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绿野自助户外活动网站 返回首页

丑女无盐的个人空间 https://www.lvye.org/?53660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民工王七的陷阱之约

已有 39 次阅读2008-9-5 21:26 |个人分类:private

近来身体不适,以致影响工作。在某位同学的当头棒喝下,深刻反省到自己在透支生命。于是近期早睡早起,不宴不酒不熬夜。知道常来我家园子溜达的同学不少,只能转些文章帖些旧文让大伙将就着看:) 民工王七――陷阱之约 作者:一介书生GZ 发表日期:2003-10-31 又到周末,王七早早给三轮车上了锁,哼着小曲在冲凉房愣呆了两个小时,让同房的刘八急得到处找厕所。一身老泥不知道有没有搓掉三层,新买的香皂被王七用得只剩下小半块。       套上唯一的白衬衫,事先已经用饭盒合着开水浆得笔直笔直的。对着小圆镜,看着戴上零度铁丝眼镜的自己,王七心里充满了期待。昨晚发梦时就已经感觉到MM们的眼神在前面晃来晃去的,难怪今天一早左眼皮直跳,今天是好日子,辛苦一月不就是为了等这天的到来吗。       废话少说,都快晚上九点,王七一溜小跑找到楼下小卖部的张大妈,好说歹说硬是把跑三轮车挣来的一大堆绉巴巴的零钱换成了三个一百的大票,拾回久违的充实感,踏着自己用废品店里捡来的废铁拼装的自行车,从中大布匹市场直奔今晚的目的地――陷井酒吧。       今晚酒吧有自助诗歌朗颂会,这可是隔壁李十妹在网吧上QQ时看到的专门来告诉王七的。为此王七一早准备好了参赛作品。别看小学没毕业,可天天坚持读旧报纸,特别是南方都市报的文学版,跟那里的文学青年导师学多了,已然也在心中充满了诗意。男人嘛,没有现实还有幻想呢,不然怎么活。    三年前的一次偶然机会,自从在中大东门对面见到那个卖臭豆腐的小辫丫头并痴痴在马路中间任凭车来车往幸福地呆望八个小时后,王七终于决定开始写诗了。功夫不负有心人,今天的王七,可以说一是位广州少有而多产的后现代爱情浪漫主义青年诗人了。       走在广州大桥的桥顶,王七回味起他那些叫作“民间情歌小八篇”的新作:       佛说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车而过。    如果真的是,俺愿登一万圈去换与你的相遇,    啊!    是否能告诉你:“俺的三轮适合你”。       你是锅里的小笼包,俺是锅外的柴火烧;    你是门前的小花布,俺是门后的顶粱柱;    你是天上的乌鸦飞啊飞,俺是地上的土狗追啊追。       你是风儿俺是沙,你是皮鞋俺是刷;    不打你也不骂你,俺用感情折磨你。       ……       做人难,做诗人更难,做个有成就感的诗人简直就是难上加难。    这么难的事,王七竟然全都做到了。拿自己比比那些整天泡在网上的那些哭啊闹啊掐啊捏啊的愤青、爱青、少青、中青和老青,王七五短结实的身材下,竟然酝藏一颗富有感情并红朴朴的心,实在是不能不佩服自己。想到这,王七开怀地笑了。       一路飞奔,溜烟功夫来到了陷井吧,地下室里黑鸭鸭挤满了来自各路江湖的诗人。有长头发的、光膀子的、穿棉袄的、山羊胡的……,这些远距离分不清男女的男女正一个个眉飞色舞地讨论吐沫的硫酸含量,或者黑夜里眼神的能量与力量的守恒定律光。乘这帮人激动得站起来的时候,不动声色左蹭右窜的王七找了个没人的位置坐了下来。       过一会,一位看着象个阿姨的妙龄女郎走过来,问王七她可否坐在身旁,着实让王七开心不己。    很快两人经过诗词交流过招变成非常投契,那姑娘才害羞地告诉王七,她是第一次来陷井:“我妈妈吩咐我要坐在我认为可靠的人身旁。我看你长得真像我老爸,所以我很放心。”       觉得眼前一黑的王七还是坚强地定了定神,很小心翼翼地问出他一直堵在心里没来得及说的问题:“还未结婚吧?”姑娘想了想,红着脸低着头悄然答道:“偶尔是的。”       眼前又是一黑的王七实在觉得没有呆下去的必要了,借口上个厕所,一转角,看到一个烧着半支烟瞳孔有些扩散的白衣女子,问也不问,凑上桌边就坐下来了。一刻钟过去了,谁也没话,直到王七实在忍不住开了口。    男:“真是有缘相见,你是做哪一行的?”    女:“杀猪的。”    男:“嗨,你看上去真美,是什么座的?”    女:“没事做。”    男:“你的身材像希腊神像一样完美。”    女:“对不起,今天不开放参观。”    男:“如果我能看见你裸体,我会喜悦而死。”    女:“如果我看见你裸体,我大概会大笑而死。”       这是什么世道,枉王七这般英武神勇智慧如涛涛江水绵绵不绝的后爱情不浪漫诗人,难道就遇不着一个红尘知己?    王七心里难过,不过很快就恢复正常了。俺从小什么苦没吃过,这点甚至不能叫委屈的委屈算得了什么,忘了忘了。正在安慰自己的时候,见一粉油奶生跑到台上,笑容满面,清清嗓子,郎声说道:“各位尊敬的诗友,包括诗友的朋友,大家都急不可待了吧,嘿嘿。不急不急,这不就来了嘛。咳咳,受广州市坐家协会,广州市诗歌创坐委员会委托,我正式宣布:广州市第一届后现代抒情诗歌朗颂会,现在开始!”(录音机里传来激烈的掌声)       “下面,哪位诗人想上来?”       我!俺!偶!侬!I!台下竞叫声乱成一片,主持人一脸为难,心想:这么多人要上来,第一个不能搞砸了,得找一形象好的才行。想着望着,看见第二排中间有一长发齐肩留着山羊胡子学光着膀子只现排骨的男的一脸期待。顺手一指:“就是你,对说你呢,别左看右望,就是你!听见没有,上来给大家露两手”。       中奖都没这么开心过,只见那家伙上之前猛灌两个啤酒,跨过第一排的黑影,就冲了上来。主持人远远就闻到一股异味,心里叹到,难怪诗人也叫骚人,真是骚人,赶紧跑开了。       这瘦子上来后左手提着话筒,作后仰状,右手横伸,以96分贝的尖声说道:    “台下的朋友们晚上好,我叫德德B,左边的朋友们晚上好,你们想我了吧,右边的呢?想?不想?听不见,哦,看来我收山是个错误,不过这个错误不在于我。是该死的警察把我硬拽到医院去了,你说这警察是不是吃饱了撑的,又不是医生,把我拖到医院干嘛,还说要帮我戒,不就吸了点嘛,有什么了不起的。今天你吸了吗?这是我的口头谙。好了好了,看见大家都急切地看我的新作,我今天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音乐伴奏!不是崔建的,今天抒情,给我放首二泉映月!”       在二胡拚命的哭叫声中,德德B用仿张楚的声音读起他的诗:       啊!    我心中的那个秋,    哦!    恨不得抱紧第一个晚上的弯月。    嗯!    春风已经远离了爱,    唉!    花儿也不留念酒中的我。       “这是一首发自内心的诗,述说了一个有志青年的心中无比伤感的却又无比纯真的心里唤发的真情。表面上你会觉得我在无病呻吟,可您仔细听听,特别是伴着快没了松香的二胡声听听,多么凄惨,多么婉转,多么幽怨和无助啊。比起那些流泪的MM们的真正的无病呻吟,告诉你们这首诗,是我真正的有病的时候的呻吟。”       德德B陷入陷井般的苦思中,台下到处传递着纸巾,诗人们深有感触地相互安慰着别太难过了。这时,一个光头上身西装里面一条小背心下身牛仔裤脚下一双耐啃鞋的家伙硬是从人群中挤了出来,喘着粗气地对着台下说:“大家好,我叫德德A,没想到这首诗让大家这么敢动,我真佩服自己”。然后一转身,用愤怒的目光对准了德德B:    “你偷我的诗!”    “你放P!这诗是我用了128天零9个小时才撞想出来的。”    “我有证人,这诗是我在快活林酒吧,抬头望明月,低头看秋月的时候,看到秋月如水的媚眼,一时冲动冲出来的!”    “我也有证人,这诗是那苦恋我多年最后我十在不忍心才接受了的春花竟然在得到我这颗玻璃般透明的心后离我远去直奔大腕我十在受不了这个打击把一生中99.999%的感情都投入进来才写出来的呕心之作!诗友们仔细看了,去掉感叹字,诗的第一句的头一个字加起来就是――我恨春花。”    “别把偶然当必然!那是我的不小心,还好在诗里面我也保留了自己的记号。各位诗友这将看来,去掉感叹字诗的每句的最后一个字加起来是――秋月爱我。”    “你胡说,NND,看我怎么拾蕞你!”    “你想S,MMD,不打不知道拳头的拳字怎么写!”       说着说着,两家伙动起手来,本来噪噪闹闹的酒吧突然安静下来。突然,听到一女高音”掐架了!!!!”酒吧这才变得比刚才更加热闹,台下什么表情都有。       大部分男的立时起哄:“快掐,快掐,不掐你俩就TMD都不是男人,更不是诗人了”。平时就不怎么做好事的JS史努比这时跳出来,大叫:“下注了,下注了,买德德A的一赔三,买德德B有一赔二,买啊买啊,买定离手了”。顿时见银纸满天飞。       在闹轰轰的人堆里,隐隐传来一婴婴哭泣声,满心无聊的王七伸长脖子望去,只见一MM双手掩面在伤心,还不时把中指和食指分开偷偷了解战况。问她何故,姑娘说:“那俩SB,一个为春花,一个为秋月这般打斗,难道不知道俺有情使得鬼推磨就是十年前传说中的冬血吗?”       王七还想知道这冬血到底是个什么血的时候,只见一魁大的身影窜上讲诗台,给德德A和德德B一人一中指,两家伙立时就爬下了。大汉一声怒吼:“两小王九蛋定是活腻了,有俺在也轮得到你们撒野?”    “你是谁?咱俩打得正欢,关你P事!”两家伙不约而同问去。   “俺就是大名顶顶的老棒子!!!!一根中指你俩小子都顶不住,小心再给一棒子,都给俺滚!”       单凭这气如洪钟的话,台下一片欢呼声,除了没发成财的史努比。给震得四耳嗡嗡的两家伙立即作抱头鼠窜状消失了。       老棒子一把拿过话筒,清了清嗓子,象变魔术一样,整个大厅里回荡着一个低沉的带着磁音的男低音的声音:“诗人们啊,这是什么地方?俺们今天来做什么?俺们都是中国优秀知识分子的精英啊,来这里畅谈人类最高境界的艺术,给广州文化添砖加瓦。居然有人敢在这掐架,实在太不象话了!”       “是哦是啊”,台下一片附合声,纷纷想起了自己的身份。       “咳咳,为了保持这里的艺术气氛,为了使大家都有一个眼神交流和嘴唇交流的良好环境。本棒子决定,即时给大家献上一首新作。嘿嘿,有点朦胧派意境,大家要好好领会”。       凌云一支笔,    文坛秦天柱;    生当为诗嚎,    死亦做鬼竖。       真是太有男人气概了,真是霸王再现啊,中国文学终于有希望了。王七听后如痴如呆地感叹,跟大可儿一样。       这时,一个轻盈的身影闪上台前,长发飘过,话筒已然紧握手中。原来是那个重新改名叫冬血的姑娘,激动得满脸血色,娇滴滴说道:“棒子哥真男人也,脱口而作,就将咱中华传统诗境与西洋写实技巧完美地结合起来,此等奇才,竟然如俺梦中的白马一模一样,奴家不才,也要合上一合”。       左看成横右成竖,    上看是针下望柱;    何故云深不知处?    只缘身在此竖中。       好!!!!台下一片花生掌声吼叫声。棒子羞红了脸,看上去更显得英武伟岸了。       王七也是兴奋得十在不得了,忍不住也冲到台上,使足吃奶的力从棒子那抢过话筒,大叫:“好诗好诗,俺也对上一对”。       远看有一竖,    近看是根柱;    改天倒过来,    看看还是竖。       哈哈,和和,赫赫,呵呵,嘻嘻,咯咯,嘿嘿,丝丝,台下一片笑骂声,伴着口水直奔王七扑过来。王七哪见过这么大的场面啊,正不知道应该是激动好还是鼠窜好的时候,只见一只大黑手摸过来,紧紧抓住王七,原来是棒子。       “王七老弟,你的那民歌小八首兄弟刚才仔细读了,句句掏心窝的话啊,蹬三轮真委屈你了!不过天地下不经过苦难,那懂得甜的滋味,哪能造就奇才啊。而且,刚才一听见你的这首新作,就知道是俺知音。从今以后,兄弟要没事,就到俺开的快活林酒吧泡泡,俺俩定要来个一醉方休,一吐方收。” 紫烟被无盐扯进陷阱酒吧时正是群情激昂的时分,紫烟不明所以然,无盐早在一边给紫烟介绍着:书生GG的陷阱吧开业快一年了,常有才情激昂的现代派文学青年聚会。台上那个瘦瘦的男子便是著名的后现代浪漫派诗人王七,那个高高的男子是快活林吧吧主,也是一个诗人,旁边那个女子是被称作异林杀手的冬日冷血,人们都叫她冬血。   紫烟听了无盐的介绍更感茫然,按她的性子,本想问问王七是谁,快活林在哪里,异林杀手又是什么意思,但被无盐所说的著名两个字给吓着了,还是不问吧,既然著名人人都该知道的,紫烟对自己的孤陋深感奥悔。   无盐津津乐道地便看台上便对紫烟说着话,紫烟环顾一下四周,拉着无盐找了一个地方坐下。      台上传来――   啊!冬日的艳阳照在我的心上,   创伤已结痂,   血液在回暖,   心灵开始跳舞,   脉搏正在蠕动。   啊!生命的感觉正在一点一点复苏。   ……      台下的喧哗与鼓噪一浪盖过一浪,终于将诗人的激情完全淹没在一片喧嚣中。      不知何时,书生GG拎着一个酒瓶走到无盐和紫烟面前坐下,斟满三杯酒:干杯!   书生回头叫服务员,去厨房端点下酒的东西来。   这时花儿牵着媳妇元辛来到书生面前,数落着:书生啊书生,你开偌大个陷阱吧,怎忍心就俺媳妇一个人下厨,你看,俺媳妇一日不见人瘦了三圈。   紫烟好久没见这些MM了,看着元辛愈加形销骨立,更添我见犹怜之感。   书生接过花儿的话:花儿啊!你不知道你媳妇有多能干,菜做得好没得说,人的妩媚更是我们陷阱吧的根,没有元辛哪有陷阱吧。来!今天我陪你多喝点酒算是向你赔不是了。   书生说着把小杯换大杯,给花儿也斟了一大杯,一仰脖喝尽了。花儿在酒场上是从不示弱的,她也举杯一干而尽。   元辛在一旁看着婆婆的豪气不输书生,她开心啦:婆婆呀,没关系的,我累点苦点没啥,不就想多赚点酒钱孝敬您嘛!      旁边的诗歌朗诵会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未完待续)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2 个评论)

回复 飞云渡 2008-9-8 20:07
经典!再看时依然。 楼主要注意身体,好好休息!
回复 伯格坎普 2008-9-8 20:33
早上看凤凰卫视。 说起毛主席给红线女的题词 活着,更活着,再活着,变成劳动人民的无盐女 :-D
回复 伯格坎普 2008-9-8 20:33
早上看凤凰卫视。 说起毛主席给红线女的题词 活着,更活着,再活着,变成劳动人民的无盐女
回复 伯格坎普 2008-9-8 20:33
早上看凤凰卫视。 说起毛主席给红线女的题词 活着,更活着,再活着,变成劳动人民的无盐女 :-D
回复 伯格坎普 2008-9-8 20:33
早上看凤凰卫视。 说起毛主席给红线女的题词 活着,更活着,再活着,变成劳动人民的无盐女 :-D
回复 伯格坎普 2008-9-8 20:33
早上看凤凰卫视。 说起毛主席给红线女的题词 活着,更活着,再活着,变成劳动人民的无盐女 :-D
回复 伯格坎普 2008-9-8 20:33
早上看凤凰卫视。 说起毛主席给红线女的题词 活着,更活着,再活着,变成劳动人民的无盐女 :-D
回复 伯格坎普 2008-9-8 20:33
早上看凤凰卫视。 说起毛主席给红线女的题词 活着,更活着,再活着,变成劳动人民的无盐女 :-D
回复 伯格坎普 2008-9-8 20:35
抱歉,机器反映慢。 按了几次提交,就发了好几次。
回复 流云 2008-9-8 22:56
打击抄袭
回复 丑女无盐 2008-9-9 22:42
飞云:好久不见!别来无恙?下次竹林聚会你也来,给你看我在北京的片片。 伯格:我看得一口气没上来,你一口气回8个贴,故意的吧 8-) 云云:扁死 :-) 你眼睛太小了吧,没看见我贴了作者是书生哥吗?下次到北京我得用火柴棒把你的眼睛撑大点,哼哼。
回复 飞云渡 2008-9-10 21:17
好啊!期待中!俺回新疆了两个月,呵呵。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