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绿野自助户外活动网站 返回首页

三毛流浪中的个人空间 https://www.lvye.org/?78657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几篇旧作业---之三

已有 127 次阅读2005-7-18 18:32 |个人分类:private

主题:暖暖的记忆----2.19风雪中海登第90次活动 发布时间: 2005/02/22 21:54 出发:天还是往常般黑,有老妈的陪伴我不再象那个想一个人才孤单的小狗,一路上婆婆妈妈唧唧歪歪帮着老妈坚定意志,等车期间也不肯闲下来,不象往常我总是无语望着天边的方向心生感慨:朝霞如打翻的胭脂盒赤橙黄绿诸多混杂烘托出明晃晃一轮日出。上车了天很冷,给老妈抱着背包心想可以暖和一点,继续跟老妈絮叨就这样一路唐僧般到了终点,这才发现水壶早漏到滴水不剩,这其中大部分有塑料袋兜着小部分呢湿了老妈的裤子,心生愧疚无限:这要把老妈冻坏了可怎么办?于是向着北京小吃的方向狂奔去,不为别的,只为他店里一个热乎乎的炉子。烤啊烤啊,饭吃的潦草急忙忙去找钟老师报个到,准备等老妈裤子烤干了再出发,刚得到批准谁料一回头老妈竟迈着大步出来了。“妈,你怎么就出来了还没干透呢”“好了好了,跟上大部队吧”没办法,这样一个倔强的老妈我又能说什么呢。 行进:听从青蛙哥哥的建议,我和老妈决定走一条休休闲队的路线,因为从未走过,我眼光流离于收队的几位,最后把目光锁定在小程身上,谁让这小家伙一副机灵鬼的模样,况且这小家伙虽然年龄小,山龄可一点也不短。小程欣然答应,顺便骗来了几个帅哥:30渡,黄医生,还没想好。呵呵不知道是不是被我眼巴巴欲求又止的眼神打动还是风雪中想起了各自的妈妈。上路。大风扯拉着我的脸,仿佛不满意这副尊容,寒冷中意识一点点消失只感觉到 脸上眼鼻嘴被风扯拉着躁动不已,耳朵早已是没有知觉。看看妈妈透风的毛衣我脱了外套要她穿上,她不肯,一件衣服被我们推来搡去,夹杂着呼呼的不晓得东南西北风和我跟妈妈南北两重乡音,只把一旁的黄医生看着一脸贼笑。走出不久看到一张熟悉的笑脸:政委大哥。雪地照应着那张笑脸似乎分外明媚,一如往常的热情。一路上各位大哥把老妈照顾的无微不至,倒把我这个女儿撇在一边逍遥自在。30渡充分发挥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优点,空空的大背包里塞满了我和妈妈厚厚的外衣;黄医生充当临时家庭保健医生之职从颈椎腰椎说到头疼感冒发烧说到专业之时那一副认真仔细的模样与平时嘻嘻哈哈大不相同,甚是让人感动;还没想好与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我们问他:“没摔着吧?”“看到那柱子没?我要有事它早就碎成一滩了?”呵呵自嘲一把。虽然都是摔跤,摔法却是大相径庭。说是迟那是快,只听我的惊呼未落,那边政委早已顺着山势翻过两个跟头站了起来憨憨一笑,似乎没事,只是我经过他身旁时看他嘴角一扯,想来其实摔得不轻吧,小程孩子天性走走玩玩关键时刻却总是跑到最前面直立做路标状,以免我们走错了路。雪很厚风很大我们走的一路高高低低歪歪扭扭却是快乐无比。 快到目的地,看看时间还早,去了前次开发的一秘密据点(什么什么?在哪里?呵呵,打死我也不说,下次跟我走好了)边推门边高呼老板娘,呼啦啦进去六七个人,原本空阔的小卖店被我们大呼小叫塞的满当当的居然有点挤。定睛一看,还是一大一小,人高马大的老板娘和黄口小儿三岁丫头两人。黄医生政委没把自己当外人自顾自的东翻西找寻摸着能吃的做点热乎汤啊什么的,旁边还没想好和30渡两人瞅准了盆里的鱼商量着是水煮还是红烧,小丫头在一旁摆摆脑袋:哎,气死我了。哈哈一副大人口吻。出去溜达一圈,回来一看,疑?一盆暖暖的白菜丸子汤出锅,炉子前政委还有条不紊的继续翻炒着什么,老板娘跟老妈闲聊着看不出一丝愠意。开饭咯~~~~~暖暖的汤色彩鲜亮的辣椒各自的面包橙子牛肉酸奶,丰富ing,喝一口带冰碴子的啤酒外加一口热乎乎的汤,想起了刀狼的歌:在冰与火的世界里挣扎。外面还是不晓得东南西北风呼呼刮着吃着聊着心想着外面那些在风雪中行进的xdjm们 ,同情中藏不住的得意~~~~~闲谈中才知道原来老板娘是个武大的高才生,因为丈夫是军人的原因才放弃学业心甘情愿随军相夫教子高唱锅碗瓢盆交响曲,眼前原本高大的老板娘在我心中越发升华了起来,我脑海里浮想联翩出梁祝泰坦尼克人鬼情未了假如爱有天意~~~~耳边一阵高呼:“想什么呢?走人。”谢过老板娘正准备闪人,门被推开,哈哈,伴月月带着两人闯了进来,想来也是忘不了上次的煎鸡蛋饼香吧。 山顶休整:略去山下偷偷小fb一把的过程不提,不管新人旧人大家闲谈我则东奔西窜骗吃骗喝,鼓捣鼓捣音箱,不晓得为什么声音小的好象冻坏的蚊子哼哼叽叽的,旁边一大哥说话了:“你这mp3是耳机输出吧?这不行,输出阻抗太大,得线输出才行,别听了搁一边吧。”说的好象头头是道的样子,我不禁敬仰万分:“专业啊,佩服佩服”。大哥话音又一转:“当然了我这也就是骗骗老百姓”。呵呵事实证明大哥谦虚的还是有道理的,我无意中碰了电源开关一下,小喇叭竟分外嘹亮起来,于是下山时就让歌声飘了漫山遍野,闲闲的踏着雪听着音乐好不快乐。 下山:我和老妈慢慢悠着走到了最后,停停歇歇不时回过头去看走过的路,以前从未注意,在老妈的感慨中才发现原来不知觉中我们竟转了几个弯翻了几个山头,终于近了终点,原以为早以走完的部队居然九分整齐,知道是在等我们,心里暖暖的可什么也说不出来,只冲大家微笑着点了点头,于是总结,回家。 回家:一路上换了老妈唠叨个不停大谈这些孩子很好很好的,到家了正好老爸打来电话,老妈连比划带叙说声音甚是愉快,好象个孩子般热烈急切得想要讲述,我在一旁听的也很开心,我知道,接下来,老妈的腰啊腿啊一定会痛个几天,但快乐的记忆应该更持久吧? 又是周末,起床坐车爬山,正辛苦间耳边忽然传来一阵咆哮:呼~~~~~~~~啊~猪啊~~~!我一惊,醒来,黑暗中对面传来“呼~~呼~~~”不止,“老妈你吓死我了”我嘟囔着转个身复又沉沉睡去。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