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野自助户外活动网站

今儿的车真少多了!
*蓝鸟* 2006-11-1 13:46
还没这么爽过!这几天天天跑顺义,感觉那边的马路好宽阿! 同事说北京的马路骑士比这宽,车多人多就显挤了。 今天是中非论坛的第一天,住南边自然轮不到管制的范围,不过打车到公司,第一次感觉路是那么的宽车速是那么的快,哈哈,21块钱就到地方了,好爽阿 要是能天天这样就好了! ...
个人分类: private|21 次阅读|2 个评论
南京
*蓝鸟* 2006-10-24 18:31
一个多小时的飞行,北京到南京,世界真得很小。 见到了传说中的南京同事,一帮帅哥美女,最让俺难过的是--前台都是东南的本科,而且是仅有的两个本科---英语水平最低六级!俺自卑死了! 南京的中心比北京更像建筑工地,到处都在修路,不过,还是爱死这里的梧桐树了,今天走过的所有街道都是高高的梧桐。想起中学是校园里 ...
个人分类: private|19 次阅读|0 个评论
专家or砖家?
*蓝鸟* 2006-10-20 13:55
模块部一同事,比较典型的技术型愤青---搞技术的愤青,中午休息时习惯在各大军事社会论坛逛,每每有惊人之语。 中午,俺在这厢吃饭,听他在格子那边念:新辞海修订组有关负责人称:是否把“超女”一词收入辞海需要有关专家讨论后才能决定(大意如此)。 “专家专家,什么狗屁专家!这事情还要讨论?!要我说都把他们发 ...
个人分类: private|16 次阅读|1 个评论
见到偶像
*蓝鸟* 2006-10-20 11:55
去年的创新盛典,俺抱着电视机一次不拉全看完了,室友很纳闷问我有什么好看的,我眉飞色舞给她讲里面的创新,她只是很奇怪的看着我,也许学文的她永远无法理解还有些理想主义的工科的我看到那些技术和创造时的激动。 参加微电子国际研讨,好多的人啊,这种场合俺是听讲的小字辈,很多时候这类会议对我而言不过是一顿精美 ...
个人分类: private|22 次阅读|1 个评论
亚全项
*蓝鸟* 2006-10-20 11:35
最近觉得身体状况有些问题,刚好公司10月份体检,查了一个据说很有意思的项目:亚全项 没想到这年头体检的人还这么多,一大早慈济里各项的检查科室前排队的就老长了,说实话相当不喜欢体检,虽说在学校会常去大浴室洗澡,但,这么近距离让一个陌生人拿着仪器在自己身上或贴身换来晃去,还是相当相当地不舒服! 亚全项--- ...
个人分类: private|15 次阅读|1 个评论
生日快乐
*蓝鸟* 2006-10-13 15:42
不习惯过生日的,小时候的生日,是红皮的鸡蛋,读书之后,初中开始念寄宿,直到大学毕业,生日基本都是在学校过的,很多时候,自己都会忘记。 正在看测试方案,老板却突然通知全体开会,到实验室,圆桌子上摆着一个漂亮的蛋糕---nancy happy birthday -----很意外!好幸福的感觉!虽然我不喜欢刚进公司时主管帮我起的名 ...
个人分类: private|17 次阅读|4 个评论
不过是个圈儿
*蓝鸟* 2006-10-13 14:32
中午正要去吃饭,突然被老大传唤:让俺去顺义,测试! 有点晕,上午体检,抽了三管血,回来就开始困--有点飘,听这个消息更晕了,原以为要派研发部的同事去,十天啊!要去南京十天啊!面对一大帮我不认识的人,一大堆我没玩过的仪器、、天啊!!!、、、 当初来这个公司,本是应聘的测试工程师,但老板觉得我似乎更适合 ...
个人分类: private|23 次阅读|1 个评论
发小---纪念我没有过的青梅竹马
*蓝鸟* 2006-10-12 14:05
不知道怎么在驴志里编辑图片,干脆发驿站了 http://www.lvye.org/modules/lvyebb/viewtopic.php?view=1&post_id=1662200
个人分类: private|27 次阅读|0 个评论
白切鸡
*蓝鸟* 2006-10-10 12:54
第一次吃是在广州,实在没觉出啥好来,这个做法也许可以一试 首先鸡要好,一定要上好的土鸡,不能太嫩,也不能太老,两斤多重的母鸡最好。 整只鸡?洗干净。锅中放清水,浸没鸡身,拍姜两快,一块放入鸡腔内,一块放入锅内,大火烧开后及时将鸡捞出,在冷水中浸凉,再放进锅里煮开,再捞出,用冷水浸,再煮,再浸 ...
个人分类: private|30 次阅读|3 个评论
红烧肉
*蓝鸟* 2006-10-9 14:22
在大连的时候,阿姨会做一种唐山的红烧肉给我吃,香死了,每次都会吃好多,可惜那时候贪玩,一直没留心看她怎么做的,到现在也不会。 来北京后爬山玩腐败,遇到猫姐,土豆红烧肉,每次都是很快被大家瓜分,俺只能抢到两块,就缠着猫姐让她教我,原来做法步骤都记到脑子里了,但还没实践过,今天新浪看到花式红烧肉的做法, ...
个人分类: private|28 次阅读|1 个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