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绿野自助户外活动网站 返回首页

丑女无盐的个人空间 https://www.lvye.org/?53660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肩负自由的疲惫

已有 27 次阅读2011-1-25 23:51 |个人分类:private

转自《财经》 作者:刘瑜 奥巴马现在的处境不出我所料。两年前刚当选时,他是美国人民——不,世界人民——的奥特曼,大家都期待着他能从怪兽布什手中拯救美国,挽狂澜于即倒,扶大厦之将倾。当时我说了一句扫兴的话:婚姻是爱情的坟墓。 果然。近70%的支持率,两年之后,滑到了43%。当年他对着如痴如醉的民众高呼:Yes, we can!今天,美国失业率居高不下、反恐战争久拖不决,民众无精打采地看着他:No, you can’t。 当然遭遇支持率危机的不仅仅是奥巴马。如果奥巴马想给自己打气,我建议他向东看看日本,向西看看法国。日本菅直人内阁的支持率据说在11月初再创新低,只剩27%,而法国萨科奇的支持率最近就一直停留在25%,现在他每天早上推开窗户,就能看到抗议者叫他去死。在这场角逐“最不受欢迎领袖”的激烈竞赛中,没有最衰,只有更衰。 其他民主国家或地区也好不到哪里去。意大利总理的支持率最近“螺旋式下降”到了34%。德国默克尔的支持率一度由于预算方案等原因,跌至34%。10月底左右,马英九终于可以松一口气,因为他的支持率喜人回升,竟“高达”38%。 英国——我在英国生活时,简直不忍心看时政节目,因为怕看见早已鼻青脸肿的首相布朗或者卡梅隆又被作为沙袋拉出来,被各类时评人胖揍。 相比之下,另一些国家的领导人则过得惬意得多。比如,全国只剩一家反对派报纸的俄罗斯,普京同志的支持率就高达77%。又比如,公共权力已被逐渐个人化的委内瑞拉,查韦斯的支持率长期稳定在60%左右。再比如,一项调查显示,在中国93%的民众信任中央政府。至于朝鲜人民共和国,据恶搞报纸《洋葱》报道,其政府支持率最近已经从120%急剧上升到了180%。 这是不是说明,西式民主制度已经日落西山,而俄罗斯模式或者朝鲜模式在蒸蒸日上呢?如果西方政府动辄陷入合法性危机、连他们的民众自己都不“尿它那一泡”,我们有什么必要紧赶慢赶地去跳火坑呢?事实上,据一项调查,在美国表示“非常信任政府”的民众已从1966年的42%将至2000年的14%,“非常信任国会”的民众从42%降至13%——同一趋势也出现在了几乎所有其它发达国家——如此缺乏信任的制度,一年四季都在民怨沸腾,没有掉入这个政治陷阱,我们简直应该弹冠相庆。 但,有没有一种可能,在一个地方,人们觉得刘嘉玲不够美,是因为他们把李嘉欣作为了衡量标准,而在另一个地方,人们觉得凤姐很美,因为他们把小月月作为了衡量标准?就是说,是衡量标准的不同而不是客观美丑的标准导致人们形成错觉:“凤姐要美过刘嘉玲”。至于为什么有些地方用李嘉欣作为衡量标准,有些地方用小月月做标准,据说有一种东西叫做“意识形态”。某些意识形态告诉民众“政府仅仅是民众的雇员”,而另一些意识形态则教导我们,“你都有裤子穿了,还不赶紧感谢政府”。 政治学里有一个词叫“批判性公民”(critical citizens)。根据这个理论,随着一个国家经济社会发展,民众权利和尊严意识提高,他们会变得越来越饶舌。这些饶舌民众的基本特点是:大惊小怪、小题大做、不依不饶,一哭二闹三上吊。什么?法定退休年龄从60升到62?岂有此理,游行去。燃油税要涨7毛钱?天理难容,抗议去。政府要砍掉一半的大学生助学金?欺人太甚,扔臭鸡蛋去。 罗素说,所谓民主,就是选一个人上去挨骂。 所以在一个真正的民主社会当政治家,简直就是活雷锋。忘恩负义的批判性民众看到的永远是你做错了什么,而不是你做对了什么。奥巴马为刺激经济,辛辛苦苦减了一千多亿的税,结果调查显示,不到十分之一的美国人意识到他们被减了税。相比之下,他要给5%的高收入者加税,火星人都赶来抗议。好莱坞明星朝三暮四那叫风流倜傥,放在政治家身上那叫不要脸。经济学家没有预测出经济危机那叫谨言慎行,放在政治家身上那叫蠢货。CEO们用股东的钱吃香喝辣那叫商业拓展,政治家哪怕旅行借助富豪朋友的别墅都可以是惊人丑闻。 但同时,正是“批判性公民”的警觉,在推动政府完善公共服务。正是民众对政府的不信任,在把这个政府改造得越来越值得信任。这也是为什么在民主国家,民众对政治机构的不信任虽然日渐加深,但这些国家民主制度的质量——无论用联合国人类发展指数来衡量,还是清廉腐败指数,甚至经济绩效来衡量——都稳居前列。换句话说,民众对政府一定的不信任恰恰成了政治健康的表现。 不幸的当然是奥巴马们。他们每天被群众雪亮的目光翻来覆去地烧烤,做错一件事就随时可能把做对的九十九件事给一笔勾销。但“试图享受自由的人,必须承受肩负自由的疲惫”。如果权力的本意是责任,那么用他们的战战兢兢来换取制度的健康,这买卖其实还是划算。当然,如果权力的本意是当官,是吃住可以报销,出门前呼后拥,那么批判型公民确实招人讨厌。我不知道与“批判性公民”相对的叫什么,也许可以叫做“给力型公民”。他们永远心怀感恩面带微笑,有人喊“狼来了”,他们心怀感恩面带微笑。面对一地的羊骨头,他们还是心怀感恩面带微笑。也是,他们说,现代社会的一切问题其实都只是“心态”问题。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2 个评论)

回复 痕迹 2011-1-26 08:36
好文!
回复 soso 2011-1-26 16:08
哦滴天神奶奶,blog已经恢复了?! 数了数,你都已经写了六七篇新的啊,还每篇都辣么辣么的长,真够看一阵子的了!先留一爪表示“卢布”已收讫,验钞工作等明晚出差回京后再进行。 8-) 另,对首选偿还“卢布”的诚信行为表示嘉奖 8-)
回复 站住 2011-1-26 17:34
(文艺地)同下
回复 丑女无盐 2011-1-26 21:30
痕迹:确实好文,作者是人大毕业的才女。 SOSO:终于盼到你蒲头了!(翘首以待,热泪盈眶啊),你神龙不见首尾,写俄罗斯就是为了把潜伏的你给勾搭出来滴!当时为了想让你看到此文,还想在小笑的地盘贴那,这下好了,终于接上头了。。。。。。 花妹:某人狠花痴你。 8-)
回复 拉杆箱 2011-1-27 00:18
想起近日看到的消息:阿诺卸职后要继续去演电影,当然可能那是他的专业,他的爱好。我们的领导人们卸任后好像都在就是写书,写书,还有就是在家数数到底自己有几多钱。其他的事情,呵呵,身不由己吧。 在北京某个胡同里有个退休的北京军区政委,赡养了18位孤老并一一送终,他在位时定是个正直的人。 我中意绿野,就是因为这里的人都能把自己正直的面孔给大家看,乌邦托也好,没有利益冲突也好,我看到的是大家欣欣向荣的一面,自己彷佛也正直起来。 有机会去广州时,拜见无盐。
回复 站住 2011-1-27 11:53
接不住接不住
回复 站住 2011-1-27 12:05
为了不让我同下 你居然截胡 越想越high
回复 一工 2011-1-27 15:24
巴马们真累!自由世界的人们真累! 我不自由,所以什么都不用想。 :-D
回复 丑女无盐 2011-1-27 15:45
箱子弟弟还真是年轻啊,呵呵。 以我的人生经历看,正直的人一般很内敛,关键时刻才露峥嵘;而内心打些小九九,又或者欲盖弥彰的人,才爱不时跳出来彰显自己有多正直。弟弟中意绿野没有错,但绿野远比你想象的复杂。我希望你眼中的绿野不是乌托邦,而是一个浓缩的小社会。有人活动的地方就呈现人性美丑,即使大家没有利益冲突,我看到的也是精彩纷呈的人性。人性无所谓好无所谓坏,低调一点总是没有错的。有句糙话说:谁的屁眼是干净的?谁的屁眼都不干净,藏着掖着别拿出来晒就行。我中意绿野的原因,除了一些老朋友新朋友喜欢看我码字,还能私下约着一起爬个山什么的。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原因是我喜欢这里上演的一幕幕人间喜剧:比如我们能看到某些端着一副正直面孔的ID,忘记了自己的老底早被绿野某年某月某版记录在案,又不知当年亲爱的人在某角落检举揭发其变态,每次跳出来表演时多么入戏啊,完全不晓得人民群众都在掩嘴窃笑。我承认大伙指手画脚评头论足的时候,我是有辣么一丝恻隐之心的:谁比穿着透视新装在广庭大众之下尽心尽力表演的皇帝更惨呢? 看懂这一幕幕喜剧是要付出代价的,没吃羊肉惹得一身骚说的不仅是我。记得当初经多个高人指点看到某些ID身后的种种真相时,象你现在一样中意绿野的我当时就给吓住了,没能绷住自己色厉内荏的心,马上就顾着在MSN上手机上按删除键了。。。。。。 所以亲爱的弟弟,你中意绿野就坚持你的中意吧,不要去深究每个ID身后是天使还是魔鬼;你中意绿野就坚持你的中意吧,不要奢望从中得到虚名和好处;你中意绿野就坚持你的中意吧,去想想怎样让绿野精神走得更久更远。。。。。。 燕京之下羊城之内,盐姐期待与你把酒畅谈。 花妹:我已经快马驰骋通告众友不要回帖,非得把你的文艺爪子给堵住,就是为了让你接不住接不住!哈哈哈哈哈。。。。。。(请参考吴孟达之狂笑状)
回复 丑女无盐 2011-1-27 16:06
好久不见一工大哥了。 近期有兄弟问:阿盐怎么关心起政治来?其实我一向是不太关心政治的,用博尔赫斯的话来说:如果真的有天堂,一定是图书馆的模样。我一直沉溺于自己建构的天堂之中,柴米无忧埋头书堆的我很是感到幸福。但是现时抵挡不住的物价飞升和社会矛盾逐渐尖锐也让我不由得抬头看世界了:周遭大小事毕竟与我的幸福感有关。 在我看来,个体的幸福感,一般与一定的能力、一定的心态或者禀赋联系在一起,但这种幸福感始终是脱离不了政治的,我相信好的政权好的政府能让你更安全和自由,而且会让社会变得更美好。
回复 老工人 2011-1-28 08:59
民主的社会,有志从政为民的女士尽管也如凤毛麟角,但是,以老工人的孤陋寡闻,终归是可以理解。 专制社会,不想列举圣女贞德、秋瑾,单说南开的小超,想当年也是搞学潮闹自由求民主,抛头颅洒热血,舍生忘死滴反封建,革命革命,可“八六九四”学生一潮,一句:政权还是交给下一代放心,怎不令老工人阶级唏嘘:) 武则天太少,无论从效果、结果来看,老工人都不看好女子干政,一般,女子多温柔良善而政治太肮脏血腥。 而若美女都唠叨政治了,那肯定是爷们们没把政治这活干好,可,爷们都没干好,小的以为娘们干估计肯定也好不到哪去。 另,爷们、娘们老工人都敬爱,木兰辞云,不闻爷娘唤女声,但闻燕山胡骑鸣啾啾。 春节将至,诸位别忘了回家拜爷娘 :-D
回复 丑女无盐 2011-1-29 23:49
向工人大哥问好!多日未和你磕叨,牵挂得紧。 刚刚看完伏契克的《绞刑架下的报告》,思绪万千百感交集,用伏契克在临刑前的一段话来回复工人大哥的跟帖吧: 对这个问题我必须作答。我找到了答案。对周围发生的事情我时刻保持着警觉,我心里非常清楚自己与谁在打交道。在盖世太保监狱度过的七个星期,让我长了不少见识。我看清了这些无恶不作之人的真面目,他们善用的手段,他们具有的水平。我领悟到,即使在这里我也有战斗的机会。虽然斗争手法与外界完全不同,但斗争的意义和要达到的目的是一致的。我再沉默下去的话,就意味着白白丢弃斗争的机会。现在我必须向前走一步了,这样我才可以问心无愧地说:我在任何地方,在任何情况下,都履行了自己的义务和职责。 一年来我和他们一起,共同谱写了这出戏剧。整个过程让人时而兴致盎然,时而又筋疲力尽,但始终扣人心弦。每一出戏都要收场,有高潮、转折和结束。帷幕落下。掌声。观众们,睡觉去吧! 瞧,我的戏也快收场了。我已经写不完了。我已经无法知道它的结局。这已经不是戏。这是生活。 而生活里是没有观众的。 帷幕揭开。 人们啊,我爱你们。保持清醒吧! 1943年6月9日 尤利乌斯·伏契克 另:工人大哥说的对,常回家看看父母,比发大财赚大钱重要!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