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绿野自助户外活动网站 返回首页

丑女无盐的个人空间 https://www.lvye.org/?53660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ZT:泪为谁流

已有 216 次阅读2012-11-1 23:18 |个人分类:private

前几天跟守信大哥聊天,大哥说由于十八大的缘故,肝胆只能用服务代理器登陆。——我好长一段时间没有上肝胆和兄弟姐妹们磕叨了,守信大哥说赶紧上去看看吧,大家是那么地喜欢你想念你,你可知道你在肝胆受欢迎的程度?好多兄弟你都永远见不着了。 这小半年来已经越来越疏远绿野论坛了,我知道我的朋友们都一如既往地关注我的驴志,但我很明确地感受到以往那种奋笔疾书的动力不再——这也许是因为自己的生活已被更多有意义的事情充实着,也许是因为绿野的一切让我感觉越来越陌生。但是不管怎么样就让一切顺其自然吧。 耐心忍受着代理服务器不断跳出来的大波波X宝网,把肝癌肝移植版块前十页的文章看了,发现了以下这篇妙文,回帖也是各种精彩,复制下来跟我的朋友分享——作者象哥是温州人,晚期肝癌,射频手术移植磕索拉非尼样样折腾过来,目前存活两年各项指标正常,战友笑其正活在开着奔驰泡小妞的路上。。。。。。 怀念战友——泪为谁流 作者:肝胆相照 象哥 曲未终,人已散; 纵使万千努力徒枉然; 叹,叹,叹…… 生已无,死亦有; 奈河桥头即是岸; 愿,愿,愿…… 昨天晚上,在用微信和一些少年不识愁滋味的女孩儿们打情骂俏之后呢,我开始做好准备,在床边放满纸张,痛痛快快地哭了一场。这些眼泪是为谁而流呢?不是为我自己而流,也不是为naissine爸爸的离开而流。那为什么而流呢?是为这么多残酷而必然的结果而流。得了癌症的我们,我们像什么呢?我们就像不会游泳的人掉进大海,也许你既不紧张也不慌乱,也许你虔诚的信仰基督、佛祖、阿拉、穆罕默德,也许你真的背的出金刚经、圣经、古兰经,也许你始终坚信有奇迹,也许你始终坚信付出总有回报,也许你始终相信心态好最重要——但是,因为不会游泳,你注定淹死在大海。 大海,他TMD才没有时间来考虑你是信耶稣还是如来,他TMD才没有时间考虑你是乐观呀还是消极,他TMD才没有时间考虑你是上有老呀还是下有小,他TMD才没有时间来考虑是射频呀还是切除,是TMD的介入呀还是放疗,是TMD的移植呀还是不移植,是TMD的索拉菲尼呀还是JB尼,是TMD的伽马刀呀还是托姆刀,或者是TMD什么其他JJ刀,是TMD的肝复乐、槐耳呀,还是TMD的金龙呀、西黄呀、斑蝥呀。大海,他就是这样把你吞没,他TMD都没有时间考虑有没有把你吞没。你以为你被吞没能够换来一声叹息,我TMD告诉你,是能够换来一声叹息,但不是大海的,是跟你一样等着被吞没的我! 得了癌症的我们,这种死亡,真TMD特别特别地让人心酸和不服气,那些正常死亡的人,即便到死亡的最后一刻,他们前面用来考虑死亡这件事的时间都很短,他都不需要这么折腾。可是,得了癌症的我们呢,从得了癌症的那一刻开始,我们就自觉不自觉地考虑死亡这个事情了。我们都没有办法考虑如何摆脱这种忧虑,因为我们就活在死亡里。所以想起这样的事情,我忍不住就要哭啊,这些眼泪是埋葬青春的过往,是折磨肉体的风霜,是迎接死亡的来临。还是送给大家一首歌吧,这首歌在我们癌症界已经广泛流传了。 别哭,我最爱的人 今夜我如昙花沾化 在最美的一刹那凋落 你的泪也挽不回的枯萎 不要告诉我永恒是什么 我在最灿烂的瞬间毁灭。 是否记得我骄傲说 这世界我曾经来过 退回来讲,naissine的爸爸真的是,可以说是这世界骄傲地来过的。他那个时代的人,读了博士,当了教授,有了成绩,体面的工作,受人尊敬的行业,家庭和睦,小孩争气,真的也不枉人生这样走一会。倒是这样一想呢,我的眼泪更多的是为自己而流,我什么也不是,什么也都还没有,更别说有naissine这样一个可爱的女儿(而且长得还不算坏吧)。人之所以快乐,是因为总可以找到比自己差的人,我印象里好像在哪里故作深沉地这样说过。那就怀念怀念那些比自己先死亡的战友们。别着急,谁都会跟着来的。。。。。。 先说说小小牛吧,我呢现在好歹成家立业了,小小牛呢,全家人打工为了供他治病,而他24岁就离开我们。老林呢,做完移植,没有一天舒服过,半年就走了。还有danding520,你们还记得这个女孩吗?32岁的她,因为家里经济的缘故,还有因为她是女孩的缘故,她一直很想移植但不敢勇敢地说出来——只是跟我说过,说真的好想活,真的好想跟着女儿一起长大,她坚持了两年差一点的时间,走了。哦,对了,不知道大家是否还记得呢,那个潇洒自如的godlove,我们约了好几次说在医院见面,见面其实很容易,只是我不太想去而已。相见不如怀念,在我印象里,他是一个高高大大胖胖的好色的男人,泡在环球一号里声色犬马。对了,前几天有朋友邀请我去环球一号(某夜总会),我拒绝了,就让环球一号和godlove留在心里,想起他的死亡,然后给自己一个苦笑。 还有谁呢?还有很多,很多版主,当然不包括医生的版主,而是另外几个版主。大家都那么努力,那么尽力,那么不放弃,只是因为我们不会游泳,就注定被淹死。Naissine花了那么多精力琢磨到这种让人叹为观止的水平,结果还是这样;我爱枫红对自己婆婆比对妈妈还关心,结果也是一样;touzi大叔呢,虽然没有任何交集,只是想起他临终前那骨瘦如柴,忍不住就流下泪啦,几个兄弟全是乙肝肝癌死亡,黑暗的宿命怎么能够不让人心酸;虽然风雨蔷薇和白衣姐姐因为该不该移植吵了一架,呵呵,可是至少我现在想起来都是温暖,和蔷薇老公的离开相比,那些都是温暖;没错,还有hiuhiu,倒底是huihui还是hiuhiu呀,不是她自己,也是老公啦,哎。。。。。。 为什么记忆里都是死亡,因为死亡是让人最心痛的,让人最难忘的,让人最不是滋味的。今夜的眼泪为什么而流,为了这么多死亡,为了这么多注定死亡的你和我。如果我的这些絮絮叨叨,让你反感了,哥劝你别怪我,谁没有TMD抓狂的时候,只要你想到我总有一天会让你怀念的,你也就没啥好说的了。如果你现在还爽气,还在死与不死之间爽气,那么就在自己脑袋里,给那些已经走了的战友腾个位置,想起来就好好地怀念他们,想起来就去顺便烧柱香做个祷告什么的。。。。。。 送战友,踏征程,远处传来驼铃声。。。。。。 (以下是回帖精选) 风吹白衣: 难过,没哭。很多时候难过比哭还难过。 有什么都说出来吧,会畅快点儿。 其实心里有很大块灰色常常浮现,我总是用彩色罩着它,因为总要活着,为很多东西。朋友同事都说我坚强,觉得好笑。坚强是很容易做到的事,只要你遇到需要坚强的境遇,不管你是林妹妹还是焦大的老婆,都能做到,因为没有回避的余地。坚强也是个很虚伪的词,其实它的本意也就是“面对现实”,前面还要加上“不得不”三个字。 小象安好,大家安好,祝福总是要的,有时候想想,它真是一种希望。 Hy49: 经过这一次复发我有个很深的感触,就是我的AFP太敏感了。一旦有上升迹象,我必须尽快吃起靶向药(要比上次更快),现在我准备着多吉美、阿西、索坦各一些,当然后续希罗达也是要准备的——跟癌搞,看谁搞死谁。可能还算个好消息,切除前我多吉美停了两个星期,改吃阿西,没有想到一周就出现喉咙嘶哑的副作用,到切除前一天的AFP竟然比两周前略微下降了一点——也许下次反弹就从阿西开始了。如果这些都没有用怎么办,那要看实体瘤什么时候出现,如果还没有出现,那就开始中药,连备选的中医我都已经考虑好了。有备无患,丫的,你来吧,我跟你拼了,哈哈! 有一句名言说:“人从一生下来到死去,这中间的过程,就叫幸福。 而生命的意义也就在无尽的追求之中了,在追求中创新,在追求中超越,最终给了生命一个最美的诠释。 先得到的可能先失去,后得到的后失去,没得到的就不会失去。那个总数是一样。所以,人生真的不必太计较,不必刻意去算计,只要去体验就好。 让我们用心聆听天籁圣洁的歌声,永葆一个清滑净透的灵魂,始终微笑着善待生命,享受生命,珍惜生命,超越生命,在岁月的风霜雪雨中轻松安然的走完一世的红尘! Naissine: 不爱看漂亮话大话。夜深人静时喊口号的人可以再拿这些词藻来扪心自问。 相比之下还是楼主真性情! 何处逢生: 还有春风哥,多么意气风发的人呀! 体会得病后的感受: 切肤之痛,不足为外人道也。 人生从此改变,无论是不幸离开,还是有幸苟延,“癌症”两个字以示我们与常人的不同,至少在心理上总会有生死的闪念; 如有幸,也是“凤凰涅盘,浴火重生”,那种蜕变和撕裂是怎样的痛彻心肺,历久难平。 祝睿智的象兄好运,人生的事情,有的我们做不了主,智慧也许能够稍稍抚慰颤痛的心灵,有时,也仅此而已。 毕竟,我们没有“庄周梦蝶”的境界(也许只是传说),也不是能够轻易“出世”的。 不死鸟: 小象的比喻,在苍茫的大海上,狂风卷积着乌云,一群人掉海里了,不会游泳,无论怎样,都会归入大海。 其实,他忘了,周围还有那么多渔船,军舰,游轮,航母,只要爬上一个,就可以坚持一段时间,哪怕船又翻了,还可以抱个救生圈,等待救援。。。。然后坐上下条船,希望仍在。 在现代,没有一个人的抗癌是靠自己的力量完成的,都是要依靠那些专业的医学技术,有全世界几千万医学工作者,研究出各种船,舰,游轮,航母,来救援这些苦难的落水者。 不需要自己会游泳,只要找好船,也能上岸。 象哥: 哎呀,再说一批我印象比较深的已经过世的战友吧: 1、“嘟嘟”的男朋友,男朋友是什么样的人我们不知道啦,但嘟嘟的一往情深,我们是都知道了,,, 2、“影子2”,影子1是从来没有见到过,而“2”从我上论坛开始,就隔三岔五地见到她在自己帖子里怀念长眠在珠江畔的他,都好几年了。 上述再一次证明一个事实了,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女人对男人的怀念总是那么幽深而绵长,而男人呢,别人我不知道,如果是我跟我家里那位调换一下,我估计就会打着“你生病来我赚钱”的逻辑,在外面不仅“花天”而且“酒地”了。 现在暂时想起这两位,脑袋有点短路,以后再慢慢补充。 Naissine: 我姨妈大约8,9年前胃癌晚期过世。之前一直是个无敌贤惠包办一切家务的家庭妇女,把姨父照顾得无微不至,甚至可以说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 她得病后姨父放弃了外任副厅的大好前程,在她身边衣不解带地侍候了两年直到她走。 姨妈过世后,包括我们家人,多少人给他介绍条件很好的年轻女性,而他这样一个算的上有钱有势,长的又帅人又温柔的男人,居然一直拒绝,因为“没空”——每天一下班就赶回家给儿子做饭。直到今天依然如是,也依然对再娶闭口不谈。 这也许是个例,但每次看到“男人没一个好东西”我就会忍不住想到这个反例。 Choppy: 从医院回来,被象哥沟起没有头绪的伤感. 我爸爸今天开始抽腹水了,只抽了300CC,我叫医生停了很多静脉注射液,能口服的就口服,让父亲连着管子的时间尽量少一点. 在我眼中, 注射液的胶管象是死神升出来的触角,不停的勾引着生灵, 它不断地给你安慰,其实却在把你不停的往下拉;又象是生命的沙漏,一滴一滴,朦胧中连成一线,突然那么一刻就结束了. 该来的那一刻也许就要来了,没有原来想好的豁达,只有无力的伤感.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0 个评论)

回复 yooyoo 2012-11-2 08:28
无盐真是坏蛋,一早就勾的我眼泪直流。。。 面对疾病,太多的无力,还有不得不的坚强。 只企盼无论何时,我爱的人,爱我的人都能好好活着。。。
回复 老工人 2012-11-2 12:18
流泪不好,要笑着拥抱,笑着挥手,笑着回忆。
回复 vulcain 2012-11-2 19:11
人小的时候,对死亡没有感觉,总觉得那是很遥远的事情。 然而,随着岁数的不断增大,面对了太多的死亡,我有时也开始思考这个问题了。单位里有比我还年轻的肺癌去世了,还有孩子很小呢,却因为乳腺癌去世的。我感到了生命的无常,因此也就越发珍惜现在的每一天,感谢上苍赐予我健康的身体!
回复 ahcong 2012-11-3 19:50
有些事情不能想,不能假设。 在某些时候才会体会到幸福的真谛。 不消争论世上好人多还是其它,心念好人的存在,可能是一种乐观。 :-)
回复 游侠传奇 2012-11-18 14:10
擦,写着文字的人,没有真正的信教,不管神马教, 其中一个救世主都可以拯救你,只要你坚信。 就算你不会游泳,只要真正信上帝,上帝一定会救你
回复 owenfishair 2012-11-20 14:33
死亡看似离我们遥远,其实很近,不要等来不及了再去后悔!
回复 爆米花 2012-11-27 20:35
擦,写着文字的人,没有真正的信教,不管神马教, 其中一个救世主都可以拯救你,只要你坚信。 就算你不会游泳,只要真正信上帝,上帝一定会救你
回复 游侠传奇 2012-12-8 13:17
擦,写着文字的人,没有真正的信教,不管神马教, 其中一个救世主都可以拯救你,只要你坚信。 就算你不会游泳,只要真正信上帝,上帝一定会救你 :-D :-D :-D :-D :-D :-D :-D :-D
回复 soso 2012-12-9 20:44
在你转这篇一个月后,我得知我的一个同事得了肝癌。她也不过大我四五岁,与世无争的一个人。她的家人一直到现在都瞒着她。而她从来有病时不愿意同事去看望她,怕麻烦大家。 看了你这篇,我想无论她如何反对我都应该背一罐鸡汤去看她,即使汤不适宜她喝也可以给照料她的家人喝,和她安静的聊聊天,拉着她的手为她和家人祷告,如果她愿意就一起唱首她喜欢的歌。每个人都要走向死亡,但是这一段路程如果是有爱有温暖少一点惧怕就是幸福的。
回复 soso 2012-12-9 20:46
想说,谢谢你转的这一篇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