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绿野自助户外活动网站 返回首页

丑女无盐的个人空间 https://www.lvye.org/?53660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我怎么哭了

已有 28 次阅读2009-1-6 23:22 |个人分类:private

QQ 昵称:阿克 个性签名:有朝一日,你会心情振奋,欢迎自己来到自己门前,进入自己的镜子,彼此报以微笑..... 个人说明:我就像茶壶一样,屁股都烧得红红的,还有心情在吹口哨! 我的眼睛湿湿的,我怎么哭了? 深深呼吸对着闪亮的图像,我缓慢地敲下了一行字:阿克你好,我是无盐,好久不见,别来无恙? 我和阿克仅仅只是一面之交,那是05年初夏的一次武功山穿越。那次未成功的穿越是个庞大的队伍,好多人的名字和面孔都已经模糊,阿克的笑容却清晰地在我脑海里。 每个男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独特色调,我欣赏的是不聒噪不晦暗的色彩。阿克应该是属于一种清晨的淡金色吧,就像被时光羽翼轻柔拂过,折射出一种温柔的光泽。记得那次雨中的艰难穿越,我依然老抽依然后队,一路晃荡气喘吁吁。阿克笑着回头接我,要帮临劈的我背包,被我拒绝后也不坚持,默默地陪我走了一段。 他就是那样的――他一直站在那里你却不一定能看见他,在你需要帮助的时候默默地搀扶你一把,在表达观点时用一句最简单的句子就能把话说明白,在你还未回味过来的时候他已经绝尘而去,留给你的只是他那浅浅的笑和模糊的背影。 。。。。。。 老盐:抱歉阿克,恕我冒昧,听说你身体不太好? 阿克:呵呵,谢谢关心,确有此事。是cancer,06年8月查出来的,做完手术才告诉了父母,病情也是两三个朋友知道。 老盐:听到这个消息,我心里很难过。 阿克:我这病真不大敢对太多朋友说,每个朋友知道后都是这样的伤心,唉。。。。。。呵呵,别这样,我没事的,现在还不是好好的活着嘛。正常工作正常起居,10月底我还去了趟西藏:) 老盐:刹那间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心里除了难过还是难过。 阿克:无盐别这样,我真的没事,现在活得比以前要开心多了,当时特别特别痛苦特别恐惧,现在心态完全放开了。在西藏的时候我出了车祸,那天我们从珠峰出来的路上,车子直接冲下路基打了好几个滚,不幸中的万幸是,落差只有五米多,然后下面是一大平地。。。。。。从车子钻出来我就想:希望那句老话是对的――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让厄运来吧,坏事全来完,以后就是好日子咯! 老盐:挺过大风大浪的不一定都是英雄所为,在沉重的打击面前淡然自若的才是勇者。面对厄运当然需要很多勇气,面对之后的态度则需要智勇双全。我觉得只有你这种一向比较恬淡的人,才会如此镇定的面对这一切。 阿克:呵呵,主要是我不怕死,反正都死过几回了。我觉得早上起床还能睁开眼看到这世界,这样已经很幸福了,我没有理由怨天尤人顾影自怜。 老盐: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我们的谈话内容,能写在驴志上吗? 阿克:呵呵,别夸我了,脸红了一半:)没问题你写吧,红了我们分钱哦! 老盐:一定一定,紧握你的手! 突然想起一部老电影。许秦豪的《八月照相馆》。 影片开始是一个男人沉缓的声音,那是被绝症判定了死亡的永元,一个人坐在学校的操场上沉吟:  “我小时候,同学们都走了,我仍独自坐在操场上,想念已逝去的母亲,我突然明白,我们最终都会消失……” 他在医院里静静地等候复诊,微笑着冲一个小男孩做鬼脸,在护士的呼唤中起身过去。蝉声鸣响中夕阳西下,光线从走廊尽头的窗户照进来,他在明亮的背景下不疾不徐地走,好像要走过时间的模糊界限,直到生命甬道的尽头。 “我知道爱情会褪色,就像所有的老照片。而你却会在我的心中永远美丽,谢谢你,再会。”    爱情在他生命的末章中奏响,他欣喜而颤抖地感受它,最终只能忧伤地对它说再会。永元最后一次去看德林的时候,隔着饭店的那个窗户,他伸出手去抚摸对方的身影,女孩的身影与他在窗户上的手吻合在一起,他平静地选择这样的方式告别,而女孩还在羞涩地等待,不知道他即将永远消失。 帕斯卡在他《游荡的影子》里这么写到:在图像和虚无之间有一条悬崖。只有一座天桥可以让人过去。沉默骑士朗斯洛向长剑搭成的天桥走去,那天桥非常险恶,很少有人冒这个险,没有人能说出是不是有人曾经跨越过。 他脱去手套,抓住了赤裸裸的剑。 生活有选择已经是万幸了,生活很多时候是没有选择。就象死亡随时光临的阿克,他只能脱去手套,赤裸裸地抓住厄运这把剑。 让我在泪流满面之中还有一丝欣慰的,在阿克的身旁还有一位不离不弃的女孩。在当今这个男女容易把对方当作消费品的时代,总算让我们这些大龄问题女青看到了微光:这个世界总有值得付出的人,这个世界也总有甘愿付出的人。 大江写信给成美说: 我在退潮留下的不长的路上匆匆地走着。 我们每个人何尝不是在退潮留下的不长的路上匆匆地走着呢?但我们仍然有选择不同态度的权利。米兰昆德拉在讲述他的人生观时说:旅程无非两种,一种只是为了到达终点,那样生命便只剩下了生与死的两点,另一种是把视线和心灵投入到沿途的风景和遭遇中,那么他的生命将是丰富的。 亲爱的阿克,冬天已经来临,夏天怎会不来?山顶品红酒,凉风吹鬓影。记得我们的约定。 那一年,武功山,阿克在,我也在,还有东哥,林峰,小蜜蜂,左右,四四,超超,鸡肾和KK。。。。。。 突然想起久石让的这首曲子,它很好地诠释了我现在的心情。 [url=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wsw4ZLSx9BM]请听着音乐,静静地看吧。[/url]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0 个评论)

回复 荒谷 2009-1-7 00:05
珍惜现在的时光吧
回复 走吧sophia 2009-1-7 00:13
看了两遍,先胡说两句,这种深沉的文章本是值得慢慢读,再慢慢想的。 我,阅历虽不丰富但也算是稍稍体味过些悲欢离合,送走过亲友,迎来过后生,从职业的角度更是时常目睹人和疾病的斗争。 突然发觉,其实身体上的疾病很少导致不停歇地自怨自艾,迷失或绝望,相反,往往一场疾病会激发出更为积极达观的人生。 真正侵蚀我们生活的是心魔,这个病没人能帮的上忙,只能自己选择:自救或是自戮。 没有一点点抬高或贬抑任何一种选择的意思,因为,谁不愿意自己快乐一点,好一点呢?但智慧和运气却不像阳光雨露般公平慷慨罢。
回复 yooyoo 2009-1-7 10:24
有时疾病也是一种磨练。 好好活着,为自己,为亲人,为朋友。
回复 nancy 2009-1-7 11:25
音乐好听,抄段影评: 在Gina的歌声中,红色的飞机慢慢漂浮,那里并不是海角天涯,那里只是一段归途,漫天晚霞也只是飞行员熟悉的景色,并无多少惊喜与感慨,他或者确然在静静感动着,但[b][color=CC3366]他就身处这份感动之中,没有什么生长出来,没有什么哽咽在喉,没有期待,没有追悔或者遗憾,甚至,没有怀旧。[/color][/b]  人生在四十岁落幕,[b][color=660099]所有没有得到的,都明白其去处,所有留在身边的,都不需要清数。[/color][/b]无所谓故事,无所谓结果。我为什么对结果如此耿耿于怀?不过是一个改不了的规则,如此而已。
回复 品乐 2009-1-7 20:47
人总有一种借景抒情的本能需求,此时此刻,一个人的离去,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只是一道风景,注意到的人会给风景根据心情的需要涂抹上自己的色彩,生老病死,世间常事,只是有些旅程是未知的单程的旅途。。。。。
回复 伯格坎普 2009-1-8 13:06
一首歌词 给无盐和无盐的他。 也送给阿克和阿克的她。 如果没有遇见你, 我将会是在哪里? 日子过得怎么样, 人生是否要珍惜? 也许认识某一人, 过着平凡的日子。 不知道会不会, 也有爱情甜如蜜? 如果有那么一天, 你说即将要离去。 我会迷失我自己, 走入无边人海里。 不要什么诺言, 只要天天在一起。 我不能只依靠, 片片回忆活下去。 任时光匆匆流去, 我只在乎你。 心甘情愿感染你的气息。 人生几何能够得到知己? 失去生命的力量也不可惜。 除了你,我不能感到, 一丝丝情意。
回复 时间的海 2009-1-8 18:47
其实没什么多说的,太多的波折,太多的惊慌,太多的绝处逢生。只在转眼一瞬即消解无形,大勇若丝,大爱似钢,相逢只是杯酒一抿,淡笑无言即相知。人的顽强如是而已。
回复 丑女无盐 2009-1-9 14:26
这篇所有同学的认真回复,都是那么的令我感动。我觉得这些思想火花的撞击,远比本文原来的旨意更加厚重深远。 一期一会,是日本佛道、茶道的重要思想。。“一期”,表示人的一生。“一会”,意味着仅有一次相会。“一期一会”是指一生人之中,可能就只有这一次相遇,以后未必可以再遇上了。 “一期一会、难得一面、世当珍惜”啊! 爹爹经常说我的涵养不够,面对生死我确实是无法释然。别人常说知堂先生“大傲若谦”,“大刻若淡”,沈从文先生也推崇“冷眼看生死”,虽然常被好友称赞为人大气,我却不敢说自己惯于悲天悯人,我只能说有些人有些事我无法看淡。 自己长得丑,脾气有点坏,还常冒傻气,正因为如此,每次受到别人帮助时,我总是心存感激地盼望回报。可是天上浮云如白衣,须臾变化成苍狗.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很多人都是你还没能给他一个感激的微笑,他已经施然离去只留一寄红尘。 一期一会,受人恩泽,无以回报的我,要做的只能是格外的感恩,深深地铭记。 阿克是比我看得开的。 看完此文,他说:我笑着哭了。我的心抽得紧紧的。 林峰和伯格说:这篇文章太难回复了,包含的东西太多,菲菲和NANCY的回复又那么精当,心里又太多想说的,却又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调。 无法说就不必说,人生的许多真理,都在静默无语中。 就像《金刚经》所说,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过去已灭,未来未起,现在虚妄,三世推求,了不可得.如来佛的意思,就是无所从来,亦无所去,故名如来.拉开时间的帘幕,让生命自在呈现. 新的09,新的开始,让我们都象阿克一样,在纳木错边尽情奔跑,执红酒山顶论剑,和爱人携手相扶,象荒谷说的,格外地敬心珍惜当下,体验生命的美好片刻. 波哥和吉娜悲伤了点吧,那么让我们听大师的另外一首:亚得里亚海的蓝天。伴随着这段乐曲,展现在你面前的是一望无际的泛着银光的辽阔海面,上面是飘着淡淡白云的蔚蓝青空。火红的飞机,翱翔在碧波荡漾的亚得里亚海蓝蓝的天际。水天一色,物我两忘,心情会和着波浪的节拍起伏,但愿心胸永远和这蓝色世界一样广阔,在其中闪耀的,是点点岁月中沉淀的珍贵回忆。 [url=http://www.sing8.com/song/5/5919/161220.htm]亚得里亚海的蓝天[/url]
回复 伯格坎普 2009-1-9 18:15
当我第四次跟无盐提起巴哈伊教的时候。 我想我真的有点老年痴呆了。 大悲苦或可求诸于宗教。 但世上之无常我们亦可以抱以幽默。 例如阿克,老苏。 老苏爱吃肉好喝酒。 但这斯也附庸风雅爱看佛经。 照理酒肉是要戒的,可是如何舍得? 有自创理论:即心是佛,不在断肉。  东坡食肉诵经,或云:「不可诵。」坡取水漱口,或云:「一蹦水如何漱得!」坡云:「惭愧,贽黎会得!」 不光有理论实践,酒肉还有各色名号: 酒是般若汤,鱼是水梭花,鸡是钻篱菜。 东坡家里失盗,这贼不开眼,老苏的字画不拿,金银一片也寻不着。 老苏深同情此贼。   近日颇多贼,两夜皆来入吾室。吾近护魏王葬,得数千缗,略已散去,此梁上君子当是不知耳 阿克有红袖添香夜读书,乐不可知。 伯格是夜半应招修电脑,苦不堪言。 :-D
回复 时间的海 2009-1-11 13:27
苏东坡和红猪我都很喜欢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