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绿野自助户外活动网站 返回首页

chenyi001的个人空间 https://www.lvye.org/?70301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为什么惧怕死亡

已有 73 次阅读2011-10-24 10:24 |个人分类:private

萨达姆和卡扎菲死得都很没有尊严。对于两位没有希望翻盘的老人来说,他们没有选择玉碎,多半是因为他们也是惧怕死亡的。这大概是他们生命力衰竭的表现之一吧。 年轻的时候,他们生命力旺盛,充满理想和追求,在那个时候,他们曾经是英雄,大概也是宁要尊严而无畏死亡的。可是,几十年的统治之后,理想从他们身体里流逝了,他们最终转变为自己曾经推翻的统治者,甚至有更甚之者。每一次砍下别人的头颅,也是在消磨自己的精神力量。孟子所谓,“行有不慊于心,则馁矣 。” 他们腰里虽仍然别着金枪,仍然像英雄一样接受欢呼,只不过是在虚张声势罢了,他们失去了理想、追求和信仰,失去了精神力量,失去了张扬的生命力,失去了继续统治的道统,已经和一个普通的、畏惧死亡的老人,没有多少区别了。 陈嘉映先生下面这段话,很好的分析了人对于死亡的恐惧。 “我觉得人对死亡的恐惧要分成两个大的层面,一种是存在性的恐惧,这跟怕死差别挺大的,一个人可能对死亡有深深的存在性的恐惧,但在现实中面 临死亡的时候很有勇气。我觉得在现实意义上的怕死跟生活中的意义丧失有关。死亡在这个意义上真的是生的另外一面。一个有生命力的人,生活富有意义的人,不 会特别怕死,最不怕死的是年轻人,虽然他们的生命格外珍贵,衰老的人反倒怕死,生命已经没意义了,反而会特别怕死,因为他已经没有不怕死的生命力量。如果 人生有所安的话,他不会特别怕死。” 崔卫平先生也曾诘问, “这是一个怎样的过程:从理想主义开始,最终走向彻底的实用主义功利主义;从拯救开始,最终将民众再次陷入水深火热的灾难之中;从拥有无限远景开始,最终落入毫无目标无所适从;从追求自由开始,最终变成专制的维护者和专制本身。所有这些当事人不是魔鬼,也曾经有一个热血的开始。这是怎么回事?” 无论是萨达姆,还是卡扎菲,从充满理想的无畏的英雄,而演变为专制的畏惧死亡的统治者。对于被统治者,这固然是苦难。对于统治者自己来说,即使他们能够“善终”,其精神世界的彻底挫败感和无所依附,又何尝不是一场悲剧呢? 另外,不相关的,一并推荐秋风的一篇文章,有关于小悦悦事件的反思: http://www.21ccom.net/articles/sxpl/pl/article_2011101947193.html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回复 透明驴 2011-10-24 12:32
沙发! 陈先生思想依旧辣么活跃。
回复 琪琪 2011-10-24 12:47
那个House MD说,只有活着才会有,是不是“有尊严”的问题,而死亡对于所有这个世界的人类来说,always ugly…… 也许所有的“理想主义”,其实也不过虚妄?!——当所有滴理想都纷纷实现之后,才会发现被“理想”骗得片甲不留被介个世界狠狠抛弃 :-x
回复 chenyi001 2011-10-27 16:16
答琪琪, 关于理想,我是这么想。虽然应该承认许多青年人曾经被理想、主义、信仰所愚弄,但完全虚无主义式地对待它们似也不妥。问题的关键在于,从理想到行为是如何过渡的?以善之名,行恶之事,那么,任何理想或者主义都会变质到万劫不复。如果坚持让自己的理想冲动受到道德、公义和良心的制衡,理想或者主义,还是很有希望成为人生中正面的、具有建设性的元素吧。
回复 琪琪 2011-10-27 18:42
多谢继续讨论 :lol: . 偶说“所有‘理想主义’都不免虚妄”,只是由于与周围很多人相比,偶正生活在最接近自己“理想”的生活里面,这貌似最不应该被叫做“虚无主义”的哈?呵呵。。。。。回想曾经,偶却那个最米有理想抱负滴悲观抑郁青年 . 如果说可以分享一些心得的话,偶会酱紫告诉后来的人们:深入探索这个世界和其中人们的种种苦难,别轻易被任何“主义”或者“理想”所收买 :-x
回复 chenyi001 2011-10-28 09:02
同意,以理想和主义之名,行邪恶之事,是诸多社会和人生悲剧的共同模式。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