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野自助户外活动网站

查看: 1087|回复: 13

蜀山群侠传之龙眼传奇(全文完)

[复制链接]

20

主题

261

帖子

261

积分

绿野的革命者,中间的地带。

Rank: 3Rank: 3

积分
261
发表于 2007-10-25 00:11: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分享到:
- 引子 -

深秋,深夜,日隆镇,龙门客栈。

寒风吹过,店门吱吱呀呀的响起,掌柜的老周把门合上,拉拉帽子,“这么晚了,应该没什么客了”。老周正要关门打烊,突然街口出现八个黑衣人,背着八个大大的包裹,缓缓向客栈走来。“这是一群什么人,这么晚才到?”

八个黑衣人推门而入,老周忙迎上去,“各位客官辛苦,您是打尖呢还是住店呢?”“住店”,为首的矮壮黑衣人说。“好嘞!不过还得烦请各位客官报一下名号,最近这日隆镇豪侠流寇纷至,官府可是管得紧,多多包涵,多多包涵。”矮壮黑衣人哼了一句,脱下帽子,一双三角眼精光四射。“绘尘绝?!”“啊!”一听这名号吓得一抖,难道他就是江湖上人称“一剑绝?,二剑穿心的绘尘绝?!”。再不敢多言,勉强堆起笑脸转向后面的瘦高黑衣人,这人看起来倒是和善,声音缓慢而温和,“你好,我是皮杀”。老周又一惊,“乖乖,先剥皮再杀人,怎么这个煞星也来了。”第三个黑衣人更瘦,瘦的只剩下一副骨架,颤颤巍巍的托着背后的大包裹,仿佛一阵风就能把他吹跑,“我是孔一剪,哈哈!”“这就是追魂夺命剪孔一剪啊!”,老周差点晕倒过去。第四个黑衣人个子不高,上身奇壮无比,大冷的天气只穿一件小汗衣,露出的小臂比老周的腰还要粗,背上的包裹明显比其他人大上一号,“我是小志!”,神力王也来了,老周已经吓得说不出话了。第五个黑衣人是个清秀的年轻人,皮肤倒是黝黑如铁,“我是阿剔,杀人先剔骨的杀手阿剔”,老周已经感到裤裆里有些温热。第六个黑衣人看起来像个中年生意人,第七个黑衣人则是个年轻的美貌女子,俩人先后报上名号,声音却如同一人所说,不见丝毫停顿,“我是割割。”“我是剁剁”,江湖上最恐怖的杀手组合割割剁剁,老周看着笑容满面的割割,美艳如花的剁剁,心中却如寒冬一般冰冷。最后一个黑衣人看来平淡无奇,身材中等,不胖不瘦,“叫我咔啪”,老周彻底崩溃了,折骨杀人的咔啪不就是他么。

安排好一班煞星的住宿,老周抖抖嗦嗦,惊魂未定。江湖上最为神秘的帮派南粤绿野帮五大长老来了两个,三大帮魁来了一个,还有一帮帮中骨干,莫非是为了半年前在日隆镇的那个发现...


- 龙眼的传说 -


传说日隆镇所在的四姑娘山深处,有一处神仙府邸,四周都是4、5千米海拔的雪山环绕,山顶终年积雪,山腰处数十条瀑布飞流而下,小的几十米高、大的上百米,其中一条自山腰一洞中喷射而下,落入下面石台分成几股,再下,再分,蔚为壮观,其壮如龙吐水,是为‘龙眼’。传说普通人喝了龙眼的水可治百病,练武之人喝了则可增十年功力。

虽然这个传说流传已久,但从来没有人真正到过龙眼,高耸入云的雪山,陡峭的绝壁,如幔的浓雾,狂暴的野牛群,无数的天险阻隔了所有冒险的人们,直到半年前。

两年前江南的飞鹰大侠曾率领一班豪杰探访过龙眼,终因路途艰险,天气恶劣半途而废。半年前飞鹰大侠遭遇前世高人,知晓了去龙眼的方法,再次帅众来到日隆镇,这次他们做足了准备,在日隆镇挑选了几名身强力壮,反应敏捷的当地汉子做仆役,老周就是其中之一。经过八天八夜的跋涉,终于看到了仙境中的龙眼,据说面对如此美景,痛哭流涕者有之,仰天长笑者有之,大小便失禁者更有之 ...

龙眼归来飞鹰大侠驾鹤西去蓬莱岛,不再理江湖事。而哪些当地的仆役也都隐姓埋名,藏身异乡,只剩下老周因为家中老小不愿离开,靠着那笔酬金在日隆镇开起了客栈,但他从此绝口不提龙眼的事情。


一夜辗转反侧,第二天一早起来,老周已是满眼血丝。

那八个霉头围坐在屋角的一张桌子旁,老周战战兢兢地过去问安。绘尘决?哼了一声,问道“掌柜的,你知道龙眼这地方吧,带诸位爷走一趟吧。”“小的只是个开店的,不知道什么龙眼啊。”没等老周说完,“啪!”,神力王小志已是霍然而立,一掌拍在桌子上,“咱们找上你就别装糊涂,收拾东西准备走吧。”老周心中暗叹一声,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直恨家中那该死的婆娘当初不肯远逃他乡。

“各位爷既然这么抬举咱老周,俺就只好舍命陪君子了。容我准备一下,再找几个本地壮丁伺候诸位。”老周道。“不必了,你一个带路就可以了。”孔一剪哈哈笑道。“各位大爷有所不知,这龙眼路途险恶,气候变化无常,加之常有猛兽出没,还要多备一些人马才是。”老周还想坚持。“嘿嘿,我等踏遍南粤群山,山南海北何等艰险地方不曾去过,不必多言。收拾好你的东西,跟我们走便是。”绘尘决?几乎半拎着把老周扔入内房。

老周一边收拾东西,一边想起半年前那次要命的龙眼之行,一边暗自担心,跟着这帮天不怕地不怕的狂人,只怕自己一条小命也要搭进去 ...


- 绿野帮的龙眼行动 -


南粤绿野帮此次的龙眼行动由绘尘绝?发起。绘尘绝?是个浪人,浪迹天涯的人。

绘尘绝?贵为帮中五大长老之一,行迹诡秘,就是帮中人也只是偶尔听到他在各地的消息。一时他在青海阿尼玛沁与牧民饮酒放歌,一时他又在吐蕃国境内的亚鲁藏布江洗脚,一时他在库布齐大漠深处吟诗作赋,一时却又跑到滇国木府家的哈巴雪山顶上赏月。

绘尘绝?本来的雅号叫绘尘珏氘,其人疾恶如仇,尤恨淫人妻女之辈;昔年他千里走单骑从蜀中回到广州,一路上行侠仗义无数,每遇淫贼,必除其命根,百姓无不拍手称快。“绘尘绝?”的名号由此而来。至今巴蜀往南粤各地仍有在少女闺房贴一红符,上书“绘尘绝?在此”,以保平安的习俗。

半年前绘尘绝?听到飞鹰大侠去到龙眼的消息,猎奇揽胜之心顿起,振臂一呼,帮中应者云集,精挑细选,谋划筹备,便有了这次的龙眼行动。

浪迹江湖的人,脚步终究停不下来。


- 偷师 -


第一天的行程甚是轻松舒坦。一路上蓝天白云,风光旖旎。海子沟内红叶漫山,溪水潺潺。四姑娘银妆素裹,冰清玉洁。群侠一路欢歌,晌午时分便到了扎营的地方。

刚一歇脚,皮杀,绘尘绝?,小志三个赌徒便开档设局,山谷之中顿时响起吆五呵六之声,哪里像是长途跋涉,倒似进了中原某个赌场。

剁剁对这些粗鄙的玩意儿向来是不屑的,独自找了个僻静处练起了瑜珈。雪山环抱,万物寥籁,真正是静心修炼的好地方。

剁剁出身殷实人家,自幼天赋异廪,得全真道人授素女剑法。后被一云游中土的天竺高僧收为关门弟子,传天竺瑜珈神功。芳华年纪便得佛道两教高人真传,名震江湖。

那剁剁伸展娇躯,神游四海之时,不远处百无聊赖的咔啪和阿剔窥伺良久,机会千载难逢,便有了偷师之年。依样画葫芦,一招一式也笔划起来,岂知武功路数隔派如隔山,他们本是走刚猛一路,岂能再开阴柔之径,这便为咔啪后日的险些走火入魔买下伏笔。


- 皮杀不见了 -


皮杀好酒,且饮酒必醉。

在绿野帮中便有一条约定俗成的规矩,但凡有皮杀参与的酒局,一定要准备一张纸,写上皮杀府上详细地址。待皮杀喝得烂醉如泥,人世不醒,便随便从街上找一两个幸运的路人,塞上这张地址,送其回府。为什么说这路人是幸运的,皮杀是大富之家的公子,每逢人家送这厮回府 ,必重金厚酬。时间久了,当地人见面的问候语都改成“哥哥今天拣到皮杀没?”

皮杀家财万贯,家有百进府邸,千顷良田,无数仆役。虽然性情豪放不羁,不拘小节,但骨子里皮杀还是有文人雅士之风,葡萄美酒夜光杯,把酒与佳人同醉。风流倜傥,流传佳话无数。

皮杀还有招牌式的微笑,他的脸上永远是淡淡的微笑。江湖上的人从来没有见过皮杀发怒的样子,因为见到皮杀发怒的人,都已死在皮杀的刀下。昔年南粤群豪在船底顶论剑,刀光剑影,腥风血雨,石破天惊,这皮杀把酒抚琴,引吭高歌,却是最后全身而退的几人之一。

为什么说这么多皮杀,因为这第二天发生的事情,全因皮杀而起。

第二天风云突变,一早便开始淫雨菲菲,群侠虽然走南闯北,纵横山野,习惯了风餐露宿的日子,怎奈温柔乡里太过温柔,谁也不愿钻出帐外去迎接那凄风冷雨。

绘尘长老很生气,绿野帮的新一代越来越不象话,贪图享乐,个个都是饕餮一族,不思进取,难堪大任。这样下去如何能在危机无处不在的江湖立足。得趁这次龙眼行动好好历练一下这些人才行。最后,在绘尘长老的咆哮声中,群侠拔寨启程。真正的考验开始了。

一路上升,上升,上升。小雨慢慢开始变成大雨,然后变成冰粒,空气也变得越来越稀薄。抬头看着遥遥不可及的垭口,群侠气喘如牛,汗如雨下,纵是武功高强,体力过人,仍感觉脚下如坠千金,无望,无助,无奈 ...

好不容易上了垭口,云雾弥漫,伸手不见五指,哪里还有欣赏美景的机会和心情,众人在老周的引导下开始下山,赶快到达预定的营地是现在唯一的想法。

下山的途中,老周指着对面的山说“各位爷,明天咱们要翻过那座山”,群侠顺着老周的手指遥望,只见壁立如削,山腰以上寸草不生,宛如一块石壁挡在面前,压得人喘不过气来。“这可是山鹰飞不过,盘羊爬不上的龙眼门神,明天叫你们这帮不知天高地厚狂人知难而退,嘿嘿。”老周心想。

一路在大雾中摸索着,群侠终于的日落之前下到山谷中。绘尘长老安排众人安营扎寨,突然发现 ...

皮杀不见了!


- 大被同眠 -

且说这皮杀生性自由散淡,一路走马观花,胜似闲庭信步,远远落在众人后边。虽然路途险恶,危机四伏,皮杀却丝毫不以为意,兴致所至,竟然放开嗓子唱起来。走着唱着,突然发现不见了大队人马的踪影,老天似乎也要惩戒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霎时间浓云密布,淅淅沥沥下起雨来。皮杀再无观景的雅致,脚下加紧了步伐。走来走去,皮杀愕然发现自己在原地打转,仔细观察这山路与周围的树木,暗自心惊,糟糕!哪个高人在此设下了五行八卦之阵。急得皮杀上窜下跳,左突右冲,仍然找不到脱身之法。正惶惶然不知所以,不远处传来呼唤声,原来是那老周折返上来,皮杀再无先前的矜持,和老周仓惶逃下山来。

“这老周真不错,待到出了龙眼一定要多赏他一些银两。”

皮杀灰头土脸地跟随老周来到营地,群豪一脸坏笑,幸灾乐祸者有之,冷嘲热讽者有之,交友不慎,莫过如此。

今晚的营地可算是豪华奢侈,昔年有位前辈高人隐居此修炼,修了一座石头房子。石屋狭小,九个人塞的满满。豪侠们也顾不上讲究,共宿一榻,大被同眠,却没想到恶梦刚刚开始 ...

割割与剁剁,是江湖上最恐怖的杀人组合,他们落脚的地方方圆十里不敢有人靠近,一是惧怕他们的杀气,二是惧怕他们恐怖的,鼾声!

绘尘长老很倒霉,常年云游在外,不知这二人的厉害。晚上就寝时看到众人都离这二人远远的,还非常的不以为意,“这帮鸟人怎么都变成谦谦君子了,美女同床竟然一个比一个躲的远。” 大喇喇地躺到二人中间。

不消片刻,左边传来声音,宛如铁锯锯在锅底,这是割割的;右边传来巨响,好似闷雷炸起,这是剁剁的。可怜绘尘长老一夜饱受摧残,几乎被废了武功。


- 我X你老母啊 -

割割出道之前是个成功的生意人,家财万贯,可比范蠡。算盘打久了,割割无比向往江湖刀头舔血,快意恩仇的日子。花费巨资淘到了一部樱花宝典,到真给他练出了一身邪门的武功。后来遇到剁剁,二人下手狠绝,不留退路,终于贡嘎一役一战成名。

割割在江湖上做生意却是不怎么灵光,准确的说是很烂。杀手杀人是要收钱的,割割和剁剁却好像是一直在亏本经营。前些日子镇上的陈家二小在山上放牛,给恶霸欺负抢了牛,人也打个半死,杀手二人组接了这桩单子,酬金是,一担木炭。

割割打算趁这次龙眼行动好好赚上一笔,咸鱼翻身。这天晚上他打开包裹,就在石屋之中向众人兜售带来的宝贝,什么李铁匠新打的铧犁,赵阿婆编的粪筐,刘阿婶纺的土布,等等等等。可惜,没人感兴趣。在这山里,最受欢迎的是好酒好肉。这割割,怎么一到了江湖脑筋就不好用了呐。

石屋所在的山谷叫耙子桥沟,对面的大山上的垭口叫耙子桥垭口,第二天一大早群侠便向垭口进发。一路走啊走,实际上是爬啊爬,陡峭的山壁需要手脚并用才能前进。从绿树浓荫爬到芳草萋萋,再到寸草不生,每爬一段,后边就传来“我X你老母啊!”,这是割割在骂人。

“好好的生意人不做,偏要做什么侠客,我真是脑子进水了!”割割无限怀念以前做生意的幸福时光。

- 无缘龙眼 -

历尽千辛万苦,登上龙眼垭口,垭口上怪石嶙峋,不见任何生气。黑黢黢,阴森森,让人生起阵阵寒意。群侠不敢多做停留,继续前行在龙眼下方不远的一处平地扎营。当晚照例又是开赌的开赌,吃喝的吃喝,这伙人到哪里都不会委屈自己。

第二天一早,大多数人还在周公府上做客,迷糊间听到有人兴奋的喊道“快起来看云海”。群侠纷纷起身,只见营地四周白云袅袅,群山象漂浮在云海上的座座孤岛,远处的旭日时隐时现,将一抹云彩染成金黄色。对面的雪山庄严肃穆,山腰上垂下的冰川像是神仙的玉带,两侧的旗云如洁白的哈达。不一会一道巨大的彩虹又赫然出现在头顶。诗云:霓为衣兮风为马,云之君兮纷纷而来下。虎鼓瑟兮鸾回车,仙之人兮列如麻。难道这就是神仙府邸?!此景本应天上有,群侠不禁看得呆了。

群侠只顾欣赏美景,没有注意到旁边老周紧锁的眉头,“看早晨这个天气,今天必有大雾,只怕这帮霉头们今天看不到龙眼。”老周想。果不其然,没多久云雾越来越大,掩盖了太阳,遮蔽了雪山。群侠都傻了眼,虽然龙眼之水就在对面的山腰上,近在咫尺,但显然今天是什么也看不到了。无奈之下绘尘长老做出了放弃的决定,群侠虽然遗憾,但终归是见惯了风雨,懂取舍知进退。欢愉中的伤感,美好中的残缺,这就是人生,这就是生活。


           错过

          亲爱的姑娘
          为什么我总是与你无缘

          多少次
          我在梦中把你呼唤
          多少次
          我幻想那亲昵的浪漫

          我的脸上
          已是泪水涟涟
          我的脚步
          已变得沉重迟缓

          最后却还是
          无奈的轻叹

          亲爱的姑娘
          你已占据了我的心田

          也许我将
          继续与孤独为伴
          也许我仍会
          在梦中把你叫上千万遍

          也许,也许
          我能得到上天的眷恋
          看到你温柔的笑厣
          象桃花一样灿烂



- 小志不管了 -

“不管了,继续爬”, “不管了,跟上”,“不管了,我来做”,小志的口头禅是“不管了”,其实他是个古道热肠的汉子,朋友的困难,他一定会帮忙管一管。

神力王小志成名已久,是绿野帮有名的拼命三郎。在绿野帮内小志的膂力和酒量无人能敌。小志猎户出身,天生神力,当年身背一口巨锅,赤手空拳流窜于南粤的黄山野岭,遇凶禽猛兽必擒而烹之。后被绿野帮所收,成为帮中猛将。

小志的酒量,可与乔峰大侠一比。刚入帮时与帮中群侠车轮大战,三天三夜,群侠烂醉如泥,这厮仍然屹立不倒。自此无人敢与之斗酒。高处不胜寒,寂寞呀,无奈呀。

这次龙眼行动,小志带了个巨大的包裹,除了三十斤牛肉,三十斤烧酒别无他物。小志本不好赌,一路上皮杀和绘尘轮番引诱,终于被拖下水,结果可想而知,还没等下山就差点连底裤都输掉。可怜的小志,中了皮杀和绘尘的圈套。



- 该死的爬坡,该死的皮杀 -

出龙眼的路要折回龙眼垭口,按照老周的说法,再爬两个不长的小坡,就到了另外一座石屋。“这还不简单”群侠心想,哪知迎接他们的是恶梦般的一天。

折返龙眼垭口的路程很轻松,上了龙眼垭口再下来,一路沿着耙子桥沟,向着卧龙的方向前进。?过了山谷中的一条河流后,开始缓慢地沿着山壁间野牛走的路上升,这哪里是路,泥泞不堪,下边就是陡峭的悬崖,腿一软掉下去就摔得粉身碎骨。好不容易爬上第一个坡,“总算过了第一个坡”气喘吁吁的割割说。“大爷,还远着呢”老周说。“啊!”群侠的心里凉了半截,再没了说笑的兴致。一路上坡,下坡,过悬崖,翻峭壁,直到日落西天,仍没到达传说中的石屋。眼看无法按计划到达,群侠只得找了个勉强能遮风挡雨的大石落脚休息。

萎缩在阴冷的石壁下,冷雨瑟瑟飘下,每一滴都好像要滴入人的心里,透骨的寒意顺着血管,在每个人的身上弥漫,扩散。

咔啪很郁闷,一路上他和阿剔走在前边,按照他们的脚力,本来很有信心赶到石屋。却不成想皮杀在后边不紧不慢,二人忌惮他在帮中的地位,只能走走停停。“该死的皮杀,你倒是走的舒坦,要不是你,兄弟们早就在石屋里边快活了。”咔啪终于忍不住骂起来。

(作者注:咔啪和阿剔是同门师兄弟,关于他们的故事,本巨侠在《群魔乱舞 - 不人中心传奇》有详细描述。)

皮杀是咔啪的克星,性格上,咔啪是干柴烈火的脾气,皮杀则是温暾暖玉一块;武功上,咔啪练的少林开碑手刚猛无比,却奈何不了皮杀的化骨绵掌;咔啪出身市井,坚信用拳头解决问题,皮杀出身贵胄,善于机灵诡辩。咔啪和皮杀就象是一枚铜板的背面和正面,总是纠缠在一起,总是争斗不断,只不过咔啪永远斗不过皮杀。

“我说咔啪老弟啊,你身为帮中骨干,不能老是这么冲动呀,考虑问题要站高一些,望远一些。我走在后边,看似轻松,实际上我可是肩负殿后的重任呀,龙眼这么险恶,没有我在后边解除种种危机,兄弟们能走的这么放心么?”皮杀搂着咔啪的肩膀,几句话说得原来还是怒火中烧的咔啪汗流浃背,哑口无言。“好了,知道错误就好,我就喜欢你这一点,回去好好休息吧。”咔啪好像斗败的公鸡悻悻坐下,越想越郁闷,“该死的皮杀,怎么又着了他的道儿!”


- 老奸巨猾的老孔 -

绿野帮中都叫孔一剪老孔,不是因为他很老,而是因为他老奸巨猾。江湖上没有几个人见过老孔出手,因为根本不需要他动手。作为帮主,老孔深深懂得驭人远难于驭器的道理。

前几年绿野帮青年一代迅速崛起,老孔审时度势,激流勇退,辞去帮主之位归隐田园。老孔真有这么潇洒么?错,他是看准了绿野帮中必有一段群雄逐鹿的日子,来个脱身观望,坐收渔人之利。这次老孔复出,选择参加龙眼行动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皮杀和绘尘都是当年老部下,有着两个左膀右臂协助,在新晋力量面前展示一下实力,顺便从这几个赌鬼身上大捞一笔,给日后笼络人心赚点本钱。老孔不可谓不老谋深算。

前边几天老孔一直隐忍不发,甚至故意示弱,他一直在等待机会。最后一天风和日丽,一路下山,老孔的机会来了。“兄弟们,都他娘的加把劲!”一会儿老孔在队伍前边吆喝;“兄弟们,泡妞泡的腿软啦,赶快往前走!”一会儿老孔又跑到队伍后边催促。“那个谁谁谁,怎么不行啦,把你的包裹给我。”一会儿老孔又吵着要抢过别人的包裹。

春风得意的老孔万万没想到下午他差点被野牛插了屁眼儿。


- 野牛来了! -

“出来有些日子了,还真是想念镇上牛掌柜家的烧鹅呀,啧啧。”“嗯,那味道真是好,巴蜀这地方可吃不到。我家那臭小子也不知道准不准时练功,他娘老宠着他。”“就知道吃喝,翠冷轩茶楼的裴冷翠姑娘的歌声那才叫动听啊,这几天就听你们鬼哭狼嚎的。” 出山的路,越走越短,龙眼垭口已远远抛在后边,群侠不禁开始憧憬回家后的幸福时光。风筝飘得再远,还是有线儿把它牵,游子流浪得再久,最后还是要回到家园。

群侠正兴高采烈的谈论着,突然前边的绘尘和阿剔僵立在那里,如临大敌。一只野牛站在他们上方几米处的山坡上,毛长及地,头大如斗,长长的牛角好像两把弯刀。一时间牛盯着人,人望着牛,一动不动。就这样僵持着,阿剔终归年轻,定力不够,正准备出手,哪知野牛好像知道他的心思,瞬间发动了攻击,冲下坡来,象披着红色斗篷的绘尘冲去。只见人在跑,牛在追,嘶叫连绵,尘土遮天。一阵夺命狂奔,二人终于摆脱野牛的追袭,那绘尘和阿剔已是气喘吁吁,面如土灰。

风波过后群侠惊魂未定,不敢久留,迅速下山,正午时分到达了石屋。石屋虽然简陋,但各种设施一应俱全,“要是昨晚住在这里多舒服。”咔啪在心里又把皮杀问候了一遍。既然下午就能出山了,群侠索性把所有剩下的物资统统倒入大锅之中,来一次最后的盛宴。面条,腊肉,土豆,青菜等等等等在锅中翻滚,浓浓的香气飘散开来,飘出石屋。

群侠食指大动,正眼巴巴等着开餐,突然从石屋右边山坡上传来轰隆隆的生音,那声音由远及近,犹如奔雷,又好似无数重锤擂在巨鼓之上,牛群来啦!!!

霎时间天下大乱,石屋外晒太阳的人们从各个位置冲向石屋,谁也顾不得谦恭礼让,地位尊卑,你挤我,我推你,乱作一团。可怜的老孔,身材瘦弱,扛不过众人,只能撅着个屁股,闷着头拼命往门里边挤,“让我进去,让我进去!”老孔不知道,他那撅起的小屁股,刚好是野牛冲击的靶心。幸好这次虚惊一场,野牛群没有注意到这群狼狈的人们,继续向山下冲去了。再看那老孔,坐在门口,上气不接下气,早给吓得说不出话了。

牛群走了,饭还得吃。最后这餐饭可真是香,只听满屋之内都是胡噜胡噜吃面的声音,吃得每个人沟满壕平,肚子圆圆。神力王小志更是连吃四大海碗。“真他娘的太能吃了!”老孔最羡慕能吃的人。


- 再见,龙眼 -

吃饱了,喝足了,接下来的路顺风顺水,再无变故。天黑前群侠终于赶到龙眼之行的终点,卧龙镇。卧龙镇位处交通要道,商贾云集,客栈酒肆鳞次栉比。众豪侠开怀畅饮,谈起一路的艰辛,一路的遗憾,一路的欢快,一路的奇遇,不胜唏嘘。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
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龙眼,再见!


- 后记,话外音 -

龙眼外传虽然是杜撰,很多情节胡编瞎扯,却也间接记载了我们这次十一之旅。感谢绘尘和批萨精心筹划了这次活动,组织一次长线活动非常的不容易,谢谢。感谢同行的队友们,感谢你们给我带来的快乐,和你们同行,是我的荣幸。期待下一次与你们同行。
来自旧版论坛的签名dreams keep me young

12

主题

368

帖子

368

积分

绿野的革命者,中间的地带。

Rank: 3Rank: 3

积分
368
发表于 2007-10-25 08:46:1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时间阅完,好好好!

赞一个!

怎么不见写摘李子那一段?

111

主题

2761

帖子

2761

积分

绿野飞人,随传随到。

Rank: 8Rank: 8

积分
2761
发表于 2007-10-25 09:15:28 | 显示全部楼层

超棒,建议设精o(∩_∩)o

[sign][purple]★・●・★・●・★・●・★
无愧无悔,简单快乐[/purple][/sign]

150

主题

2751

帖子

2771

积分

绿野投名状,终生免死牌。

Rank: 6Rank: 6

积分
2771
发表于 2007-10-25 09:23:47 | 显示全部楼层

好!

来自旧版论坛的签名踏遍青山人未老! :-D

0

主题

453

帖子

453

积分

绿野的革命者,中间的地带。

Rank: 3Rank: 3

积分
453
发表于 2007-10-25 10:58:33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8

主题

152

帖子

154

积分

注册绿野,不忘初心。

Rank: 2

积分
154
发表于 2007-10-25 11:37:1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以为后面会有鬼故事听~原来没有喔

126

主题

1054

帖子

1137

积分

绿野投名状,终生免死牌。

Rank: 6Rank: 6

积分
1137
发表于 2007-10-25 17:24:31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孔快来打钩钩啊!

3

主题

98

帖子

98

积分

注册绿野,不忘初心。

Rank: 2

积分
98
发表于 2007-10-25 17:40:13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到完结二字

先占个地铺再看

19

主题

451

帖子

451

积分

绿野的革命者,中间的地带。

Rank: 3Rank: 3

积分
451
发表于 2007-10-25 20:58:18 | 显示全部楼层

厉害厉害!

来自旧版论坛的签名生命在于不断战胜自己 8-)

1

主题

19

帖子

19

积分

绿野新人,渴望上路。

Rank: 1

积分
19
发表于 2007-10-25 23:03:23 | 显示全部楼层

太精彩啦

等着下回有续...
蜀山群侠传之龙眼传奇(全文完) kapa 2007-10-25
第一时间阅完,好好好! tin@广州 2007-10-25
超棒,建议设精o(∩_∩)o 爱玛 2007-10-25
好! samtian 2007-10-25
好文,辛苦啦 倾听冷雨 2007-10-25
我以为后面会有鬼故事听~原来没有喔 朵啊朵 2007-10-25
老孔快来打钩钩啊! espacer 2007-10-25
看到完结二字 山湖 2007-10-25
厉害厉害! 蒲绒绒 2007-10-25
太精彩啦 小小想漂 2007-10-25
一级棒!!只是这绿野帮中的皮杀和绘尘老大啥事都做得出来 孔乙己 2007-10-26
不能不顶,写得太棒了!迷失,我们的呢? sandy0715 2007-10-26
不错,但... wonwon 2007-10-27
人物传记,不错:) Vikings 2007-11-01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