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绿野自助户外活动网站 返回首页

心随情定的个人空间 https://www.lvye.org/?68172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一个人的除夕,说好不哭

已有 203 次阅读2006-1-29 03:54 |个人分类:private

听着屋外的越来越响的爆竹声,伤感一步步侵袭而来,那激烈的爆炸声无不刺激着我脆弱的神经,时针已经指向零点,看着屏幕的眼睛开始一点一点地模糊,一滴,一滴地开始溅落,敲击键盘的手没来由的微微发抖,一个人的除夕夜,说好不哭的…… 为什么这个除夕是个阴天,每到阴天我的心情也是沉的,早上醒来不似昨天那般有温暖的阳光照到窗边。天,一直阴着。昨天弟打来电话要一起吃饭,算是团圆饭吧。中午,自己草草找点东西填了那一直抗议的胃,弟有三年没回家了吧,我不知道去年前年他一个人在北京的时候是什么感觉,此刻我是想家的。临出门给弟发了信息,从我住的地到他那里我从来是没有概念的,只能告之一小时候到他那里。上了车,席间弟发来短信问到哪里了,回完之后便只顾坐在那里看书。到弟那里时,他已在车站等了十多分钟,还是那个帅帅的小伙子,只不过额头已经写上了一道道的沧桑。时间三点半,吃饭时间尚早,弟提议到超市去逛一圈,顺便上超市三层去吃今年的年夜饭,我默默地跟在他身后听着他的叙叙叨叨。弟与我不同,无论遇到什么样的事,他从来都是斗志昂扬地去面对,从来都不会失去对生活的信心,对于未来他总是有很多的希望。才发现在他面前我已没有昔日的强大,不再是那个什么事都要打电话跟我商量的毛头小屁孩,而对待生活亦不似他那般积极。未改变的是他会在每次通话,每次打电话给我每次见到我还是会不停地叙述他的宏伟计划,他未来的工作规划。虽然他所谓的事业,工作从来没有顺利过,每每与机遇擦肩而过时,他的懊悔,他希望的幻灭我都看在眼力。我依然无力,只是静静的当他的听众。或许我不曾了解他的世界,当他迷失的时候我无力为他做些什么,除了愤怒与责骂,对我斩断他对我的希望的时候,我不敢想象会对他造怎样的伤害,虽然他还是以惯以的沉默来对抗我的呵斥。难道这就是我能给予的成长代价么? 超市里拥挤着购物的人,皮鞋,衬衣,领带这是他现在想要而无力购买的,我知道。跟在弟身后转了一圈,路过水果摊,弟告诉我说苹果是最有营养的知道吗?当他一手拿着一个苹果时,我看到牌价上居然写出着九块九毛八,放下,我毫不犹豫地说,因为今天是弟买单,吃什么对我来说并不重要。和弟再转到富士旁边,用心地挑了两个小一点的,不到一斤,三块二毛三。弟问我喝什么,我看了一溜货价,挑了两盒统一绿茶,一块的那种。和弟从超市出来,弟准备带我去吃饭,走出来才发现三楼的灯全是暗着的,我说去我哪儿做饭吧,同屋回家过年了,就我一个人,弟说不做了,咱在外面吃。出了超市,我说走回去吧就一站地,弟说打车吧,不走了外面冷了。突然我的眼框有点红了,弟坐在我身边不再说话。弟说,我请你吃烤羊腿吧,我说我不吃羊肉,弟说,那吃别的吧。走进那家新疆菜馆,跟超市比起来反差太大,冷冷清清的,许是人都回家过年了吧。弟把菜谱推到我面前,看着我一直没有点菜,弟说,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不要看后面的价了,今儿过年了。我便不再多看,一个大盘鸡加一青椒炒豆皮,听着弟讲他新公司的事情,请他的工作,请他公司的人,讲他对这份工作的计划,像是一种宽慰,亦或是一些保证。菜上来了,和弟默默地吃着饭,没有干杯,没有新年祝福,我和弟之间也从来没有说过类似的话。 这一次,这一年,我和弟之间的关系变得有些陌生,弟对我已没有往日的亲昵,再没有拉着我的胳膊,搂着我的脖子赖赖地叫我姐,他长大了吗,成熟了吗,有一种感觉是我在逼着他长大的,感觉亲近从我和他之间在慢慢的抽离,这是他成长的代价吗?他能理解我的无力与无助吗?弟不停地往我碗里夹菜,且专捡鸡腿之类的,这是我从未对他做过的事。虽然那些不是太熟的鸡肉对于我有着些许牙缝的牙和不能吃辣椒的胃是个不小的考验,但我还是一直在不停的吃。一直以来在北京的这些年,每次都是弟给我做饭刷碗,从不用我动手,我严然以他的家长自居。得知弟年前没有拿到工资,用仅有的二百块钱请我吃年夜饭时,心里有种无法言喻的心酸,他说本想在拿了钱给父母寄点回去,让老妈买点想吃的补补身体,我说我晚一点会给家里打个电话,弟说那我就不打了我没啥话好说。 而他却一本正经地跟我说,要我解决自己的个人问题,弟说他也不想结婚,他说等他有经济能力了,要个孩子但不要婚姻,从来不知道原来弟跟我的想法如此的一致,一个不和谐的家庭长大的孩子本能地对婚姻有一种莫名的恐惧与排斥。菜还有好大一盘,弟也吃不动了,干坐了一会儿,弟说我去洗苹果吧。 我和弟面对面坐在那里啃苹果,弟不知道我从来不喜欢吃苹果,弟对我说这苹果好吃,于是我便将它啃完。 终于这算做年夜饭的饭吃完了,弟送我到车站, 上了101眼泪还是没有止住,给弟发了条短信,让他好好吃饭多注意身体,弟回短信说让我自己也注意点。 我不知道他如今说话的方式是不是以一个男人的口吻。 当我希望他独立的时候,总是用大人的口气来教训他,等他用男人的方式回应我时,我却害怕他会离我太远。 当年岁越来越大时,却发现失去的越来越多,就像女人留不住年轻的容颜一样让人恐慌。 回到自己的小蜗居,给父母亲打电话, 母亲的声音还是那样粗大和欢快,许是病好了些吧, 听着母亲愉悦的声音,心情有一刹那的晴朗, 父亲的生意这几天似乎不错,家里透着过节的喜气,也没有了往日细碎的抱怨了,心里踏实了很多,父母阳光的心情几乎让我感到了06年的好兆头。 05年就这么过去了,感觉还是那么空荡荡的,一无所有,一无所获, 虽然知道会有一个人的伤感,可当那种感觉真正袭来的时候,还是会让人窒息, 想努力地故作轻松, 却发现自己没有原则的优点片刻便会发挥得淋漓尽致, 眼已经看不清面前的字幕…… 三点了,夜终归于平寂,我已错过了月亮,不想再错过早晨那有太阳的第一缕阳光…… 06年1月29日留字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回复 清风轻影 2006-1-29 08:31
我虽然是和父母一起过的年,但是心情也没好到哪去,或许人大了吧!想的事情多了,心情就不容易好了! 喜欢也怀念简单的日子! 8-) 好好过吧!昨天看了烟花,是比较高兴的事情!
回复 lanlan1608 2006-1-29 10:22
MM的文字总是那样美丽
回复 awa 2006-1-29 11:45
出来晒太阳!!!
回复 自选糖果店 2006-1-29 15:49
姐姐过节要快乐哦,旺旺旺
回复 梅朵 2006-1-29 18:40
开心点啊~ 不知道说些什么好,或许长大就是这样吧! :-(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