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绿野自助户外活动网站 返回首页

宽天云的个人空间 https://www.lvye.org/?64007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初中同学

已有 314 次阅读2016-2-13 08:00 |个人分类:工作

(前面一半是上次的帖子,莫名其妙没有了。后面的内容是刚写的。感觉网站有问题) 初中同学,很多都三十多年没见过了。 联系最多的是一起去高中的三个。春生,刚上高中我俩一起住一起吃,我们都自带咸菜,每顿饭买五分钱一份的素菜;后来,我支撑不下去,跟他说,他可以中午买一份留一半晚上吃;我以后只吃咸菜。他大学毕业分配到某县粮食局,后被分流到企业,辞职去广东某中学当老师......晓萍,高一不到一学期退学,原因不详。有一次做梦,下雪,遇到她在门前扫雪,叫我进去喝点热水,我们拉着手,象初三那时一样相互看着;大概是第一次做春梦吧,至今记得。后来,我写信让她寄了张照片给我,黑白的(前几天还翻出来过);我上大学后还有联系。后来她贩卖过塑料制品,在某地被骗,给我写信,我到邮局给大学同学打电话,联系到她给她买票回家。禽流感的时候,给我打电话,说她的养鸡场亏损很厉害,问我继续做还是关掉,我让她找在畜牧局的高中同学。再后来是他儿子当兵、退伍、在北京的工作等杂事,也只是聊聊我也没帮上什么忙。这个春节,得知她在武汉做家政,老公做保安;她儿子带女朋友回家过年,她很高兴......国良,没上高中。我高三的时候他就结婚了,大二春节他儿子出生。他先在广州卖了几年菜,后来在中山市给超市供菜十几年,因为和弟弟一起送菜出车祸,被判全责,倾家荡产,黯然回乡。大儿子因当兵、考学、调动等事情一直跟我有联系,现结婚在武汉安家,同学帮他看孩子;小儿子体弱多病,目前在某超市开车送货,因为没房女朋友家不同意...... 唐学春,在某大学学经济,大学假期我俩经常见面;父亲的台湾堂兄资助他去英国留学,出国前去广州找我玩,还在白云山迷路了。后来,我老爸说,有个人曾到家里问我的联系方式,说是初中同学,在深圳工作,好像说姓唐;老爸怕给我惹麻烦,没有给,至今没有联系上。 孙会德,早年做过矿工,后来跑销售,经常出差北上广,创立白玉石膏品牌,现在是法人,总经理,在当地呼风唤雨。2014年曾见面,因为我很不喜欢他每顿必喝一喝就醉的生活方式,不再联系。 杨爱祥,初中毕业就跑长途,曾送车去广州,在校门前跟我合影。据说后来一直在随州做车辆改装。前年女儿高考征求我的意见,我建议出国,他坚决反对,为此他女儿跟他吵架。后来我建议到北京上海,他说舍不得女儿离那么远,最终在武汉上学。 赵江平,二年普通高中,二年中专毕业,工作很早,一直在质监局,从普通员工做到副局长。以前联系不多,近几年经常见面。 张应兵,小学同学,初中睡一个床,经常一起在被窝里背唐诗做习题。医学专科,大学时给我写信,说学医必须考研究生,要及早准备。他毕业后一直在城关医院,目前是副院长兼外科主任。女儿学医,明年毕业;我建议考研,他不想让女儿当医生,想联系去卫生局或者疾控中心工作。 周冬青,高中时经常写信,都很长,历史、时政较多,对我影响较大。毕业后做过木匠,拉过板车,后来买了一辆货车到农民家中收水稻小麦,贩卖到外地。前几年有人投资在他所在村建矿山公园,他组织村民跟开发商谈判拆迁补偿。因为开发商的房子卖得不好,答应补偿给他的房子还没拿到。儿子明年毕业,电气工程与自动化,想考研,我建议考到北京。 鲁进红,初中复读二年,高中也复读二年。大学毕业后回县城,在城建公司。后辞职开公司,做工程监理,主要业务在武汉。儿子在大连读大学,准备子承父业。 刘建平,南海当兵,复原后电力局当司机,后转为正式编制。儿子大学毕业在武汉工作。他给儿子在武汉买了房买了车,准备退休后去武汉跟儿子一起。 田华生,最早在县城开打字复印店,现与人合伙在北海投资一家印刷厂。 ------- 珠海过完年,又回到湖北。 (老爸做穿刺的伤口一直没有愈合,引流3个月才拔管;一直往外渗液,每天换药,差不多一个月了。我回来后,每天用台灯烤两次,每次半小时。看看效果如何。) 2016-2-13上午回到县城,周冬青找到我,继续聊他儿子考研的事情。我建议到北上广,不要在内地、更不要去西部。作为平民子弟,博士毕业出去做博士后,争取留下来,是最好的出路,当然前提是儿子愿意。想起当年高中时期我和他的通信,感觉他对儿子的影响还是很大的。其实我非常希望他儿子考到我现在的学校,虽然专业不同,但总归可以有一些影响,我俩也可以有更多的交流。 晚上吃饭,陈晓萍也过来了。聊起90年春节我和另外一个同学去她家拜年,她儿子几个月大,转眼整整26年了。她说她退学回家后不久,她家就搬到我家西边的村子,相距不到一里地(想起老父亲以前经常说起,她曾帮我家做过农活;也想起我高中大学给她写的信都是寄到她原来的村子,是她回去取?还是别人带给她的?)。我问她儿子在北京的工作地址,她说就在301旁边,我说让她把电话号码给我,这次一定要联系上;她说让她儿子主动去拜访我,不能让我去找他(有点抓狂,这有差别吗?)。回到宾馆,她留言,明天能不能坐我的顺路车去武汉。我说上午十点到她家接上她…… 来了另一个同学,柯宝华,她初三读了半年,不想上学了,是陈晓萍和班主任一起去家里说服她和她父母,她才继续读书;所以,她俩一直有联系。她师范毕业后一直在城北中学当老师,老公也是。她说她对我的情况一直非常了解,因为老公的弟弟是我高中的同班同学,海军航空兵,师职干部了。我说,高中毕业三十年,我跟高中同学见面也很少。她说她这小叔子每次回来,一天几场酒,天天醉醺醺的;我说,我不喝酒,所以很少跟他们在一起。 丁想生,从另外一个县城赶回来。跟我说起他女儿的工作。女儿说有同学毕业后到301工作,合同制护士。他嫌合同制不好,找人安排到地区中心医院工作,今年能解决编制。我问他女儿什么想法?当初谁帮忙联系的301?他说女儿还想去北京,高副院长是他姐的大学同学。我说,301很快要改制,怎么改还不明朗;但是有个副院长关照,机会还是很多的。我觉得他应该尊重女儿的意见。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怎么办 2016-2-13 14:43
明天我也和同学聚会,
回复 林泉散人 2016-2-15 10:58
301要归地方了? 据说这次军改将裁掉许多单位,但能动到301,确实出乎意料。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