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绿野自助户外活动网站 返回首页

三毛流浪中的个人空间 https://www.lvye.org/?78657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几篇旧作业---之六

已有 114 次阅读2005-7-18 18:40 |个人分类:private

回忆之前,忘记之后----我的十渡行 发布时间: 2005/06/10 12:28 十渡,呵,计划中的自虐,甚至作业题目已经想好:我行我速。只是,,我猜得到这开头,却猜不到这结局。。 5.20 点击,整理,计划,提前浏览十渡风光,看上去很美,没有太多的感触,或许正如小和尚语录:旅途的心情在乎旅伴。无意中看到一句:这里是萧十一郎的拍摄外景,想起那双明亮如星的眼睛,有些神往。 5.27 骑行的决心已是信誓旦旦毋庸质疑,骑行的话早放出去收不回来,骑行的坐骑尚未驯服.四处讨借终于于钟队处借的,却是细腰长腿伶仃小驴般,几次犹豫终于忍不住向长歌开口,再次讨借,看看样子---笨笨的,喜欢,呵呵,骑上就跑,少了客套,怕长歌后悔而我心不忍,哈,这年头果然是强盗哲理更实用些.恩,抢来的坐骑越看越喜欢,看她花枝招展的样子起个名字叫如花吧. 骑了如花去找同学,场景类似,三个人,我在旁时而兴致勃勃搭讪两句时而百无聊赖一言不发,对面两人打打闹闹卿卿我我,眼中有他有她就是没我,唉 我忍~~. 5.28 清晨: 起个大早,和老猫送两位美女坐公交赶火车,充当一回车夫,头发蒙,腿发抖,汗滴答,我心里琢磨:就这点小体力百公里骑的下来不?不过,后面这位美女也太....到达目的地102总站,放下美女,轻快不少(哈,后来才知道坐我后座的就是传说中的小青,失敬失敬了)吃个早饭:一个鸡蛋两个包子一碗粥,老猫在旁边又是兀自说笑不止.而我担心迟到有些囫囵吞枣,正所谓世事难料,早知道后面两天顺畅无比的吃饭对我来说也是一件难事,那天早上我是无论如何也要在细嚼慢咽中塞下一笼又笼才肯罢休. 饭过,出发,在路上.清早,诺大的北京城还没来得及被人群的欲望喧闹塞满,青青的路面,醒目的标志线,因为速度而带来的一袭风过,一切清新自然.看看左右无人,终于忍不住快乐乐歌唱:我们是害虫!我们是害虫!! 清晨,微风拂面,安安静静;夜晚,车辆穿梭,霓虹闪烁,这多象我们的梦. 到达集合地,低头看表,疑?六~ 点啊,有点早,哈.于是与老猫闲庭信步,顺便揣测偶尔路人甲乙丙丁为何放着美美的暖暖的家不睡游荡到马路上做睡眼迷朦眼神四处散光状.忽见一肌肉男,人高马大,步伐坚定,仔细打量:哎,这不小P孩吗~~三人交谈甚欢,快乐在清新的空气中扩散开来. 钟队,半月月,长歌,土家,还有传说中的轻骑兵,海骑各路人马相继而来,各个莫不是花枝招展,鲜艳夺目,笑容灿烂,身下的坐骑打眼望去,也是美不胜收,,想来也是出自名门,手工精美,价钱公道,童叟无欺. 出发: 点名,商讨,修整,向着快乐目标出发。兵分两路,经验丰富善于长途奔袭的轻骑兵海骑xd们开路,老弱病残如我等断后。长歌土家的车子出了点状况,心生内疚:不是因为换车的缘故吧?不过终究内疚心情让位给了“自虐”体验的迫切,相信了长歌土家的安慰,匆忙上路.哎,钟老师,你等等我~~~~~ (插播公益广告:支持原创,想吐不要紧,吐啊吐啊就习惯了不是~~~~~~~) 在路上: 车辆,行人,红绿灯闪不停,我是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左躲右闪,左斜右穿,左看右看,北京的桥多到吓人,爬行是痛苦滴,但之后的下降也是无比畅快滴。一路上听常哥讲什么大轮小轮速率配合,百般不得其解,概念中的芦沟桥杜家坎良乡鲜活成车辆穿流尘土飞扬。骑过20KM,还好,不过,就在我心猿意马思绪乱飘双腿上下翻飞得意洋洋洋洋得意之际意外发生了。 意外: 鉴于此意外为十渡之行后来种种快乐痛苦的根源,少不得浓墨重彩细细道来。 古龙版:没有人能看清她是怎么撞上的,只是在啊~字喊出时,人,已倒下,驴,亦倒下。前方,一向严峻冷静的钟队笔直的身子似也晃了三晃,回转下车,下意识去捂她的脸,两手,血,红的似要刺出眼中的痛。 金庸版:就在刀光电石交错纵横迅雷不及掩耳盗铃的一瞬间,伴随着一声啊~~~~~绵延悠长惨烈无比不绝于耳,她再也无处躲闪,直直撞上,瞬间尤如稀泥般摊于地面,如花伏旁,似为主人抽泣。旁观者似也被这突变吓到,1/4柱香过后,众人方如噩梦初醒,急切切围上前来。 琼瑶阿姨版:“天啊,你怎么这么不小心?你知不知道看着你疼,我的心有多疼?”“我知道~我知道~~看着你心疼我也好心疼”“以后为了我要照顾好自己知道吗?不然看着你心疼我心疼你疼的样子,我会心疼的~~~~~”他仍自顾自地在喃喃自语着,一抬头看她娇中带怯,梨花带雨,可怜兮兮,心中一阵发紧,双手迎上,已是把她小手牵住,似是这样紧紧握着才最是安全不过。 嘿嘿,效果是夸张了一点,事实却是基本不清,其实是这样的:我在急驰中猛遇障碍,来不及刹车便全速撞上,啊一声惨叫之后,砰!意识没有了,半晌,把自己从那面障碍中拔出,端着半个麻木的身子,看看如花好象没什么大问题,走到路边坐下,似在回味:我这是怎么了?钟队半月月老猫穿心等等围了上来,七嘴八舌紧张不已,钟队捂着我的伤口,轻声说道:完了,要出大事了。只这一句,恨不得再次失去意识,于是在一旁呆呆的站着不敢再发一言任凭众人发落。 医院: 老猫陪着,慌乱的手忙脚乱一塌糊涂,还好只是外伤锁骨没事。终于躺在床上面蒙白布做待宰状。室外,众人在耐心而急切地等候,不时地,钟队闯进来又被喝出去,感觉上比我还紧张。这感觉就象小时候生病了,可以任意向妈妈耍赖撒娇,平日眼巴巴望的那个香香的炸鸡腿也终于啃着。痛苦中带有一丝丝的被宠爱着的骄傲,暖暖的甜甜的。听着器械清脆的撞击声,紧张ing,只好不停的发问: “医生,您能给我缝好一点吗?我,我,我还没嫁人呢。”“。。。” “医生,您说我这以后吃饭不会漏米粒吧?”“。。。” “医生,您怎么还不动手啊”“。。。” “医生,,,”“好了,起来吧” “哦,啊?这就好了?” 灰溜溜,出来,呼啦啦,包围。询问,安慰,心疼,没有找到意想中的责备,偷偷看一眼院子里,黑压压的一片,原来钟队召集了所有骑行军,感动ing,却没有勇气出去“丢人现眼”,更不敢说出真相:你说你丫跟一停着的大卡较什么劲啊?长歌土家赶到,又是一番询问,安慰,心疼,忽听他说:“三毛,这有车,要不你跟着回去?” “嗯?走?往哪?回头还是前进?” (广而告之:休4的更新速度,呵呵)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