇难的消息,大家还是很悲痛,再说他原来在单位时就是一个很不错的干部。”   启孜峰概况启孜峰,海拔6206米,位于拉萨市西北97公里的羊八井区内西侧,启孜峰的意为狗形山,终年积雪。这座山峰曾经是西藏登山队女子训练基地,山体平均坡度在50度左右,到顶的时候更陡,是一座理想的登山训练基地。   [专家建议]   登山运动须慎之又慎   “登山运动,主要会遇到低氧和低温的问题。一般海拔2200米以上,就可称为高原。在海拔2200米左右的地区,一般人不会出现高原反应。但越往上走,海拔越高,氧份、环境温度和气压越来越低,人体的高原反应会越来越明显,特别是到达海拔4000米以上的地区时。”上海体育学院运动科学系运动生理教研室主任陈文鹤教授告诉记者,“当氧分压下降到一定程度时,动脉血氧饱和度会下降,人体内对缺氧比较敏感的器官,是大脑和心脏。所以,最早的高原反应是头痛、头晕,甚至出现恶心呕吐等等,如果严重些会出现昏迷,大脑功能逐渐出现不良状况。”   陈教授建议,登山是一项既有趣又冒险的运动,对登山者的身体素质要求很高。因此,上山前应做好充分的训练,如体力耐力训练。如出现严重的高山反应,必须采取适当的加压措施并及时下撤到安全地区。若备有高压氧舱,加压减压速度操作也一定要严格遵守规范标准。下撤过程中,应尽量减少不适者的活动。   新闻人物   50岁生日那天登上乞力马扎罗   金景晚报讯 据竞报报道昨天,曾和庄东辰一起登过乞力马扎罗山的山友曾雪松介绍,今年2月10日他们一行17人出发去非洲攀登海拔5895米的乞力马扎罗山,庄东辰50岁,是队伍中年纪最大的一个。   “2月16日那天,当地向导要求我们每个人好好检查一下身体情况,因为那里离顶峰还有两个半小时的路程。当时我和几个山友都在犹豫,最后我决定不登顶了。但庄东辰特别坚定:‘我一定要去。’后来在下撤的时候我又遇到他,我问他:‘登上顶峰了吗?’‘我登上了!’他开心地回答,状态很好,看不出任何不良反应。当天中午,我们全体队员在4700米突击营地的一个木屋里休息,大家都说笑着,他一个人躺在床上忽然说:‘今天是我50岁的生日……’” (作者:晚报记者陆慧 戴凌云) 引 子 六年前的一场恶疾,使得我的健康状况急转直下,三年前几乎接近了崩盘的边缘。痛定思痛,终于开始走上了健身运动之路,特别是积极参与了户外运动的爬山活动以后,健康状况终于走出了低谷,出现了一波持续稳定的牛市行情。直至在今年l0月l8日成功登顶四川邛崃山脉主峰四姑娘山的大峰,苦苦坚持三年的健身运动总算得到了一个实实在在的回报。这是我第一次登顶五千多米的极高山,也是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登山活动。尽管登顶四姑娘山的大峰对于专业登山家来说,只是属于登山的入门级水平,不值一提。但三年前这对我几乎是不可能的梦想,因而在我的健康历程中意义十分重大。相信我这次成功的登山经历与体验,会对许多在健康谷底中苦苦挣扎的朋友有所启发。同时这次登山活动的过程也是惊喜交加,丰富多彩,因而写出来与诸位共享。 第一次四姑娘山之行 四川省西部的阿坝州和甘孜州是我国高山资源极丰富的地区,因为这里是世界屋脊西藏的延伸和边缘。从文化上说这一地区也是我国重要的藏区之一,从地理构造上看,这一带是青藏高原向东部平原过渡的横断山脉地区。从青藏高原发源的大江大河与崇山峻岭,到了这里都是从北向南竖着走,风光极其奇特和秀美。这里海拔7556米的贡嘎山是四川第一高峰,号称蜀山之王。而在其东北方向遥遥相对的四姑娘山,号称蜀山皇后。由于四姑娘山地理特征和风光景色与欧洲最著名的山脉阿尔卑斯山十分相似,所以又有东方阿尔卑斯山的雅号。四姑娘山座落在阿坝州小金县境内,是邛崃山脉的主峰,由彼此相邻的四座姐妹峰组成,其中大姑娘山即大峰海拔5025米,二峰、三峰和幺峰逐次升高.其中幺妹峰最高,海拔为6250米,终年积雪,攀登的技术难度超过珠穆朗玛峰,在国际登山难度评级中几乎为顶级,目前只有极少数几个国家的登山队登顶成功,遗憾的是中国登山队至今尚未能问顶。 去年初以来,我在一些资料上对四姑娘山有了一些初步的了解,她在成都市的西北部,与成都相距220公里,是我国距大都市最近的雪山型风景区,也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和国家四A级风景名胜地区。从成都至四姑娘山所在的小金县日隆镇,沿途除了经过著名的都江堰、卧龙大熊猫保护区,还要翻越海拔四千五百多米的巴朗山垭口,一路风光美不胜收。 去年国庆长假期间,一位在成都工作的朋友济世约我去贡嘎山的海螺沟看冰川,我提出是否去四姑娘山,经我一番游说,济世同意了我的方案,于是就有了第一次的四姑娘山之行。应该说此次与四姑娘山的初次相识,还只是一次普通的白助式旅游。 2002年l 0月4日下午三点,我和济世从成都驾车出发,当晚到卧龙住宿。第二天从卧龙出发时已感到身处群山环抱之中。山间云雾飘荡,山泉奔腾,景色美妙绝伦。车行不久即能看见远处雪山连绵,异常雄伟壮观。特别是经过一个名叫邓生的地方以后,公路急速盘升,海拔大幅提高。同时路两旁茂密的森林不知不觉由阔叶林变成了针叶林,然后再变成金黄的高山草甸。汽车行至海拔四千米左右时,公路两旁的山上已是寸草不生的碎石坡和裸露的基岩,而且上面覆盖着前几天刚下过的雪。我们小心地驾车在积雪的公路上缓缓行进,中午我们便到达了海拔4523米的巴朗山垭口。回望走过的盘山公路,汽车象蚂蚁似地在下面蠕动,并不时被飘动的云雾所遮挡住。向巴朗山的另一面望去,当年红军长征所翻越过的著名雪山夹金山,横卧天际,宛延起伏。山上的积雪发出耀眼的光芒,整个夹金山犹如一条银白色的巨龙,十分雄伟壮观。由于高海拔山区十分寒冷,我与济世匆忙地拍下几张到此一游的照片以后便很快钻进车里,开车下山直奔日隆镇。 从巴朗山垭口到日隆镇不到一小时车程。当我们在日隆的游人接待中心住下后,便马不停蹄地直奔四姑娘山三沟之一的海子沟。四川藏区的高山湖泊通常称为海子,海子沟则以几个美丽的高山湖泊而闻名。由于时间紧张和体力不济的原因,我们只在离海子沟口不很远的高山草甸锅庄坪和朝山坪上玩耍了一会,这里是一般游人所能到达之处,当然在这里是无法看到深藏在海子沟深处仙境般的海子,好在这里是观赏四姑娘山很好的景点。由于海子沟海拔较高,同时我们对高海拔的反应没有任何准备,连爬一个小小的山坡都是气喘吁吁,此时才第一次体会到高原与平原是如此天壤之别。 面对高原的缺氧状况,我们还是十分耐心细致地观看了四周的景色。所有的景色只能用三个字来表达:美死你!而且是一种震撼人心的美。这时才真正体会到“小美赏心悦目,大美震撼心灵”这句名言的精妙。 第二天我们又进入另具特色的长坪沟。一路上的喇嘛庙、枯树滩、干海子、唐柏古道、两河口以及两边的森林和雪山,又一次震撼了我们的心灵。后来我们才知道,更能震撼心灵的大美还在长坪沟的更深处,但那里一般的游人很少涉足,只是一些摄影爱好者、登山者、徒步穿越的“酷驴”才会光顾。由于时间关系,加之听说双桥沟是三沟中唯一可以乘汽车观光的景点,游人较多,所以前往观赏的兴趣也就不是很大了。 第三天,我们带着很多遗憾离开了日隆镇。在海子沟没看见海子,去了长坪沟却被人说成等于没去,四姑娘山的各个山峰不要说一个没有攀登,由于这几天云雾很大,始终连个全貌都没看清楚,对着四姑娘山拍了无数照片,找不到一张与摄影集上能对得上号的。虽有很多遗憾,但心中的感受还是从来没有过的美好,真有点刘姥姥进了大观园的感觉,什么都觉得好看,所以再加上一些遗憾美也觉得另有一番情调,何必非得“让我一次爱个够”呢? 在我的建议下,回程选择了途径达维、夹金山、蜂桶寨、硗碛、宝兴、雅安等地回成都的路线。这是一条从一张简单的地图上发现的路线,据说是四川的一条黄金旅游环线,美景如云。上路以后才知道美景如云确实不假,但同时也发现这是一条真正的勇敢者之路,十分难险,让人可以充分地体验蜀道难的意境。加之我们的驾车不是三菱帕杰罗,也不是丰田巡洋舰,而是底盘很低的奥迪A6! 首先我们翻越海拔四千多米的夹金山垭口,夹金山比巴朗山海拔稍低,但却明显感到比巴朗山寒冷很多,路面坑坑洼洼,但冰得死硬,特别在夹金山垭口除了冰雪覆盖,又有寒风呼号,令人不敢多留片刻。翻过冰雪覆盖的夹金山后,我们便向无边无际的群山纵深之处缓慢挺进,这才真正进入惊险蜀道。特别是蜂桶寨到硗碛的这一段路,基本上左边是高不见顶的峭壁,右边是深不见底的悬崖,碎石铺成的简陋山路十分狭窄,仅容一辆车勉强通过,无法想象对面如有一辆车过来如何交会。万幸的是在这五个多小时、一百多公里的行程之中,除了看到牦牛之外,竟没有碰到一个人和一辆车!更加万幸的是一路上也没有碰到一处塌方或横在路上的大石块,这种现象在四川山路其实十分常见。 过了硗碛路况明显好转,当天驱车近十四个小时终于安全返回成都。虽然一路上艰险异常,但景色之美是我们所意想不到的,说得夸张点,你闭上眼拍出来的照片也值得收藏。当然,除了风景以外,也受到一次革命传统教育,因为这里在几十年前留下了红军长征的足迹。无法想象红军在当时的条件下,徒步翻越冰天雪地的夹金山是一种什么样的艰辛! 我的第一次四姑娘山之行,就在饱览从未见过的美妙景色和些许遗憾之中结束了。 魂牵梦绕的思念 第一次的四姑娘山之行虽然只有五天,从成都出发算起来其实只有三天,但此次的旅行给我以很大的震撼,是以往任何一次都无法与之相比的。四姑娘山那既有阴柔之秀美,又有阳刚之霸气的高原雪域风光,使我受到了强烈的震撼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魂牵梦绕,无法忘怀。看了四姑娘山以后,我对自然风景的审美观从此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一种对雪域高山的美好向往油然而生。 一年来,我只要碰到有关四姑娘山的资料,都会仔细地研读,并逐渐地萌发了攀登四姑娘山大峰的设想。首先,大峰没有太大的危险性和技术难度,只要有较好的高原适应性与体能耐力。经过两年多的锻炼和运动,我感到也可以做一次实际的考验。第二,海拔五千米以上的山在地理山级分类中属极高山,很有挑战性。以往只是在中低山与丘陵中游荡,很想有一次跨越式发展。第三,四姑娘山沟里的景色就如此诱人,海拔五千米高峰上的风光恐怕任何人都会惊口又不已。 由初步的设想转化为实际的行动又经过了两次加温和催化。第一次是今年5月29日为纪念人类登顶珠穆朗玛峰五十周年,中国几位业余登山爱好者在专业登山家的帮助下,竟也成功登顶珠峰,其中年龄最大的是万科集团的董事长王石。老王今年五十二岁,并在l995年发现腰椎骨四、五节之间长了个血管瘤,差点引起下肢瘫痪,为了健康而从此走上了登山之路。虽不敢与老王相提并论,但他的这种精神使我十分敬佩,对我确实也是一种很大的鼓励。我想如果连海拔五千米的大峰也不敢上,恐有懦夫懒汉之嫌。第二次加温和催化是在今年九月初,“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第九期题为“上帝为什么造四川’’的四川特辑发行,它从山、水、城、人等各个方面,对四川的自然与人文状况均做了深度的报道,对四川的山当然也浓笔重彩的描绘了一番,我几乎是从头至尾一口气读完。 其实,还没有读完“中国国家地理”第九期时,我已经开始购置Gore Tex 的登山服和登山鞋,登雪山的抓绒衣裤、羽绒背心,以及登山包和登山手杖等装备。早在五月底刚看完中国登山队成功登项珠峰的电视直播以后,就去买了一只带有六种功能的登山表以示纪念,随后又购置了一部比较像样的数码相机和望远镜。应该说今年在登山方面的固定资产做出了重大投入,置办装备需要多方面咨询,由于在我以往的圈子里,没有一个人登过海拔五千米以上的高山,所以咨询有一定的难度。但后来才发现召集登山的同伴才是最难的。有钱的没时间,有时间的没钱,有钱有时间的没有胆量,有了胆量的又没有能力。人员不断地在调整,时间也一变再变,直到临出发前一周,还有一位同伴生病退出登山队,最后勉强纠集了五个人,其中还有两位申明只去观光,不准备攀登大峰。至于登顶的时间最终定在10月18日星期六这一天,直觉告诉我这一天是个好日子。登山的人都知道,登山的日子很重要,几乎是成败的最重要因素之一。是否碰到好天气偶然性很大,往往犹如撞大运一般,因为高海拔山区天气常常一日数变,一旦碰上坏天气就会功败垂成,甚至容易发生危险。 登山也像我们做生意一样,须依法、合规、规范,所以在购置装备与组织登山队的同时,还要向四川省登山协会办理登山申请,根据四川省登山管理办法,攀登海拔三千五百米以上的高山都需向四川登协申请,偷登者被逮着了就要受罚。另外,联系日隆镇的登山向导与租用运送装备的马匹也是一件重要的工作,在与向导联系的过程中,也要不断地咨询四姑娘山地区的天气情况,了解到十月以来已过了雨季,近来天气相当不错,向导对当地情况也十分熟悉。为了这次登山活动,我们不但查阅了很多资料,同时还加强了体能训练,到了出发前夕,又采购了各种必备的药品和食物等诸多物品,一张清单上密密麻麻地写了几十项。至少我们自认为已做了充分的准备,各方面的状态都相当不错,只待踏上征程。 重返日隆镇的登山队 经过一个多月的精心准备,终于在10月15日开始了这次为时一周的登山活动,当天我与大钢分别从上海和北京飞往成都,与成都的小杰、小林和小王会合。这次大钢、小杰计划随我登大峰。其中大钢是一位比我小九岁,但级别与我相近的山友,我们曾多次一起闯荡群山。小杰年龄虽然最小,却是一位户外运动经验丰富的发烧级山友,并且很有责任心和组织策划能力,是去年在长坪沟两河口认识的一位大学生。向四川登山协会申请登山证时我是登山队长,后来那几位见我不行,便一致拥戴小杰“夺权”。登山这玩艺儿就是谁行就得听谁的,一进山就只认能力不认资历了。技不如人,我只好退居二线。小林和小王是两位MM,登山不行,但却是两位工作认真负责的正、副后勤部长。现在海口闯荡江湖的铁杆山友济世兄,原来热血沸腾地准备大显身手,但因近来贵体欠安而未能成行,令人十分遗憾。 当天晚上,几位未能参加登山队的朋友在成都的一个小酒吧里,用洋酒与绿茶混合成的不伦不类的液体为我们壮行,我们准备登山的哥几个,也大有壮士一去兮何日归的意境。边喝边谈,话题自然是围绕着登山和未来几天的行程,少不了嘱咐关照一番。其实在座谁也没有像模像样地登过如此高山,所以也只能想当然地说上一番要小心、注意之类的话。 10月l6日上午九点钟,我们一行五人乘上一辆被人和行李塞得满满的七人座本田奥德赛旅行车,我和大钢轮流开车,直奔四姑娘山所在地日隆镇。我与小杰、小林都曾经去过四姑娘山,重见沿途风光仍让我们为之动容,更不要说初次光临的大钢和小王了,心情愉悦的登山队员一路欢歌,穿过都江堰和卧龙自然保护区,翻越巴朗山,下午四点钟不到便抵达日隆镇,并入住日隆镇一家号称四星级的酒店一一金昆宾馆。按小杰的说法,我们这次的准备与条件是很“腐败”的,这与户外运动艰苦奋斗的宗旨相违背。我只好说这次我们都没经验,心里没底,毕竟都是第一次登海拔五千米的极高山,为了确保安全登项成功,条件只有准备得好一些,等下一次登山活动我们再反“腐败”,搞艰苦奋斗。 傍晚六点半钟,我们又驱车前往日隆附近的猫鼻梁,这是一个拍摄四姑娘山的极佳景点,在夕阳余辉之下,各式照相机一字排开,对准不断变幻的四姑娘山,劈劈啪啪地一顿狂拍,用小杰的话说叫做“谋杀胶卷”。直至照射在幺峰顶部终年不化冰雪上的一缕金色阳光最终消失,大家才将瞪得精疲力尽的眼睛从相机的取景器上移开。太阳落山以后,湛蓝的天空顿时变得深沉起来,洁白的云朵也失去了刚才天仙般飘逸的神态。这时,一位身着迷彩服,装备很专业的大汉,在收拾完他令我们羡慕不己的相机以后,突然十分虔诚地向四姑娘山跪倒,双手合十,拜了三拜。尽管我们没见过这种架势,所以略有惊讶,但仍是肃然起敬,向四姑娘山行了注目礼,并默默地在心中念念有词。因为四姑娘…是这里藏区著名的神山,在当地人心目中十分神圣。 当天晚上我们在日隆镇的小饭店里花了一百多元钱的巨款,隆重设宴,与在长坪沟里做了五天向导刚出来的邓老四夫妇俩共进晚餐。向导邓老四名叫邓建强,是汉族人,而向导夫人李小平是藏族人,年龄都在三十岁左右,一看就知道是那种纯朴的山里人。晚餐之间我们又详细询问了山里的情况和计划安排,邓老四话语不多,但看得出胸有成竹,给了我们不少信心。特别重要的是我们发现近来四姑娘山的天气很好,看来我们此行运气不错,成功有望。 日隆镇海拔大约在3100米左右,气压通常降低到800百帕左右,在成都买的小包装食品,在这里都胀得像个小馒头似的,甚至有时会出现爆裂。多数平原来的人刚到这里都会有一定的高原反应,尽管我们在几天前就开始服用抗高原反应的红景天,但还是感到轻微的头疼、气短和胸闷。为了明天能有个好体力,晚饭后早早地上了床,高原反应使人难以入睡,当晚只是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三、四个小时。 大本营的恐恐怖之夜 l0月17日上午九点钟天刚大亮,四姑娘山天亮得很晚。我们在金昆宾馆门口集体拍照,然后与向导会合,将我们的行装捆在向导租来的马上,进海子沟向大本营进发。许多国外登山队登大峰通常将大本营设在海子沟的大海子附近,一方面可以观赏大海子的美丽风光,一方面也可以进一步适应高山环境,然后第二天再在我们设立大本营的地方设立前进营地,第三天冲顶。而我们的方案可以节省一天的时间,但会辛苦一些。 早晨出发时有点薄雾,四姑娘山在云雾环绕之中时时隐时现,似乎显得有些神秘。太阳升高以后,阳光就变得十分强烈,很快就是晴空万里,蓝天白云,天气好极了,我们有幸尽情地享受了四姑娘山秋高气爽的感觉。 从日隆镇到大本营需经过锅庄坪、朝山坪等几个高山草甸,穿过许多高山灌木林后海拔不断升高,行走越来越艰难。路上碰到两批老外从大峰上撤下来,从他的神采飞扬的表情上可以看出一定是登顶成功了。下午四点半,我们艰苦跋涉七个半小时后,终于到达大峰脚下海拔4 2 0 O米的大本营。早在三个小时以前,小林和小王就在向导夫人李小平的带领下,与我们分手去大海子观光了。 所谓大本营实际上就是大峰脚下的一块相对比较平整,可以扎营的地方,同时附近有水源。我们很奇怪在这几乎都不长草的高山上,石头缝里能冒出水来,而且能汇集成一条不小的溪流。七个半小时的高山行军,似乎用完了全部的力气,在向导的帮助下,支起帐篷后我便一头钻进去,倒在了防潮垫上再也不想动弹,而小杰此时就显示出他的实力,没有休息便立刻担当起炊事员的职责,架起登山用的微型煤气炉和小高压锅,烧水煮菜,晚餐是蔬菜汤加面包,疏菜汤热乎乎地喝起来还挺舒服,但对面包却实在没有胃口。 当天和我们一同在大本营露营的还有一支登山队,有二十几个人,大多为二三十岁的年轻人,是成都一个从事IT行业的公司组织的,他们的“军事实力”要比我们强多了。首先,光运送物资装备的马就有十多匹。人多势众,平均年龄小,同时聘请了日隆镇有名的高山协作马二哥做向导,四川青年登山队队员做教练。看到他们在大本营架起正规的煤气炉,烧煮大鱼大肉和各色蔬菜时,就会感到他们不象在准备攀登海拔五千多米的高山,而像是在大都市近郊组织秋游。尽管对发生在海拔四千多米的“腐败现象”颇为不满,但不得不承认,顺风飘来的肉香还是十分的诱人。 都说高山寒冷,一般海拔上升一千米气温平均下降五度左右。但我们在大本营强烈紫外线的日照下,并不感到十分寒冷,但当太阳刚刚从周边怪石嶙峋的山岗上消失后,很快就感受到一种刺骨的寒冷。疲劳和寒冷使我们早早地钻进帐篷里的睡袋,但头疼脑胀得根本睡不着。另一支登山队有几个年轻人也是睡不着,干脆玩起了“斗地主”,不停地鼓噪,搞得人心烦意乱。后来终于又困又累,慢慢地迷糊起来。刚刚要进入梦乡,猛听得喀嚓一声巨响,一个响雷就像在头项上炸开似的,伴随着响雷的闪电光亮似乎异常强烈,闭着眼睛都能看到那道几乎与响雷同时到达的白光,我被吓得 一下子坐了起来,一看表,正好零点。大山真是雷厉风行,雷声似乎还在耳边嗡嗡作响,一阵山风就呼啸而至,脉冲式的冲击力比平原的风力要大得多,整个帐篷被吹得哗哗乱响,摇摇欲坠,似乎随时都有被吹翻的危险。随之而来的冰珠和雪花趁机顺风钻入外帐与内帐的夹层,然后从内帐的网眼里洒落到我的睡袋上。顿时,大本营乱作一团,头灯晃动,大呼小喊,有几顶扎得不很牢固的帐篷,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内便被山风恶狠狠地撞翻了。帐篷被掀翻的几位仁兄只好胡乱地套上外衣,顶着猛烈的风雪,在接近零下l0度左右的气温下,检查他们昨天的“豆腐渣工程”,此时的心情和感觉肯定很悲惨。无法想像白天风和日丽,柔情似水的四姑娘山竟会突然变得如此恐怖。 就在我被天气异常突变搞得惊魂不定时,突然听到小杰在叫“庄叔!你怎么样?没事吧?”原来小杰已套上衣服冲出帐篷参加救助了,然后他叫我和大钢别出来,但要不时地从里面拍打帐篷的顶层,使帐顶的积雪不至于不断加厚,否则万一雪下大了,积雪就可能将帐篷压倒。我知道我现在出去除了添乱估计也干不了什么正经活,也就只好老实地待在帐篷里“装孙子”。此时没有充分的实力别想“充好汉”,万一搞个感冒什么的就惨了,自己遭罪不说,没准整个计划都会泡汤,因为感冒在高山上可是个危险的毛病。 山风来势凶猛,但去得也快,风很快小多了,但雪和冰珠还在不断地下。只听小杰在外面沮丧地说:“唉,还是碰上了坏天气,明天情况还不知怎样,没准山顶雪更大,要是昨天下午我们也拜拜山或许就好了。”其实我也十分担心,说实话折腾一夜也就算了,如果明天天气还是这样,山项再有较厚的积雪,登顶恐怕就没有希望了,再等几天也许会天好,但我们又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如果明天一早就下撤,这一个多月的准备就前功尽弃了,尽管这在登山中是常有的事,但想到这里还是沮丧万分。后半夜想来想去,哪里还睡得着? 垭口云海上的佛光 l0月18日凌晨四点钟,小杰便起来烧水煮菜汤,准备早餐。五点钟我也起来了,外面伸手不见五指,天上漂着细雪花和小冰珠,远处见向导打着手电在找夜里被风雪打散的马匹。一会儿邓老四回来说,还有两匹马没找着,不过没事,天亮了它会找回来的。我们谁都不多话,我很担心邓老四突然向我们宣布,今天登不了顶了。在吃早餐时我还是忍不住问了他一句:一会儿能上吗?不会有什么危险吧?他回答说:应该问题不大吧。虽然似乎有点勉强,但还是放心了许多,因为至少不需要马上下撤。我想至少要攀到不能上为止,实在不行再下撤,就此作罢也太不甘心了。所谓早餐其实就喝了点菜汤,勉强吃了两块蛋黄派、巧克力和牛肉干,高山反应使得我们一点胃口都没有。一夜没睡,头脑阵阵胀痛。 六点四十分,邓老四领头,我与大钢、小杰,在头灯的光照下,冒着能见度不到五米的浓雾开始出发了。这时天上还飘着细小的雪花和冰珠,地上有一层薄薄的小雪和冰霜,寒气咄咄逼人,我和大钢、小杰穿上了带来的所有衣服。刚走了二十分钟左右,小杰突然叫到:“哎呀,不好!”现在任何意外都会令我们提心吊胆。我赶紧问怎么了?原来小杰准备的一瓶氧气忘带了。虽然现在大家都不需要吸氧,但谁也无法预料,海拔再上升近千米以后会有什么反应。为了预防万一,还是让体力最好的邓老四折回去将氧气瓶取来。 我们先是顺着一个覆盖着冰霜的高山草甸向上走去,渐渐地天空微微放亮,浓雾也变得稀薄起来,但山坡却越来越陡。随着攀登的不断继续,我和大钢的体力在迅速下降,小杰确实实力不凡,始终走在前面。一岁年纪一岁人,年轻人就是不一样,他比我要小二十几岁。而邓老四却穿着十分单薄的衣服,象在公园里散步一样,倒背着双手潇洒地漫步在前面,并不时地停下来等我和大钢。 随着海拔的升高,高山草甸覆盖的山坡渐渐变成了碎石坡,这里实际上没有路,只是在乱石丛中寻找可以插脚的地方,一步一步地向上攀登。山坡变得越来越陡,我和大钢几乎每走一分钟就得拄着雪杖站立一会儿,让急剧的呼吸与心跳有所平缓,所以行进的速度十分缓慢。 当我们出发后两个小时,比我们晚出发的另一支登山队便赶上了我们,并走到我们的前面去了,不过他们其中有一个人很快就累得走不动,想放弃了。但教练既担心他一人下撤会迷路,也担心在原地等他们回来会冻伤。因为攀登时一般不觉得冷,但不能停下来,一旦停下来体温很快会失去,这样就容易冻伤或感冒。但后来在教练和同伴的鼓励下,那位想放弃的小伙子还是继续前进了,这对我们也是一种鼓舞。 上午九点钟左右,我们终于沿着坡度五六十度的碎石坡,手脚并用地攀到了垭口。这时雾也渐渐散去,细雪花和冰珠不知何时早就停了,我们终于又看到了湛蓝的天空和强烈的阳光。当我们站在垭口向对面的远处望去时,眼前的景色使我们惊呆了,垭口那边是一望无际的茫茫云海,近处山脊上滚动的云象瀑布一样顺着山势向下流淌,远处的连绵群山只是稀稀拉拉地露出一个个山顶尖,象漂浮在云海中的许多小岛。要知道这些山并非等闲之辈,海拔都在五千米以上,否则是不可能在云海上面崭露头角。向下看去云海将山下的一切都与我们隔绝开来了,我们只看到从脚下向天边伸展开去的云海。后来才知道此时日隆镇正是阴云密布,细雨漂洒。而我们却在云层的上面,晴空万里,艳阳高照!我们还是碰上了好天气,尽管夜里风雪交加,只是有惊无险。 突然,我在靠垭口这边的云海上发现了一个半圆弧的彩虹,令人奇怪的是,我在山脊上被太阳照射在云海上的身影正好位于这半圆弧彩虹的中央。此时我第一反应是在想,这是否就是人们所说的佛光?更奇怪的是,当我沿着山脊走动时,那半圆弧的彩虹也随着我留在云海上的身影在移动。这时邓老四在前面的山岗上对我叫到:“庄总,你看到佛光了吗?”看来其他山友也都看到了佛光,真是心诚则灵,佛光普照。面对这一奇观,我双目微闭,双手合十,虔诚地站立在垭口之上,心静如水,没有一丝杂念。 无限风光在险峰 在垭口我们拍照、摄像并稍事休息,很快就接着向上攀登。过了垭口离大峰峰顶就不很远了。首先我们得绕到垭口那一边,沿着山腰斜插上去,由于云海挡着看不见这个山腰斜坡的下面究竟有多深,但可以肯定,如果失足滚下去是永远不会再上来了。看不见有多深反而不害怕,正所谓无知者无畏,我们马不停蹄地,一步一步艰难但又稳步地沿着碎石坡向上攀登。如果有大雪覆盖这段山坡,就会很危险。半个多小时我们走完了也许是登大峰最险峻的这一段斜坡,来到了一块大平台上,前面就是最后一段更为陡峭的碎石斜坡。这时,远处大峰项上一群小黑点发出的阵阵欢呼顺风飘来,另一支登山队已全部登顶!就连那位原来打算放弃的小伙子,也最后一个坚持到了顶峰。受他们胜利欢呼的鼓舞,我们在大平台几乎没休息便向最后的顶峰发起了冲击。 由于坡很陡,接近五六十度,体力也已经大量消耗,从大平台到顶峰似乎更加艰难和痛苦。又经过近四十分钟的艰苦攀登,我们终于在中午十一点四十分登上了四姑娘山大峰海拔5025米的顶峰。我们终于成功登顶了! 峰顶面积估计只有一二十平米,另一支登山队这时已经下撤到大平台,否则我们登顶后可能都没有立足之地。环顾四周,云海茫茫,二峰与三峰在我们的西北方几乎重叠,近得似乎可以跨过去,当然实际上要攀登过去还是十分艰难。四姑娘山海拔6250米的幺妹峰赫然矗立在我们面前,昨天在日隆镇遥遥仰望的山峰,现在竟然与我们相距如此之近。大峰顶上以前登山者留下的五彩旌幡,被风吹得哗哗作响,所有的一切沐浴着明媚的阳光。在蓝天下,在白云上,浩淼无际,只感到人是多么的渺小。此时此刻,心中既万分激动,又感到无限宽广,高山缺氧的反应此时竞一点都感觉不到。当邓老四、大钢与小杰都撤下大平台时,我仍依依不舍地在上面待了近一小时。尽管沿途没有一点手机信号,但山顶却时有信号,所以用手机与家人和朋友通了电话,分享登顶的幸福时光。 顶峰虽然风光无限,但毕竟不是久留之地,我也开始下撤。下撤的速度要快多了,三点钟不到我们就下撤到大本营,并决定当天撤回日隆镇。稍事休息我们便收拾帐篷等行装向日隆镇下撤,此时另一支登山队已向日隆镇撤去。当我们离开大本营时,喧嚣一时的大本营已空无一人,恢复了往日的宁静。但满地狼藉的垃圾不知谁来清理,这时眼前又出现临行时女儿的再三叮咛,要把你的垃圾带下山。女儿是个环保主义者,但这满地的垃圾我拣得完吗?户外运动中的环保问题是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这也是户外运动者的道德问题。 下午五点半,我们终于回到金昆宾馆,今天我们顽强拼搏了整整十一个小时。除了环保问题,应是大功告成,晚上我们举杯相庆。由于小杰是穆斯林,而且他这次战功显赫,决定给予重奖,因而庆功宴上我们特地为他加了一盆红烧牛肉和一盆白烧羊肉,这次他没有谈腐败问题,吃得很香。 由于登顶当日撤回日隆,我们的计划中多了一天的时间。第二天竟然感到体力恢复得很好,所以我们1 0月1 9日又深入到长坪沟的纵深之处,到达了去年在长坪沟没能走到的木骡子和水打坝,这里的景色确实是枯树滩到两河口一段无法相比的。上午八点钟出发,下午五点钟回宾馆,又是九个小时的跋涉。算起来这三天在吃不下睡不着的情况下竟然持续跋涉近27个小时,美丽的风光景色和成功的喜悦心情,竞使我们不感到十分劳累。 10月20日,上午九点钟,我们结束了在四姑娘山的登山行程,一路狂飙而去,五个小时便按原路凯旋返回成都。成都的几位哥们早得到我们胜利的喜讯,也十分激动,少不了接风庆贺。当然最感兴趣的是在电脑上观赏我们用数码相机拍下的大量照片。几位哥们激动之中也纷纷表示要加强运动,有朝一日也登上大峰领略一下极限风光,并当场计划下个周末就在成都近郊的青城山开炼。 计划不知是否如期启动,相信行如所言,有行必果。 愿更多的朋友能登上险峻的顶峰,领略到无限美妙的风光。 尾声 四姑娘山的大峰只有海拔五千多米,但还有海拔六千米、七千米、甚至八千米以上的高山。山是永远登不完的。所以登山本身并不是最终的目的,重要的是在于登山过程中挑战自我和完善自我,这样一种修炼。 通过登山等户外运动,我们不仅可以锻炼强健的体魄,还可以培养勇敢顽强的意志,集体主义的团队精神,周密细致的组织策划能力,吃苦耐劳的勤俭作风,真诚纯朴的人际关系,勇于探索的创新意识,环境保护的公共道德,健康平和的心理状态,积极向上的精神面貌等等,等等。登山作为一项户外运动形式,虽然所能包含的内涵实在是太多了,但却往往不太为圈外的人们所理解。 奇怪的是,一旦入门又都会感到魅力无穷,不可自拔。个中原因除了登山能从大自然中获取无穷无尽的美妙享受以外,在登山的心路历程中完善自我的上述修炼,恐怕也是吸引越来越多的人,投入到毕生的攀登中来的重要原因。 其实,人生本来就是一次无止尽的登山运动,一生中不断地在攀登一座座的高峰,正是在攀登的过程中我们不断地成长和完善。你若要看到美丽的风光,你就得付出艰辛的劳动,越是艰险的山峰越是风光美妙,正所谓无限风光在险峰。这是登山的铁律,也是人生的铁律。 能登项珠穆朗玛的人固然是登山高手,而敢于攀登自己心中的珠穆朗玛的人,更是登山高手中的高手。因为心中的珠穆朗玛之顶往往并不存在,这时重要的也许只是攀登过程的艰辛体验。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骆驼刺 2005-5-7 19:52
可惜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