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绿野自助户外活动网站 返回首页

忧郁的丛林的个人空间 https://www.lvye.org/?83178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1月6日 太白-游记

已有 34 次阅读2006-1-11 17:05 |个人分类:private

2006-1-1 一夜的火车硬座到达西安,火车晚点,匆匆找了家小吃店解决了早饭,领队-大豪的短信就到了。结帐时,老板用陕西话一遍一遍数着找给丛林的十元大钞“1、2、3、4、5、6、7、8、9”。就这一句让丛林同志念叨了一路,以至回程的火车上,误导陕西MM,硬说他是陕西人。任丛林怎样解释,MM都不信,只说:“一看你这人就不老实。” 出门前就已经知道,全队九人,只有我一个女生。除了丛林和大豪外,其他人都不认识,看到他们真是吓了一跳。要么体格健壮、要么人高马大、要么精瘦干练……显得自己瘦不禁风。丛林那个TB此时还不忘讽刺一句:“绿茶,突然发现你这么单溥。”弄得我一点信心都没有了。 从西安到周至,再转车到厚珍子。这一路彻底的发挥了我的强项-睡觉,在车上一路睡到厚珍子。迷糊醒来,车窗外的风景让我惊讶。车行在山谷中,两岸植被与北京完全不同,时值冬季,山上尽是绿色。山涧中常年的流水,河床上大块大块的石头。到了这里才明白“河水清沏见底”这句话的意义,即使是水深的地方,也可以透过碧绿的河水清楚的看到河底长着青苔的鹅卵石。 从厚珍子坐车到督都门出山。在绿野,早有耳闻太白的乱收费很严重。出发前,领队说我们是从南坡进山,情况比北坡好很多,只需每人20元的进山费。坐车到厚珍子时已由车老板代交,九个人买了五张票。督都门下车后,刚进山口,前队被一骑摩托的男人拦住,待全队队员到达后,只见这个长着“国”字脸的男人,扬着眉毛、翻着眼睛、怪笑着说:“对不起,真是对不起。让大家失望了,不能上山。”之后把领队和向导叫到旁边的房子处聊了一个小时左右,九个人收了300块后才放行。早说你要钱嘛,何必耽误我们这么长的时间。 步行约两个小时到太白庙扎营。白天的雾散去后,晚上的星空是美丽的,看到了流星。 2006-1-2 天还没亮就被领队的哨声叫醒,吃饭、拔营。才出发没半个小时就已经热得大汗淋漓,只得把抓绒衣裤脱掉。此时才后悔没有把可爱的更纱MM带来,这么暖和的天气,以她的体力走这种路线绝对没问题。倒霉的是龙腾虎跃,在后珍子时就发现他穿着毛衣、毛裤,劝他说这样穿不行,出汗后不易干且沉,他说:“没关系,我还带了丝棉裤呢。”晕死~~,大豪领队有没有检查队员的装备呀。这时的龙腾已经热得迈不开步了,此后一直落在队尾,超级郁闷。 走在原始森林一样的风景里,人都不会觉得累,一路拍照片,惊喜于大自然的美妙。 午饭在行走中简单解决,下午2:30左右来到老庙子。这一路的雾越下越大,其中夹着小冰粒。结束陡上,一拐弯,眼前一片金黄的草伴着浓雾,后面是一座木板搭的棚子。忙把相机从怀中掏出狂拍一翻。 从老庙子到将军庙是一个小时的路程,领队考虑到将军庙坐落在山脊上,风大,有危险,所以半路让我们前队寻找营地。话声刚落,只见左手方向有一片草甸,“就这儿了。” “才三点半就扎营,简直太FB了。”丛林一直念叨着这句。等后队上来,其中三顶帐篷都扎在了靠近路边的风口处。此时,依笑和大鼻子过来问:“帐篷扎在哪儿?”“就扎在我的帐篷边上吧,拴在一起,我的帐篷抗风力好,保证晚上安全。” 这种高度扎营也是一件极其痛苦的事情,等帐篷扎好,我已经喘息如牛瘫坐在帐内。丛林一直在唠叨:“我们吃饭吧。”(这头猪,就知道吃。还想变家猪?有难度!)“这么早,吃什么吃呀?六点再吃。”我说。这时,外面有人喊:“快出来,天晴了。” 丛林带上相机跑出去拍照,因为怕冷,我是打死也不会出去了。偶尔爬到帐口,看了一眼外面的风景,羽绒服、登山鞋、相机、手套,一骨脑全都糊弄到身上,跑出去。 刺目的阳光、银白的雾松、远处的群山、层又叠的云海……这一切是大自然赐给我们的新年礼物。众人拿着相机,守在最好的位置上,等待着夕阳的出现。看着天边的余辉慢慢变成美丽的红霞,照射在银色的世界里,心里说不出的满足。 冻的不行了,回帐吃饭。丛林说,“今天把羊肉都吃了吧,已经不新鲜了。”那好吧,不能浪费东西呀。旁边帐篷的GG们怀疑的问到“你们要涮肉?”“对呀,你们一起来吧。”“不了,你们有水吗?”汗~~!出门前与领队交流过水源的问题。领队说一路都会有水源,不成就化雪、化冰。“化雪?化冰?奶奶的,我才不听呢,自己背水上山。”有过冬季小五台化雪的经验,即使是少带吃的东西、累死,我也要自己背水上山。而河南的兄弟们,在离开最后的水源时,竟然连补水用的瓶子都没有,都只补了身上随时喝的一小瓶水。只有我和丛林,一路重装,从北京把水一直背到太白。 饭后,晚上七点,钻进睡袋休息,预备睡个好觉,明天上跑马梁、拔仙台。开始因为高反,头疼睡不着,没过一会,燥热,辗转不能入睡,又怕惊动同帐的丛林,忍!忽听得丛林闷声闷气的问到:“旁边的,你们折腾什么呢?”回答:“热,睡不着。”一直在假装睡觉的我当时笑得坐了起来,原来不只是我一个人睡不着啊?看看表,已经快十一点了,折腾了三个多小时。裹着睡袋将半个身子爬出帐外,隔壁的两个GG也半截身子躺在帐外,四人一起看星空,乘着凉。(大冬天的乘凉?有病!) “睡袋的拉练打开,当被子盖,露点风才会凉快一点。”按照丛林教的方法,迷迷糊糊入睡。 说话间,当我感觉到不对劲儿的时候,那个贼已经将我的钱包摸走。“***!姑奶奶我也不是吃素的,能让你就这样轻易的把我的银子拿走?”追!越来越近,只一步之遥了,两脚蹬地,一个箭步,身子腾空冲向小贼,一把薅住小贼的后衣领拉了过来。“啪!”一声响,一只手抓住了我的手腕。狐疑的看着黑暗中的那对铜铃般的牛眼,里面包含着警惕、惊慌、疑惑……,抓着我手腕的那只手僵在那里不动,仔细看我手中抓着的――丛林的睡袋。原来是惊梦一场!只是无意中将丛林的睡袋当了小贼的后衣领。此时才听得丛林颤颤微微的小声说到:“绿茶,你薅我的睡袋干什么?”狂笑之后把抓贼的故事说给丛林听,丛林只有一边狂汗,心中暗想,还好今晚没有裸睡,不然还不便宜了你。据丛林反应,此次之后二次被薅睡袋,未遂。他被吓得一夜未眠。太白回京数日后,每每想起此幕都笑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2006-1-3 太白山白天气温几乎在零上十度左右,夜间却极冷,估计在零下十五度左右。早上天还没亮,忍了两天了,今天说什么也要去放风筝。把能穿的都穿上后才发现:穿着两条抓绒裤想从帐篷里爬出去是件很困难的事情。独自一人处在漆黑的太白山清晨,不时用警惕的目光向四下张望,一点点动静都会让心“砰……砰……”地乱跳一阵,总觉得在黑暗处有一对冷冷的目光射向我。在户外,野生动物对人的伤害是不容忽视的。既要做到不伤害野生动物,也要保护好自己不被野生动物伤害。 早饭是昨夜剩的多半锅羊肉泡两个馍,由于轻微的高反,我只吃了半个馍,剩下的都给丛林吃掉了。拔营出发,今天是强度最大的一天,不但要穿越30里的跑马梁,还要登顶拔仙台,然后下撤到南天门。 过了将军庙就是跑马梁,因为怕掉队,所以一直没敢停下来,慢慢地走在前面,一个小时后,找了个避风处休息。看到追上为的丛林,让我大为惊叹。可能是早上那多半锅羊的作用吧,他只穿了条内裤,背着大包狂奔在跑马梁上。 眼看着前面就是乱石滩了,丛林偷偷在我耳边问到:“绿茶,想不想做第一个登顶的?”“当然想了”“那前面的下降就跟着我跑吧”“没问题”乱石滩、下降,这可是我的强项。虽然找不到路,看着前面拔仙台的大方前,我们从石滩上狂奔着一路冲下来。听得后面有微弱的声响,回头一看,联邦、老刘、天马行空还在山上挥着手问路线。其实我们也不知道正确的路在哪里,只是闯下来的。 休息时等来向导,问清去拔仙的路线,为了第一个登顶,与丛林二人先行出发赶往拔仙台。拔仙台下,大片的草甸子,厚厚的雪上留着松散的脚印。来的路上看到上面的位置是条明显的路,与丛林一上一下分别探路。只觉脚下一空,左脚已经别在雪下的乱石中,忙喊丛林并坐在雪上放松脚顺势将脚从乱石中拔出,丛林拉住我的大包将我坐雪上拖到草甸上。 二爷海,惊喜于那结着冰的蓝色水潭。风大得你不能吊以轻心,否则会有被吹落山下的危险。此时丛林异常的怀念钥匙。“下次一定让钥匙也帮我做一条绝世无双、天下无敌、无以伦比的……冲锋内裤,据说90%充绒,能达到950的蓬松度。”看着丛林陶醉的模样,怕是他已经将自己外穿的内裤当做绝世无双、天下无敌、无以伦比的……冲锋内裤了。 背着装备登顶拔仙台,找了间屋子,将剩余的水拿出来煮了喝。丛林终于把长裤穿上,还不时的可怜巴巴地说:“绿茶,我头疼,高反了。”呸~~,那才不是高反,没事抽疯抽的。大冬天的穿内裤登顶拔仙台,也勉强算是个猛男了。偶尔四下走走,拍照片、晒太阳。 许久未见后队人员上来,用对讲联系大豪,被告知还需半个小时才能到。抬眼望去,从二爷海上来的山脊上连个人影都没有,这才明白,大豪说的是半小时后才到二爷海。看着拔仙台的拱门不禁想起《甲方乙方》的片段。在对讲里跟大豪调侃着:“领队,赶紧上来吧,村里的鸡已经被吃光了,等你来呢。”随后,摆了个很可怜的POSS让丛林拍下作为证据。谁知,丛林说,这个表情不够可怜,换个角度再拍。 一个半小时后,老刘、联邦走进了拔仙台。看着轻装的二人,糊涂的问到:“你们的包呢?”“放在下面了。”下面?轻装登顶?赶紧用对讲联系大豪领队,这才知道全队要从二爷海处下撤。无奈,只得将装备背下山。 由于天色已晚,全队分成两组向南天门下撤,我在第一组,还有大豪、丛林、老刘、联邦。一路在乱石中跳来跳去,爽到家了。过了药王殿,天黑下来,丛林开始怀疑路线的正确性,大豪领一直安慰说:“再有十分二十分钟就到了。路线是没错的。”听着这话,我心中暗笑,“原来做领队的都是一样,骗人的时候连眼睛都不带眨的。”白天的时候已经与向导聊过,从二爷海到南天门,以向导们的速度白天走需要两个小时。而此时从二爷海下来才不过一个半小时,又已走了半小时的夜路,即使下山时跑得再快也不可能用一个半小时到达。一段上升后,停下来休息,将时间行程讲给丛林听,他这时才踏实,那就走吧。十分钟后,空气中飘来篝火的味道,有人,前面一定是南天门了。 两个小时后,我们一致认为会在药王殿扎营的二组也赶到南天门,全队十人到齐。南天门的木板房里充斥着笑声、喧华声,洋溢着快乐的情绪。 2006-1-4 下了一夜的雪,早晨爬出帐篷,看到银装素裹的世界。 第一次顶着雪走山路,很刺激。这一天要走五、六个小时的下降,不但有二里坡的乱石堆,还有六里坡的陡降。 一开始丛林就紧追向导冲在最前面,随着积雪变厚,逐渐显露出其装备、技术的不足。平均五分钟就会换个姿式摔一跤,还伴有“噢~噢~”地叫声。跟在他后面下降常会有笑得直不起腰掉下山去的危险,为了自身的安全我决定超过他。 一处拐弯的陡降,当丛林还在小心翼翼地踌躇着如何下去时,我一屁股坐在积雪的石面滑了下去,但听得后面丛林的叫声:“不带这样的。” 六里坡的险名不虚传,就连老练的向导也是磕磕拌拌溜下去的。看这架式,怎么都是要摔的了,不如就坐在地上滑吧。一手拉住头顶的树枝,一手持登山杖,滑下、拉住、踮脚,安全落地。“啊~~~”突然身后一声惨叫,猛回头看,但见丛林卡在一棵树上,面色发青、目光呆滞、一只手里抓着半截枯树枝。半晌,才缓过劲儿来,嘴里不停的念叨着:“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这一路上,我充分地发挥了从英雄那里学来的迷踪臀功夫,滑下、滑下、继续滑下,不但快,而且安全。看得丛林望尘莫及,无奈之下说道:“直应该把你过独木桥前后各拍一张照片,每次你过去后,桥上干净得什么都不剩了。”真是的,这都不懂,有抹桌的底子在抹个独木桥算什么。后面的依笑GG跟上来问:“绿茶,刚刚那处陡坡又是你坐地上滑的吧?”“嘻嘻~除了我,还能有谁呢?” 半路休息的时候,丛林总会跑过来问:“绿茶,喝水吗?”“嗯”“凉的?热的?”真是要凉的有凉的,要热的有热的。丛林自嘲地说:“我整个就一佣人。……还是个非佣。”“你还知道自己长得黑呀?”“不对,是男非佣。”――非佣分男、女的吗? 结束了六个小时惊险刺激的下降,我们晚上住在向导老岳的家里。吃着肥美的土鸡、喝着自酿的美酒、看领队“优美”的舞姿 、听老岳讲太白的传奇故事。 2006-1-5 看着窗外已经大亮,宿醉、头疼,赖在暖和的睡袋里不愿起来。听到外面来来回回的脚步声,估算着早饭也该好了,还是起来吧。刚盛上饭,只见时才还赖在被窝里不起的丛林一下从屋里蹿了出来。左手端一大碗土鸡,右手抓一锅盔就往嘴里塞。“丛林,你不刷牙洗脸就吃呀?”“在山上都没那么多讲究,全拿早饭漱口了。” 离开后珍子,又是一天漫长的旅途,坐车坐到晕死。下午四点半的时候到达西安。排队买票,五点半拿到T42,18:02从西安始发的车票,一边用对讲通知丛林,一边跑向集合地点。未及跟河南的驴友们告别,背上大包逛奔上车。 附上丛林在火车上泡MM的对白。“1、2、3、4、5、6、7、8、9”(陕西口音) “你哪儿人?” “河南人。” “骗人。” “那你说我是哪儿人?” “你是陕西人。” “我真的是河南人。” “你就是陕西人,刚才你还说陕西话来着。” “……” “一看你这人就不老实。” 回京了! 大白的五天四夜是我第一次真正走长线;山上已看得木然的云海让我离开后就不断想起;可爱的驴友们给这五天四夜的生活增添无数的欢笑;太白的故事让她更富神秘色彩;老岳临别的一句话,让我有了再次造访的理由――“下次再来,带你们走另外一条路线,看金丝猴、大熊猫。”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