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绿野自助户外活动网站 返回首页

chenyi001的个人空间 https://www.lvye.org/?70301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礼堂的骚乱

已有 62 次阅读2011-10-30 17:19 |个人分类:private

***中关村礼堂*** 这是一个慵懒的周末,十点半了才出门去散步。 小区东门口北侧的院子里,聚集了很多年轻的学生。这里是一座叫做“城市大讲堂”的建筑。以前的名字是“中关村礼堂”。过去,这里是看电影开会的地方。听单位的杜爷说,文革时候,科学院许多重要的批斗大会是在这里开的。杜爷说,开批斗会是件很严肃的事情,进了礼堂,每个门都有人把守,不得随便出入。不过,不管议题多么严肃,到了该下班的时间,革命群众就心不在焉了,越来越多的革命群众挤到出口,要求离开,嘴里吵吵着,“要去接孩子了!”终于,出口失守,革命群众鱼贯而出,被批斗者留在舞台上,当然还留下少数觉悟“较高”或者无家可归的批斗者。 现在,这里不再放电影了,似乎也不开什么正式的会议了。主要出租给别人临时办一些招聘会,或者宣讲会什么的。我总猜想得有些宣讲会跟传销差不多,因为有时候参会的年轻人会穿着统一的黑色西装,听完之后,多神情兴奋,也许还要在旁边科学院图书馆的广场上拍摄集体照,几百人的大排场,颇有气势。除了在范伟那部《大耳朵有福》的电影里见识过一点,真正的传销我没有见过。不过,我常常见到那些美容机构的集体出操,上班后、下班前,所有人在店前路边空地上集合,一边做操一边夸张地喊口号。我猜想,传销群体的精神状大概与之有许多神似之处吧。 假期里,这里还常常会举行一些中小学生的夏令营或者冬令营活动,外地的学生们被十几辆大巴车拉到这里,每天聆听一些神奇的学习方法。我猜想,间或还会带他们去看看故宫、长城或者旁边的圆明园,应该就是这些令营的主要内容了吧。几年下来,我发现这些外地学生来自许多地方,但是,从大巴车上的学校的标示来看,东北的学校似乎总是最多。 ***抢,打*** 今天这些学生摸样的人,显然既不是来度假也不是来参加传销。手里没有人拿着简历,说明这也不是一个招聘会。几百人密密麻麻站在礼堂前的台阶和院子里,他们很年轻,以至于我有点拿不准,他们到底是高年级的中学生,还是低年级的大学生? 隔着栏杆,可以很清楚看到院子里的人群。一群学生围着一个中年男人,一些学生的情绪似乎有些激动。作为一个好事者,我决定这次慵懒的散步也许可以拐一个弯——绕过南面的栏杆,从东门口进入院子里。 中年男人的手里紧紧攥着什么,周围的学生都虎视眈眈,中年人不住地向大家解释着什么。中年人被人群围住,推来推去,从院子中央,被逼到了墙边,然后又进了墙角。 “抢!” 一个胖小伙终于失去了耐心,人群无条件地服从了他的号召。有节制的围攻变成了哄抢。在衣服被撕破,手臂受伤之后,中年人手中的东西转移到了一个身高臂长的年轻人手里。年轻人身手矫捷,钻出人群,沿着礼堂东门的甬道猛跑。可惜,慌不择路,他选错了方向,那是一个死胡同。他迅速被人群追上,按倒在地。 “打!” 又有人在外围怂恿。一番混乱之后,人群逐渐散开,我看到有些胜利者手里拿着一张张IC卡模样的东西。被按倒在中间的年轻人终于爬了起来,衣服凌乱,脸上、手背和手臂上都受了点轻伤,“太疯狂了,太疯狂了”他悻悻地嘟囔着。 之后,我才有机会询问旁边的学生们,这是怎么回事。事情大概是这个样子,他们是北京城市学院各个院系的学生,被召集到这里参加体能测试。五六百人的样子,只有二十张用于体测的IC卡,大家要排队等待轮流使用IC卡。许多人从八点钟就在这里排队,可是组织混乱,进展缓慢,大家终于失去了耐心。被哄抢的中年人是组织体检的一位老师。 “太疯狂了,刚才我差点打110。”一位文静的小伙似乎现在还心有余悸。 混乱中,我进入礼堂看了一下。只是在礼堂的门厅里放了几台测试设备,测试项目有四个,身高体重,肺活量,握力和跳远。每个项目各有两台设备。设备要插入IC卡才能使用。 ***解散*** 大概是由于局势完全失控,组织体测的老师,决定取消测试。要求各个班级的班干部带领自己的人散去。学生干部们非常不满, “这么远来了,我们都等了三个小时了,就这么回去了?” “大家先回去,我们首先要保证大家的安全。” “那岂不是过几天还要再跑一次?” “不用大家跑了,我们想办法安排。” “你能保证?” “我保证。” 有一部分学生干部散去,带着自己的人离开了。 答复学生们的是一位穿着红色夹克的老师,刚才被哄抢的那位老师穿着黄色皮夹克,大概是红夹克的下属,这时候站在红夹克的旁边,不时看看刚才被撕坏的皮衣领子。 还有一部分学生不愿意就这么算了。 “你们让我们把大家带过来,等了这么久,搞得这么混乱,你们的组织工作有问题,我们要求你们道歉。” “这些体测的设备,包括IC卡以前我们也没见过,耽误了大家的时间,实在抱歉,我向大家道歉,”黄夹克回应了那个学生。 “不成,你道歉没用,你刚才不是说你不是负责人吗?我们要你们的负责人道歉。”学生不依不饶。焦点又聚集到红夹克身上,看来他就是所谓的负责人了。 “你是哪个班的?” “贸易***” “你们班主任是谁?” “***” “好,我给他打电话解释一下。。。***老师啊,今天体测人太多,局面有些失控,为了大家的安全,请大家先回学校,可是你的学生们不依不饶,不愿意离开啊,你跟他们说说?。。。来,你们班主任要跟你说话。” 我很有兴趣地把注意力转移到那个接电话的黑眼镜男生身上。 “*老师” “。。。” “。。。” “这怎么是较劲呢?这是一个原则性问题,他们必须道歉。。。” “。。。” 通过电话,又有几个学生干部被自己的班主任说服了,带领自己的人撤了出去,两位夹克老师不住地表扬他们, “谢谢你们,我记得呢,回去我表扬你们。” “把你的班级和名字写在这里,回去我到系里去表扬你们。” “班主任是***老师吧?回去我跟他说,你的工作很负责任。” 但还是有些学生不肯散去,大概是肚子饿了,围着红黄两位夹克的学生们又有点激动了, “现在没有多少人了,赶紧让大家测完了,以后就不用折腾了。” “今天不测了,大家都回去吧。” “别废话,把IC卡发给大家,让大家测完啊!” “我记得你,刚才就是你带头抢的!你告诉我,你是哪个班的?” “你管我是哪个班的呢!” 喊话的学生虽然不肯示弱,但还是悄悄地退到了后面。 “大家都回吧,今天不测了。” ***钉子户*** 随着时间的流逝,留在院子里的学生越来越少。终于,几位坚持下来的学生干部与那两位夹克老师达成妥协。 “大家排好队啊,我示意,一次进去两个人,乱了咱就不测了啊,”喊话的是黄夹克。 由学生干部们维持秩序,学生们排成两个队伍,在台阶下面等着体测。看样子,应该很快就可以测试完毕。我离开了礼堂,时间大概是十一点半。 ***一点感慨*** 1.参与哄抢的那些年轻扭曲愤怒的脸庞,让我第一次直观的感受到当年的红卫兵大概是什么样子。 2.学生中还是有一部分人能够理性行事,据理力争。 3.只要没有被拔掉,钉子户往往能占点便宜。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回复 mafs 2011-10-31 14:43
后来呢。。。中关村国好奇怪啊。
回复 李小龙 2011-10-31 15:43
你现在是这个强度的活动了
回复 chenyi001 2011-11-1 10:46
to mafs: 后来,看到了结果(多数学生离开了,等了一上午,算是白跑一趟;少数钉子户完成了体质测试),我就离开了啊。 to 李小龙: 是啊,惭愧,惭愧。最近小伤不断,过几天应该就可以和大家一起爬山了。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