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绿野自助户外活动网站 返回首页

老九的个人空间 https://www.lvye.org/?50536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2006年12月24日出走石峡―浇花峪―居庸关

已有 467 次阅读2005-12-31 12:36 |个人分类:private

主题 12月24日出走石峡―浇花峪―居庸关领队报告 作者 小撮 时间 2005-12-28 18:52:55 【活动成员】azhonggao,噜噜,小雪393,西山老农,老九,阿丽,BJY124,白兰,阿武,阿龙 【活动进程】 7:00 一分不多,一分不少,我连跑带跳抵达德胜门北广场919总站,一辆919快车正待发出。决定不等老九和阿丽,上车再说。车开出时,接到老九电话,他也只是晚了一步。约好到西拨子等他们。电话BJY,他和白兰在沙河已经上车,当然,是慢车。 7:55 西拨子。下车的地方是高速路桥下。北侧不远处是西拨子火车站。趴活的黑车司机说每天晚上7:40有趟火车经过此站去北京。 在一刻钟之内,BJY和白兰、老九和阿丽相继下车会合。 8:10 11个人包两辆车出发,车费人均5元。 西拨子到石峡的路平坦地可以溜旱冰,没有司机夸张的大上坡。不到8:30,我们就下车站在石峡村头了。 想象中与护林员斗智斗勇的情节没有实现。那几个戴红箍的老大爷面容慈祥,没有难为我们,我在他们的小本子上认真地填写了电话号码、工作单位等内容,便顺利通过检查站。 进山的土马路铺着细石子,踩上去很舒服。 转了一个弯,山坡上又一个护林小屋,听见声音,一个姑娘开门出来,我赶紧主动打招呼,声明没带火,并已经在检查站登记过。姑娘笑了,为我的主动坦白,为我的谨小慎微。 小屋里又出来两个人,和姑娘一起下坡,尾随在我们后面。保持几米的间隔。也许他们不放心,要全程监督我们吧。 地图上标着的榛子岭村已经变成一个建设中的仿古风格度假村。 我们正打算继续沿土马路走下去,被后面的护林员们叫住了。原来,去马庄子要在这里离开大路,向东沿度假村南墙上小路。如果沿大路走下去,将翻越西峰山,预计天黑之前可以到高崖口,这也是个不错的路线,但跟我们的计划风马牛不相及。 9:10 第一次上升到达了顶点,从石峡到这个垭口,上升了150米。 跟我们同行的三个人也要去马庄子。这条路线是石峡村进京的传统路线。没有柏油马路的时代,石峡村民沿着这条路翻过小山到马庄子,再顺着响潭沟到南口,再到北京。 9:30 石碴(chá)村。村如其名,所有的房子都由石头建造,石块筑成墙壁,石片代替瓦覆盖屋顶。村子里不见一个人,有狗在叫,表明这里有人居住。村口有一个小规模的冰河。是这条沟里流水的源头。我们在这儿休整了片刻,名叫阿武的福建仔好好过了把滑冰瘾,搞了一些惊险动作。 石碴以下都是水泥路。在冬日阳光下,路面泛着白光,小雪还以为是冰河,被噜噜一通嘲笑。其实我第一眼也看成冰河了,只是没说出来。 路边几棵柿子树上还有残留的硕果,在风、阳光、寒暖交替的作用下,呈铁红色。阿龙和阿武象两只嗅到鱼腥的猫,三下两下就窜上了树。柿子已经很软,外面一层皮,里面果肉已变成浓稠的液态,从树上丢下来,落到手里就烂了。最初的尝试之后,很快找到了最好的操作方案。两个人,一个在上面摘,连果实带枝条,一个在中间传递,我在树下举着登山杖,树枝挂在登山杖的腕带上,再收回来。我们合作得很好,柿子源源不断地采摘下来,送到望眼欲穿的同伴手中。在树上自然成熟又经过时光浓缩的柿子,无疑是甘甜的,大家一塌糊涂的吃相,很生动地证明了这一点。 靠近浇花峪,路左侧山坡上,密布着若干个人工开凿的洞,我和老九探了其中一个,因为头灯电量不足,没有深入。后来遇见一位老人,才知道这里有金矿,那些是探洞。不知是探矿者没拿到许可证,还是品味太低,这个金矿没有开采。幸好。 前方已经传来八达岭高速路上的车声。离马庄子很近了。公路左侧有一条小路顺坡而上,估计是通往湾子的。下次再来,可以沿这条路去湾子吃吃老张家的农家饭。 11:10 马庄子,计划中的午餐地点,我们提前半个多小时抵达。看看大家都没有吃饭的意图,决定继续东进,到点再吃。 从高速公路涵洞穿过时,唱了两嗓子,音效好极了。从此一发不可收,开始胡唱。 又一次采摘的热潮。这次是黑枣。 12:00 到达一个废墟,午餐。 后面一段路很荒,灌木在两侧密密地封锁着,顶部的枝条几乎会合在一起,需要四肢合作方能破浪前进。 13:00 垭口。合影。 垭口以东的路比较好走,因为灌木变稀了。为什么垭口东西灌木的密度差别如此显著呢。是东边走的人多吗,如果这样,为什么人们只走到垭口,不继续西行呢? 又遇到了那个采石场,以前三次从东边进沟,都是攀着采石场采下的大石头进来的。这次才知道,南侧山坡上有一条路可以绕行。 13:30 到沟口。这里比以前多了一个护林站。值班的大妈看到我们很高兴,她在这个小屋里一坐一整天,寂寞坏了。 到此,我们的穿越已经结束。而火车要两个多小时之后才到。 下面的问题是如何消磨这个多小时。护林大妈的毽子帮了点小忙。三个福建仔、小雪、老九玩上了毽子。西山老农蹩了一路的烟瘾,至此终于可以释放一下。剩下的人,继续我们的胡唱会。真没想到,阿丽的新疆民歌唱得这么好,在新疆十年,没浪费。以后出走,要邀请她做嘉宾了。 大妈无意中提供的一个信息终止了我们在护林站前的嬉戏。过八达岭老路,钻高速涵洞,到关沟底辅路,北行,再钻一次涵洞,到了四桥子村。看见了那棵植于唐代的老银杏树,直径2.5米,据说要七个人才能合抱。 15:00 居庸关车站。风起了,空荡荡的站台上有些冷。我们到值班室旁边躲风。透过窗玻璃,看见屋里的值班员们躺在长椅上睡得很香。这条铁路几乎废弃了,一天过不了几趟车。 16:10 7174到站。车上很空。上车时,我问列车员:“玉友好在吗?”列车员茫然地摇头。 玉友好是我的老熟人,L814次的列车员,北京市劳动模范,我见过的最敬业、最规范的列车员,报站象相声报菜名那样熟练、悦耳。北站重修,L814停运,也不知道这家伙给调到哪趟车上去了。 【总结与反思】 西拨子到石峡,人均5元车钱,贵了。因为我没侃价。以后再打车走这条线,恐怕就是这个价了。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